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本純良-第七百二十五章 時光(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2-08-10  作者: 正月初四   本書關鍵詞: 武俠仙俠 | 正月初四 | 仙本純良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五章時光(大結局)

五百年后……

金飛瑤站在野外,看著天空落下的光芒形成了花朵、飛鳥和沒見過的靈獸、還有那些通往天空的花梯。她忍不住嘮叨起來,“飛升竟然是這樣的,好像很威風,上面的日子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去看看。”

“反正你已經大乘期了,少懶散一些,多努力修煉不就可以早點去上面看看是什么樣了。”華宛絲站在一旁,瞅著她講道。

“還早呢。”金飛瑤摸摸頭發,漫不經心的講道:“吃多了才趕快進階呢,上去不是又要遇到瀧大人,我還是待在渡天界再玩個百把千年的再說。

胖子和華宛絲很鄙視的瞅著她,“不知道是誰,昨天以前在瀧大人那待了一個來月,也不怕玩得連飛升都沒力氣。現在人家前腳剛走,你后腳就馬上不想見人,提褲子就翻臉不認人也太快了吧。”

“我這不是有事嘛……”金飛瑤白了這兩人一眼,干嘛總盯著自己做什么,也太閑了吧。

“有什么事,你不是破了元陽那日就大乘期了,占了這么大的便宜。瀧大人好可憐啊,白白把你弄得進階到了大乘期,現在被你玩弄了五百年就拋棄了。”胖子捂著嘴講道,一臉的奸詐。

金飛瑤哼了一聲笑道:“隨便你講什么,反正他又聽不到。胖子,你是不是應該快點去修煉,從合體后期到大乘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等我飛升的時候你要是不能飛升,就得化獸形跟我走哦。”

“這個我才無所謂呢,我早說了,飛上去重新變成英俊瀟灑的男子才是正事。”胖子無所謂的攤攤手,根本不怕她的威脅,為了這個目標他連修煉都不想。

“隨你的便,我想在飛升之前去下界一趟,你們就留在這里修煉。我去轉一圈就回來·最多三四年的時間。”金飛瑤突然講道。

華宛絲和胖子都有些意外的看著她,怎么突然想到去下界看一眼了。

“看什么看,我念舊想在飛升之前走一回,去重土靈界把那的上供拿走不行嗎?”金飛瑤挑挑眉不爽的講道。

“去吧·你去下界那是橫著走,誰也奈何不了你,我們也就不陪你去了。”華宛絲覺得想去就去吧,反正她要是飛升了以后,想去下界可沒這么容易了。

“我從飛天臺上下去,現在就走。”金飛瑤其實早就想好了,所以都沒有打算回去收拾·就直接想從建天城中的飛天臺到下界去。

因為渡天界的天空補好,所以通往下界那些可以偷渡的空間裂縫全部沒有了,留下來的只是被修士們固定出來的入口。芥子境域本來以為不能用了,當時就是借空間裂縫搶出來的地方,但是這次補天的是女媧石,那東西和普通的補天石不一樣。

已經存在的芥子境域沒有受到影響,但是新的卻不能再煉出來。當然,像小浮島這樣的還是可以煉出來·畢竟這不是借的渡天界空間,而那種沒有實體只有入口芥子境域就不行了。

建天城現在又有不少的店鋪,全都是各族的修士開的·只要交點靈石就行了,金飛瑤連管理都沒管,隨便他們想開在什么地方。

因為這里來的修士很多,外加去下界和下界合體期的修士要靠這個飛天臺到渡天界,來到這里后大部份人也會住在這周圍,所以幾乎每個大乘修士都會在這里開了家店。

飛天臺就在建天城的中間,前面是天湖,而后面則立著一個高大的雕像。雕的是一個長發飛舞,相貌堂堂又威風凜凜的男子,他一手舉著盾牌·一手揮舞靈斧,似乎正在戰場廝殺。每次看到這個刑天的雕像,金飛瑤都會感嘆,這家伙真心長得不錯,那日在神農族那籠子里面看到的那個頭,到底是什么東西?

到底是腦袋被虐待過久·所以變了形,還是刑天給自己的樣子,是他幻想出來的,其實壓根沒有如此的英俊。不過真的要雕,金飛瑤自認為自己是不會把那丑頭放在這里的,擺著就倒胃口。還是按照刑天提供的樣子雕,不然他要真的從什么地方跑出來,要找自己尋仇就麻煩了。

她信步來到了飛天臺上,神識在飛天臺上掃了掃,沒發現下界有人想上來,就把靈力注到了飛天臺上。只見飛天臺從上到下一層層的亮起來,最后猛的一閃動,金飛瑤整個人就出飛天臺上消失了。

東玉皇派后山竹聽峰,是東玉皇派煉虛后期大圓滿師尊白簡竹的住地,一片片翠綠的竹林長滿了整個山峰,有個二十來歲元嬰初期的弟子,正跪在一個洞府外面。

“清風,你跪在此處已經一月,到底在請何罪。”洞府的禁制散去,白簡竹背著手緩緩走到了門口,看著外面這個剛收為親傳弟子百年的青年。他是這五百年來東玉皇派中資質最好的弟子,只用了百年的時間就順利的進階到了元嬰期,只要心智堅定,以后必要成為東玉皇派的頂梁柱。

但是這次他從外面游歷回來后,就直接跪在竹聽峰上整整一個月,只跪著請罪卻不肯說出原因。白簡竹一直等他跪滿了三十天,才走出來,想聽聽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煩。

清風抬頭看了看自己的師傅,又咬咬牙低下頭請罪道:“師傅,我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我做了一件錯事。”

“知錯,那便去改。已知錯你還有何不解,心中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跪在這里要如何?”白簡竹面色嚴謹的講道。

看著一向嚴厲的師傅,清風狠狠心決定把事情全部說出來,“師傅,我這次在外面游歷,認識了一女修士。我······我對她心生了愛慕之情。”

白簡竹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事,不由得有些微怒,“你跪在外面一個月,就是因為你對一女子產生了愛慕之情!”

見師傅生氣了,清風有些吞吞吐吐的應道:“師傅,她是名邪修。”

“邪修……”白簡竹眉頭皺了起來。

而清風則低著頭,十分痛苦的說:“師傅她是名為人不恥的邪修,我親眼看到她殺人取魂而無力阻止。我東玉皇派一向清正,和邪修勢不兩立。我應該殺了她,可我最后下不了手只能看著她逃走,我沒想到我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求師傅責罰!”

白簡竹沒說話,看著跪在地上的弟子,久久之后開口說道:“她現在怎么樣了?”

“啊?”清風抬起頭有些吃驚的看著師傅,仿佛有些不明白這話的意思。白簡竹又再問了一句,他回過神來趕快講道:“我打傷她之后,她流淚而走。師傅,求你把我關禁閉吧,我總是忍不住想起她,以后肯定會出心魔的。”

“找她去吧。”白簡竹留下這句話,轉身就向洞府走去。

清風嚇壞了,跪行了幾步,“師傅你要把弟子逐出師門嗎!”

白簡竹停下腳步,淡淡講道:“你如果不能面對自己的感情,又如何能在修仙大道上走得遠。不管她是什么人你既然如此的喜歡她,那就去尋找她。不用為了所為的正道之路,迷惑了你的雙眼。看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才是做為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不要逃避。”

“師傅······”清風愣愣的看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

“去吧,只要你保持本心,喜歡的人是不是邪修又有何懼。”白簡竹淡聲講道,就走入了洞府之中,禁制也隨之閉下。

清風茫然的跪在外面半天才明白過來。他低頭開始思考師傅說的話,整整一夜之后才起身飛快的馭寶出派而去。

白簡竹站在洞府之中,看著那飄浮在空中的四象煩憂鏡,他跨了進去。一進入鏡中,便有人調笑道:“你這也叫為人師表,竟然讓自己的弟子去和妖女在一起。要是傳出去你這個師尊不被人非議才怪。”

“我只是讓他尊從本心,何來教唆他之意。”白簡竹在一塊巖石前坐下,上面還有副未下完的棋,他拿起一粒棋子,思索著要下在何

嘩啦一聲,一只裸足就踏在了棋盤之上,上面的棋子隨之落地。然后一個女孩坐在了棋盤上,從他的手上取起了那粒棋子。如果金飛瑤要是看到此人,肯定要大吃一驚,這女孩和金飛瑤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相比她的低調和狡詐,這個女孩多了一份狂妄和淺淺的媚色。

“飛兒,不要鬧了。”白簡竹欲撿起掉落的棋子,卻被她一把拉住,隨即用狡黠的目光看著他問道:“那你的本心是什么?”

“你早已不是我的心魔,沒必要整天好似想引誘我走火入魔般說這些話。”白簡竹還是從地上把棋子撿了回來,憑著記憶要把之前的棋局擺回去。

但是飛兒卻笑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心魔,你為什么從來擋不住我的誘惑,從結丹時候開始,就從來沒有成功擺脫過。”

白簡竹眉頭微皺的看著她,“你不要鬧了好不好,雙修大典都擺過了,整天還要裝成幻象干什么。”

“討厭,一點也不好玩。”飛兒把腳放在了他的腿上,歪著頭不滿的說:“整個修仙界,會和幻象結為雙修道侶的也就是你了。”

把她的腳移開,白簡竹說道:“你已經是器靈了,不要再說自己是幻象。還有,你現在的身體是實體,麻煩你把衣服穿好,不要以為隨便披點布就行了。要是讓弟子看到師母竟然是這樣,你讓我還怎么管教他們。”

“誰進得來啊!”飛兒掏掏耳朵滿不在乎的講道:“煩死了,天天講這些事,還是這么的死心眼。

“我不和你爭,這是給你煉的衣服。”白簡竹只覺得頭痛,把煉好的衣服放在桌上,想去看看種在外面的靈草如何了。

回頭卻發現她把披在身上的布都扯掉了,坐在棋盤上抱膝看著他只笑,“就不穿,不服氣你咬我呀!”

“胡鬧!”

金飛瑤來到靈級界,就聽說了一件事,在無數的靈界之中,有一處靈界全是福地洞天。那里靈氣充沛,比其它的靈界都好了幾倍,不少的元嬰修士都去那開鑿洞府成為了靈級界最搶手的地方。

而那地方叫黃泉靈界,名字雖然聽起來不吉利,但是一點也不影響元嬰修士在那搶占山頭。

她專門到黃泉靈界看了一眼,果然是個好地方雖然比不上神級界的一些神界,更無法和渡天界最爛的地方相比。但是在靈級界,已經是頂級修煉的存在。

想到來之前,自己還在建天城里面看到殷月,看來他是不打算回來了,目標轉成了天級界。

有個地方叫重土靈界,是靈級界中最知名的煉造地千年之來這里出了無數的極品法寶。只要是你想要的法寶,在這里都可以淘到手。為了保證材料供應足,地族的城市都修在了地下,上面全部留給了妖獸們生活。修士瘋涌聚集在這里,各種收購買賣不斷,三步一溶爐,五步一筑器店,熱鬧非凡。

在遠離地下城市的深處地族的老王上,帶著四名元嬰期的地族走在一條密道之中。每年,他們都會把收入的一部份拿出來材料法寶靈石都有,全部送到這個密道后面一個禁地之中。為什么要這樣做連老′不太清楚,只記得自己父王對他說過,那是給一位地族恩供奉,總有一天她會來取走這些東西。

如果不交上這些東西,重土靈界將會毀滅,所以一定要按時上交。上千年來,地族從來沒有間斷過,主要是流傳下來的話中,被毀滅后的地族非常的慘連肚子都填不飽,聽著就讓人覺得不安心。

“王上,里面有人!”突然,身后的元嬰地族傳音提醒道。

“竟然敢闖我族禁地,干掉來人!”老王上眉頭一皺,這里密道可沒有別人知道這人是從什么地方跑進來。

兩名元嬰期的人保護住王上,其它的兩人開路沖出了密道,來到了上交供奉的禁地。就見一名女子撐著把傘站在禁地的前面,聽到身后的動靜,正好轉過頭來看著他們。

見到是地族的人,她露出牙齒笑了一下,瞬間從頭而降一道半丈寬的紫雷,穿透了巖層直接砸在了她的身上。嚇得他們趕快把王上護著退到了通道內,等紫雷消失之后,他們才小心翼翼的往禁地這里看過來。

“真是的,少打一二次又不會死!”金飛瑤沒好氣的罵了一聲,看到地族在那探頭探腦的,就對著他們笑道:“怕什么,只要站遠點就行了,劈不到你們的。”

“你是誰!”看著這被那么粗天雷劈了之后,還完好無損的女人,地族王上的心突然莫名的跳了起來,難道是傳說中的那人?

等金飛瑤離開后,地族王上莫名其妙-的舉行了全界的宴會,所有的人都可以免費吃喝玩樂三天。以后再也不用上交東西了,而且那位大能只拿走了上品靈石,把中品和下品都留給了他們。甚至連禁地的那個法陣也被她折掉,重土靈界再也不會有毀滅的擔心了。

這樣的喜事,就算是慶祝三天也只是毛毛雨,完全壓不住喜氣啊。

重土靈界在莫名其妙-的慶祝著不能說出來的喜事,而金飛瑤已經回到了北辰靈界。這里可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沒有去尋找那不知還存不存在的金氏修仙家族,她來到了烏云山脈。

金飛瑤走在山林的青石小路上,看著這迷漫著薄霧的山間,她慢慢的走著。當年大妞就是在這里離開的,而天地門早在八百年前就沒有了,原因是被吃垮的。

他們養了很多叫太子獸的妖獸,吃得非常的多,趕出去也沒有用。烏云山脈幾百年前幾乎全被那些太子獸給包圍,最后不知出了什么事,數量越來越少,最后都消失不見。

而這片山林之中,聽說有很多盤云蛙,隨手往草叢里面一抓,就能逮到一頭。

但是金飛瑤在山間走了半天了,也沒有看到什么地方出現盤云蛙。突然,路邊的草叢有東西跳了出來,在身后呱的叫了一聲。她回頭一看,青石上路上坐著一只小小的盤云蛙,正用大眼睛好好的看著她。

金飛瑤一笑,蹲下身看著它,上下打量了半天后說道:“和你爺爺還是什么老祖長得還真像,活脫脫就是一只貨真價實的盤云蛙。你這樣可不行,想要被人帶走要變得更可愛才行。”說完之后她往草叢里面摘了朵野花出來,放在了這只盤云蛙的嘴里面。

那只盤云蛙早被金飛瑤放出來的威壓嚇成了石雕,任憑著她把花放在自己的嘴里面。弄好之后,金飛瑤站起身來滿意的點點頭,“不錯,現在有五分像了,就是表情不夠好,果然胖子這樣的東西根本就是異物啊。”

威壓退去,那只盤云蛙飛快的跳進草叢中,瞬間就跑得沒影子了。

“膽子太小了怎么能這樣就給嚇跑,你這樣找不到大方的主人!”金飛瑤恨其不爭的講道,只覺得周圍藏在草叢中的小妖獸們全逃了個沒影。

北辰靈界除了東玉皇派長立不倒之外,還有個同樣和他齊名的門派,叫金坤門。

這幾日金坤門中是喜氣洋洋,一直住在神級界的創門師尊回來了,除了核心弟子能見到這位傳說中美貌無比的師尊外,其它的弟子只能遠遠的看到他的一個身影。

師尊回來后山雙戀湖邊就成了禁地,任何弟子也不得進入。

熊天坤站在金飛瑤的雕像前,抬頭看著這雕像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他的旁邊有一抹紅色身影,紅抱著手看著他,正想開口說點什么,突然兩人就感覺到一股氣息從雕像頭上傳過來。

抬頭一尋找,熊天坤便在雕像頭頂上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那身影撐著一把白傘,好好的站在上方。突然,從天而降落下一陣天雷,直接向那身影打了上去,只聽得轟隆一聲隨著雷電閃動之中夾著股黑煙騰起,整個雕像突然倒塌被擊成了一堆廢石。

熊天坤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眼中全是茫然。而這時碎石中一陣響動,金飛瑤從里面鉆了出來,對著熊天坤吐了吐舌頭,“熊哥不好意思,這天雷半個時辰就會打下來一回,竟然把雕像給打毀了!”

“飛瑤······”熊天坤沒想到金飛瑤竟然會出現在這里,那熟悉的身影,千年不見也沒有任何變化的相貌和動作。還有那把她手中雪白的傘,那上面一個龍飛鳳舞的瀧字,有些刺痛了在場兩個男人的眼睛。

金飛瑤一只手從背后拿了出來,手中提著個酒罐,笑瞇瞇的說道:“聽說你們倆喜歡喝酒,我特意帶了渡天界的酒過來,要不要來醉飲一場啊?”

毀得徹底的雕像就堆在一旁,石頭整整齊的疊在那,雖然驚動了金坤門的人,卻讓熊天坤給趕走了。雙戀湖上有只畫舫,他們三人就坐在船有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停下來問道:“饕餮老兄,你光著屁股坐在這里,身上的衣服呢?”

饕餮露出憨厚的笑容,對著此人說道:“上次不是好不容易來了個小饕餮嗎?她說這里云海霧氣大,濕氣太重了想弄件衣服驅寒,說饕餮的長毛用來煉衣服最好。所以·我就把身上的毛都剃給她了,你也知道我平時的衣服就是毛變的,所以現在自然是什么也沒有了。”

看著他那純厚的笑容,此人一陣無語·“那她沒給你點什么東西擋擋?你這樣光著很難看啊。”

饕餮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他連頭發都剃掉了,然后繼續笑著,“她說什么也不穿濕氣會結成水順著身體滑落,不會讓我中濕寒,很體貼吧。”

“是很體貼,那你繼續坐著吧·我還有事先走了。”此人扶額說不出話來,只得擺擺手想要開溜。

但是饕餮卻站了起來,甩著一身的肥肉純良的笑道:“既然來了,那就去吃一頓吧。我家現在沒有東西,不如去你家吃,我來洗碗。

“不用了,你那根本不是洗碗,是舔的。”中計了!此人大驚失色·腳下彩云一動便想逃走,卻被饕餮飛快的湊了上來,拉著他的衣服就不放手。嘴中還熱情憨厚的說道:“不用客氣了·只是一餐飯,你不用謝我了。”

然后他拍拍肚子講道:“那小饕餮說的對呢,只要我什么也不穿的坐在這里,每天都會有不同的人請我去吃飯。”

“坑死人了!”

金飛瑤把老饕餮的毛全騙光,給自己煉了一塊毯子,鋪在了住的地方。來到這里已經有幾十年了,饕餮一直要吃飯,害得她一步都離不開。現在她終于把饕餮給解決去山頂等著人搭話請吃飯,總算是閑了下來。

抱著靈界游境鏡,她就打算去找鏡兄。之前她已經打聽過了·鏡兄就住在飄逸蓮峰上,怎么也得去把靈界游境鏡還給他,最重要的是想瞧瞧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花了兩天的時間,她來到了飄逸蓮峰上,這里除了靈花靈草,什么房子也沒有。金飛瑤有些疑惑·就用神識往四周探起來。

突然,空中傳來了鏡兄的聲音,“你竟然真的來了。”

金飛瑤抬起頭,就看到一個人影從天空之中走下來,每走一步,他的腳下就會在空中開出一朵藍色的蓮花。隨著他一步步的走下來,那些蓮花就如同樓梯般排下來,在空中久久不消失。

藍色的長袍,并不想她想象中的那樣隨意的掛在身上,最少是穿得整整齊齊的。金飛瑤抬頭往他的臉上看去,卻發現他的頭后虛空處有個閃閃發亮的法符,法符放出來的光芒照得她不由得瞇起了眼睛。在法符的光芒下她看不清楚鏡兄的五官,只能看到他露出個燦爛的笑容,牙齒又白又整齊。

“拿來吧,這么久才送過來給我。”瀟寶伸出手笑道,金飛瑤覺得自己快被那笑容給吸了進去,不由得拿著靈界游境鏡向他走去。

當手中的游境鏡剛要落在瀟寶手中時,她的衣領猛的被人拉住了,一只手搶過靈界游境鏡直接就扔給了瀟寶,二話不說的拖著金飛瑤就離

“咦?”金飛瑤回過神來,趕快側頭想看看是誰把自己扯回來,就見那頭黑發和雙角,不由得說道:“瀧大人?”

而瀟寶則拿著靈界游境鏡笑道:“瀧,你也太小氣了。我只是和她開個玩笑,你竟然就直接搶人。和我賭一把吧,你輸了把人留下,我輸了你把人帶走。”

“不用了,你在我手上從來沒有贏過。”瀧大人頭也不回的拖著金飛瑤便離去。

之后金飛瑤才知道,瀟寶修為已經接近天成,面貌已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窺視。而且就算是不用看到臉,只要看著他的笑容,像她這樣剛剛到天級界的人,魂魄都會被他給吸走。

金飛瑤眨眨眼睛,看著剛才路過的那個山峰,那里有一群甲晶蟻,正在無聊的拉著極品靈石。而一頭龍正不滿的把山頂上的極品靈石給掃到云海中去,還能聽到他憤憤不平的罵道:“要拉給我滾到其它地方去,我這里不是放垃圾的地方,通通給我滾!”

“這個世界······很荒誕!”她看了半晌,緩緩的講道。

瀧大人也接著她的話應道:“是的。”。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pdanca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這些話不收費費:b今天仙本完本了,整整十三個月多的日子,感謝大家陪著我一起渡過。b仙本剛發書的時候,我也沒想到后來會有這樣的成績,這都是大家的支持,我才有了現在的成績,在這里我非常感謝大家,真心的謝謝。b這個結局是早已經想好的,而瀧大人和小金的關系,并不是臨時看到瀧大人支持的人多,我才決定寫了724章。這章的內容早已經定好,小金和瀧大人的感情并不算是愛情,但是兩人的相處很早就已經寫在了文中。b淡淡的相知相遇,唉……說得連我都覺得狗血了。b雖然仙本結束了,但是我在變態和猥瑣的道路上,是永遠不會停止的。新書《機甲颶風》將給大家繼續帶來變態的風格,現在已經發書,大家有空可以過來看一眼。b對胃口就來看看,不對胃口也就當個樂子。b再一次感謝大家一年以來的支持,希望我們下本書能夠繼續相遇相識相談。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