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寧-第442章 不愿
更新時間:2014-12-29  作者: 意遲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閨寧 | 意遲遲 | 好看小說 | 意遲遲 | 閨寧 
正文如下:
小廝聞言,納罕不已:“叫什么名?”

瞧眼前這人的模樣跟穿著打扮,也不像是會讓家中孩子與人為仆役的才是。小廝正疑惑著,便聽到他言笑晏晏地道:“哦,他是你家主子。”

“……”小廝眉頭一皺,想也不想便擺了擺手,要將半開的門重新合上。

靖王“噯”了聲,松了抓著韁繩的手,大步走上前去一腳卡在了門縫里,狐疑道:“沒聽見?”

東城宅子里的小廝,也都是會拳腳的,這會瞧見靖王先是滿嘴莫名其妙的話,后又直接妄圖擠進門內,不由得變了臉色,另一個小廝亦立即趕了過來。

靖王的神色卻照舊自若得很,輕松格擋了兩下,將其中一人背手按在了門扇上。

這般一鬧,動靜不小,府里隱在暗處的護衛,自然立時便將這一幕幕看在了眼中,提氣飛速趕去回稟。東城人物繁雜,興許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街邊小販,也可能別有身份。是以,一名護衛前去稟報,另兩名就急忙攔下了靖王。

靖王卻忽然不動了,只低頭去撫自己的袖口,嘆口氣道:“都皺了……”

氣氛一時凝滯,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靖王又嘆一聲,仔細撫著袖口的手忽然一動,往腰間而去。

就在這時,吉祥冷著臉大步走來,見著門口的靖王,下意識一怔,怎么瞧著似有幾分眼熟?他不由得微微斂目,放慢了腳步。看得越仔細,他越覺得這張臉,帶著兩分說不清的熟悉。

究竟是在哪見過?

心念電轉之際,吉祥的身形驀地一頓。

他想起來了,眼前這人,很有幾分像紀鋆……若說得再仔細些,也有那么兩分像燕淮,尤其是鼻子跟下巴,幾乎如出一轍!念頭閃過,他頓時恍然大悟,神色便也跟著急急變幻。

“靖王爺……”吉祥低聲喊了一聲,在距離靖王兩步開外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風聲將這三個字筆直地送入了靖王耳中,他霍然朝著吉祥望了過來,神色中有著方才沒有的冷峻。然而一瞬過后,寒意盡褪,他笑著垂下手,道:“原來有人認得我,如此也好,我也就不必繼續找名帖了。”

吉祥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這句話,面S情不自禁地變得愈加古怪。

遇上這種事,護衛只先來稟了他,尚未叫主子們知曉,燕淮此時應當還不知靖王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面皮僵硬,他沒有遲疑,轉身低聲吩咐下去:“立即去回稟主子。”言罷,他才重新看向靖王,問道:“不知王爺今日到訪,所為何事?”

靖王瞅一眼先前說過話的小廝,輕笑了聲,拍拍褲管上沾著的塵土,又回頭看看自己那匹打著響鼻,一身疲憊的馬說:“遠客到訪,你家主子便是這般待客的?讓風塵仆仆的客人,站在門口說話?”

“您不是一般的客人。”吉祥也終于笑了下,語氣鄭重。但說完這句話,他仍給靖王讓了個地方,請他入內了。

靖王入京,原是大事,若被肅方帝知曉,當然是吃不了兜著走。可如今肅方帝不過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焉有閑工夫跟精力來管靖王入京了不曾。靖王此行,乃肆無忌憚之舉。

“聽說你家主子娶妻了?”靖王走了兩步,忽然問道。

吉祥神色凝重,并不作答。

靖王倒也不以為忤,只笑哈哈地問:“有孩子了不曾?”

云詹先生的信上,還有許多不曾提及的事。算著燕淮的年歲,若成親得早,興許已當爹了也說不準。

然而吉祥還是不答,只是道:“不知世子爺,可知您入京之事?”

這話問得有些僭越了。

“看來,你很得他器重。”靖王眉眼微沉,嘴角仍掛著笑意,卻淡了些,漫然說道。

話畢,倆人都未再言語。

不多時,長廊上迎面來了個人,說是主子有請。

靖王聽了,卻皺了下眉頭,面上反而沒了笑意。吉祥在旁瞥見,只覺十分不解。

直至靖王踏入花廳,他面上仍不見笑容,眉頭則越皺越緊。簾子打起,他走進了里頭,一眼便瞧見背身站在那的一個人,靖王瞇了瞇眼睛。背對著他站著的燕淮,聽見腳步聲,轉過身來,神色淡然,不見悲喜。

從他得知靖王的事,已過了幾日。

這幾日,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倒也足夠叫他用來理清自己心中紛亂的思緒。

故而這么多年來,第一次相見的這一瞬間,燕淮的心是平靜的。

靖王打量著他昳麗的面容,終于明白過來,為何云詹先生會在信里說,初見他的那一刻便起了疑心。明明眉眼生得不如紀鋆像他,可給人的感覺,卻更像。

“你沒想過要認我。”靖王哂笑著,率先開口說道。

自他上門,燕淮便知靖王已然洞悉,他只是不曾想過靖王竟會問得這般直截了當。于是,他的回答也顯得同樣的直接:“的確沒有想過。”

靖王默然。

從方才在廊下聽說燕淮要見他的那一剎那,他就明白過來了。

若燕淮想要同他相認,知道他突然上門的這一刻,便不會如此心平氣和地發話愿意見他。因為只視他為靖王爺,無關其他,這才能堂堂地同他站在一處——

靖王自顧自地坐倒,也不知自己是失望還是不失望。

說失望,似乎也談不上,只是個從來也不曾見過的兒子,他又不是沒有兒子……一二三四,湊湊也能打桌馬吊,哪里就缺了這么一個。可說不失望,他嘴里卻又似乎有些澀然,叫他不想再說話。

漫長的歲月里,他根本不知自己在外頭還有個孩子。

可奇怪的是,生下燕淮的那個人,那雙眼,他還記得。

眼前的年輕人,生就了一雙同亡母幾乎一模一樣的雙眼。

靖王看著,微微有些失了神。

他年輕的時候,有過很多女人。逢場作戲的有,討他歡心的也有,林林色色,早已記不全。遇見大萬氏的時候,也只當做是露水情緣罷了。于男女之情上,他素來薄情,甚至寡義。起了興,漫天胡扯,說些膩歪的情話,發誓賭咒,亦不過是信手拈來之事。

可是,大萬氏或許有些不同。

不同在哪?他自己也說不清。他只記得,自己竟在即將離京之前,特地吩咐了云詹去找她,有意帶她一同走。

自然,人并沒能被云詹帶到他身邊來。

這件事,原本也就該這么結束了才是。可南下的次年,他第二次派人四處去尋她。這一回,同樣沒有任何消息。

他羞于說自己竟也長情了一回。后來,就真的再不曾尋過。

誰能想到,多年后的一天,他竟會收到那樣一封信。

過得片刻,靖王問:“先生人呢?”

即便過了這么多年,他也依舊習慣于尊云詹一聲先生。就是因為太過于信任他,當年才會毫不懷疑他的說辭,悉數當真。然而靖王明白,云詹先生當年的做法,有不得已而為之的理由。

即便時至今日,真見到了燕淮,他也依舊覺得世事弄人,那個聲音清脆,謊稱是戲班一員的姑娘……竟會是定國公萬家的小姐。

他看著燕淮,越看越覺世上怎會有這般糊涂的事,也不由得覺得自己是個傻子。

“云先生不在了。”

靖王吃驚:“先生去了?”

燕淮道:“王爺若有意,可前去云先生靈前上炷香。”

靖王聞言,毫不猶豫地站起身來,拔腳就要往外去。

檀香煙氣縷縷,靖王上了香,扭頭問燕淮:“你有什么想問我的,便在這問吧。”當著云詹先生,將往事迷霧一一掃去。

燕淮卻只道:“王爺還是早些回去吧。”知道是靖王后,他便再沒有話可問了。

“我不走。”靖王轉過頭去,斷然說道。

燕淮眉頭一蹙。

“我大老遠來一趟,累了。”靖王背對著他,說完這話,身子突然搖晃了兩下,側過半張臉,打著哈欠道,“我一把老骨頭了,就算是陌路人,你就這么趕我走,也太不近人情了些吧?”

話音落,他已拖著步子,蹣跚走至燕淮身旁,扶著他的胳膊大口喘氣:“老二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病了很久?”

“不曾。”燕淮黑著臉,裝病裝得這般浮夸不像樣,他就算想信,也沒法信。

靖王卻像是渾然不覺自己裝得有多差,半吊在他身上,“老二也是個混賬東西……我命苦啊……”

“還請王爺自重!”燕淮咬牙,將他的手指一一掰開,把人往地上一甩,“吉祥,送客!”

靖王竟也不避,就這么往地上摔。

“嘭”的一聲響,摔得并不輕。聽見響聲,已邁過門檻的燕淮腳步微滯,遲疑了下才重新邁開,換了吉祥自外進來,道:“王爺請。”

“廂房在哪?本王困了。”靖王慢條斯理地從地上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抬頭問道。

吉祥:“……王爺的馬已喂過食。”

靖王越過他,抬腳往外頭去,“這天有些涼了,讓人多備一床被子。也不必喊本王用飯,本王每日都要睡上六個時辰,這幾日睡得少,眼下已是困極。”自顧自說完,他忽然停下,轉身皺眉看向吉祥:“廂房究竟在何處?”R1152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意遲遲其他作品<<不二臣>> | <<掌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