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皇-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
更新時間:2016-02-18  作者: 蕭瑾瑜   本書關鍵詞: 武俠仙俠 | 符皇 | 蕭瑾瑜 | 經典小說 | 蕭瑾瑜 | 符皇 
正文如下:
趕了一天的路,坐在副駕駛的慕青也都感到疲憊困頓起來,也只能強打起精神支撐著。

陳瀾見此,也不見他動作,就拿出一顆青桃遞了過去:“吃了它,會好受一些。”

青桃瑩瑩,只有嬰兒拳頭大小,散出一股誘人無比的清香。

“這是什么桃子?”

慕青說著,已經拿過來咬了一口,入口青嫩甘美,汁液化作熱流擴散全身,像在大冷天飲了一口熱騰騰的鮮湯般,登時讓慕青精神一振,渾然的疲憊一掃而空,變得精神奕奕,身軀都像輕了幾兩,飄飄然說不出的舒服。

“這……桃子你哪里來的?”

慕青一邊咔嚓咔嚓吞吃著,一邊好奇問,她從小到大吃了不知多少種水果,連國外的水果也是屢見不鮮,可還不曾見過有哪種水果像這一顆青桃那般神奇的。

“從神仙的洞府里偷來的,此果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鐘天地之靈秀,男人吃了延年益壽,女人吃了永葆青春,唯一的后遺癥就是,吃了此果的女人這輩子都只會愛我一個人。”

陳瀾笑著胡謅了一句。

慕青翻了個白眼,啐了他一口:“你這書呆子不正經起來簡直壞透了!誰看上你簡直倒了八輩子霉了。”

“那你怎么還要跟我一起倒霉?”

“誰讓我死心眼呢?”

陳瀾呵呵笑起來。

被他這么一打岔,慕青也忘了去探究這青桃的來歷,懶洋洋伸展了一下修長曼妙的腰肢,道:“還要多久才到家?”

“快了。”

陳瀾道。

的確快了,僅僅十分鐘之后,遠處黑暗中亮起一片燈火,越是靠近,就越是明亮,似將黑夜都驅散了不少。

隱隱約約地,已經可以看見一片連綿起伏的建筑輪廓,盤踞在那里,在這黑漆漆的天地中顯得尤其醒目。

那是一片莊園似的宅子,鱗次櫛比,占地頗大,即便是在鄉村中,像這樣規模的宅子也頗為少見。

只見遠遠地,已經有一條青石路鋪展而開,直通那一片宅邸,宅邸四周種植著一些參天大樹,此時在那宅邸屋檐下、圍墻一側、以及每一株參天大樹上,掛著一串串的紅燈籠,像一條曲折盤踞起來的火龍,將那里照的一片通亮。

紅彤彤的燈籠高掛,充滿了過節的喜慶味道,也驅散了黑夜所帶來的陰暗,讓人一看就心生暖意。

“呀,這地方不錯啊,這里就是黃粱村?怎么只有這一戶人家?”

慕青略帶訝然道,原本在她的想象中,陳瀾的家既然在鄉村里,那么條件即便再好,只怕也沒法和城市相比,誰曾想眼見所看見的這一處宅邸竟如此敞亮,說不出的氣派。

若懂風水的在這里,一眼就能看出,這是一塊“鐘紫氣而騰龍,聚青冥而容祥瑞”的風水寶地,俗稱龍脈之,地之薈萃,尋常人根本都無法消受這等無量福分。

福太多,也是會折壽的。

也只有那些氣運命格強硬之輩,才能安然棲居于其中,受龍光紫氣熏陶。

“誰告訴你黃粱村還有其他人家的?”

陳瀾笑了笑,就將車停靠在一側,熄火下車。

“少爺,您可回來了。”

一道身影像幽靈似的忽然出現,是一名面容祥和的老者。

“庸叔,有勞了。”

陳瀾將車鑰匙丟了過去。

老者笑瞇瞇道:“為少爺服務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其他人巴不得搶著做呢。”

陳瀾啞然,指著一側的慕青道:“庸叔,這是我女朋友慕青,這次跟我一起回來過年。”

老者明顯有些震驚,好半響才回過神,連忙道:“原來是少爺的心儀對象,你們快快進屋,家中老人可都等著你們回來呢。”

陳瀾點了點頭,就帶著慕青朝遠處燈火通明的宅邸走去。

這一刻慕青顯得有些沉默,似在消化什么,好半響才說道:“你們家……”想說什么,卻是不知該怎么形容。

“別理會這些,走,先去跟我父母拜年,然后我慢慢告訴你這一切。”

陳瀾笑著挽起慕青的手,掌間透過的溫度讓慕青心中一暖,也不再多想什么,和陳瀾并肩走進宅邸。

“瀾少爺居然找了個凡人當伴侶,夫人她……恐怕不會這么容易讓這小姑娘進門了。”

庸叔看著一對年輕人走入宅邸,不禁搖了搖頭,轉身將那一輛軍車開走。

半響后,庸叔又步行返回,卻沒走進宅邸,而是立在那青石鋪砌的道路前,思忖片刻,揮了揮手:“待會有一些遠房親戚要來拜年,你們照顧著一些,記住,任何車輛不得靠近宅邸百丈距離,無論任何人,沒有通知也不得讓他們進入宅邸一步。”

說罷,他便轉身而去。

在他離開沒多久,一行男女也不知從哪里冒出來,靜靜等候在了那里。

這些男女一個個步伐矯健輕盈,氣息悠長沉凝,隨意立在那,就有一種難言的氣韻。壹看書·1kanshu·cc

他們立在那,就宛如化身遠處宅邸的護衛,沉默而莊肅。

一陣汽車動機轟鳴聲遠遠傳來,沒過多久,夜色中駛來一隊車輛,清一色的黑色越野,緩緩停在了那一行護衛身前前。

從第一輛車上跑下來一個年輕人,飛快道:“你們好,我們是來拜年的,之前已經通知過你們家主人。”

“請下車等候。”

那群護衛中為的一名身穿黑色唐裝的男子平靜道。

“下車等候?”

那年輕人明顯一怔,道,“各位,車中坐著誰想必你們都清楚吧?”

“知道。”

唐裝男子道,“但我們接到的命令是,今天無論是誰來了,車輛必須停靠百丈之外,沒有命令,誰也不能進入宅邸一步。”

年輕人臉色頓時一沉,差點感覺自己耳朵聽錯了,道:“你確定真要這么做?你確定車中貴人的身份是你們主人敢得罪的?”

唐裝男子神色淡然,不再多言。

“小周,怎么了?”

這時候,又從車輛中走下一個矮胖中年,聲音頗為洪亮,如果是帝國上層的一些大人物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這矮胖中年便是帝國內務府總理事馬云飛,全權負責著當今大帝的一切行程和起居事宜,擱在前朝,那就是大內總管級別的權柄人物。

被叫做小周的年輕人連忙上前,把這里的情況一一說了。

馬云飛皺了皺眉,上前和善說道:“各位朋友,能否通融一下,我們趕了一天路,總不能一直等在這里吧。”

按照他的身份,走到哪里都是一呼百應,被人眾星拱月的擁簇著,哪像現在這般放低姿態過。

雖然馬云飛也不清楚此次要拜訪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他卻明白,這一次行程安排很特殊,一切都不能肆意胡為了。

“這是規矩,恕難從命。”

唐裝男子回答的毫無回旋余地,令得馬云飛都感覺有些刺耳,心中頗為不舒服,一個窮鄉僻壤的小村莊而已,哪有什么規矩可言?規矩再大,能大得過帝國憲法?

當然,唐裝男子也只敢在心中腹誹一下。

這時候,這一行車隊上坐著的貴人都已下車,紛紛擁簇過來,起碼有數十人之多。

這些人中,有帝國行政院常任理事會委員長林友全和其秘書吳傳柳,有帝國警備區司令薛世恒、帝國第一憲兵司令部司令夏侯鐘、帝國國防部五星上將白永垂、帝國國務署總理事蕭瞻園……

一大串的人名、頭銜,背后所代表的是帝國最頂尖的權力和榮耀,他們是帝國真正的大人物,是屬于上層建筑中最炙手可熱的一撮人,擱在往常,一般人也只能在電視新聞上看見這些熟悉的面孔。

然而在此時,在這大雪覆蓋的除夕夜,在這窮鄉僻壤般的村落里,這些大人物們竟都匯聚在了一起!

這一幕若被新聞記者看見,非瘋掉不可,太不可思議了,哪個人有這么大能耐,能夠在除夕這天,把這樣一群大人物召集起來,一起跑到這小鄉村中?

然而在不可思議,這樣的事情還是生了。

此時這些大人物們皆都匯聚在一道軒昂高大的身影前,眾星拱月般擁簇著上前。

那高大身影一身風衣,面容沉穩,龍行虎步,雖唇角含笑,可卻有一種迫人的威嚴感。

“老馬,這是咋回事?”

高大身影笑問。

馬云飛連忙跑上去,低聲解釋了一番。

高大身影一怔,爽朗笑道:“這多大點事,咱們就等一等,沒什么大不了的。”

說著,他主動止步,停在那,目光遙遙看向了遠處那燈火通明的宅邸,他神色看似平靜,實則內心已經是波瀾起伏。

其他帝國大人物見此,皆都面面相覷,旋即皆都心照不宣,默默等在了那里。

只不過所有人心中難免都疑惑,在這除夕晚上,大帝不留在帝都,卻執意要前來這窮鄉僻壤,說是要給一個遠道而來的貴賓拜年,這簡直太過不可思議了。

甚至這件事都透著一股匪夷所思的味道。

一路上,這些大人物也在心中暗自揣摩過,但卻著實想不出這世上又有哪個貴賓能夠讓大帝如此屈尊紆貴。

而今,眼見都已經到了地方,可卻被人家給拒之門外等候著,這風天雪地的,他們又坐車顛簸了一路,著實困頓疲乏之極,這種苦頭他們可是很久都沒吃過了。

可是看著連大帝都欣然接受這一切,他們又哪敢牢騷了,也只能強忍著身上各種不適默默等著。

嘎吱!

遠處,響起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又有人來了?

此時,在那一隊車輛后方,一輛黑色商務車停下,幕天元有些狼狽的走下車,再忍不住胃中的難受,站在路旁嘔吐起來。

劉靈芝連忙上前拍打丈夫的背部,滿臉的心疼。

“操!終于到了!”

半響,幕天元才勉強直起身軀,想起一路的艱辛和狼狽,再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一看書·1·cc

“你沒事吧。”

劉靈芝遞過來一杯熱水。

幕天元揮手道:“我沒事。”他大步上前走去,“前邊應該就是那小子家了,咱們過去,今晚和他父母見見面,有什么說什么,把這事情徹底解決了,我可不想再遭罪了。”

劉靈芝也連忙跟了上去,剩下司機在那照看車輛。

“天元,梁靚那丫頭說過,這陳瀾來歷不尋常,你待會先看清楚情況再說,可不要做傻事。”

劉靈芝提醒道。

“放心吧。”

幕天元深吸一口氣,道,“不過,為了咱們女兒的幸福,我也不會就這么丟手不管的。”

劉靈芝點了點頭,忽然注意到,旁邊這一隊車輛似乎有些眼熟,道:“天元,你看這些車,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幕天元正自想著心事,也沒注意到這些,這時被一提醒,這才注意到,這一路上停靠著十多輛黑色越野車,清一色的規格型號。

當他仔細去打量時,登時渾身一僵,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還以為天黑眼花出現了幻覺。

可當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時候,幕天元再無法鎮定,連連倒吸涼氣,這他媽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些老狐貍都扎堆來了?不過年了?

幕天元感覺自己腦袋都有些懵。

“咦,我還當是誰,原來是老幕你啊,怎么你也來了?”

這時候,馬云飛走過來,當認出幕天元身份時,不禁訝然開口。

“馬理事。”

幕天元比他更吃驚,連忙上前,道,“怎么……連你也來了?”

馬云飛笑了笑:“走吧,別在這里聊,前邊還有很多老朋友等著呢。”

說著,馬云飛已扭頭朝前走去。

幕天元夫婦互望一眼,心中已經隱約明白了梁靚所說的話,相比于此刻身上的疲憊,他們的心早已被其他事情占據。

兩人跟上去,當來到車隊前邊,看見那一堆往日里高坐朝堂之上的大人物時,幕天元和劉靈芝禁不住又是一陣倒吸涼氣,整個人都不自覺變得有些拘謹。

而當看見那為的軒昂高大身影時,幕天元和劉靈芝登時就說不出話了,眼睛直勾勾的,內心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連……連……大帝都親自來了?

這時候,馬云飛附在大帝耳邊也不知說了什么,就見大帝轉過身,笑著朝幕天元招了招手。

幕天元一個激靈,連忙上前:“見過陛下。”

“出門在外,不必見禮,天元啊,怎么你們夫婦今晚也來了?”

大帝好奇問道。

“呃。”

幕天元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把其中原委說了出來。

“你說……你家閨女跟這黃粱村的小伙子在處對象?”

大帝愈好奇了,饒有興趣道,“這么說,你們這是要上門提親嘍?”

幕天元苦笑:“不瞞您說,我是擔心我家那丫頭被騙了,一直很反對他們在一起,所以就忍不住過來親眼看看這年輕人的家庭背景。”

一下子,大帝就明白過來,笑得耐人尋味,道:“你啊,連你女兒的眼光都不如,以后還是少操心這些為好,等以后返京了,你來我這里一趟,我對你家閨女這一門婚事可很感興趣。”

“肯定,肯定。”

幕天元連連點頭,腦袋都有些糊涂了,他隱約聽出了一些弦外之音,卻又無法確定,心中著實有些不上不下的。

“對了,陛下您為何不進去?”

幕天元猛地意識到一個問題,忍不住問出來。

“等著拜年呢。”

大帝隨口道,神態自若。

“在這里等著拜年?”

幕天元一下傻眼了,感覺往日里的智商都遠遠不夠用了。

馬云飛見此,就在旁邊低聲跟他解釋了一番,這才讓幕天元反應過來,可了解了這一切,反倒是讓他心中愈吃驚,一個鄉村的規矩而已,居然讓大帝和帝國一眾權貴都止步于此不敢上前?

“那小子家里究竟是什么來歷?難道比帝國皇室還要尊貴?”

幕天元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想起小大那天和陳瀾的對話和刁難,他心中就百味雜陳,復雜到了極致,整個人思緒都有些混亂。

這時候,車隊后方突然響起一陣喧嘩聲。

“這是什么破地方,顛得老子我差點吐出來,若不是為了青青,老子這輩子都不會來這種地方。”

“公子,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哪里不對勁了?”

“您看看這些車。”

“不就是一些車嘛,車再多也終究只證明那小子家里不是我們想象中那么窮罷了。”

“不是,您看這里。”

“不用看了,先跟我去那小子家里一趟,我可受夠了,今晚一定得讓那小子父母知難而退!”

罵罵咧咧的聲音中,趙志成一行三人走了過來,看見前邊聚集了一堆身影,趙志成也不是多在意,上前就叫道:“讓讓,都讓讓。”

那些帝國大人物皆都一愣,這小子挺囂張啊,有些認出趙志成身份的,登時皺眉,趙家這小子今天怎么也來了?還如此氣勢洶洶的,難不成是來尋仇的?

擱在往日里,以趙志成的眼力勁也能察覺到氣氛不對勁,可今天他著實太氣急敗壞,一路上在黑燈瞎火的崎嶇泥濘道路上顛簸了一個時辰,把他腸子都差點顛出來,哪還顧得上其他的,再加上此時黑燈瞎火的,他也根本都沒來得及去分辨哪些身影究竟是誰了,就一個勁的往前走了過去。

“站住!如此沒有禮數,你家大人是誰?”

有人看不過去,喝斥出聲。

“你他媽管我……”

趙志成見一個小鄉村的人都敢喝斥自己,登時惱了,張嘴就罵了過去,可話說到一半,登時愣在那,“薛叔叔!您……您怎么在這里?”

那人正是帝都警備區司令薛世恒,聞言,他也不說話,就那么冷冷看著趙志成,直看得趙志成渾身冒汗。

他這時候才猛地清醒過來,情況有些不對勁,再去看其他那些身影時,登時如遭雷擊,嘴巴都張大,像被掐住脖頸的鴨子似的。

“怎么……怎么回事?怎么大過年的這些老人的跑鄉下來了?”

趙志成頭皮麻,尤其當看見為那一道軒昂高大身影時,嚇得差點癱坐在地,內心涌起一抹難言的驚恐。

他想起了剛才自己的冒失行為,一時都恨不得抽自己耳光,悔恨到了極致。

“這小家伙是誰?”

大帝瞥了一眼趙志成。

“是趙平波中將家的小子,往日里也挺機靈的,只是今天看起來有些犯糊涂。”

馬云飛連忙解釋了一句。

大帝點了點頭,便扭過頭,不再多說。

可這樣一幕落入趙志成眼中,一下子心都涼了,渾身寒,如墜冰窟,他哪能想到,在這樣一個窮鄉下,居然碰到這么多帝國中最強勢的一群人?

這個小鬧劇很快過去,那些大人物都懶得理會趙志成,自然不會把他的冒犯放心上,不過以后會帝都了,難保不會跟趙平波說起這件事,那樣的話……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幕天元夫婦在一旁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又是復雜,又是恍惚,原本他們是極為看好趙志成和慕青在一起的,可是看了這一幕之后,兩人登時就熄滅了這個想法。

趙家這小子看似冒失的一個小行為,實則已經在一眾大人物們面前留下了壞印象,前程堪憂啊。

青石道路上,庸叔的身影不知何時走了過來:“讓各位久等了,現在各位請隨我來。”

庸叔說著,就揮了揮手,讓那些侍衛退下,轉身朝遠處宅邸走去。

“走,我們跟上,各位切記,一定不要失了禮數。”

大帝這一刻神色莊肅而認真,深吸一口氣,就隨著庸叔一起走去。

見此,那一眾帝國大人物愈不敢怠慢,皆都神色已整,跟了上去,自始至終,都沒有人再搭理那趙志成。

幕天元夫婦也是如避瘟疫似的,緊隨眾人而去。

“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趙志成目睹這一切,心中亂如麻。

他確定,那遠處的宅邸應該就是陳瀾家,可是……怎么今天晚上來了這么多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大人物?甚至連大帝都親自來了?

他想不通。

“公子,我們接下來要怎么辦?”

旁邊的西服中年問道。

“既然來了,也一起去看看吧,看是否能挽回一些什么。”

趙志成嘆了口氣,行尸走肉般跟了上去。

宅邸中,燈火通明,紅毯鋪地,一切家居擺設皆都古色古香,清雅而不俗。

此刻在那正廳中,正端坐著一男一女,男的清俊沉凝,女的美麗端莊,在兩人身邊,還立著一群老人和中年。

其中也有陳瀾和慕青,兩人正立在那一男一女身后。

當大帝帶著一行人進入正廳中,看見那上座上的一男一女,渾身都是一震,竟是拜倒在地,道:“見過大姐,大姐夫!”

那些帝國大人物全都傻掉了,大帝居然下跪了!!

雖然如今帝國依舊保留了不少前朝的傳統,可已經極為文明開,完全就是一個現代社會,很早之前就不流行再行叩拜之禮了。

可如今,大帝卻下跪了!

這太過震驚,若被新聞記者拍打,非震驚整個華夏、乃至于整個世界不可!

剛走到正廳外的趙志成恰好看見了這一幕,登時驚得差點失聲叫出來,整個人都不好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志成才回過神,卻沒有再進入正廳,而是來到庭院一個角落里,深呼吸數次,才哆嗦著拿出手機,撥通了父親的號碼。

“喂,爸。”

“怎么了?”

“我剛才……剛才看見……我……做錯了一件事。”

趙志成哭喪著臉,失魂落魄。

“究竟怎么了?”

趙志成再次深呼吸許久,才苦澀開口,把剛才生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電話那頭陷入沉默,許久才聽到那邊傳來一句話:“錯誤是你犯下的,若是彌補不回來,你就別回來了!”

啪的一聲,電話已經斷掉。

趙志成登時傻眼,感覺天都仿佛要塌了。

大帝他們拜年之后,就匆匆趁著夜色而去,在路上,大帝這才告訴了身邊一眾官員一些緣由。

原來這黃粱村,便是皇室梁家源之地,所謂“黃粱”,實則就是“皇梁”的諧音而已。

換而言之,剛才那一處宅邸,便是當今皇家血脈的起源之所在!

這一下,一眾官員這才明白了一些,只是他們心中兀自震驚,剛才大帝口中的“大姐”和“大姐夫”究竟是誰?

為何看起來,那位“大姐夫”甚至還要更受尊崇?

這一點,大帝卻是不會透露的,甚至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大姐夫,否則也不會如此著急連除夕也不過就匆匆來到這里拜年。

黃粱村,梁家宅邸內。

幕天元夫婦留了下來,只不過卻顯得很是拘謹。

尤其此刻面對陳瀾的父母時,兩人竟有一種直喘不過氣來的壓力,他們可是親眼看見,剛才大帝正是朝陳瀾的父母跪地一拜……

“既然瀾兒和這位慕青姑娘彼此喜歡,那我這做父親的也不會阻攔,不過我們陳家的情況有些特殊,以后還請兩位多多理解。”

陳汐笑著飲茶,以他如今的身份,自然不會干出拆散小情侶的事情,哪怕兒子看上一個再出格的女子,只要是彼此喜歡的,陳汐也不會去阻攔。

“這是自然,這是自然。”

幕天元連連點頭。

“兩位不要拘謹,咱們以后可能就是一家人了,就當是家人在一起隨便聊天吧。”

梁冰在一旁說著,就找劉靈芝聊起一些女人感興趣的話題。

陳汐則拿出一瓶酒,和幕天元對飲起來。

陳瀾見沒自己多少事,拉著慕青就離開了房間。

“喂,你爸媽看起來很像古人啊,尤其是你父親,還穿著一身青衫,長披肩,那模樣可比你這書呆子要瀟灑太多了。”

慕青眼眸盈盈,盡是興奮,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父母居然也來了,并且還一改以往態度,不再阻攔自己和陳瀾在一起。

“我父親他……的確很瀟灑。”

陳瀾嘆了口氣,他都沒法告訴對方,自己父親何止是瀟灑,簡直是風流到了一種足可以傲視眾生的地步,當然,按照父親的話,他永遠是被追的那個人……

“對了,你媽媽居然是當今大帝的遠房姐姐,你以前怎么從來都不說這些事情?”

“還有,你們家那些傭人一個個都看起來很不尋常哎,簡直像一群神仙一樣。”

“對了,你剛才說你上邊還有幾個哥哥和姐姐,他們人呢?怎么大過年的不在家?”

慕青就像個好奇寶寶,連連問。

陳瀾登時苦笑,他早就意識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只是沒想到,會生的這么快。

“我可以肯定告訴你,我也不知道當今大帝是我媽的遠方弟弟,至于那些傭人,他們本來就是神仙啊,還有我那些哥哥姐姐,他們不在這里,以后我會帶你去見他們的。”

陳瀾耐心解釋。

他們一對小年輕就這么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天亮了。

直至天破曉的時候,慕青這才猛地意識到,原來那天小大晚上,陳瀾說的話是真的,他們之間的確是兩個世界的人。

幸好,陳瀾如今已經來到她的世界,這就足夠了。

而當幕天元夫婦離開黃粱村時,也意識到了同一個問題,他們的女兒……的確和陳瀾是兩個世界的,只不過,如今他們反倒要操心的是,自己女兒嫁給陳瀾家中會不會受委屈了……

這就是當父母的,一切心思都在為兒女考慮,或許他們會做出一些讓子女反感的事情,可出點都是好的。

這一年的除夕夜,就這樣落下帷幕。

新春特別篇完。

ps:番外到這里就告一段落了,年也過完了,接下來會籌備和布新書,敬請期待。

新書布之后,會在微信公眾號新書紅包,沒有添加微信公眾號的童鞋趕緊添加吧,打開微信搜索公眾號“小激nyu3”添加關注即可請訪問m.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