韋小寶傳-第四章 五臺風云 第二十九節 下
更新時間:2010-08-30  作者: 回首   本書關鍵詞: 同人 | 武俠同人 | 回首 | 韋小寶傳 
正文如下:
武俠同人

第四章五臺風云第二十九節下

第四章五臺風云第二十九節下

回首的新書,,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小心!”韋小寶大叫一聲,撤身想要攔到康熙身前,卻覺眼前寒光一閃,九難一劍刺了過來。

而一旁一直游斗的馮錫范,此時見康熙斃命有望,哪里還不努力。

他的劍比起九難來,快了不少,卻更加歹毒,直接刺向韋小寶襠部。

韋小寶無奈,如若回身則康熙身前的侍衛必然無法照顧康熙周全,可是不回身卻被兩大高手襲擊,這該怎么辦?

看著康熙驚慌失措的神情,韋小寶一咬牙,獨孤九劍破劍式使出,刺向馮錫范手腕處。

那馮錫范大驚,要知道他可是靠著這只手吃飯的,趕忙回劍。

而一邊九難的攻擊,韋小寶卻視而不見,將自己的后背賣給了九難。

看著韋小寶的身影,九難猶豫了。

究竟要不要傷他呢?她心中自然知道韋小寶的身份,可是如今他卻瘋狂的阻止她殺康熙,這究竟是為了什么?為什么一旁的陳近南,一直都不吭聲呢?我要殺的是那個狗韃子皇帝,為何要連累無辜呢!

剛想到這里,卻聽“鐺”的一聲,她的長劍被人挑開。

她心中一驚,卻見一個明顯是女扮男裝的女兵挑開自己的長劍,護衛在韋小寶身后。

原來,是蘇荃見情形不對。

趕忙上前相助,這才解了韋小寶之危。

可惜,危險遠遠沒有減少。

那邊,康熙危在旦夕。

“砰”的一聲巨響,吳應雄手中火銃開火。

一陣濃煙,嗆得他咳嗽起來,不過同時也心中得意。

這火銃乃是放了很多細碎地鉛彈進去。

一打就是一片,因此不需擔心傷不到康熙。

可惜等到硝煙散去。

他又失望了。

只見韋小寶站在康熙身前,他胸口的衣服上一個個細小的碎口,一看便是火銃打的。

韋小寶,居然用身體替康熙擋住了火銃。

“小寶!”陳近南、蘇荃與康熙同時驚道,那蘇荃不顧一切撲了上去,而康熙則是一把將韋小寶扶助。

蘇荃走到近前,卻見韋小寶滿臉蒼白。

頭上滲出豆大的汗珠。

她心中一慌,手中長劍掉落在地上,她上前扶助韋小寶,帶著哭腔道:“小寶,你怎么?”

“我,我沒事!”韋小寶憋足力氣,才擠出這么幾個字。

“你忘記了么,我可是穿著寶衣呢!”這幾日的廝殺混戰。

讓韋小寶心中害怕。

畢竟這不是單打獨斗,而是大軍作戰,一個人再勇敢也是擋不住千百將士。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他將護體寶衣重新穿在身上。

可惜即便如此,那火銃發出鉛彈的威力,仍然讓他覺得難以承受。

雖說提前用了護體真氣。

但是仍然覺得胸口一口氣上不來,差點跌倒在地上。

不過幸好吳應雄開槍距離很近,鉛彈并沒有完全散開,否則韋小寶可能就慘了。

畢竟那護體寶衣,可是只能護住上身地。

“小桂子,你又救了我一命!”康熙卻是眼圈微紅,死死扶住韋小寶。

那邊廂陳近南長舒了口氣,全然沒有注意到鄭克爽正臉色鐵青的盯著他。

“小寶,你嚇死我了!”蘇荃卻忍不住眼中地淚水。

“莫哭莫哭,我真的沒事!”韋小寶終于換過一口氣。

重新站了起來。

卻見蘇荃身后馮錫范一劍刺向蘇荃后背。

他趕忙將蘇荃拉開,一劍刺了過去。

“他祖母的。

居然敢背后傷人,你算哪門子英雄好漢?”

馮錫范偷襲不成,閃到一邊,冷笑道:“你這個韃子走狗,對付你們哪里還要講什么仁義道德?平西王,趕快再來一槍,將他們全部打死!我就不信,這家伙真的是銅頭鐵臂!”

一旁的九難卻沒有說話,她冷冷的看著馮錫范,似乎頗為不屑與之為伍。

便在此時,卻見又是一道寒光閃過,目標直指韋小寶身后的康熙。

韋小寶一劍揮出,將那白光斬下,一看,原來是只弓箭。

原來是一直張弓沒有射箭地哲別,趁著這會工夫一箭射了出來。

這一開始,他便再也不停,唰唰唰不斷射出。

他彎弓工夫極強,果然不愧哲別的稱號。

而且他箭術極高,總是能及其精準的在人群中找到空隙射向康熙。

馮錫范一見有機會更是毫不猶豫,手中劍如毒蛇一般,不斷在外圍游走,干擾韋小寶的救護。

蘇荃見狀更不猶豫,撿起地上的劍與攻上來的九難戰在一起。

一時間戰況激烈,外圍的侍衛不斷倒地。

康熙想要逃走,卻也是不能。

吳應雄心中憤恨,手上動作卻是絲毫沒有停止,不斷的往火銃里面裝火藥和鉛彈。

終于,又重新裝好了,他舉槍對準韋小寶、康熙與蘇荃三人。

只是瞄準著,卻半天沒有開槍。

驀然間,一陣轟鳴聲從遠處傳來,他抬眼一看,卻見遠處一大隊清兵騎兵從遠處趕來。

他一咬牙,看著廝殺中地韋小寶,將火銃收了起來。

“平西王,干嘛不開槍?”鄭克爽在一旁看到他的舉動,怒道。

吳應雄白了他一眼,道:“鄭公子沒有看到清兵的援兵趕來了么?不趕快逃走連命都沒了!”說完,手一擺帶著自己手下撤回叢林中。

哲別皺著眉頭,看著遠處的騎兵,終于也收起了弓箭,迅速逃進樹林。

“這群蠢貨,傻蛋!”鄭克爽跺腳,怒氣沖沖的對著吳應雄等人地背影罵道。

“馬上就要成功了,大家加把力就行了。

真是愚蠢!”

他完全忘記了便在剛才,他還存著出人不出力地想法,否則怎會在絕對優勢之下還沒有成功。

“公子,還是趕快撤吧,否則等到清兵趕來,那就晚了。

”陳近南小聲對吳應雄道。

那鄭克爽聞言臉色陰沉,對著馮錫范道:“師父。

走了!”

馮錫范早已撤出戰場,聞言趕忙來到他身邊。

如今戰場上。

只剩下九難一人兀自打斗著。

“公主,趕快撤走了。

如今事不可為,留待有用之身啊!”陳近南對著九難,大聲吼道。

鄭克爽聞言臉上怒火更盛,他眼珠子一轉,道:“陳近南,趕快上前幫助--那個公主。

帶著她趕快走!”

“是,屬下聽令!”陳近南聞言抽劍出鞘,也不說二話,向前走去。

那鄭克爽見陳近南走上前去,右手伸出對著陳近南后背做出一個斬首的動作。

馮錫范見狀也不猶豫,一劍毫無聲息的刺向陳近南后腰。

陳近南全身心關注九難,哪里注意到背后。

他更想不到,他一直忠于的主子。

居然會在從背后出手,想要置他于死地。

“師父!”韋小寶眼光一掃,發現這種情形,頓時心中大急,叫道。

“啊!”陳近南回頭,不敢相信的看著鄭克爽與馮錫范。

“公子。

這是為何?”

“哼,你這賊子,定與那韋小寶狗賊暗中勾結。

剛才那韋小寶居然叫你師父,看來你二人早已勾結在一起。

否則為何韋小寶能從山中突圍,而你今日又數次不肯出手?若不是你這奸賊從中作梗,今日之事早已成功,哪里會變成如此模樣?更何況,進入大陸之后,你手下屢屢冒犯于我。

我看你天地會如今勢力龐大,恐怕早就不把我們鄭家放在眼里了吧!”

“鄭克爽。

你這個烏龜王八蛋。

你不就是看我師父不支持你繼承王位,這才下手殺他么?我師父忠于明室。

怎么可能做漢奸幫助滿清?你莫要污蔑我師父的名聲!”韋小寶此時再也顧不得掩藏身份,大聲罵道。

九難見這邊出了事,猶豫了一下停止了攻擊。

“狗韃子,今日算你們走運,總有一日我會要了你們狗命地!”說完一個閃身,退往樹林。

臨近入樹林,她回頭看了看受傷的陳近南,還有剛剛趕過去地韋小寶,口中發出一聲微弱的嘆息。

此時康熙身旁侍衛只剩下十余人,而且大都受傷,因此也不敢攔截,任由這些人逃離。

康熙看著悲愴地韋小寶,卻絲毫沒有吃驚。

“師父!”韋小寶終于脫身,將陳近南抱住。

“師父,你先吃一顆丹藥,莫要說話。

陳近南臉色蒼白,顯然馮錫范那一劍帶來地傷害極大。

“小寶,快放他們走,不然--不然就來不急了。

韋小寶自然知道陳近南是讓他放走鄭克爽,但是他哪里甘心。

“師父,他們都這樣對你,你還要忠于鄭家么?”

“我一生,只忠于國姓爺。

莫要讓我背負背主之名--”陳近南一陣喘氣,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鄭克爽見狀哪里不知好歹,帶著馮錫范兩人趕忙躲入樹林。

此時跟隨的天地會會眾,早已在之前血戰中喪生,因此他們倒也不怕走漏消息。

“師父,你別說話,我給你包扎傷口。

”韋小寶從衣服上撕下一條,卻發現陳近南腰間根本沒有流血,哪里需要包扎?“這個一劍無血馮錫范,老子跟你沒完!”

“小--寶,為師晚年--能有你這個弟子,實在是--為師地福氣。

你可不忠于鄭家,但--萬不可替為師報仇,知道--知道么?”陳近南拽住韋小寶的衣服,死死地盯著他。

回首的新書,,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通過系統信件聯系我們,我們將在24小時內給予刪除。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