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傳-第五百零三章 冥冥境界
更新時間:2014-04-17  作者: 西風緊   本書關鍵詞: 歷史 | 軍事 | 穿越歷史 | 明朝 | 穿越 | 后宮 | 江湖廟堂 | 爽文 | 平安傳 | 西風緊 | 西風緊 | 平安傳 
正文如下:
小說:

人難免軟弱而帶有偏見,至少張寧有這樣的弱點。一向好美色的他對這個倭國女人也沒有多少親近的興趣,甚至此時他的戒心很重……對曾經同樣欲圖謀害他的蕭青卻不是這樣的感受,因為蕭青有很明顯的軟肋,她重親情,孝心也很容易理解;她看起來不太危險。倭女則不同,她們可以在被官兵捉拿之后立刻投奔錦衣衛,也可以忽然叛離,很不好控制,又是不知底細的人;這讓張寧內心里缺乏安全感。

突然來吊喪的女子是為了被關押在內侍省的紅纓罷?

張寧從靈堂告辭出來,忽然站定,轉身對春梅說道:“你留下來,和剛才那倭國女子談談條件。”

春梅不禁露出曖昧的笑意:“要談什么條件,您是要……”

“她冒著性命之危大老遠來,要是愿意投奔,可以在武昌城盤一個店鋪之類的暫時安頓,派個人盯著。”張寧道。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哪怕她昨天還想殺自己,今天只要還有價值,就可以談條件。

前年新軍中有個童生考不上秀才主動應征從軍,在張寧巡視軍營時問戰場立功者是否能轉任文官,張寧答只要戰后還活著就讓他做官。此人叫王璋,家中是殷實地主、又從小讀書,這種人從叛軍實屬少見,因為一般人不會走這條路。不過他實在是有備而來,短短兩年已經從一個低級軍官晉升為讓姚和尚舉薦到武昌受訓的艦長總哨。他平步青云不僅僅因為戰功,而是家中妹妹讓姚二郎看上了。

他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一時沒考上秀才本來還有機會的,而且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本事不行,而是考官不識人才,常常有懷才不遇的感嘆。軍中同伴大多讀書不多,誰也弄不明白這家伙究竟有幾分墨水,但看得出來起碼在為人處世上倒確實比一般人高明。

武昌受訓,湘王講演運動學力學和光學,諸將半懂不懂非常吃力,私下言語之間覺得帶兵打仗搗鼓這些玩意沒用,王璋卻一語點醒同伴:“圣人必立德立說立功,今我等承‘圣人’之說、習兵法之要,日后當是王爺門下之人。”

王璋不僅言語見識很有點講究,對姚二郎更是當親兄弟一般,稱呼姚和尚常以仲父。在武昌見習,將學到的東西和自己的見解時常以書信稟報姚和尚。

張寧講的東西確實非常新奇,但對于讀書人來看并不難琢磨,只是基礎的物理內容,或許還比不上九章算術和宋代微積分艱澀。內容主要有兩方面,運動學原理公式,為了武將們真正明白彈道;光學基礎,直射反射相互性等,是測距儀和觀測的基礎。都是為了炮戰。

……姚和尚已就任江西,此時也通過王璋的書信關注著這些東西。

湘王的親舅舅姚芳,并不是個真正的和尚,不過剔了光頭又常常住寺廟里念經,好像個和尚一般,其實他吃肉喝酒偶爾也沾女色,還有個成年兒子,而且不僅念佛經,什么經他都看。

多年以前,姚家妹子(姚姬)在宮中忽然懷上了龍種,雞犬升天,姚芳也到了錦衣衛做將領,錦衣玉食在家鄉風光一時,羨煞遠親近鄰。但好景不長禍福旦夕,很快就被抄家滅族,妻女受害。這樣的大起大伏似乎對他打擊很大,人也不太正常了,不過隱居了二十幾年,好像已經對往昔的恩怨舍下,變得淡泊平緩;唯有當年一些習慣保留下來,念經什么的。

他對神秘玄虛的東西最有興趣,什么宿命說和道聽途說的秘聞都要打聽,卻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別說佛教,就連當初辟邪教自己搗鼓出來的神靈,他作為一個教內壇主,自己也不信的。

這樣一個神神秘密的人,掌江西水陸兵權,在將士心中的威信好像并不高,也不太受士卒的敬畏愛戴。不過這些只是表象,湖廣內部的人只要仔細琢磨姚和尚其實很有實力人脈,親妹妹是湘王的生母、朱雀軍精銳永定營創立之初的主將韋斌是他的家臣,朱雀軍里面的武將,更不知有多少人是和他當年管轄的小村子有關系。去年武昌新軍三營,他幾乎沒插上手腳,但今年水師第二營,中層武將至少一半是姚和尚舉薦的人。

他到九江后,放手兵權,既不改變原狀也不內斗。之前三營(虎賁、忠武、平遠)武將還擔心上面換了個人,新官上任會趁機把他們排擠出去換一茬人,不料姚和尚啥也沒干,大伙兒反倒漸漸放心下來。

姚和尚干了些什么呢?他到九江后聽說一個活人可以在眾目睽睽之下飛到半空,便費了好些時間琢磨這事,說是水燒開后水汽從炭窯里通過去,究竟是怎么回事沒人搞懂;去年張寧計算氣體密度和浮力的草稿居然也讓他找到了,計算的阿拉伯數字兵器局的人看得懂,可是化學式是字母的,誰也弄不明白。

這件事始終無法解開,不過很快又有新的東西讓他感興趣了,武昌受訓的王璋將“玄學”一五一十地稟報過來。

張寧似乎忽略了一個考慮,他可能覺得世人對自己弄出來的新東西不是那么有興趣,但顯然不是那樣,只不過外界的人沒有門道了解,內部的人卻在關注。姚和尚心里一直有個疑惑,這些聞所未聞的見識,年紀輕輕的外侄是從哪里得來的?

傳聞湘王得火器之法,有人說來自海外,有人說在深山遇到高人隱士。但姚和尚十分清楚,張寧到鳳霞山之前就是個被朝廷官府通緝的要犯,身邊根本沒門路和人脈,更沒在山里遇到過什么隱士。

世間萬物都有引力,曰萬有引力,故物擱于空,只會下落不會上飛。姚和尚反復琢磨著其中玄虛,驀然之間感悟宇內確如有一種冥冥的神力,在操縱萬物的輪回。水自上而下流,日月晝夜變化,無不在遵從一種看不見的意志。而世人,應該在每一口吐納之間去領悟這種境界。

版權所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