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俠門派系統-第五百一十七章 奪劍
更新時間:2014-04-15  作者: 森三木   本書關鍵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森三木 | 大武俠門派系統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一十七章奪劍

此時此刻,匯聚在這跨界飛舟之上的大族公子或者貴女,有的是討好葉祖之女,或者干脆已經是她的追隨者,又或者是類似青罡族等與樓蘭族不對付的種族,企圖在這件事里橫插一腳,痛打樓蘭族這條落水狗,倘若還能借以贏得葉祖之女的好感,那就最好不過了。

“大勢力之間的事情果然麻煩。”沈明鏡揉了揉太陽穴,卻是有些不大愿意理會。

他在第十天世界的時候是處在各大勢力明爭暗斗的核心,盡管在九霄云門獲得了短暫的寧靜,可事實上還是麻煩不斷,到如今不得不遠遁到了此界,如今新到了一處地域,只想安心修煉,不愿搭理煩瑣之事。

“天地無用我獨尊”不合他的心意,況且得了這門絕學,便得舍棄自己那么多的武功優勢,反正沈明鏡是做不出來的。

葉祖之女要退婚,但被退婚的是那個樓蘭奕道,不是他沈明鏡。先不說這個素未蒙面的族人會否與他友好,真能成為朋友,那也是人家的事情。何況一代地祖和大道意志的女兒要退婚,也不是他一個混血樓蘭族子弟能干涉的。

他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處理,尤其還有一件要事,那就是十七公主流云風霜身上的魔血詛咒。

倘若那魔血詛咒來自樓蘭族的友好種族,一切好辦,倘若不是,甚至是仇敵的話,那沈明鏡可就有的忙了。

“怎樣,你沒有一點想法么?”藍衣公子盯著沈明鏡。

沈明鏡聳了聳肩:“沒想法。我要回房了。這邊沒有我任何事情,我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你,是樓蘭族吧。”

沈明鏡雙眉微蹙:“何出此言?”

藍衣公子微微一笑,道:“太簡單了,你說是從其他世界而來,前去投奔主族,那這跨界飛舟要前往的是何處?別告訴我,那個地方有兩個頂尖神族。”

“好吧,我是樓蘭族,但那又怎樣?我不認識那樓蘭奕道。便是認識。也未必會為了他去開罪葉祖之女。”

藍衣公子有些無語,但也能理解沈明鏡。一般來說,分支種族的人很難融入主族,更不要說沈明鏡這種還沒徹底接觸到主族的人。

“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攪你。本來也就是想要找個幫手。但也罷。你沒興趣我也不強求了。”她是信口開河,蝶影族人從來是獨來獨往,哪怕是同族也很少結伴而行。

可惜。沈明鏡根本不知蝶影族人的底細,也就無法拆穿她那幼稚的謊言。

正欲起身離去,忽地一道殺意掠來,像是一把劍架在了沈明鏡脖子上,令他脊背生寒。

“又想生事?”

沈明鏡哼了一聲,眸子里似是有電芒閃爍,那殺意在瞬間散去,同時像是炸開的水浪般,從四面八方擴散開去,赫然是蘊含著他對武相的一絲領悟,且同樣蘊含了劍道之妙,正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哦?”

那貿然出手之人也很是意外,料想不到沈明鏡有此絕技,畢竟之前的交鋒來看,沈明鏡擅長的是煉體和精神一道,領悟非凡,寒勁和火勁均是非同小可,想必是掌法大家,如今一見,竟還擅長劍法。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得“嗆啷”兩聲接連而至,兩道劍光已是在虛空交鋒,與此同時,沈明鏡身劍合一,急掠而出,仿佛一道烏光在半空中閃過,與對方的身影碰撞在了一起,與之相對的,乃是劍鋒的碰撞。

“好劍法!”出手那人很是欣喜,他自出道以來雖有不少與他實力相當的年輕俊杰,可同輩中,只論劍法,卻少有人能與他為敵。

沒有對手,劍客不單單是寂寞,更是無從進步。

如今終于尋到了一個好對手。

二人的劍法并未停止,但沈明鏡卻終于看清了這殺意沖天的年輕劍客,二十余歲,劍眉星目,只是雙唇微肥,嘴唇左右兩側又各有一點紅痣,看上去頗有福相,平白破壞了那劍眉星目的俊朗和堅毅氣質。

此人穿著打扮也是極其古怪,沒有束發,像是亂草堆般肆意披散開來,又一身寬松的衣袍,坦誠胸脯,渾不在意。

看上去像是浪子,但他的劍法卻是無比嚴謹,劍光所化,與其說是一張劍網,倒不如說是一面密不透風的銅墻鐵壁,防御得一絲不茍,讓人無從下手,倘若只是防御的劍法也就罷了,這張無法打破的防護網之間,赫然蘊含著冷酷無情的殺機,像是有高明的刺客,躲藏在銅墻鐵壁之后,突然打開墻上的密門,刺出必殺的一劍。

“有的意思!”

沈明鏡冷笑著,忽地身上寒氣凜冽,手臂像是突然增多了一般,同時凝氣化劍,頃刻間,他的身邊顯現出了三柄劍。

三劍齊轉,一起使出了以葵花寶典推動的辟邪劍法,劍法似光,只聽得叮叮叮接連不斷的金鐵交鳴之聲響起,三劍齊施,就像是三名快劍手同時發起了進攻。

不等那披頭散發的人驚訝,沈明鏡身邊又多了一把劍,由三劍轉為四劍齊施,且是如有四名快劍手同時攻伐,內力相若,乃是系出同源,然而劍法、招式、意境,四柄劍卻是截然不同,仿佛是同一位師傅教導出來的四名徒弟,武功相近,但為人、性格、思想卻各不相同。

一時間,那本是密不透風的防御出現了一絲破綻。對方的攻勢太快了,本該是無缺的銅墻鐵壁,成了有缺,因為這防御的劍,快不過攻擊的劍。

然而這種情況也僅僅持續了片刻。

披頭散發之人也是難得的劍客,當先舍棄了攻擊的心思。全心全意去防守,還是足以應付四口快劍的攻勢。不過,他也只是嘗試了那么一下,下一刻,他直接放棄了這銅墻鐵壁的防御。

但見他整個人像是為烈焰所環繞般,云蒸霞蔚,赤虹沖霄,本就披散著的長發亂舞起來,像是化作了一條條翔天的羽蛇,一雙眼睛像是紅寶石般澄澈。沒有多余的雜質。血光綻放,雙手持劍,速度更是快絕,且每一次揮劍。帶起一道道如血柱亦像是朝霞般的劍芒。

他徹底放棄了防御。轉而是全力攻擊。

“我很少主動進攻。因為那時候,我就沒得打了。”他淡淡的說道,眼中卻有興奮。因為沈明鏡是一個值得他全力以赴的對手,而且是劍客。

劍客最想交手的,永遠是劍客。

他興奮,沈明鏡卻興致缺缺。

因為他發現了,這不是尋常的劍法。

種族天賦。

這是九霄功能推演,他能修煉,卻也無法發揮出全力的劍法,那又何必勞神去修煉?推演一番,作為參考也就罷了。

這樣的收獲無疑讓沈明鏡很不高興。

這一架的價值,太低了。

他與人交手,一大目的是為了搜集武功,是以哪怕對手明顯不如自己,他也不介意多打一會兒,為的是對方的武功、絕學、秘術。

可惜,這些該死的大族子弟令他不爽。

“果然,我還是喜歡人族啊。”

“什么意思?”那人聽到沈明鏡莫名其妙說出這句話來,自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沈明鏡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意思是說,我不想打下去了。”

“這可由不得你!”好不容易逮住了一個與自己旗鼓相當的劍客,那人豈肯錯過。

“有些事情是由不得我,但這件事例外。”言畢,沈明鏡身前赫然是顯現出了第五口劍,五劍齊發,攻勢更快。

然而,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很快,沈明鏡面前出現了第六口劍,第七口,第八口,第九口,第十口。

而在那劍客的眼中,眼前便好似多了一個又一個劍客,全是那一路劍法,可又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和招法意境。

這感覺就像是,他并非在面對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劍宗大派。

這時,沈明鏡猛地一抓一轉,傳出“錚”的劍嘯,一口寒光凜冽的寶劍脫手而出,是從那劍客的手中,落入到了沈明鏡的手中。

——“劍神”謝曉峰的絕技,偷天換日奪劍式!

沈明鏡把手一揚,寶劍橫在了那劍客的脖子上:“適才你以劍意架在我脖子上,現在我用你的寶劍架在你的脖子上,債還清了,我也就沒有打下去的必要了。而你,既為劍客,手中無劍,也沒必要打下去了吧。”

那劍客臉色一陣鐵青,身為劍客,被人奪劍無疑是人生一大恥辱,換做是某些激進的劍客,說不準還要喊出“劍在人在,劍亡人亡”然后拍碎自己天靈蓋自殺呢。

還好,他不是那種人。

只不過,一瞬間分出了勝負,又被奪劍,給他的打擊不小。

“不說話?罷了,我還有事要回去了。”沈明鏡說著,又是冷眼掃向不遠處,在那里,赫然或坐或立有一群年輕男女,一個個風華絕代,英姿不凡,俱是邁入了紫府境,又有不俗的氣勢。

想來是那群大族公子貴女們找來的援軍,葉祖之女的追隨者中的翹楚。

可惜,先鋒敗陣,氣勢已衰。

見這些人沒有動靜,沈明鏡聳了聳肩,兀自離去,全沒有要繼續留下來的意思。他好不容易得到了紫麒麟的毛發,正欲熔煉入金刀中,化作一口麒麟雷刀,以配合他的紫雷七擊。

等他離去,那劍客才如夢初醒,忍不住罵了一句:“那王八蛋,取走了我的流星追月!”流星追月劍是他的性命寶貝,材質極其珍貴,足以祭煉成強大的神通法器,作為劍客,又豈會不看重那等寶劍!

“你該慶幸,他只是取走你的劍,沒取走你的命。”一個大族青年走到近旁,不禁為好友捏把冷汗,“我說你啊,到底是怎樣的勇氣和那人打了這么久!”

那劍客愣了愣,詫異道:“你什么意思?難道我一開始就顯露敗象了?”

他朋友也是驚訝不已:“你是當事人,難道沒有覺察?他從始至終,手都沒有動過,只是意念御劍,唯一一次出手就是搶了你的劍,而在我看來,他當時若不是出手奪劍,而是取你性命,只怕還會更加簡單一點。”

“他……沒用手?”那劍客如夢初醒一般,不禁是頭皮發麻,脊背生寒,因為在他眼中,沈明鏡豈止是用了手,而且仿佛有無數的手,每一只手是一柄劍,一名劍客,所以才會有那無窮無盡的快劍手一起攻他。

這正是當局者迷,他站得太近,以致于什么都沒看清楚,別人站得遠,旁觀者清,才窺探到真相。

想到這里,他臉上布滿了冷汗,此刻才是明白,這哪里是與他實力相當的年輕劍客,根本是遠勝于他的鬼才!

“對了,咱們就讓他這么走了,不大好吧。”劍客突然醒悟過來。

他朋友也是一愣:“剛才那一戰太震撼,所有人都給唬住,忘記跟他說了,神女要見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