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軍旅-終章 最后一戰
更新時間:2012-06-07  作者: 佐狼   本書關鍵詞: 軍事 | 軍事戰爭 | 佐狼 | 黑暗軍旅 
正文如下:
終章最后一戰

南非的某個小型軍事基地外圍,不知什么時候多了幾名陌生的面孔。他們有著統一的黃色皮膚,以及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武器。

時至凌晨,一直埋伏在掩體里的宋軍突然感覺到手里的衛星電話開始輕輕震動。

低頭看了眼屏幕上的一行小字,宋軍嘴角扯起一絲冷笑,隨后扣掉了衛星電話的電池。

輕輕敲動無線電,宋軍下達了今晚的第一個命令

“第三第四梯隊準備火力壓制第一第二梯隊行動”

宋軍的命令馬上被藏在掩體后面的各個梯隊執行,兩支人數大約有100人的小隊離開掩體朝著軍事基地摸了過去。

“轟轟轟”

三聲劇烈的爆炸傳來軍事基地的探照燈馬上被火箭彈炸毀,同時厚厚的混凝土圍墻上被開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兩方面士兵配合極好,幾乎在爆炸的余波剛剛過去,兩支白人小隊就已經沖到了缺口附近

“轟轟”兩枚高爆手雷丟進缺口,劇烈的爆炸伴隨著幾聲慘叫傳出

“沖”領頭的小隊長一聲低喝,士兵們馬上沖進了基地

基地的面積不小,兩百人沖進去并不可能殲滅所有的敵人。

但是,他們的任務并不是殲敵

爆破連續不斷的爆破一時間,基地圍墻缺口附近傳來了連續不斷的爆炸

一百人能做什么?也許可以暫時壓制住朝著缺口涌上來的敵人。

兩百人呢?兩百人可以在壓制敵人的同時將缺口不斷的擴大

他們做的,就是繼續打開缺口

隨著一包包高能炸藥被引爆,原本只有五米直徑的缺口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迅速擴大。短短半分鐘,已經有十多米近二十米的圍墻變成了高不過半米的廢墟

“沖啊”宋軍一聲大吼,除了負責壓制的第三第四梯隊以外的最后三百人全部沖向了200米外的巨大缺口

他們是中國營最精銳的三百名士兵在他們身后,第三第四梯隊的火力壓制成功的控制了基地大門,將里面的敵人狠狠的堵在了那里

沖鋒,這個在現代局部戰爭中很少見的詞語再次出現,前面有著兩百人的暫時壓鎮守,后面有著兩個梯隊的士兵負責火力壓制。三百人竟然毫發無損的沖進了軍事基地

將近五百人突然涌進軍事基地,這個時候再想彌補已經不可能了。法國外籍兵團的士兵剛開始還有機會用火箭彈發起反擊。可是,他們這個時候大多還在宿舍里面休息。幾乎只要有一個地方冒起火箭彈的火焰,頓時便有至少兩枚火箭彈準確的飛進窗戶

混戰,五百名士兵輕松的搗毀了基地的所有防御系統,僅有了幾架直升機還沒來的及起飛便被火箭彈摧毀化作一團團的火球

于此同時,遠在中東的某個油田附近,幾座連在一起的廢棄煉油廠同時遭到火箭彈的襲擊

這里同樣是法國外籍兵團的基地,負責攻擊這里的是哥科薩雇傭兵們。

相比中國營的作戰模式,他們的攻擊要猛烈很多,畢竟中東地區不比南非,這里不但有法國外籍兵團,甚至幾家大型的軍事基地仍有戰斗機轟炸機的存在。他們沒有過多的時間浪費。上來就是狠狠的火力壓制

就算是幾座連在一起的化工廠,面積又能有多大?況且他們的任務不是占領,僅僅的是摧毀而已。

沒有人沖鋒,哥科薩這次派過來的士兵幾乎全部配備了火箭彈他們的戰術只有一個,集群火箭彈轟炸

整整五分鐘的時間,火箭彈爆炸產生的“轟轟”聲幾乎連成一線

眼看著那幾座煉油廠被火箭彈摧毀的慢慢倒塌、起火,負責帶隊的哥科薩勇士嘴角扶起滿意的笑容。

“隊長,發現有直升機朝這邊飛來”

“這么快?”那名隊長詫異的問道,隨后揮揮手屏退了負責偵查警戒的士兵,“撤退”

令行禁止,所有的士兵馬上丟棄了身上的火箭彈發射筒,轉身潛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就在中國營聯合哥科薩聯合打擊法國外籍兵團的時候,大圈高層也終于完成了改組,并且第一時間命令手下的戰士們在世界各地的主要戰場上對法國外籍兵團發動戰前反戈

措不及防之下,法國外籍兵團損失慘重,原本準備開赴東南亞打開金三角地區的精銳士兵剛剛完成集結不久,便被宋軍給打壓的元氣大傷,他們已經損失不起了

不過,與此同時,在東南亞中國營的后方醫院外圍。他們的第一支特種小隊卻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借著夜色的掩護,里斯坦和卡格已經距離戰地醫院不足一公里的距離

“頭兒,距離那所醫院只有一公里了。”卡格低聲說道。

里斯坦點點頭,“繼續推進”

隨著里斯坦的命令下達,五名士兵接替了同伴的排爆任務,繼續朝著戰地醫院的方向推進。他們竟然選擇從雷區推進

辦個小時前,里斯坦帶領的小隊進入了中國營布置的雷區,近五十名隊員,包括里斯坦在內,每五人一組,半個小時一次輪換,他們竟然靠著這樣的方法在雷區中朝著戰地醫院的方向一點一點的推進

也許,包括殘狼甚至狼頭兒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愿意在長達一公里的雷區中開辟出一條安全通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戰地醫院里燈火通明卻異常的安靜。除了執勤的哨兵,大部分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

醫院大樓的頂層,殘狼和狼頭兒等人正圍在大屏幕前面查看著觸手傳來的實時情報。經過近一個小時的奮戰,宋軍終于發來消息,他們在損失了一個梯隊之后終于成功占領了軍事基地

這不吝于在法國外籍兵團的臉上扇了一個響亮的耳光。他們原本認為憑借著近千名俘虜在手的中國營一定會固守大本營和法國外籍兵團談判,甚至于他們已經做好了談判的準備。可是,在他們認為最不可能的時候,大圈出賣了他們,并且讓他們直接損失了兩個重要的軍事基地

“教官,看來這次法外損失不小,那個神秘的小隊應該會在宋叔他們回來之前對我們發動偷襲啊。”

狼頭兒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認同的點點頭,“沒錯,現在我們派出去的眼線除了在附近發現一座被屠殺了的小村子之外沒有任何的線索。我有感覺,他們距離我們已經不遠了,加強警戒吧”

殘狼點點頭,正待說什么,突然,一聲清脆的槍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殘狼身體一震,抬槍打爆了頭頂的燈泡,隨后閉合了墻壁上的一處電閘

唰十多盞雪亮的探照燈瞬間將整個戰地醫院照的雪亮

令殘狼等人大吃一驚的是,不知什么時候,西側的圍墻上竟然正有幾名人影翻進基地里面

“敵人在西側集中火力壓制回去”榔頭兒驚而不慌,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不過,知道已經暴露的里斯坦怎么會給中國營反擊的機會,瞬間,十多枚火箭彈飛向了建筑最中心的醫院大樓

“轟轟轟...”

十多聲距離的爆炸之后,整個大樓面目全非,甚至于所有的探照燈也因為線路被毀瞬間又黑了下來

天賜良機,經驗老道的里斯坦當然不會放棄,立馬有一名爆破手在圍墻上炸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VX小隊給我上去頂住”殘狼一聲大吼,拿起墻角的一捆傘兵繩甩了下去。

幸好醫院大樓僅僅只有六層,殘狼兩人只用了不到十秒鐘,便順著繩子索降到了地面。

就這么一會的功夫,雙方已經開始了激烈的交火里斯坦帶領的士兵在進入戰地醫院之后,馬上分散開來使用火箭彈反擊猛烈的炮火竟然一時間把大部分的火力點壓制了回去

“狙擊手給我敲掉炮手”殘狼一聲大吼,端著AK107突擊步槍一邊點射一邊朝著里斯坦的方向沖去

“噠噠噠噠噠”

每當發現一處有槍口焰冒出,殘狼便第一時間打出精準的點射擊斃敵人

戰地醫院里一時間便的火爆無比,雙方在很短的時間內混戰在了一起!

“金鐘隨時準備引爆俘虜”殘狼擔心事情有變,畢竟金鐘還是一個菜鳥,不放心的提醒了一句。

“叮”

殘狼話音未落,一聲清脆的子彈撞擊陶瓷板的聲音從他的左胸口傳來,殘狼身體一震,頓時被巨大的撞擊力掀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有狙擊手殘狼借著倒地時的慣性,一個懶驢打滾離開了原地。身后緊跟著冒出一蓬的火星

娘的殘狼暗罵一聲,身形不停繼續滾動,同時掏出一枚閃光彈丟了出去

“閃關彈”殘狼一聲低喝透過無線電提醒了隊友,隨后單手遮住夜視儀

“轟”的一聲爆炸,巨大的噪音讓距離比較近的士兵耳膜一震嗡鳴

同時,一直在追著殘狼的狙擊子彈終于被打斷了節奏,殘狼趁機舉槍打出了一串長點射

轉瞬間,敵我雙方已經混戰了在了一起

“隊長有敵人已經發現俘虜”

金鐘的提醒讓殘狼心底一沉,那可是近千名俘虜,一旦被救出來的話,即使僅僅靠數量優勢,也足以攻克整個醫院

“給我爆”殘狼瞬間做出決定,雇傭兵沒有不可以槍殺俘虜的規定

“轟轟轟”

幾乎在殘狼話音剛剛落下,金鐘便果斷的引爆了整個訓練樓,整棟樓里面近千名俘虜在爆炸的一瞬間便被巨大的能力掀飛

漆黑的戰地醫院,伴隨著的濃濃的烤肉味,關押俘虜的訓練樓瞬間坍塌

一時間,整個醫院里的槍聲甚至停了下來,誰也沒想到,殘狼竟然真的炸死了幾乎所有的俘虜

“砰”刀子最先反應,借著剛剛爆炸的余光,他的瞄準鏡準確的鎖定了一名敵人

槍聲響過,一直跟隨在里斯坦身旁的卡格身體猛的一顫,還沒等做出反應,一枚反器材狙擊彈鉆進了他的腹腔,整個人隨后爆開化作兩截

“卡格”里斯坦原本冷靜的臉上瞬間被猙獰代替拽過一具RPG朝著刀子的方向按動了扳機

里斯坦的大吼也嚇了殘狼一跳,原來,這家伙就在殘狼左側,幸好剛剛的閃光彈和訓練樓的爆炸已經燒掉了他的夜視儀,否則殘狼此時恐怕已經倒在了地上

眼睛里斯坦扣動了扳機,殘狼來不及瞄準,轉身打出了一個密集的扇面

“噗”

剛剛丟掉發射筒的里斯坦根本來不及躲避,兩顆子彈已經先后穿透他的肝臟并發生翻滾擠進了他的肺葉

一口鮮血噴出,里斯坦狠毒的看了眼殘狼的方向,咬牙憋著最后一口氣撕開醫療包將兩支注射器全部分別扎在了脖子、心臟上

和其他士兵不同,里斯坦用的興奮劑并不是嗎啡,而是更加恐怖的腎上腺素

高劑量的腎上腺素幾乎瞬間發揮作用,原本受傷嚴重的里斯坦站起身朝著殘狼的方向打出了一串點射,隨后拽出一枚進攻型手雷拼著最后的力氣丟了出去

“轟”

進攻型手雷的爆炸不但產生了大量的碎片,爆炸瞬間的亮光也讓里斯坦發現了殘狼

此時,殘狼正再次從地上爬起來,剛剛的爆炸他并沒有完全躲開。好在,身上的防彈衣抵擋了大部分的碎片,可是,擋住了破片卻并不能完全擋住破片攜帶的巨大能量。他最終還是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透過夜視儀,殘狼可以清晰的看到里斯坦正朝著他奔過來

“噠噠噠”一串點射打在了殘狼身側的水泥地上,濺起了一串串的火星

“滾”殘狼一聲低吼,強行壓制住大腦因為被破片近距離撞擊產生的眩暈,重新端起突擊步槍朝著里斯坦打出了一串點射

“噗”里斯坦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根本不可能躲開殘狼的點射,頓時,腹腔被打碎,里面的臟器甚至順著傷口流了出來

“咔咔”里斯坦扣動扳機,卻并沒有子彈射出來。

丟掉射空的突擊步槍,里斯坦抽出配槍一邊朝著殘狼挪動一邊扣動扳機,即使死,他也要拉上一個

兩人之間本就很近,這么一小會的功夫雙方之間也只有不到十米的距離了。

殘狼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從腳底傳來。

“叮叮叮”

兩人越來越近,里斯坦已經發現了殘狼,可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將槍口上抬,勉強扣動扳機也僅僅是射在后者胸口的防彈衣上,連續的打擊,終于,一枚子彈打穿了防彈衣擠進了殘狼的胸腔

“噗通”里斯坦終于再也堅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戰斗扔在繼續,雖然失去了里斯坦卡格的指揮,但是這只小隊并沒有因此散亂,反而匯聚在一次朝著醫院大樓的方向發起了突圍

他們要占領醫院大樓

躺在地上的殘狼并沒有引起從他旁邊走過的敵人的注意。一雙雙的軍靴踩在他的手上,身體上,殘狼如同周圍的尸體一般一動不動,成功的騙過了集結在一起的敵人

直到最后一名敵人從他身旁跑過,原本微瞇著雙眼的殘狼突然動了

只見他猛的抽出一枚進攻型手雷丟向了身前的敵人

“轟噠噠噠”

前一聲是手雷的爆炸,隨后就是殘狼猛烈的掃射

至少五六名敵人被手雷炸傷失去了作戰的能力,隨后成排的敵人被殘狼如同割麥子一般的打倒

殘狼的一擊成功的削弱了敵人的戰斗力。隨后,刀子和野貓以及狼頭兒等人趕來,將最后的敵人團團圍住

隨著隨后一聲槍響,來犯之敵全部被殲滅原本整潔干凈的醫院幾乎變成了一片廢墟,尤其是關押俘虜的訓練樓,更是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

“啪”大部分的探照燈重新被點亮,殘狼緩緩的站起身來揚了揚拳頭。

“殘狼最后的那一擊好樣的”雞眼上前扶住了殘狼,剛剛他們和殘狼的距離并不遠,他的瘋狂舉動自然沒有逃過眾人的眼睛。現在他必須馬上進行手術

“運氣而已。”殘狼苦澀的笑了笑,不放心的說道,“VX新兵打掃戰場”

“砰”

突入起來的槍聲打斷了殘狼的命令一聲SVD特有槍聲從他身后傳來

“殘狼”

“隊長”

VX小隊的隊員馬上將中槍的殘狼圍了起來,隨后輕重火力齊開,瞬間將里斯坦的打成了碎肉

剛剛,里斯坦跌倒的地方正有一具狙擊手的尸體,油盡燈枯的里斯坦費力的抽出最后一支腎上腺素扎在了心口,隨后舉起狙擊步槍等待著。

那個時候,VX小隊已經完成了對最后的敵人的合圍,他在等,等敵方的最高指揮官

“聽說了嗎?那個號稱最年輕的少校昨晚負傷了現在正躺在急救室呢”戰地醫院里,一個年輕的小護士激動的對另一個女孩兒說道。

“切你的消息早就過時了,他的女友你知道吧?就是那個著名的生化學專家,她都跑來這個危險地帶了,現在就在急救室呢”另一個女孩兒爆出了更驚人的內幕。

戰地醫院里誰不知道這對珠聯璧合的天之驕子,男的英勇善戰,女的才貌雙全,兩人一度成為戰場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而今天,他竟然受傷了他到底是誰?急救室里,主刀醫生已經停止了忙碌,手邊的心電監護儀隨著病床上男子微弱的呼吸緩緩的抖出一道道波紋。

潔白的病床上,殘狼深情的注視著醫生身后的那個女人。

昨晚,里斯坦幾乎要了殘狼的命,原本,他的胸腔就已經中彈,最后一槍更是打斷了殘狼左腿膝蓋的神經,不得已,院長對他實施了截肢...

“那年,我好像是八歲吧...”殘狼雙眼迷離,看了眼自己被截肢的左腿,開始了那段痛苦的回憶...(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