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寧-第435章 作畫(lisa450和氏璧 )
更新時間:2014-12-23  作者: 意遲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閨寧 | 意遲遲 | 好看小說 | 意遲遲 | 閨寧 
正文如下:
伴隨著突如其來的話音,謝姝寧手中原本穩穩的筆驀地一抖,朝鋪好的紙上“滴答”落下了一顆墨珠,污了上好的一張紙。網值得您收藏。。她無奈,只得重新將筆擱在了筆架上,一手抓住鎮紙抬起,一邊招呼著燕淮重新鋪開一張。

汪仁卻自書卷后露出半張臉來,皺皺眉:“磨磨蹭蹭。”

“您再挑一句,我可就使勁往丑畫了啊。”謝姝寧丁點不懼他,聞言抬起頭來瞪著眼睛看了過去。

汪仁往書后一縮,又將臉縮了回去。

燕淮似笑非笑,三兩下將紙重新鋪就,用鎮紙撫平壓住,提了筆遞給謝姝寧。

“您倒是把臉露出來……”謝姝寧笑著接了,又去看汪仁,見他一張臉被手里的書遮了個嚴嚴實實,只露出一角額,不由得失笑。

“不看了,不看了!動作麻利些!”汪仁把書往手旁矮幾上一丟,“畫吧!”

誰知這一畫就是大半天,汪仁閑得發慌,又悄悄趁著他二人不注意探手去將矮幾上的書給抓了回來,翻開來胡亂看了兩頁。是本游記,寫得亂七八糟,倒也果真是沒什么可看的。他看了幾眼便覺有些看不下去,越看越鬧心,索性將書一合,又不看了。

這一番折騰,卻是不曾逃過謝姝寧跟燕淮的眼。

汪仁便盯著二人,徐徐開口道:“左右閑著也是閑著,說說靖王府的動靜吧。”

靖王府遠在南邊,消息一來一回也是相當耗費光陰,他們打發出去的人手,想要遞個消息回來也得過上好一段。故而汪仁這話里問的,其實還是目前留在京都未曾離開的靖王世子,紀鋆。

“想要派人悄悄跟在七師兄身邊不是易事。”燕淮坐在書案旁,隨手抓著支羊毫筆在把玩,“但京都到底是咱們的地頭,不是他的。”

汪仁眼睛一亮,挑眉問:“哦?發現了什么?”

燕淮笑了笑。笑容里有著種難以名狀的東西,“他暗中見了梁思齊。”

當然,想派人跟著紀鋆便已是不容易,吉祥挑出來讓悄悄跟隨的人。也并不曾親眼瞧見紀鋆跟梁思齊坐在一處。但他們自有自己的辦法來明確消息。

自從上回紀鋆同燕淮明著坦白他入京的用意,乃是為了扶持太子登基,助皇貴妃一臂之力后,燕淮即便不愿意相信他心有鬼胎,對自己扯謊胡說,卻也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直覺。

而且那天夜里,謝姝寧做了個噩夢。驚魂不定、心神不寧、憂心忡忡……就算只是個噩夢,也容不得他不重視。他一來為了安謝姝寧的心,二來也是因為相信自己的直覺,為了多做一手準備,所以翌日便同汪仁暗中商議了一番。

他跟汪仁各自派了一部分人出去。分別在暗中注意起了京都里幾位手中有權,亦有心的人。

梁思齊當仁不讓。成為名單之首。

紀鋆同梁思齊的會面十分小心謹慎,但他們早有準備,倒不曾叫紀鋆瞞過去。稍加思量,便知是悄悄見過了。至于說了什么,又交易了什么,他們猜也猜得到。

汪仁屈指輕輕敲打著身下軟榻,有一搭沒一搭地遠遠朝謝姝寧的畫看去,口中慢條斯理地道:“他既見了姓梁的,想必是勢在必得了。”

“七師兄是個有野心的人。”燕淮并不反駁。在場諸人里,唯有他曾跟紀鋆在一處生活過數年,同吃同住同行,視對方為手足,共經生死。他當然明白,紀鋆既悄悄入了京都,便不會只是為的扶持太子殿下。

汪仁聞言,從那幅眼下還看不大清楚的畫上將視線收了回來,悠悠然落在他面上。

他原以為燕淮既同紀鋆有過生死之交,恰恰又是個重情義的人,只怕此番會深陷其中,叫紀鋆牽著鼻子走,當局者迷,狠不下心看不清局勢。不曾想,這一次卻是他料錯了。

燕淮對紀鋆,看得很明白。

他很滿意這事,當著謝姝寧的面也不吝嗇夸他,便道:“你能想得這般明白,很好。”

燕淮聽了倒笑,“世上再無天機營,可昔年幾位師父教過我們的東西,卻忘不掉了。七師兄自然也知道,我并不全信他。”

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是比尋常人走得更為親近的“兄弟”。

“他想拉攏你,自然也是事實。”汪仁斷言,“梁思齊雖不大聰明,可也不蠢。靖王府的世子爺既親自約見了他,有意拉他入伙,他勢必已答應了下來。他手中尚掌著兵權,可這兵卻始終都是天家的兵,不是他梁家的。就算他有心想要自己坐上那個位子,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能坐得穩。”

更何況,經過肅方帝想要奪走兵權一事,梁思齊再愚笨也該明白,能守住眼下便已是他所能做的最好的選擇。

若不然,一旦他拒絕了靖王府的邀約,等著他的便是幾面夾擊,何苦來哉?

“梁思齊答應了,宮里頭的禁衛只怕也已被紀鋆拿下了。”汪仁冷笑了兩聲,禁衛首領同梁思齊是莫逆之交,這原就都是一條藤上的螞蚱,得一便能得二,并不難。

說著,他突然仰起脖子,探眼朝著書案上看去,道:“你手里這筆都已停了有一會了,把畫拎起來與我瞧瞧。”

這一心也委實夠二用的,說著正經事,心思卻還分在了畫像上,可見他對這幅要寄給宋延昭的畫像,萬分看重。

好在謝姝寧對自己的畫技雖不至得意,卻也尚算滿意,見他鬧著要先過過目,便也依言將畫拿了起來,給他看了眼。

汪仁坐正了身子,瞇著眼睛仔細看了又看,踟躕著道:“阿蠻,這眼睛是不是畫得小了些?”

“……”謝姝寧比劃了下,“不曾畫小,原就是這般……”

汪仁一臉不信,指了自己的眼睛給她看,又問燕淮:“你看看,是不是畫小了?”

燕淮別過臉去,輕咳兩聲,“您別鬧,這已是畫得大了些的。不信過會您找岳母過來幫著看一看?”

“擾她做什么,那就這么著吧,勉強也有兩分像我。”汪仁連忙阻止,對謝姝寧說,“不過回頭還是得好好練一練,畫得真的不大好。”

他嫌了兩句,又要打發謝姝寧出去,說要留燕淮說話。

謝姝寧也樂得如此,拋下燕淮陪他,自己笑吟吟出了門。

這一去,便直到掌燈時分才重新出現,外頭已擺好了飯,只等著他們過去一道用。

仍是男人們一桌,女人們一桌。

汪仁身上有傷,不能沾酒,只捧著碗粥一勺勺舀著吃,被莎曼中途笑話了兩句,他也不敢吭聲。等到飯畢,莎曼叫住了宋氏跟汪仁重新入座,終于在燈下談起了正事。

信已備得,畫像也已準備妥當,眼下只等明日一早讓人速速送去給宋延昭便是。至于宋延昭收到信后,是何反應,眾人便不得而知了。宋氏卻并不擔心,她知道哥哥終究會以她的選擇為重,莎曼心中其實也是這般想著,但汪仁就不一樣了。

他不曾見過宋延昭,卻知道一個普通的西越商賈,最后卻奪得了敦煌城主的大權,把控住了商路命脈,絕不會只是個一般人。

再加上宋延昭只有這么一個妹子,誰也料不到他究竟會如何。

可這信一去,來回少則也得數月,他也就只能擔憂上數月了。

莎曼仔細問過話,見汪仁格外的老實,倒沒原先那般苦惱了,但心里頭還是認定是汪仁將宋氏給哄去了,覺得他骨子里是黑的。略談了幾句,宋氏讓外頭的人備些點心進來,莎曼便趁著她起身的那剎那,壓低了聲音同汪仁道:“是不是你故意讓她扎著你的?”

汪仁正吃茶,聞言大驚,被茶水嗆得止不住地連聲咳嗽。

宋氏聽見動靜,急急轉身走回來,見狀忙重新沏了一盞茶遞過去,焦急地問:“哪不舒服?”

“嗆著了而已,咳一會便好了,你忙你的去。”莎曼在后頭悄悄扯了下她的袖子。

宋氏扭頭看她,眼神清明。

莎曼略有些心虛,慢吞吞松了手:“我就問了一句話而已……”

“嫂子,他身上有傷呢,你有什么想問的回頭問我便是了。”宋氏搖搖頭,無奈地道。

莎曼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長嘆口氣:“你光護著他,也不護護我……”

宋氏見她這般說,也不禁有些面熱。

莎曼看到她這樣,又覺有趣,不忍心繼續折騰汪仁,便說暫且不提,且等著敦煌那邊回了話,再行商議。這原也是該的,哪怕汪仁這會便想娶了宋氏入門,也得先按捺住心思等一等,但他還是誰也沒說,先悄悄地籌備起了婚事。

不過也好,眼下京都的局勢,只怕也就是月余便能穩下來。待到那時,再來細細商議,總好過現下倉促而為。

汪仁雖想賴在北城不走,可到底正事人手都在南城,他留了一日還是先行回去了。

又過一日,小六帶了他的口信往東城來見燕淮,說皇貴妃反悔了,望能重新結盟。(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意遲遲其他作品<<不二臣>> | <<掌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