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神劍-第兩千一百四十五回-隱居而樂(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5-06-05  作者: 池衡水榭   本書關鍵詞: 傳統武俠 | 武俠 | 傳統 | 奇遇 | 秘密 | 陰謀 | 門派 |  | 池衡水榭 | 北冥神劍 | 池衡水榭 | 北冥神劍 
正文如下:
“爹,我”池中天乍一聽這話,心中頓時大驚。

“這個咱們就別操心了,總之只要有好轉,那就行了,我已經派人回昆侖山拿一些珍奇藥材回來,到時候給公公大人用。”

“孩子,你費心了。”姜怡筠笑著說道。

“婆婆,您別這么說,這都是應該的。”

“誰在外面啊?”就在這時候,北靈萱忽然張口問了一句。

“是我。”

隨著一個聲音落下,傲霜雪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是霜雪啊。”姜怡筠說道。

“師娘,嫂子。”傲霜雪叫了一聲。

這一聲嫂子,叫的北靈萱的又歡喜又害羞。

“霜雪以后就是我和你公公的女兒了,你們以后還是一家人,我希望你們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反目成仇。”姜怡筠站起來,面色嚴肅地說道。

“婆婆大人放心,兒媳謹遵教誨。”

“師娘,您就別擔心這些了。”

一家人湊在一起足足過了有一個多月,這一個月,池中天每天都陪著池遠山和姜怡筠到處游山玩水,而且,池遠山還抽空去看了看沈邟,以及到齊云山上去給云巖大師上了一炷香。

不過,年紀大了的人,外面再好,他也覺得不如自己家里好,所以池遠山就打算回去了。

這天傍晚,一家人又聚在一起吃飯,也算是給池遠山他們送行。

“二老再多住一些日子吧,好不容易來一趟。”北靈萱在席間說道。

“是啊,爹,娘,反正谷里有師妹呢,你們兩個干脆也別回去了。”池中天跟著說道。

“我老了,而且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我可不想死在這里。”

“爹,高興的時候,說這些做什么。”池中天忍不住埋怨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明日一早我們就回去了,以后有空記得回來看看你娘,對了,記得早點讓你娘抱孫子。”

池遠山說這些的時候,也沒顧及北靈萱,反正弄得北靈萱是臉紅不已。

“您就放心吧。”池中天笑呵呵地答道。

“對了,你還記得你曾經跟我說起過,瀘州城附近有一個人,是住在樹下的,而且有一些醫術?”

“記得啊。”池中天馬上答道。

“你讓你在瀘州的那個手下,平日里對他多照顧一些,吃的喝的別少,其它的就再說吧。”

“怎么,您認識他?”池中天好奇地追問道。

“我算了,陳年往事了,不想說了,你也別問了,總之,記得我說的話就行。”

“葉落。”池中天馬上將葉落叫了過來。

“莊主。”

“派人馬上到瀘州城去,告訴紫漁,讓他照顧一下那個樹下的老人,吃喝不要少,另外,多送一些筆墨紙硯和書,每月派人去送一些換洗衣物。”

“是,屬下馬上去辦。”

等葉落走了之后,池遠山又說道:“把你手下的冥葉都調走,會不會對你有影響?”

池中天苦笑一聲道:“說沒影響是假的,但暫時沒事,現在沒人敢來這里鬧事,此外,我也會加緊訓練一些厲害的高手。”

“這就對了,防患于未然,記住,千萬不要放松警惕,人站的高,摔的也慘,現在你在武林中風光無限,但要小心提防。”

“您放心,我記下了。”

“師父,師兄和嫂子都是頂尖高手,而且各自的勢力都極為龐大,哪個不長眼的敢來這里鬧事,那才是笑話,您是瞎操心。”傲霜雪笑著說道。

“凡事小心一點,總是不吃虧嘛。”池遠山答道。

第二天一早,池遠山他們就啟程回去了,來的時候稀稀拉拉數十人,走的時候足足有數百人。

冥葉的人一走,偌大的山莊一下子就空了許多,到處都無人防守。

沒辦法,池中天只能先把鏢局的人調來一些,北靈萱也叫來一些天池殘血的人,應付一下總是沒問題了。

四年之后。

四月初八這天,京城中,禁衛軍副統領邵津的府上特別熱鬧。

這天,是他成親的日子。

如今的邵津,不僅貴為禁衛軍副統領,而且還是皇帝身邊的紅人。

當年的皇帝已經退位成了太上皇,而今的皇帝,正是當初的太子,德王。

德王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兩年突然想著學一些武功,于是他就找了個師父,這個師父,則是邵津。

因而邵津還有一層帝師的身份,在朝中的風頭已經隱隱和雍門子狄不相上下了。

按理說,這樣的人成親,應該很多人前來才對,但奇怪的是,府中雖然熱鬧,但卻并沒有幾個客人。

客人,只有三個。

一個是雍門子狄,一個是雍門雨晗,還有一個,是雍門雨晗的女兒,龍冰。

說白了,這三個人都是一家子。

仆人們忙前忙后,張貼喜字,打掃庭院,邵津在院子里擺了幾桌酒席,都是府里的仆人。

大廳之中,坐著五個人,除了三個客人之外,就是新郎新娘了。

新郎是邵津無疑,但新娘,卻是秋蟬。

秋蟬的腿永遠好不了了,所以她只能坐在輪椅車上,而且穿戴普通,沒有鳳冠嫁衣,倒是邵津,穿戴的卻是正經八百的成親禮服。

“邵津,唉,不說什么了,我和你師父是兄弟,和你也是朋友,既然你們倆決定了,我就祝你們百年好合吧。”

看上去,雍門子狄似乎并不是很贊成。

“我勸過他多少次,邵津,你這是自毀前程你知道嗎?”秋蟬語氣低沉地說道。

“秋蟬姐,我想娶誰就娶誰,我這輩子就愛你。”邵津說起來,毫不害羞。

“你現在的官兒越做越大,而且還是皇上身邊的紅人,更別說你還有一個名震天下的師父,你完全可以找一個比我好千倍百倍的,哪怕是郡主公主,都隨你挑。”秋蟬說道。

“郡主公主又如何,我只記得那個在我父母死去的時候,把我救出來的人,那個我中毒的時候,沒日沒夜陪在我身邊的人,那個可以不顧一切為了我而付出的人,可以一起享福的人,有很多,但可以一起患難的人,沒幾個,這輩子,我認定你了,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邵津將酒杯重重地扣在桌子上。

“感情的事,勉強不得。”雍門雨晗也勸道。

“我就要勉強她,今夜我就要和她同房,我看你能逃出我的掌心!”邵津接著說道。

“噗”雍門子狄一個沒忍住,一口酒就噴了出來。

這邊雍門雨晗羞得滿臉通紅,趕緊用手捂住了龍冰的耳朵,至于秋蟬,反應卻沒那么大。

“其實你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好意思,而且你看看,你告訴你師父之后,你師父給你回信了嗎?這世上,他是對你最重要的人,他若是不同意,你覺得你這樣做對嗎?”秋蟬接著說道。

“唉。”一說起這個,剛剛還神采飛揚的邵津,一下子臉色就黯然了。

“將軍,外面有客人前來道賀。”正在這時,一個仆人忽然跑了進來。

“客人?不對啊,除了這幾位,我沒請別人啊,算了,替我擋了。”邵津此刻心情不佳,似乎不想見人。

“將軍,來人讓我把這個給您。”說著,仆人從袖口里摸出一樣東西,遞給了邵津。

邵津接過來一看,只一眼,呼吸馬上就急促了。

突然間,屋子里的人眼前一花,就發現邵津不見了。

只見邵津飛也似地跑到外面,直接跪在了大門里面,示意仆人趕緊開門。

“弟子不知師父駕到,請師父責罰!”

大門一開,外面便緩緩走進來三個人,一男一女,男的氣度不凡,女的容貌艷麗,懷中還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大喜的日子,不必行禮了,起來。”

進來的這三人,正是池中天和北靈萱夫婦,至于那個小女孩,則是他們的女兒,池寒萩。

池中天是早就算好的日子,前陣子回寒葉谷去了,然后提前兩天到的京城,一直住在郊外,今天在進城來。

“師父,師娘,快里面請。”

這三人一進去,屋子里的人瞬間也嚇了一大跳,秋蟬急著要下跪,但站不起來,雍門子狄和雍門雨晗也趕緊站了起來。

“池兄,我就知道你得來!”雍門子狄說道。

“哈哈,徒弟成親,當師父的怎么能不來。”池中天也不客氣,直接就坐在了桌旁,邵津趕緊安排仆人送上嶄新的碗筷。

“公子,我”

“別叫公子了,你和邵津成親了,就是我的徒弟媳婦,以后叫我師父就行了。”池中天說道。

“不,我”

池中天忽然擺擺手,打斷了秋蟬的話:“等一下,我來這里,是來道喜,我不插手你們的事,尤其是感情的事,所以,你不必對我解釋什么。”

一句話,就把秋蟬的話給弄到肚子里去了,但邵津聽了,卻沾沾自喜,他聽出來了,師父這是在給自己撐腰呢。

“我的徒弟,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為非作歹。”

“秋蟬,邵津,來的匆忙,沒給你們帶禮物,而且邵津現在也是大官了,弄一些太顯眼的也不好,所以”

“師娘,您這是什么話,您能來,這就是天大的禮物。”邵津趕緊說道。

“喝酒喝酒,雍門兄,好久不見了。”

池中天岔開了話題,眾人也隨即不再多說了。

“去,帶著你寒萩妹妹去玩吧,你是當姐姐的,不許欺負妹妹啊。”雍門雨晗讓龍冰帶著池寒萩去玩,但池寒萩卻眼巴巴地望著北靈萱。

池寒萩今年剛剛三歲,這池中天和北靈萱平日里對她極為寵愛,但卻不溺愛,因而她雖然才三歲,但卻很有規矩。

“去吧,別亂跑。”北靈萱笑著點點頭,池寒萩這才歡快地和龍冰一起跑了出去。

席間,眾人聊了一些話題,都是些家長里短,誰也沒說什么正經的。

倒是雍門子狄幾次想找池中天說件事,但卻都被池中天給避開了,因為這件事牽扯到朝廷中的紛爭,這是池中天的準則,任何時候,絕不插手,縱然他現在有這個本事,也是一樣。

在京城逗留了十幾天之后,池中天一家就回去了,現在,池中天已經不住在冥葉山莊了,而是住在明波湖另一側的一個小村子里,他在這個村子里蓋了三間磚瓦房,看上去普普通通,外面還有一些養的雞鴨,每日里除了陪女兒,就是看書解悶,偶爾會去山莊里轉轉。

山莊里的一切大小事務,他都交給了葉落,北靈萱也把雪鶩宮的事都交給了雪龍,一家三口就在這小村莊里過起了半隱居的生活。

“爹,你快來看,鴨子又跑出去了!”

池寒萩頭上甩著兩個小辮,一蹦一跳地來到了池中天的身邊。

池中天正在屋子里看書,聽到之后笑著說道:“一定是你又欺負它了吧?”

“沒有。”池寒萩撅著嘴說道。

“去,讓你娘給你抓回來。”

“我不,爹去給我抓!”池寒萩不依不饒地說道。

“好吧。”池中天正好看書也累了,就站起來抱著池寒萩走了出去。

誰料這池中天一個不小心,腳底下居然踩到了一塊淤泥,身子一個不穩就要摔倒下去。

本來他是可以穩住的,但是抱著池寒萩,他哪敢用力,所以就任憑自己摔在地上,好在他的手已經把池寒萩給舉了起來。

“這怎么回事?”池中天趕緊將池寒萩放下,站起來一看,原來是雞鴨在這里拉了一些糞便。

“哈哈哈,爹踩到雞屎了,哈哈哈。”池寒萩歡快地笑著,把不遠處正在做飯的北靈萱也給引了過來。

“娘,你看爹踩到雞屎了。”

“哈哈哈。”北靈萱也跟著池寒萩哈哈大笑,剩下個池中天,也尷尬地笑了起來。

路過這里的一些農戶,聽到笑聲之后,也會跟著嘟囔幾句,多半是,這家的小丫頭又調皮了。

(全書完)

乙未年四月十九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