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之淡定的日子-二百八十七章 完結
更新時間:2012-05-01  作者: 小小魚水中游   本書關鍵詞: 玄幻奇幻 | 小小魚水中游 | 異世之淡定的日子 
正文如下:
異世之淡定的日子二百八十七章完結

誰要小九的命?

隨著小九的述說,眾人渀佛已經窺視到了真相。

小九比較有看頭的身份,一是貞家之人,二嘛,就是被魔皇放在心上的人,當然,也可以包括神皇。

神皇是否喜愛小九,這是說不清的,雖然之前神皇都和慕彩在一起,有不少次,他們知道神皇跟著魔皇在小九身邊轉悠,這可不是秘密。

當然,他沒有魔皇來的那么勤奮罷了。指不定人家神皇也有意愿讓小九當人家的神后。

所以,是她吧。

人們的視線轉移到了慕彩身上。

這個女人的身份,陷害的原因都不必找了,明晃晃的,只要是個人都想得到。

慕彩覺得自己要吐血了,真的。

“各位,小女不可能做這樣的事。”奧利奧大公滿頭的汗。

“有沒有做只有你們自己知道,反正都這樣了,不如讓貞家之人查一查。”原本還要臉面的一票人,在貞家蠻橫的做法下,很淡定的融入了進去。

沒有證據?木有關系,貞家就是證據。

慕彩臉上的神色不斷的改變著,最后,用祈求的目光看向神皇。

不管這件事有沒有慕彩參與,她自己知道,自己的秘密多得很。如果待會一不小心透露了一點,那以后,就沒法活了。

奧利奧家族,也倒霉了。

慕彩這會是真正了解到了貞家的霸道。

貞璣很淡定的走了出來,慕彩的臉色刷的變白。

上面神皇的臉上沒有一絲想要給她說情的打算。慕彩的眼中泛起了一點點水霧。

“在下怎么說也是魔降國的大公,你們不可如此侮辱我的女兒。”奧利奧大公怒了,還有恐慌。身為頂層人士,如果讓他的女兒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貞家的人像操縱傀儡似的看了個遍,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說些什么,他自己知道到時候說出來的事絕對不會讓大多數人歡喜的。到時候他的臉往哪擱,慕彩的臉要在怎么辦?

貞璣看著對方那義正言辭的模樣,諷刺一笑,“我們貞家很久沒在外面有所動作了,所以現在什么人敢在我們身上打主意。”

“嘿嘿嘿,這句話倒是,確切的說是我們這些超級家族很少在外面活動了,才會讓人這么放肆。”大禹家的人笑瞇瞇的接口。

這到不是他故意幫貞家,而事實上確實如此。雖然超級家族依然還有超然的地位,可是很多活躍分子總是在下意識的狀況下忘記他們的威信,有的甚至產生一種超級家族也沒什么了不起的想法。

這讓他們這些人很為難啊。

有這種想法的超級家族的人可不少,而且這次高層更是來了不少,有的原本對奧利奧家族也沒什么想法,但是今天貞家和大禹家一出口,他們就站在了同一個位置上。

“今天我還真就要看看,你的女兒跟這次的事情有什么關系?”貞璣這樣對奧利奧大公說話。

后者臉色更白了,猛的喝道:“你們貞家太不給我魔降國面子了,來人,給我把他們抓起來。”

這人瘋了!!!所有人都這么想著,奧利奧大公是不是腦袋出問題了,竟然當著兩位皇的面說出這樣的話。

而對象還是貞家。

好吧,奧利奧大公并沒有瘋。

四面八方巴拉巴拉,一下子涌上來很多人。

而且,好家伙,竟然至少都是大劍師這樣的級別,最高的是三位皇級強者。

圣級也有好幾位。

這不由的讓小九想到了兔爸曾經給她分析過的,據說,人類世界圣級不多,皇級更少。

現在,推翻了吧。

當然,其實這樣的人數,比起來,大廳內的人加起來的實力絕對比他們強多了。

畢竟這次來的人都不一般,而在這個以實力來獲得話語權的地方來說,他們個個都是強者。“奧利奧大公,你這是要造反嗎?”神皇笑瞇瞇的看著他,雖然臉上的表情相當和藹,但是奧利奧大公內心虛啊。

“他不是想造反。”之前和奧利奧大公說話的蒼王突然開口,“他只是覺得我們這個大陸,已經腐朽了,很多事情,都需要改變。”

聽到蒼王出聲,周圍嘩然一片。

而蒼王背后,卻還站著一群人,一群今天來參加奧利奧大公宴會的皇族人員。

而奧利奧大公的背后也還站著一些人,一些大家族,中級家族的人。

整個宴會,竟然有四分之三的人站在了他們那邊。

看到這樣的情況,剩下的人都吃了一驚。他們處于了絕對的弱勢,當然,從明面上看確實如此。

只有神皇和魔皇,眼中沒有一絲改變。

當蒼王出聲的時候,他們反而有種終于來了的感覺。

皇族蒼家,真正能做主的只有皇。原本還有宗族能形成制約,可是,上一代以及這一代的皇都是強人,沒有宗族人能夠制約他們。

而宗族人的手中并沒有實質的權利。

他們不會讓神皇和魔皇下臺,必須的,不然,沒有了這對雙生子,蒼家就不再是皇族,他們也什么都不是。

那些宗族的人既然敢這么做,那么,顯然是想要挾,是想,讓兩位皇成為傀儡。

“你果然動手了。”神皇神情輕松的說到,目光在那群背叛者身上留戀,渀佛要把他們所有人都記在心中。

蒼王也在笑,只是,心里有點悚。沒辦法,這位皇的積威已久。

“呵呵,沒想到吧。”

“不,早就想到了,我就在等你行動。沒想到害我等了三年之久。”說著還嘆了口氣。渀佛在說你怎么這么慢。

蒼王內心一抽,他覺得神皇這是在嚇唬他,沒錯,絕對的。

這樣一比,兩者的高下立刻就見長了。

蒼王帶著得意的微笑,道:“神皇,我尊敬的神皇,這么多年以來,你們覺得,我們的大陸還是原先的大陸嗎?因為你們的獨裁,民不聊生,危害四起,強盜小偷土匪,層出不窮,blablabla……”

總之,都是你們獨裁害的。

所以,為了天下太平,我們宗族的大部分族人決定,兩位皇還是休息吧,我們會做出最正確的決策送到你們手里,你們只要宣讀就可以了,其他的,請閉嘴。

以上,就是這么個意思。

“有沒有具體的決策?”神皇摸著下巴,好奇的問到,一上來就把自己兄弟倆給判了個緩刑,接下去,總是要有其他行動的吧。

這個人野心是足的,就是腦容量不夠。看看,根本就沒超級家族跟他們胡鬧,怎么就看不清楚呢。

蒼王呵呵再次得意一笑,“首先,為了你們好,你們必須快點娶皇后。神皇的皇后不必說,我覺得奧利奧大公的女兒就很好,至于,魔皇,反正奧利奧大公之女是神皇的貼身女官,你的妻子,就由你的女官擔任吧。”

說到這里,奧利奧大公興奮了。他根本沒注意到,自家女兒那一臉死灰的模樣。

不對,不對,哪里不對。

慕彩是個聰明的女人,他們的一切太過順利,她跟神皇太熟悉,他不可能就這么坐著什么也不做。

還要靜觀。

只是,剛想提醒自己的父親,卻發現嘴巴發不出聲音,身體也像是被什么壓迫住了似的,動彈不得。

眼睛僵硬的瞄向小九,卻迎上了對方那帶笑的視線。

慕彩那一瞬間,竟然升起了讓自己死了吧的想法。

小九也覺得哪里不對,但是當蒼王提到讓安寧做魔皇的皇后的時候,她也發現問題了。

之前雖然慕彩最值得懷疑,但是,慕彩是誰,是奧利奧大公的女兒,最有可能的神后,從小的一切都在他人的關注下。

而弗然是誰,小九已經有點頭緒了。

廣元大盜。

沒錯,就是廣元大盜。她在弗然身上看到了屬于廣元大盜的東西。

一個小徽章。

廣元大盜是一群怎么樣的人?他們不會被拘束,不會被合并。高官俸祿什么的對他們來說就是浮云。

沒有后臺,一切平心做事。

所以,如果慕彩沒有特殊背景,或者舀出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或者有恩于那群人,根本就無法和這樣的人合作。比起顛覆現在的兩位皇,恐怕,他們對顛覆這個皇朝更敢興趣。

但是,他們確實聯合了起來,或者說,弗然愿意幫助慕彩他們收拾小九。

是誰聯系他們的?

難道是他們自己聯系上的慕彩?

一切都有可能。

但是在小九的計算中,所有的可能,可行性都相當的低。

除非弗然就是為她來的。

但是之前也看到了,弗然確實是找她麻煩,但是并不是必須的。他身上還有傷,如果真正想找小九麻煩,他傷勢恢復后再來的可能性更高。

是誰有能耐讓他在帶著這么重的傷勢的情況下過來找她麻煩?

一切的一切都說明,后面還有一個人。一個跟慕彩聯合起來,讓她站在明面上,自己卻站在背后,有足夠的面子請了廣元的弗然。

這個人是誰?

“安寧?”見有人提到安寧,魔皇低吟了一聲。

原本就站在他身后的安寧立馬跪了下去,臉上一副惶恐的樣子。

渀佛在說,一切都不關她的事,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提到她了。

魔皇只是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蒼王很興奮,說完兩位皇的婚事,他又開始敘述自己可能的改革。

超級家族存在已經夠久了,所以讓他們中間產生了像貞家這樣不顧皇權的存在。起碼,這樣的家族必須取締。

我們竟然防了這樣的白癡這么多年!魔皇用死魚眼瞄著自家哥哥。

后者黑線,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蒼王,然后回了自己弟弟一個,其實我們也是白癡的眼神。

等著對方歡歡喜喜的說完之后,就看到對面的全部人都用這個人是白癡吧是白癡吧的神色凝視著自己。

看到他看過來了,紛紛的把視線移開。該干嘛干嘛。

最后,神皇很悲傷春秋感嘆了一句,“真是辛苦了。“

這么弱智的奪權行動還準備了十幾年,又讓他們多等了三年,他們確實太辛苦了。要怪就怪他們的上一任,說什么蒼王不可小覷,看看,你把我們害得多慘。

“呵呵。”蒼王根本就不知道神皇說的不是自己,還樂呵呵的說:“你們一個人都別想跑。”

大廳外面升起了一層透明的防護罩,把整個大廳都給困住了。

蒼王看到后非常滿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為了今天,我準備了十幾年。這種防護罩,沒有特殊的魔法鑰匙,不管是從里面還是外面,都無法打開。就算是神級強者也如此。你們,一個也別想跑。”

說到神級強者,眼睛貪婪的在小九身上徘徊了一陣。

于是,幾道x死光直直射向蒼王。

后者全都打顫,迎向那些視線。怒了,尼瑪,都是階下囚了還這么囂張,看我待會怎么弄死你們。

甕中捉鱉手到擒來,蒼王覺得現在沒什么可怕的了。

至于小九,還真別說,這個實力詭異的女人,蒼王開始把她定義為神級。后來又覺得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即使覺醒的程度不同,那也不應該這么快就到這種實力,他和幕僚商量,覺得可能是那沼澤怪剛好是小九能對付的類型,誰叫人家是能量體不是。來個物理系的說不定小九就不行了。

他們覺得這樣很合理。

總比一個二十都沒到的小姑娘,彪悍到天下無敵手來的有說服力吧。

“小姐,您沒事吧?”一陣清爽的風,刮過。小九身邊多了一個人。

十一。

他神色凝重的把小九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才露初滿意的笑容,說道:“幸好沒事。之前突然發現這里多了一層防護罩,我怕小姐發生什么意外,沖忙趕了過來。好在什么事也沒發生,否則,我定讓所有人為他們的錯誤得到懲罰。”

小九看看他,再看看外面那層防護罩,不算低聲的問道:“你是從外面進來的?”

“是啊。”十一很奇怪小九為什么會這么問。

“外面不是有一層防護罩嗎?聽說沒有特殊的鑰匙破不開。”

十一很迅速的否定道:“不可能,這層防護罩非常稚嫩,在我看來,小姐也能輕易的破開。”比起圖克那里的高端防護罩,這里的確實弱了點。

于是,一溜煙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外面的防護罩,其實就是紙糊的。

“那么,可否請十一先生幫忙把這個防護罩毀掉,讓外面的戰士可以順利的進來?”神皇請求到,都這個時候了外面的人還沒進來,這就說明這防護罩確實有用。

十一看看小九,后者點頭,十一恭敬的對小九說道:“如您所愿。”

然后,飄走了。

再然后,在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的時候,防護罩壞了。

再再然后,外面進來了一群人。

再再再然后,蒼王等人驚恐的發現,進來的不只是戰士,還有皇族權勢的最后代表,眾位長老以及宗族的剩余人,以及,珈藍家的老祖等一票來看戲的。

再再再再然后,他們就只能束手就擒了,想反抗都來不及。

這場宴會起的轟動,悄無聲息的落幕。

奧利奧家族,以反叛罪論處,無聲無息的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其中,宗族不少人病死或意外死亡。當然,沒必要對外宣稱什么,只有頂端一群人知道就行。

慕彩在最后要求見神皇,。

后者來了,看在多年相處不錯的份上。

“你有沒有愛過我?”慕彩希冀的望著他,即使最后什么也沒有了,也希望能得到最后一絲安慰。

后者愣了一下,最后,搖頭。

慕彩的眼神慢慢的變得暗淡無光,在神皇離開口,沒有再說一句話,最后,在牢中自殺。就算死,她也要死的驕傲,死的有尊嚴。

神皇渀佛知道她的想法,并沒有聲張。

魔皇坐在皇位上,安寧不安的跪在他面前。魔皇沒有開口,久久的沉默。這樣的沉默帶來的窒息感,讓安寧感覺自己快要無法呼吸了。

她不知道魔皇在想什么,這個男人總是讓她產生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覺,他永遠是那么的神秘,好像很無害,卻又把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就是這樣的反復無常,使她不知道魔皇會怎樣對付她。即使沒有證據。

魔皇動了,“你想讓小九死?”

他在問,心中卻已有答案。

安寧剛想否定,魔皇繼續說道:“我知道你,當初收留你的時候以為你是一個孤女,后來卻看到你跟廣元的人接觸才知道,原來你是上任廣元首領的女兒。這樣的身份留在我身邊也無所謂,反正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是沒想到你的心大了。你不應該動小九的,明明知道我那么的愛她。”

“就是知道,我才要殺她。”她沒有否認,她的皇,果然是最強大的。

“我不能讓你活著。”在安寧睜大眼眸中,魔皇繼續說道:“以你對小九的恨意,只要讓你活著,你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殺她。這樣太危險。”即使知道,她很強,但,還是不想她受傷。

“你,竟然這么的絕情?”艱難的吐出這句話,一絲暗紅色的血液從嘴角溢出,她眼中帶著不敢置信,自己是什么時候中招的。

隨即,眼眸一暗,有必要知道嗎?沒必要了吧。他真狠心,對于不愛的人,竟然能如此狠絕。

眼中無奈一笑,輕輕的閉上眼。果然,即使如此,她還是深愛著他,她的皇。

另一邊,南蠻家并沒有想象中的敗落,雖然貞家想要它滅亡,但是,不少傳承家族,包括超級家族站出來保住了它。南蠻的傳承太重要了。它讓他們看到了雙重覺醒的希望。

雖然以前也有過聯姻,但是畢竟沒有頭緒,現在,已經有個希望擺在面前,他們所有的熱情都被調配出來。

當然,南蠻家的家主也不可能是南蠻天辰。原本他們就因為沒有覺醒的子嗣,現在更是順理成章的別貶為了旁系。

而且,很多人都知道貞家對這一家子的不滿。不過想到南蠻天辰畢竟是小九的父親,害怕某一天小九突然想要父愛過來看看他,所以,他們就把南蠻天辰當做了路人甲,偶爾欺負一下還行,但是并不會刻意的做什么。當然,也不會給他地位,就讓他成為一個需要為生活奮斗的底層族人,權利地位,全部消失。

倒是他的夫人,紫苑,可就慘了。她還是南蠻天辰的夫人,但是卻沒有人看得起她,就連南蠻天辰還有她女兒都不喜歡她。為了不見到她,遠遠的把人丟到了偏院,不許走出來。同時還一個侍女都沒有,她只能孤獨的生活在一個小院子里,自給自足。沒有華美奢侈的衣服首飾,沒有他人的恭維。

現在這些她都不在乎,她希望有人能陪她說說話,只要這樣就行。

靜寂無聲,遲早會把她逼瘋的。或者,在她看來,自己已經瘋了。

小九呢?她走了,告別了貞家,帶著十一,珈藍老祖,貞家族長,還有小十,回了墓地,她要把藥給鼠老送去,還想去看看兔爸等魔獸。

珈藍老祖和貞族長對墓地的那群魔獸太好奇了,特別是養大小九和小十的兔爸狐媽等魔獸,非要去看看,當面感謝不可。為了此事,貞族長還把貞璣壓著,讓他當起了代理族長,大有一看情勢不錯就把位置給卸了的架勢。

小九無所謂,特別是在她知道這兩位老者的心已經看得很開,很睿智,不會對魔獸們產生不好的念頭。

到了墓地,兩老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魔獸們,然后,更是度過了一段相當難忘的日子。甚至讓他們產生了在這樣的大自然中生活也不錯的想法。當然,這樣的想法也只是想法,人類仍舊無法在墓地里生存。

最后,珈藍老祖和貞族長無限遺憾的走了。至于小九,還是在墓地里,等著鼠老度過最艱難的時刻,等著兔爸和狐媽一起變強化形。他們決定,化形后就一起出去看看。

然后某一天,小九遇上了遠程操控工作和直接把佛年工作丟給哥哥的神皇和魔皇,他們非要陪著小九一起走走。在知道小九身邊的三位是小九口中的鼠老兔爸狐媽等魔獸之后,那叫一個殷勤。再然后,他們的隊伍里又多了兩個人。一個是奕家少族長,一個是弗然。

他們很殷勤,小九很淡定,十一很不爽。

偶爾遇上了流光飛逝的隊伍就加入進去表演一場或者看一場再走,牡丹冰焰已經接手家里的工作了。

小十和辰辰也會聯袂而來,這兩個小家伙現在都是家里一霸。

她的日子很平淡,很平淡,但是卻很幸福。

未來,誰知道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