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金閨-番外一
更新時間:2014-06-01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宮廷斗爭 | 穿越種田 | 閑聽落花 | 言情小說 | 閑聽落花 | 玉堂金閨 
正文如下:
吧內搜索

搜標簽

關注:4,274貼子:78,026

3回復貼,共1頁

0

縱橫女生網;作者閑聽落花。

歡迎大家移步縱橫支持小閑。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

競價沙發:

T豆首次搶占本貼沙發,競價T豆越多,被超越的難度越大!

會員特權搶先體驗前排沙發1970010107:00

又是大比之年,今年大比,湖廣的成績前所未有的好,竟是個肥美異常的豐碩之年。

清風樓后湖邊早就多了七八座小院,當年五皇子獨霸后湖,他成家后幾乎沒再來過,掌柜心疼那一片湖光之美日日空著不能賺錢,尋機會和福寧親王妃說了,得了首肯開了后湖禁制,沿著湖邊一溜建了七八座小院,如今這七八座小院是京城最得貴人士子們喜愛的清雅之地。

其中一間小院里,臨湖的水閣里圍圓桌坐了八九個錦衣男子,這就是今年湖廣新取的進士,一桌人正專注的聽坐在最下首的一個面團團滿臉喜氣的中年男子說話。

“……咱們先說蔣相,蔣相狀元出身,三十來歲入值中書,到現在做了小十年的丞相,圣眷之隆,真真是前所未有!”

“蔣相是咱們讀書人的旗桿,”一個二十來歲、面容白凈的青年進士滿臉敬仰道:“別的不說,就那份風姿,嘖,真如神仙下凡一般!”

“要說風姿,”中年男子笑起來:“都說滿朝文武好眼福,王爺和蔣相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京城閑人小報還特意品評過,說是王爺風姿天成,勝在美而貴,蔣相天姿雖略差,可氣質略比王爺清華幾分,竟是不分伯仲!”滿桌的新科進士都笑起來。

“咱們接著說蔣相,蔣相修的是慎獨功夫,私德極好,半分毛病也挑不出!”

“聽說蔣府那一雙兒女是蔣相當年在北邊的私生……”

“噓!”中年男子急忙示意說話的進士噤聲:“這是亂傳的混話,往后可千萬別再提一個半個字,你聽我說就知道了,這一雙兒女,是蔣相自北邊返京那年在路上收養的一對雙生子,兒子蔣大郎自小和福寧親王府世子一處跟蔣相讀書,蔣相和王爺雖勢如水火,可蔣大郎和世子爺卻好的……聽說還結拜過,這個也就算了,也就是前幾天,官家做主,剛把那個女孩兒,就是蔣大娘子定給了福寧親王世子,過幾天就該下定禮了,你說說,這對雙生子是能隨便議論的?”席間一片驚訝聲,中年男子嘿笑道:“福寧親王和蔣相勢不兩立這事,官家頭痛得很,這不,硬生生把兩人捏成了兒女親家!”

“聽說福寧親王府那位王妃,極不簡單?”

“嗯!”中年男子臉上的敬佩無法描述:“這位王妃姓李,出身勇國公府,她父親也是蔣相這般神仙一樣的人物,勇國公府當年的慘事,諸位都聽說過沒有?”席間諸人有人點頭,不過大多數人都搖了搖頭,中年男子細細說了勇國公府當年的慘事:“唉!她外婆死后,大掌柜落石下井,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子,擱了一般人,早就被人算計的連骨頭都沒有了,可……”中年男子說到一半打住,站起來各個窗戶門轉了一圈,回來打著哈哈道:“不說這個了,王妃是內宅女子,咱們這樣議論就太失禮了,再說,也犯了禮法。”

“說說無妨!”一桌人正聽的興起,見中年男子竟要收住話頭,急忙催道,中年男子笑著搖頭:“這就是我要跟諸位說的第二個忌諱。蔣府的哥兒姐兒不能亂說,福寧親王府的王妃,更不能亂說,這中間的緣故……我就揀能說的說說。頭一條,王妃的嫁妝,諸位只怕沒人沒聽說過吧?”滿桌的人笑著一起點頭:“這誰不知道!”

“就連這清風樓,都是王妃的產業。”中年男子指了指荷花新開、水波粼粼的湖面:“王妃嫁妝豐厚,又心善好施,如今遍布天下的義學,說是皇后娘娘,其實出銀子的是王妃,這京城就更不用說了,因為這個,在別處我不知道,在這京城,王妃極得百姓敬重,說王妃閑話,指不定就有人跟你嗆聲,這是一,二來,王妃和王爺伉儷情深,王爺這人又極其護短,所以,得罪了王妃,比得罪王爺更甚。其三,蔣相出自徐大學士門下,徐大學士一門三鼎甲,榜眼公娶的是蔣相嫡親胞妹,探花郎娶的是蔣相姑表妹妹,南寧郡王府小娘子,這南寧郡王府小娘子自幼和福寧王妃交好,比嫡親姐妹還親,蔣相胞妹和王妃也是極好的手帕交,如今統領北路軍的溫國公武爺夫人,和王妃也親如姐妹,王妃視清江侯府老夫人為母,清江侯府老夫人是徐大學士嫡親胞妹……”中年男子一通話,差點把滿桌子新科進士繞暈了:“照這么說,這位王妃豈不是一腳踩了蔣相一派和王爺一派?”

“這個么?”中年男子蹺起腿,神秘的笑而不答,座中有個胡子有些花白的新科進士插話問道:“前兒聽說浙南路馮遠靠一幅畫得了蔣相青眼,這畫到底畫的什么?”

“這個么……”中年男子為難的揪了揪耳垂,牙痛般咧嘴道:“諸位姑妄一聽,只當是酒后醉話,可千萬別當真!”

“你快說!快說!”諸人都眼睛放光急聲催促,中年男子上身往前探到桌子中間,壓低聲音道:“得蔣相青眼的,不是那畫,據說那畫極其一般,得蔣相青睞的,是畫上寫的一行字!”中年男子很會說話,關鍵時候停住,端杯子抿了幾口茶,見眾人都是一臉猴急,這才接著道:“是兩句舊詩:取次花叢懶回首,半緣修道半緣君!”中年男子念完,一桌子進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是一臉愕然。

“這事,不可細究,不可細究!哈!啊?呵呵!”中年男子干笑幾聲:“接著說要緊事,咱們官家是百年少有的有道明君,這后宮之清靜,也是百年少有,幾位皇子公主皆季后所出。這是一,福寧親王不說了,府內就王妃一人,”

“聽說他懼內?”最年青的那個進士一臉好奇的插了一句,中年男子嘿笑幾聲:“這個么……王妃是先帝親自選的,這話慎言!”滿桌進士個個一臉明了彼此相望,中年男子笑著咳了一聲接著道:“諸位若要跟福寧親王親近,這后院就得當心些,若是想跟蔣相親近……”中年男子拖長聲音:“上個月新任工部員外郎何慶被發配到上京道挖銀礦的事,諸位聽說過沒有?這事知道的人都不愿意多說,諸位不知道也是常情。這何慶是上一期進士,出身貧寒,是個孤兒,全靠妻子柳氏做繡活支撐生計,四十歲上才中了進士,熬了兩年,走了工部侍郎左權的門路,選了工部員外郎,因柳氏年過四十無比,這何慶就要休妻另娶,柳氏是個烈性的,接了休書就遞了狀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門路,竟訴到了蔣相那里,據柳氏說,她當初懷過一胎,這頭胎因為連夜趕繡活好多掙些錢準備何慶考舉人的路費,勞累太過就小產了,小產后無錢無人失于調養,身子傷的重,以致至今不能生養,如今何慶休妻另娶,她只有死路一條。”

“這柳氏可憐,既是如此,早就該替何慶納妾生子,這一條怎么沒想到呢?”有人插話到,中年男子笑著沒答話,只接著道:“這案子據說是蔣相親自判的,也象你說的,何慶為子嗣著想,情有可原,可一來柳氏是糟糠妻,二來,何慶能專心讀書多年,多虧柳氏奉養,此情不能不還,就將何慶發配到上京道銀礦下井挖礦十年,以償還柳氏之苦。”

“十年?”桌上一片驚呼:“這何慶哪還有命回來?”

中年男子‘嘩’的抖開折扇,愜意的搖著笑道:“何慶的家產和俸祿都判給了柳氏,諸位,好好想想吧。蔣相和王爺,若論和善可親,自然是蔣相,若論手段狠辣,也是蔣相,這中間的取舍,只看各位的緣份吧!今兒就聊到這兒,小可還要到浙江路貴人那兒說說閑話,先告辭,諸位若有什么事,只管來尋小可,咱們一回生二回熟,諸位再尋小可,小可這談資就給諸位打個八折。一個時辰也就八兩銀子,劃算得很哪!好了,另此別過。”中年男子邊說邊站起來,拱手而出,滿座新貴人心不在焉的拱著手,各自打著主意。

清風樓外,一輛靛青素綢車正從喜慶的歡門前經過,車簾掛起一角,蔣鴻一身寺凌長衫,端坐車中,手里握著卷書,微微仰頭看著清風樓,那年那場戲仿佛又在耳邊唱起,他笑戲中人時,不知道自己也是戲中人……

圖片來自:

類型:角色扮演

推薦:

類型:角色扮演

推薦:

類型:角色扮演

推薦:

3回復貼,共1頁

為興趣而生,貼吧更懂你!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