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1649-第八百四十五章 一場正規的陣地戰斗
更新時間:2016-04-22  作者: 小樣有型   本書關鍵詞: 歷史軍事 | 小樣有型 | 我們的1649 
正文如下:
第八百四十五章一場正規的陣地戰斗

大頭目順治的近侍,現在的參領,他很滿意自己的布置。

他把火繩槍手和火炮手都藏在岸上的灌木叢里,在河堤的背面安排了一排重箭手,還有投槍手。

如果他們的船只不帶頂篷就好了,哪怕隨便投放重箭或是投槍,都能要了海盜們的性命,他們坐的太密了!

他在左岸還藏了床弩,同樣加裝了黑/火藥包,只要射中船舷,必會引發大火,要了海盜們的狗命!

他此時站在一座小石橋上瞇瞇著眼睛,看著自己布置的埋伏,他的寶馬在身后安穩地等著自己的駕馭。

若是一般的水軍經過這里,不死也要扒下一層皮來!

但是他們是一般的水軍嗎?

他們真是只想要我等江山的海盜啊——

他們路過未名縣城還有其它鎮子時,連老百姓的家們都不進,一口水都不喝;也不四處找民女——大牲口在圈里叫喚都不理會!

人不為財,不為色,那就是為主子的江山來了——他牙關緊咬!

他是大頭目順治的近侍,如何能不知道主子給他們秘密開出的條件,不要你們稱臣,也不要你納貢,整個長江以南都歸你了,以兄弟之國稱之,他們還不干!

沒來由的就襲擊我等?!

主子啊,他們就是亡我之心不死!

照理說,大家都是出來搶的,他們就是一點道義也不講!邪惡!!

他忽然看到河灣處有一個地方可以停上兩只小船,用青草蓋上,然后裝上硫磺之物,待他們驚慌之時,沖撞他們!

只要燃起火來,一定是一連串了。

他揮手招來手下,說:“再招四位死士,不可對他們說出海盜們的厲害,只要說,敢引船放火,做成后白銀百兩,全家族抬旗,名垂史冊,當以立碑銘功!”

他的手下果然就又招到四名身材強壯的死士,在河灣處把兩條小船隱藏好。

最后,他再掃視一眼,感覺完備了,然后翻身上馬。

再多一些火炮就好了,可惜他只是騷擾不是主力。

他看到過的,那些海盜都是先放一條船在前面探路的,而且是無風帆自動的。

那兩條小船上的人都是去送死的,他知道那些海盜多厲害,在柳林的偷襲他就知道了。

海盜們竟然能有可以連續掃射的火器!

這個參領不得不打足了精神,他領著他的手下牽著馬進了一片樹林。

只要能把那些海盜引到岸上,那么他這些騎兵就派上了用場,死也要拖住他們!

雖然真正的戰場不在這里——

指揮船里,岳曉中隊長對王成中隊長說:“咱們什么時候成軍啊?”

“誰知道呢,最快也要在1660年吧——”

“嗯,安保隊安保隊,叫起來總覺得像是管理物業小區治安之類的!”

王成中隊長說:“是啊,就是抓小偷和搶劫犯——總比鄭家軍叫義勇隊強吧!”

兩人笑了起來,他們已經知道鄭家集團強烈要求參戰了。

他們當然明白鄭家集團的幾個意思,一是確實仇恨韃虜強盜集團,二是這場戰爭他們認為必贏,所以要搶一份功勞,鞏固鄭家集團在福建的地位,三是借機整合鄭大木部的軍隊勢力。

老家伙鄭彩鬼著呢,他把自己先前的幕僚隊伍解散了,吸收了不少新人。

同時,對內嚴加監控,對外緊密團結在漢唐集團的周圍,他現在終于相信了漢唐集團遵守自己的合同。

鄭吉案子,天大的一般,竟然讓幾個市民判了罪,他們還真聽,如此,漢唐集團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們遵守他們自己制定的法律!

那還有什么不可信的呀——老家伙鄭彩現在都在想,等著兒子游學回來,自己就退位,然后把一些老家伙都帶到世界各地看看,讓兒子正好可以大展身手,還有寶貝女兒輔助呢,二弟再把著軍事,三弟管著工業發展。

全世界第二的位置還是能保住一陣子的。

只要打好這一仗!

岳曉中隊長和王成中隊長倒是一點也不擔心,這一仗,他們贏定了,只是盡量減少各方面的損失。

漢唐集團的這幾萬人馬可不是只為了做軍事力量而準備的,他們同時是把他們當成行政和執法的基層人員來培養——將來,一個退伍人員就可以穩定住一個村子,也許幾個,就能負責起一個縣城。

在漢唐集團的眼里,這些安保隊員們才是最大的財富!

所以,兩位中隊長肯定擔心自己隊員的損失了。

運河上,率先航行的內河級別的木殼機帆船仍然不緊不慢地前行。

船上兩門九二式海軍火炮,一左一右對著兩岸,四名炮手半跪在甲板上,眼睛看著兩岸。

四架手搖式加特林機槍架在了船舷上,八名機槍手分別守在機槍旁邊,也盯著兩邊的河岸看,一點也不松懈。

誰要是惹到了它,就會明白,這個看上去小小的船,其實是一個可以噴火的刺猬了。

船長是一名小隊長,他舉著雙筒望遠鏡看向了遠方,此時北方的大地展現在他的面前。

越靠近通州,大地愈發平坦,而且開發的越完善,自從大明立都之后,幾百年來,這里基本都是農田了。

那名小隊長可以看到,遠處的玉米就要成熟了,露出紫色的玉米纓子。

遠處還真有農民在不緊不慢地用鋤頭刨著地里的什么,那個小隊長的嘴角變成了弧形。

漢唐集團內部,人人都有推銷土地的任務,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他們就差在大街上喊:“買塊土地吧,一萬年都是自己的,可以傳給子孫啊!年年有產出啊——”

那名小隊長笑的原因是,現在什么都貴,就是吃食上便宜,到現在還是一馬票一斤米,看場電影都要十馬票了!

誰去種糧?!

不說臺灣了,就算是那加里曼丹島一下子都開發出幾十萬畝水田!

奇怪的是糧食竟然沒有降價,只是其它物品猛漲價,還好工資也跟著猛漲!

糧食越來越多,竟然沒有降價,那個小隊長實在是不明白,他也就不去想了,只想著把這場仗打好——

在地圖上,前面又是一座石拱橋,他們不由得不提高了警惕,這里是水面最窄的地方。

他們認真盯著河岸看,感覺沒有什么地方不對頭。

兩岸的河堤因為有橋了的原因,架高了些,但是沒有啥出奇的地方。

那個小隊長忽然說:“不對!這樣有橋的地方應該有行人的,就算是戰爭來了,這里是農業區,十幾里就這一座橋,如何能沒有路人過橋?!”

他命令道:“鳴笛,通知后面是測試式射擊!”

一個隊員狠勁吹起了兩長一短的銅號。

指揮船上的兩位中隊長聽到了,也高興他們的隊員小心一些,子彈是不怕浪費的。

他們兩個正在研究張家灣的地圖,在計劃里,他們要利用那里的碼頭完成所需物資的下擺。

韃虜強盜集團還沒有學會破壞碼頭設備,他們不是自詡是騎射天下無敵嘛。

外面響起了手搖式加特林機槍的射擊聲音,他們不在意的,兩人正要在地圖上推測韃虜強盜集團的阻擊戰場,他們是不可能放任自己大搖大擺走到京城的,相信他們肯定有阻擊線,可能還不止一條。

但是這時候,突然響起了火炮的轟鳴聲!

這有埋伏!

他們直接探頭望去,十一點鐘方向的河岸上升起了黑煙!

但是,緊接著的兩架手搖式加特林機槍馬上打過去了,數百人從灌木叢中跳起轉身就跑!

他們打的那一發火炮,毛都沒有碰到機帆船,因為角度不對。

機帆船上的測試性射擊讓韃虜精兵們緊張了,不知道是哪一個火炮手點了炮焾!

但是,機帆船上的機槍可是有萬向節的,兩架機槍水潑一樣地打向了灌木叢!

原先以為自己藏得好好的精兵們當然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他們一股風地跳起來,向著河堤下跑!

火器都是走直線的,他們知道!

另一個岸邊的灌木叢也倒霉了,那里面的床弩躺槍了,子彈潑水一般的打過去,他們的埋伏成了笑料,連床弩都打碎了!

河堤后面射出了弓箭!

機帆船上的隊員們仰頭看著弓箭慢悠悠地在天空中滑行,將盡一百米的距離,讓所謂的重箭成為了搞笑的武器,他們在盲射,方向不對的。

那個小隊長喊道:“九二式炮吊射河堤后!”

這個距離對炮手是個考驗,他們馬上把炮口上揚到八十度的極限!

“嗵!”“嗵!”

兩發高爆彈打了出去,機帆船雖然噸位小,但卻沒有晃動,九二式炮的后坐力不足以搖動船體。

但是那河堤后卻在重箭手們的眼里是地動山搖了!

兩發高爆彈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紛紛炸響,他們從沒有聽過這樣的巨聲!

其實機帆船也是盲射,但是重箭手們哪里能明白,在他們看來,這兩聲炮響,似乎是地下自己炸出來的!

隨后的又兩聲炸響,讓整個布陣顯得可笑了,所有人都亂跑了!

這反而讓后來的吊射增加收獲,時常就有人被炸飛了!

那個參領眼睛噴著怒火,只能看著整個局面一團糟了——更讓他惱火的是,那些海盜們竟然不上岸,他們大搖大擺地前行了!

不用上岸,一切問題的根源都在他們的京城那里!

解決了他們就是解決根本問題!

這是兩位中隊長的共識——

當他們以正常的速度通過這里后,很快就到了張家灣,結果兵營都是空的,糧倉倒是滿的。

韃虜大軍撤得很快——

兩位中隊長毫不理會他們去了哪里,做了全面的偵查后,他們命令就地下擺,步行到京城的廣渠門!

前面還有運河,但是不適合駁運了,韃虜強盜集團確實還沒有精力疏浚。

這個地區已經是開發的極為完全的地區了,連綿不絕的,都是即將成熟的莊稼。

特別是路況極為良好,特別適合15馬力大飛輪式運輸車的行走。

就算對步行來說,三四十公里的距離,一個正常的行軍速度都夠用。

張家灣可用的碼頭太多了,他們沒有用上半天就完成了軍用物資的下擺,所有人都重新整隊完畢,從現在開始,他們也要像陸安隊那樣從陸路出發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時候韃虜大軍已經完成了阻擊線的軍事部署。

這次的阻擊任務,大頭目順治交給了安和親王愛新覺羅岳樂。

他是先前的大頭目努爾哈赤第七子阿巴泰之子,排行第四。

他被叔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認為是文武雙全的人物,所以由他負責防守正合適。

他統率馬、步兵15000人,扼守在通州張家灣至京師廣渠門的大道,利用周圍的灌木叢林,在這里構筑了土壘和戰壕,準備和海盜們決一死戰!

他同時命令副都統朗格率精兵5000人駐守齊化門以東至定福莊一帶,作為聲援自己和護衛京城的后備部隊。

海盜們的戰船兇猛,這一點他們早有耳聞,但是,如果讓過水面,放上來打他們,或許可以阻止他們!

安和親王愛新覺羅岳樂始終想不明白,他們戰船上的火炮為何如此猛烈,而且他們的火器如何會連發?

同時,大頭目順治不斷地把正確而機密的情報傳給他。

安和親王愛新覺羅岳樂看了后,后背都直冒冷氣。

在陸上可以自己行車的大鐵車上,竟然還會有噴出一尺多長火苗子的火銃,可以殺人無數?!

只能挖溝不讓它過了!

安和親王愛新覺羅岳樂馬上命人把這條大路多挖一些溝!

他所處的位置,距離京城不過十里,所有人都沒有退路了,后面就是京城!

兩路海盜分別從陸路和水路逼近京城,只有這股水路的人員最多,但是,他們沒有自己人多!

安和親王愛新覺羅岳樂知曉自己軍隊的情況,他手上的人馬一共有盡五千條火繩槍,這是從沒有過的實力!

岳曉中隊長和王成中隊長都沒有乘坐15馬力大飛輪式運輸車而是步行,能讓它多帶一些軍資才是關鍵。

前面的偵察兵回報,發現敵人的探馬,但是自行車隊沒有追上,讓對方跑了回去!

岳曉中隊長嘆了口氣,就楊友行秘書長那一輛摩托車,給了陸安隊,要不然肯定追上了。

王成中隊長讓通信兵聯系走陸路的王洪禮中隊長部,結果人家都快要到了永定門,路上再沒有成規模的襲擊了。

好吧,自己的前面肯定有——人越多越好,省了攻城時打巷戰了。

王成中隊長說:“驅趕走韃虜不是難事——他們最好要成堆,我現在才感覺不對,我們應該再慢一點才好,讓他們多多集中一些!”

岳曉中隊長說:“是啊,趕走他們不費事,但是能不能趕走這些人身上的韃虜呢?能不能讓普通的大明人把狼奶也要吐一吐呢?!”

王成中隊長的牙這時候突然又疼了,說:“這不是我們管的事情,不操那心——讓拖拉機上去吧,撤回自行車隊!”

該我們放出去偵查了。

果然,十公里遠處,韃虜大兵正嚴陣以待呢,路上至少被挖開了五條溝,過不去車了!

安保隊依然向著陣地前行,這里沒有山地,也沒有樹林,韃虜也很聰明,他們竟然沒有派出騎兵來狂攻,如果狂攻——那樣才爽啊。

這是一次正正規規的陣地戰斗了!

他們要從這里突破,去與王洪禮部匯合!

山海關已經被定遠侯鄭聯領著的義勇大隊拿下!

明大陸東北處的盛京正在受到從遼河突然闖入的海安陸戰隊的攻打!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PS:從2014年1月份到現在,《我們的1654之拯救失陷的明大陸》,簡稱《我們的1654》,由于和另一家著名中文網站有某些合同上的原因,這本書已經完結。

第二本書,《我們的1660之尋回失落的文明》,簡稱《我們的1660》即將開始。

但是由于某些原因,開始時間不確定。

第一本書的艱辛經歷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所有新寫手經歷過的痛苦,我都一一經歷過,甚至可能沒有過的,我也有——

這本書完全是在我的書友支持下寫完的!

至尊蘭迪01101、鉆石盟主清風耗子(兩個號)、白金盟主MM老爹、黃金盟主rogerlevine、黃金盟主古劍山、黃金盟主guozhi陰、黃金盟主美樂芝、黃金盟主甜甜葡萄大姐、白銀盟主書友ha1846、盟主神冷舞大姐、盟主hyh62、盟主胖馬、盟主123la色r310、盟主gaulyork、盟主蕭湘Winter1、盟主胡鎮南、盟主yezhongye。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