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娘醫經-第五章 和煦
更新時間:2014-12-31  作者: 希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嬌娘醫經 | 言情小說 | 希行 | 嬌娘醫經 
正文如下:
以下是

的《》《第五章和煦》敬請欣賞!

手機請訪問ter

接近京城城門的時候,路邊的垂柳已經有了蒙蒙的綠意。

周箙勒馬停下。

“公子要歇腳嗎?”小廝立刻問道。

這里是城東,距離城門尚有一段距離。

周箙沒有說話,視線看向前方路邊的一片熱鬧所在。

那里明顯是處草市,但又不同于其他的草市,叫賣的似乎都是筆墨紙硯文房之物。

看著周箙二人走過來,立刻引來一片招呼聲。

“官人,這邊有茂源山新拓本。”

“官人,上好的筆墨,附贈挾軾。”

周箙沒有理會徑直過去了,但卻沒能靠近墓前。

新修了圍欄,還有人看守。

當然并不是官府的人,而是幾個老仆家丁。

“讓讓…”

小廝就要驅趕攔路的人,周箙抬手制止他。

他沒有再上前,而是越過墓前坐著或者站著的人看過去。

“添上了啊。”他說道。

“是啊是啊,官人看那邊程文俞的墓是年前新添的。”旁邊的人聽到立刻熱情的說道,“好剛勁的隸書!”

離京之前還沒有呢,這女人當了皇后也這樣閑的隨意出宮嗎?

周箙撇撇嘴轉身就走,讓那還要熱情介紹一番的旁人很是郁悶。

臨近城門,大路上一陣熱鬧,一群騎馬的年輕人并家仆涌涌,路人從他們的舉止言談表明了親人重逢的歡喜。

“….累不累?”

“…又長結實了…”

幾個年輕人互相捶打著,用這種方式表達親昵。

“快走吧,父親和母親惦記半個月了,天天催著人問。”

周箙含笑點點頭。

眾人便上馬趕車,引得路上又是一陣熱鬧,引得路人側目,不待路人指點,為首的年輕人便忙豎眉擺手。

“都穩重點。”他說道,“別鬧出動靜來,讓人看熱鬧,丟了臉面失了身份。”

年輕人們應聲是在馬上形容收斂,家仆們也低頭噤聲,場面頓時安靜下來,緩緩前行。

周箙露出幾分意外。

“哥,這可不像你啊。”他笑道。

老陜周出門都恨不得攪動滿京城注目,沒事也要鬧出點事來,管它笑的還是罵的,只要被人關注就好。

為首的年輕人轉過頭笑。

“今時不同往日了。”他說道,“父親說了,咱們周家已經不需要靠張揚被人記住了。”

家里出了一個皇后,就算躲到深山旮旯里,都有人能記住你。

邁進家門,父子母子兄弟姐妹們團聚自是一番歡喜,這邊家宴熱鬧未歇,門外有人來恭賀。

“父親,我只是歸來探親,這些人情往來還是能避就避開吧。”周箙皺眉說道。

周老爺哈哈笑了。

“不是別人,不是別人。”他說道,“是你姑父程家的下人。”

姑父?程家?

周箙愕然。

這個稱呼真是太陌生了。

說著話人已經進來了,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穿著上好的衣衫,走到廊下就咚咚的叩頭。

“小的金哥兒,見過六公子。”他笑嘻嘻說道。

金哥兒啊,周箙笑了笑。

“你又回來了。”他說道,“你家大老爺倒放心讓你來。”

金哥兒抬起頭笑著應是。

“小的如今成親了,也當爹了,大老爺說能當人用了。”他說道,“況且小的不中用,京城還有舅姥爺照看嘛。”

這話讓大家都笑起來。

“是能當人用了,不是當初在京城迷路哭鼻子的時候了。”周箙說道。

金哥兒嘿嘿笑叩頭。

“小的還沒謝過當初六公子帶人尋找小的呢。”他說道。

道謝?當時這小子看自己跟仇人似的,隔了五六年了倒想起來道謝了。

果然是能當人用了,油嘴滑舌大言不慚的厲害。

周箙搖頭笑了笑。

周老爺這邊收了禮物,又將周箙帶回來的禮物拿出一些讓金哥兒捎給程大老爺。

“父親什么時候和程家這么好了?”周箙對身旁的兄弟低聲說道。

以前不是恨不得對方死嗎?如今親密的連自己這個晚生后輩歸家都要互相送禮還禮。

“父親說,一直都好,根本就沒有不好的時候。”兄弟低聲笑道,“孕育出皇后娘娘的人家,豈是一般人家。”

因為她啊。

當初是因為兩家幾乎不共戴天,如今又是因為她兩家竟然親如一家。

“真是世事無常。”周箙說道。

酒宴散去,夜色沉沉,洗漱過后的周箙坐在自己的屋內,帶著幾分舒坦吐口氣。

“公子,公子。”小廝疾步進來,跪坐下,“問清楚了。”

周箙嗯了聲看著他。

“秦公子的腿前一段是受傷了。”小廝接著說道,“之后都拄著拐,但是呢其實是沒事的,只是他好像喜歡拄著拐。”

喜歡?

周箙皺眉,竟然還有人喜歡這個?

難道以前他都是喜歡嗎?既然喜歡何必讓妹妹給他治好,干脆不治好還瘸著…..

念頭閃過,他的身子一僵。

還瘸著,還像以前一樣…..

周箙扶著幾案的手慢慢的攥起來。

“…秦大人和夫人已經帶著合家回川中了,十三公子說是要在外游學自行去了。”小廝接著說道。

所以他們才在路上遇到他。

游學啊。

看起來,他學的還不錯,雖然依舊拄著拐,但跟以前還是不一樣了。

那種灑脫自在不再是浮于表面,而是從骨子里透出來了。

“公子,人來說明日可以進宮。”

有侍女從外疾步進來說道。

周箙哦了聲,抬起頭笑了笑。

“好。”他說道,又催著小廝,“去把我帶的東西收拾好。”

小廝應聲是。

“哦還有公子。”他又壓低聲音,“好像聽說皇帝和皇后娘娘在生氣。”

生氣?

周箙挑眉。

他還敢和她生氣?

宮燈隨著夜風搖曳,腳步聲打破了皇內的安靜。

“陛下駕到。”

內侍拉長的聲調響起。

伴著這聲音,殿內的宮女紛紛屈身施禮,人帶著初春料峭的夜風從面前過去了。

“陛下。”

素心帶著人上前,看著還穿著朝服的方伯琮,便讓人伺候更衣。

“下去。”方伯琮說道。

素心停下腳,低頭施禮一句話不說退下。

景公公伸手帶上殿門,看著廊下散開的值夜的內侍和宮女。

“鬧了多久了?”他低聲問道。

素心笑了笑。

“一天了。”她低聲說道。

景公公哦了聲。

“一天了啊,那可真夠久的。”他說道,一面瞇起眼,“上一次殿下和娘娘生氣,還是在清遠驛。”

不告而別,孤身一人雨中劫殺高十四郎,讓只能空等結果的晉安郡王很是生氣。

不過那次還沒一盞茶時間就好了。

“這次可不一樣。”他又低聲說道,帶著幾分埋怨,“其實每一次都是娘娘不對,我們殿下可是沒錯,上一次就是娘娘不告肆意,這一次娘娘竟然私自截了李太醫給陛下的書信。”

說到這里抬頭看素心。

“你說這對嗎?怎么能做這種事呢?”

素心看著自己的手笑嘻嘻。

“娘娘既然做了,就是有做的道理嘛。”她說道。

嘖嘖嘖,景公公看著眼前的女官。

可憐的陛下,在這皇里哪里還有半點天子威風。

就不該將改了祖宗規矩,住到這皇里來。

在人家的地盤哪里有自己天子寢宮氣勢!

“來人啊。”

景公公越想越悶悶,轉頭喊一個內侍過來。

“殿下的宵夜快些送過來。”

“娘娘的也要一份。”素心忙跟著說道。

這是特意給陛下做的!景公公握著拂塵心里喊道,最終到嘴邊只能是輕輕的哼了聲。

欺負人!

寢室內,程昉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方伯琮。

“李太醫只是一知半解,打聽到的事并非全面,他說那些聳人聽聞的話,你看到了白白擔心,我不想讓你擔心。”她說道。

“騙子!”方伯琮看著她吐出兩個字,“你以為我會信嗎?”

“你不信我,信他?”程昉笑道。

方伯琮看著她,神情木然。

“你那時候是不是一心赴死?”他說道。

“做事就是要有一心赴死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才對。”程昉笑道。

“阿昉!”方伯琮拔高聲音打斷她。

程昉看著他再次笑,伸手要拉他的衣袖。

方伯琮甩手避開。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的。”程昉笑道,再次伸手,這次動作快拉住了方伯琮的衣袖。

“甜言蜜語沒用。”方伯琮說道,“我在,只是用來給你安排身后事的。”

說道身后事三個字,他的聲音不由微微啞澀。

她竟然真的會死去,根本就不是她說的有自己在只要封了后就能救她平安無事,明明還有時間限制,過了這個時間,就是封她當皇帝都沒有用,這個騙子!

只要想到如果再晚那么幾天,她就真的不存在了,呼吸都要停止了。

他一反常態的勤政,屏退了朝臣停止了朝議,在勤政殿整整走了一天。

“你能給我安排好身后事,我自然了無牽掛。”程昉笑道,將他的衣袖往自己身邊拉了拉,“人固有一死,能安然無掛的死是天大的幸事。”

“又胡說八道。”方伯琮說道,用力抽回衣袖,“你為什么總是想著死,而不想著生,我就是生氣你這一點,你為什么從來不想著自己,只想著別人?”

說到這里,他半跪起身,看著程昉。

“阿昉,你能不能對自己好一點?”

柔和宮燈下女子看著他點點頭,伸出手撲過來抱住他。

“有你在,我以后可以對自己好一點了。”她說道。

“別花言巧語的。”方伯琮要推開她。

程昉抱著不放,貼在他身前笑。

“以后我就只對自己好。”她說道,“我最重要,我是方伯琮最重要的人,我已經死過兩次了,我現在只想好好的活著,和方伯琮一起好好的活著。”

方伯琮扶著她的肩頭想要推開她,但最終還是舍不得。

“你這個騙子,就會騙我。”他說道。

程昉抬起頭對他笑。

“因為這世上只有你愿意讓我騙。”她說道。

大大的波光粼粼的眼看的讓人眩暈。

“方伯琮。”她又軟軟的喊了聲,伸手勾住他的衣襟,“我來給你更衣吧。”

聽的內室低低的若有若無的喘息聲起,貼在殿門外聽的景公公站直身子嘆口氣。

“去吧去吧。”他對端著宵夜來的內侍們擺擺手說道。

“那過會兒再送來?”為首的內侍問道。

景公公撇撇嘴,看著食盒。

“不用了。”他說道,“哪里還顧得上吃這個。”

看著內侍們魚貫退下,皇后寢宮陷入夜色寧靜。

景公公慢悠悠的走向偏殿,一面掐著手指算。

“雖然說生氣生了一天,可是見了面還是沒用。”他自言自語說道,“竟然還不如上一次,這次連一盞茶的功夫也沒用了,真是一次不如一次啊。”

昏昏的室內氣息漸漸平復,空氣里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靡靡。

“要不要喝水?”

醇厚還有些沙啞的男聲問道。

有女聲帶著幾分慵懶嗯了聲。

帳簾掀開,一個修長的身影跳下臥榻,從一旁的泥爐上倒了一杯水又疾步過去。

半攬著懷里的人喝了半杯,余下的他仰頭一飲而盡,將水杯就手扔在臥榻下。

“不許睡。”他搖著懷里的人說道,“事情還沒說完呢。”

程昉就笑起來,伸手環住他的腰,臉貼上他還發燙的的胸膛。

“那你接著說。”她說道。

“你別摸我。”方伯琮說道,“你自己睡一邊去。”

程昉噗哧噗哧的笑了。

“不行。”她說道,將人摟的更緊,“我喜歡抱著人睡。”

說到這里停頓下。

“以前沒人抱,現在有人抱了。”

這句話讓方伯琮伸到她肩頭的手便由推變成了抱,旋即又回過神。

“又扯開話題了!”他說道,將懷里的人搖了搖,“你說,以后還這樣做不?私自攔信,你要不是心虛,怎么會做出這種事?”

“以后不會。”

身前的人將頭晃了晃,發絲以及小小的鼻頭蹭的他頓時冒出一身火。

但懷里的人卻在這時翻身滾下去用被子將自己裹起來。

“快睡吧,今日耽誤了一日朝事,明日再君王不早朝,我又要被罵了。”程昉笑道。

這個騙子!

方伯琮翻身壓過去,將人帶被子一起壓住。

“明明是你故意的!”他咬牙說道,一面咬住了面前小小的耳垂,聲音變的含糊,“說的好像我多沒用,看看誰明日起不來。”

帳子里漸漸的明亮起來,方伯琮將手枕在脖頸下看著帳子,再轉頭看身旁的人。

程昉安穩的睡著,錦被滑下,露出精巧的鎖骨。

如今的天氣還有些寒,方伯琮伸手將被子給她拉上,手碰觸到脖子不由一頓。

曾經的埋藏在心底的記憶翻騰而出,讓他身子僵硬,還有些微微發抖。

“阿昉。”他忍不住喚了聲。

程昉依舊睡著。

其實沒必要說,都過去了。

方伯琮想要收回手。

可是,有些事不說就可以當作不存在嗎?就沒有人知道嗎?

天知地知我知,怎么能算是沒人知道呢。

“阿昉。”他用手推了推程昉,拔高聲音喊道。

程昉微微睜開眼嗯了聲。

“阿昉。”方伯琮俯身再次喚道,“有件事我和你說…..”

程昉翻個身。

“我知道了,起不來的是我。”她懶懶說道。

方伯琮忍不住笑了,伸手撫她的肩頭。

“不是這個。”他說道,停頓一下,“阿昉,你昏迷的時候,能聽到感覺到外界的事嗎?”

程昉嗯了聲,微微轉頭,睜開的眼帶著幾分迷離。

“什么?”她問道。

“我那時候給你喂水喂藥,帶你游園觀花,還帶你晨練。”方伯琮笑道,貼近她,“你都知道嗎?”

程昉看著他一刻,似乎在認真的想,然后在枕頭上搖搖頭。

“昏迷了,怎么會知道。”她說道,說到這里又沖他笑了笑,“你現在和我說了我就知道了。”

方伯琮笑了,看著她。

“你騙我對不對?”他說道,“你,肯定知道的。”

他坐正身子,輕輕嘆口氣。

“你知道我對你的這些好,也知道我曾經想要…..”

那雙放在脖頸里的手,只要那么一用力,就能掐斷脆弱的纖細的呼吸,一切都不再存在了。

如今的一切都不再存在了。

他曾經要親手掐斷自己能擁有的一切。

這就是他啊,丑陋的可怕的卻無可回避的他。

一只手伸出來握住他的手。

“方伯琮,我不太喜歡也不在意別人想什么。”程昉說道,“我只是看別人做了什么。”

方伯琮看著她,枕上的女子平臥著,青絲鋪在身下,帶著淺淺的又淡然的笑。

“你不也是這樣嗎?”她說道,“你想過如果你和我的四哥哥一同遇難,我會救誰嗎?”

方伯琮看著她,握緊了她的手。

誰騙了誰,誰又負了誰,可是他還是舍不得她,她也沒有計較他。

他們還是在一起,只要在一起,就是心安和快樂。

受傷又沒關系,遲疑沒關系,什么都沒關系。

世道已經如此艱難又無情,只這一個舍不得就已經足夠了。

聽著帳外腳步聲離開,寢宮內恢復了安靜,程昉翻個身面向里輕嘆一口氣。

她已經遇到過一個想了又這樣做了的人,如今遇到想了卻沒有做的人,這便是上天給她的補償和恩賜吧。

她閉上眼微微笑蹭了蹭錦被安穩的睡去。

最近越發的愛睡了,是因為從來沒有睡的如此的安穩的緣故吧。

太后從方伯琮手里接過藥碗,示意宮女捧茶。

“陛下幸苦了。”她說道。

臥榻上的太上皇也看著方伯琮。

“你,自己,做主。”他遲鈍的吐字說道。

方伯琮搖搖頭。

“那怎么成,還是要父皇多加指點。”他說道。

太上皇的臉上艱難的浮現一絲笑。

“好。”他說道。

雖然是醒來了,也能說話了,但太上皇的精神還是一日比一日的不好了,喂過藥便沉沉的睡去了。

太后和方伯琮退了出來。

“陛下。”太后說道,“太醫們的意思是,要做準備了。”

方伯琮神情幾分哀傷。

“陛下,已經很好了。”太后含笑說道。

方伯琮點點頭。

“還有一件事也要準備一下了。”太后想到什么說道,“如今宮里也安穩了,朝堂也安穩,又到了開春,可以充填新人了。”

方伯琮看著太后似乎有些驚訝。

“等太上皇萬一…”太后視線向內看了眼,含蓄說道,“守孝要三年,妃嬪的事便不宜了,陛下,您也不小了,宮里該多添些人,也該多添些孩子們了。”

方伯琮笑了搖搖頭。

“娘娘,我沒想再添人。”他說道。

太后一愣。

“陛下,這怎么行?”她皺眉,想到宮里的傳言,“皇后那里老身去說,這些事,陛下就別操心了。”

方伯琮笑了。

“不,事也是家事。”他說道,“而且娘娘,我如今坐這個天下,不是為了我,是為了宣文太子。”

太后再次愣了下。

方伯琮坐上這個皇位,的確不是自己一心求的,這個別人不信,她卻是信的,只是這和后妃們有什么干系?

“我是來替宣文太子守天下的,不是來享樂的。”方伯琮說道,“我們夫妻兩人就夠了,安安穩穩的,不想在宣文太子的家里再添些外人了。”

這樣啊…

太后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門外傳來內侍的急報。

“陛下,陛下,娘娘不好了。”

這一句話喊的方伯琮和太后都魂飛魄散。

“娘娘讓人請了太醫。”內侍說道,“偷偷的去請的,早上起來的時候還吐了,素心不讓外說呢。”

這個女人!

就知道她就會哄他!

方伯琮疾步而去。

“快去看看怎么了。”太后急急的催人跟著去,“上一次的事就夠嚇死人了,可別再來一次。”

太里的內侍忙應聲去了。

太后在殿內急得坐立不安,還好不多時內侍就回來了。

“恭喜娘娘,賀喜娘娘。”內侍眉開眼笑的施禮說道。

太后一愣。

“哎呀,我知道了。”一旁的安太妃喊道,一拍手,“皇后娘娘是有身孕了!”

又是吐,又是請太醫的…..

太后覺得心跳咚咚看著內侍。

“可是如此?”她問道。

內侍笑著施禮。

“是,太醫剛確診了,是喜脈。”他說道。

太后一顆心落地人也坐下去。

“謝天謝地!佛祖保佑!”她合手念佛。

“娘娘,念錯了,該謝道祖保佑的。”安太妃提醒道。

太后瞪她一眼。

“還在這里坐著干什么?”她說道,“還不快去道賀。”

安太妃笑嘻嘻的起身。

“多帶著銀錢。”太后在后又淡淡說道,“掌管事,你撈足了油水,出手大方點。”

安太妃頓時哭喪臉回頭。

“娘娘,冤枉啊,臣妾沒有啊,臣妾窮啊。”

里人不多,太妃們恭賀之后便散去了,皇后寢宮里只剩他們夫妻二人。

方伯琮似乎有些手足無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孩子沒事吧?”他再次問道。

昨夜癲狂,這,這,此時心里后悔死了。

“你都問了十幾遍了。”程昉說道,“有沒有事我不知道嗎?”

方伯琮哼了聲。

“我才不信你。”他說道,又趕著讓太醫來,“問清楚要如何做。”

“陛下太過小心了。”素心掩嘴嘻嘻笑。

方伯琮沒理會,徑直出去詢問太醫了。

程昉坐著室內神情有些怔怔出神,手不由放在腹部。

竟然….有身孕了….

夜色里,方伯琮再次驚醒,這一次一摸身邊是真的空空無人了,不是方才是自己做噩夢,他忙坐起來,看到程昉站在窗前。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一疊聲的問,有些踉蹌的下來。

程昉回過頭看著他一笑。

“沒有。”她說道。

春日的月光下女子的笑容有些虛浮。

“又騙人。”方伯琮說道,握住她的手,凝眉沉臉,“到底怎么了?一天都心神不寧。”

程昉沉默一刻。

“其實我撒謊了。”她說道。

方伯琮一怔。

“這世上我不是除了作詩什么都會。”程昉說道,抬起頭看著他,“我,沒學過,怎么養孩子。”

方伯琮看著她,忍不住哈哈大笑,但笑著笑著又有些心酸。

學了的這些是怎么求生不死,卻到底是因為生的不易,甚至都沒有奢望會活著,更別提生兒育女。

他伸手將她攬入懷中。

“阿昉,別擔心。”他說道,“我會。”

程昉抬頭看他。

“你會?”她問道。

方伯琮一笑。

“我很喜歡孩子,我是看著懷惠王、宣文太子還有公主們出生長大的,我還親自照料他們呢,只是,那是別人的孩子,不太喜歡被我照料,我就只能遠遠的看著。”他說道,“所以你放心吧,現在我們有孩子了,我來教他,我來教你。”

程昉看著他,眉頭散開,微微一笑,抱住了他。

“好。”她說道。

七千字的奉送,番外到此結束了。

謝謝大家一年的陪伴,雖然不舍,但宴席還得散,謝謝大家讓這場宴席成為一場盛宴,最后求一次票,粉票以及年度作品票,謝謝大家讓這場宴起的盛,落幕也盛,謝謝大家,下本書再見。

i)閱

(我愛我家書院)

積極配合"打擊互聯網淫穢色情信息專項行動"請書友們踴躍舉報!

,謝謝大家!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