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寧-第432章 受傷
更新時間:2014-12-21  作者: 意遲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閨寧 | 意遲遲 | 好看小說 | 意遲遲 | 閨寧 
正文如下:
可話雖如此,這血卻還在流。

宋氏伸著手顫巍巍地覆過去,眼淚撲簌而下,慌得失了神,不知如何是好。汪仁倒淡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說著“當真無事”,另一只手便在同時握住了那把剪子,想也不想便拔了出來,連眉頭也不皺一下。

剪子尖尖的頭上沾著殷紅的血,陡然被拔出,上頭的血還滴滴答答地往地上落了幾滴。

宋氏大驚失色,慌道:“我讓人去請大夫來!”

鹿孔夫婦跟著謝姝寧走,又為了能就近照料燕嫻,早就在燕淮二人成親時便一道搬去了東城。這會若去找鹿孔來,北城跟東城可還隔著好長一段路程,等到人來,這血也不知流了多少了。宋氏自是不再考慮派人去東城找鹿孔,只轉身就要跑下去打發人出門就近去請個大夫來。

好在這傷雖則想著嚇人,可到底是皮肉傷,不是什么疑難雜癥,尋常大夫也可治得。

宋氏仔細回憶著離此地最近的大夫身在何處,一邊提了一角裙子匆匆就要走。不曾想她腳下的步子才剛剛邁開,大半個腳掌還未曾來得及落地,她的手腕便被只微涼的手給扣住了。

腳掌落地,她頭也不回,說著:“還在流血呢,你別動。”一邊一臉焦急地要走,可她偏生又擔心著汪仁的傷口,不敢用力掙扎,見身后的人并不松手,只得轉過身去。急切地道:“怎么不松開?”

汪仁卻在笑,笑得一雙桃花眼都彎了起來,揚著嘴角說:“你別走。”

“胡鬧!”宋氏見他根本不當回事。不由得急得愈發厲害,都被剪子戳了一個洞還笑成這幅模樣,難道便不知疼?她忍不住輕斥,“快些松開,我去去便回。”

汪仁卻還是不肯撒手,反倒拉著她的手將她往回拖了些。

宋氏則擔心他動作間會碰及傷口,也不敢違逆。只得順著他的動作將步子給收了回來。

“府里應該備了金創藥的,讓人打了水來。我自己瞧一瞧就是了,不必請大夫。”汪仁笑著搖搖頭。

倆人站在花架子前,近旁無人,宋氏若要下去使人請大夫就勢必要走出他的視線。然而眼下這會。他哪里舍得瞧不見她,便只是一會也不成。他就是不肯松開她的手,宋氏也被弄得沒了脾氣,偏偏心里頭又擔心得要命,眉頭便皺得極緊。

眼瞧著同往常不同,似是上回她知道舒硯跟惠和公主的事要發火的模樣,汪仁急忙努力將面上笑意收斂了些許,依依不舍地將手指一根根慢吞吞地松開,而后才小聲說:“真的沒有大礙……”

宋氏用來修剪花木的剪子。雖然鋒利,可卻只是小巧玲瓏的一把,扎也扎不了多深。傷口淺著,并不是大傷。

這疼,于汪仁而言,當然也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宋氏瞧著卻覺肉疼,又想著這剪子是拿在自己手上戳著了他的,可不就是自己傷著了他。免不了心中愧疚,聞言遂放軟了聲音。道:“你先下去歇著,我讓人取藥來。”

語氣溫柔,似春風拂面。

明明站在初秋的天光底下,汪仁眼前卻仿佛春意滿庭,暖意融融。

他飛快點了個頭,應道:“好。”然而話音未落,他又急急補了句,“你快些來。”

倆人還有許多話不曾說開,全叫這把破剪子給耽擱了。如是想著,他不悅地垂眸看一眼被自己擲在花架下的剪子,蹙了蹙眉。轉瞬,他又將臉面向了宋氏,抬眼微笑。

宋氏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想著他可算是應了,便催了他一句趕緊去歇著,便扶著他往外頭走。將將就要走至廊下時,汪仁突然悄悄地將胳膊從她手里抽了出來。事情還未定,叫府里的人瞧見了,總對她不好。他便側身對宋氏溫聲道:“你去吧。”

言罷,他自己用宋氏的帕子捂著傷口向前走去。

宋氏朝著他的背影看了兩眼,才回過神來,匆匆招呼了玉紫來,吩咐道:“去把原先鹿大夫留在府里備用的金創藥都取來,再讓人燒了水快些送過來。”

玉紫先瞧見的汪仁,還疑惑了下他是何時來的,但汪仁一向神出鬼沒慣了,她也就沒做他想。

“您傷著哪了?”但此刻聽到宋氏要人去取金創藥出來,玉紫不由得先吃了一驚,趕忙丟開了手里的針線活就要上前查看。

宋氏急忙擺擺手:“沒有沒有,你只管讓人速速去辦便是。”

玉紫見狀雖心有疑慮,但仍快速地退了下去。

因宋氏要得急,只過片刻,玉紫便領著人捧著熱水跟藥箱回來。

宋氏在里頭聽見腳步聲跟旁的響動,便扭頭問汪仁:“需不需要喚了小五來?”汪仁方才來時身邊并不曾帶上小六幾個,北城宅子里懂這些的人也就只有個小五,若要幫著上藥,還是叫了小五來比較妥當。

汪仁卻已撤了帕子,低頭看了幾眼上頭的血,道:“上藥這事也是我自己做慣的,不用他。”

聽他這么說,宋氏也沒了法子,只得依了他的話起身撩了簾子往外去,吩咐玉紫幾個將東西送進里頭,又叫住了玉紫輕聲叮嚀:“再使個人往東城去,就同阿蠻跟姑爺說是印公傷著了,且讓鹿大夫過來瞧一瞧。”

玉紫詫異,“印公傷著了?”

“嗯,快些去,莫要耽擱。”宋氏催促了兩句,也不知怎么同人解釋汪仁這傷的由來,便也不提這事,只讓玉紫快去。

玉紫被她一催,還當是什么大傷,當下哪里還敢耽擱,提了裙子沿著廡廊一路小跑著出了二門。指了個平素跑腿最穩妥機敏的小廝便讓人牽了馬速速往東城去,立即將鹿孔給請回來療傷。

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玉紫是太太跟前最得臉的大丫鬟,在出了閣的姑奶奶面前亦相當得用。她吩咐的事,又催得這般急,小廝當然也不敢耽擱,一得了話便飛也似地跑了出去,不多時就駕了馬車往東城趕去。

一路上,馬車叫他趕得飛快。

等到東城時,這馬跑得直喘氣。打著響鼻立在宅子門口,累著了。趕車的小廝則連手里的馬鞭也忘了擱下便上前去叩門。

守在門邊上的護衛見著他,瞇了瞇眼睛,將人認了出來,知是北城來的。其中一人便立即往里頭去知會主子。

消息一道傳得比一道急,偏生誰也沒說清楚汪仁到底傷成了什么模樣,等謝姝寧跟燕淮聽到消息時,心里頭可都認定汪仁出大事了。好端端的,他怎么會突然受傷?燕淮尤其心驚,他沒多久之前才同汪仁一塊吃了酒,說過話。怎么才一會工夫,就受傷了?

謝姝寧卻不知這事,聽到汪仁受傷也是急。連忙讓人去叫鹿孔拎了藥箱往北城去,吩咐妥當,她又讓青翡給自己取件衣裳來。一面對燕淮道:“也不知傷得如何,又是在娘親那,我得過去看看。”

“先別急,我陪你一道去。”燕淮心頭惴惴,想著既是在北城,便說明先前汪仁同他說過的話并不假。可他怎么就受傷了呢?難道……是被岳母大人……可岳母性子溫和,怎么也不大像是會動粗的人……

他安慰著謝姝寧。“以印公的身手,應當也只是小傷而已。”

謝姝寧雖也這般想,可乍然聽聞這般消息,心里還是如有驚濤席卷而過,難以平靜。

夫妻二人略收拾了下,便同鹿孔一起出發往北城而去。

這一路,馬車又是疾行。

謝姝寧被顛簸得有些頭暈,靠在燕淮肩頭上,輕聲喃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不知印公是怎么受的傷。”

燕淮小心翼翼用只手墊在她后腦勺,以防身子搖晃不慎撞到車壁上。

他略一想,沉吟道:“我有件事要同你說。”

“哦?”謝姝寧闔眼靠著不動,手摟在他腰上,“什么事?”

燕淮輕聲說:“印公的心思,你可曾察覺過?”

謝姝寧微微睜了睜眼,狐疑地問:“什么心思?”

“他……”燕淮看著她,還是禁不住遲疑了下,可這事瞞著她,總也瞞不了一輩子,拖得越久便越是難以處理,“我記得你曾同我說起過,印公跟岳母原就是故識。”

謝姝寧有些琢磨出味來,索性坐正了身子,“你是說……”

“他似乎一直都念著岳母的好。”

話說到這里,已夠分明,不必說得再直白了。

燕淮仔細注意著她的神色,卻見謝姝寧先是眉頭一皺,面上現出兩分驚訝來,轉瞬就鎮定了下來。

她嘆口氣:“你瞧出來了?”

燕淮不由訝然:“難不成你原就知道?”

“你都瞧出來了,我自然也隱約猜到過些……”謝姝寧低聲呢喃著,想起在宮里頭初見汪仁的時候,“我頭一回見到印公時,他看我的眼神,分明是在看另一個人。我一開始只覺奇怪,可后來知道了那樁往事便明白了。”

燕淮還是第一次聽她說起這些事,不覺微驚。

謝姝寧就輕輕笑了起來:“你一定在想,這么大的事,就算沒有憑證,我也不該當做什么也沒察覺是不是?”

燕淮頷首。

“我娘她,這輩子被傷透了。”謝姝寧眼神漸露悵然,“她在惠州時,我無時無刻不在想,遇到了這樣的事她是不是還能平安康健地活下去,是不是還能覺得快活,覺得日子仍有盼頭。我一直很擔心,可當娘親從惠州回來時,我卻發現,她很好,比我想得好上千百倍。”

“可這里頭若沒有印公相助,只怕她也是撐不住,終究要變得形容枯槁……然而她回來時,瞧著卻鮮活又有生氣……”

“多好,比起過去,我更樂意瞧見這樣的娘親。所以只要她覺得有印公在更為自在安心,我自然也就安心。”(

ps:大家都喜歡印公,好開森,畢竟作者君我也是印公黨一枚啊,給小淮淮點蠟不過有時候想想又挺矛盾的,配角人氣高,說明人物飽滿俺應該嘚瑟下的,可畢竟不是主角,又覺得自己是不是寫偏了,筆墨分量是不是有點問題。。淚目。。看到有親說不喜歡阿蠻跟小淮淮,想讓印公跟宋氏做主角,我一邊高興一邊又忍不住傷感了……

ps:感謝fanxin82164、aquazl、r、mcj221、小寒1016、菡萏為蓮、胖姑、彈彈彈彈彈、秀才白衣、風之木娃、寰虎虎吖、金魚t、aikiofang、xinxin1626、人在芝罘、包子媽媽0703親的粉紅感謝艾織、夕禾禾、小肥蕊、°陌微ヾ、漫漫游者、黑貓警司、kinka、橦橦媽小葉子、雲遊天涯親的平安符感謝廣寒宮主a、xinxin1626、星星5820親的香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意遲遲其他作品<<不二臣>> | <<掌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