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寧-第445章 清算
更新時間:2015-01-03  作者: 意遲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閨寧 | 意遲遲 | 好看小說 | 意遲遲 | 閨寧 
正文如下:
入秋后,這天便一日比一日冷了下去。[.r.超多好看][眼瞧著隆冬就已近在咫尺,卻到底還剩下些光景在。肅方帝病倒后,便沒有再起來過,那口氣卻吊著,死死地吊著,也不知能吊到何時。然而京都的這天,便如肅方帝的呼吸聲一般,日益沉重短促。

當燕淮手中的那三枚解藥,只剩下最后一粒時,肅方帝殘喘的這一口氣,也終于幾要消亡。

這已是靖王入京后的第三日。

三天前,他孤身提前入京,先來見過燕淮,后才去見了紀鋆。他來前并不曾給紀鋆遞過半分口信,紀鋆見著了人,不由得微怔,半響不知該如何應對。父子二人會面之后,只稍稍提了幾句靖王何時入京,便先讓靖王下去歇著了。他素來喜睡,見了床便不大肯起來,結果這一躺下,就足足躺了近兩日,睡了個天昏地暗。

紀鋆私下里琢磨著,是不是京里的局面,終于叫他看不下去了,這才親自北上來找自己,又或是這里頭還有什么自己不清楚不知道的事在?紀鋆在靖王的幾個兒子里,最得他器重,也最有本事,靖王府的一應事宜,早前便也都分派到了他手中,全由他自己打理著。他野心勃勃,卻并不十分莽撞,不論大小事務,均處理得十分得宜。

故而這么長久以來,靖王對他都是滿意的。

這一點,紀鋆自己心中更是明白。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娶了白家的姑娘。但他一直都不能肯定。父王心底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即便自他回府已有數年,這些年里,他呆在父王身邊的日子。委實不算短暫,但是父王的心思,他這做兒子的卻是永遠也猜不透。

靖王并非喜怒無常之輩,可他心思詭譎多變,不能以常人之舉拿來肆意揣測。暗中猜了幾回,回回都錯得一塌糊涂后,紀鋆索性連猜也不大猜了。畢竟就連跟了靖王大半輩子的幕僚陳庶。也從不敢胡亂猜測靖王的心思。

——父王是個怪人。

這一點,紀鋆許多年前便已經知曉。

然而這一次,事已至此。他突然入京又是為的什么?難不成是不放心自己?

紀鋆站在廂房門口,一站就是大半個時辰。天地間靜得只有風聲,獵獵回響在耳畔,似風中有旗。罡風吹拂。戰鼓將起。他闔上了眼,背靠在廊柱上,思量片刻,驀地站直了身子袖手便往廡廊外去。

頭頂上的天那樣得藍,紅日白云,像一幅畫。歲月靜好,不過如是。但畫中的人,早就該變上一變了。

靖王猶自埋頭睡在錦被中。紀鋆已暗中見過白老爺子,下了一盤棋。論白家的輩分。紀鋆還得管白老爺子稱上一聲祖父。然他們之間卻絕沒有這般稱呼的道理,白老爺子對紀鋆,向來青眼有加。他們都認定,這天下終有一日會是他的。至于白家,則會成為歷史上最有名望的世族。

一日欲壑難填,永生便都難填……

棋下至半途,紀鋆停了手,看向白老爺子,正色道:“就明日吧。”

白老爺子“啪嗒”落下一子,撫須頷首,應了一聲好。身為執棋的手,到了要落子的時候,他從不猶豫。漫漫一生,便如棋局,必挑了于自己最有利的路走,方才能走到最后,方才能大勝一回。

白老爺子捏著棋子的那只手,富態且保養得宜。

他看著也只像是個生活富貴的尋常老翁,須發花白,面色紅潤,嘴角生得便微微上揚,天生含笑。但他骨子里潛藏著的東西,卻同他表露給世人看的這一面截然不同。

若他一開始便不知紀鋆的心思,便也就罷了。偏生他知道了,這一知道,自然就省不得要仔細盤算一番。東宮里住著的太子殿下,是他的外孫,身上也流著白家的血,他的血。可不管他怎么算,兩條路擺在跟前,都應該走更為容易的那一條。

一旦他做出了選擇,站在太子身側,那就勢必站在了紀鋆的對立面。

一個是年幼的太子,需借助白家來站穩腳跟;一個是正值青壯年,野心勃勃的靖王世子……

白老爺子望著棋局,暗自長吁了一口氣。

將女兒跟外孫當成棄子,直接舍棄,他可曾猶豫?

自然是沒有。

他雖是白家的人,有時候卻更像是個商人,唯利是圖的商賈。

舍了艱險的道路,選了更為容易快捷的路,實乃人之常情,怨不得他。他深知,自己只是選了一條最聰明的路走。

這一點,皇貴妃卻隔了太久才看明白。她一直拿他當自己敬重仰望的父親看待,卻沒注意到他骨子里卻是個比誰都更為利益至上的人。偌大的白家,如若沒有他的這份唯利是圖,又怎能變成今日這般昌盛?

可惜了,她看到的太晚,覺悟得太遲,錯過的太多。

肅方帝一病不起,太子害怕,悄悄來見她,輕聲喚她“母妃”,問及肅方帝的病情,問他是否還會好轉。皇貴妃看著兒子的眼睛,里頭清澈見底,還未被世俗險惡所污,干凈得叫她自行慚穢。

但這一瞬間,她望著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心里頭想著的卻是惋惜。

她太后悔,后悔自己一直憐他年幼,未能狠下心來磨礪他一番,叫他時至今日還帶著兩分天真純澈。她低聲反問太子,“依你的心愿,可希望父皇好轉?”

太子很怕肅方帝,皇貴妃知道。

她想要從太子口中聽到自己想聽的話,可太子開了口,說的卻是:“兒臣希望父皇趕快好起來。”

說這話時,他眼里沒有一絲猶豫跟踟躕。

這就是他的真心。真得不能再真……

皇貴妃戴著甲套的手指,隔著衣衫刺入了太子手臂上的肌膚。

太子驚惶呼痛:“母妃!”

皇貴妃卻恍若未聞,并不松手。只咬著牙一聲聲道:“傻孩子,母妃能護你一日,卻不能護你一世啊!”

“母妃,您怎么了?”太子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皇貴妃,登時慌得失了神,只知一疊聲問著她。可皇貴妃卻突然間淚流滿面,抱著他哭了起來。哭得面上脂粉都糊了,她也全然不顧。

太子再不敢掙扎,只任由她抱著自己。垂下手去,緊緊抿著嘴角。

也不知過了多久,窗外鳥雀四散,撲棱著翅膀在天空下胡亂飛遠。皇貴妃終于止住了哭聲。慢慢地松開了太子。用帕子抹去面上淚痕,一面恢復了淡然的語氣,對太子叮嚀道:“回去吧,過會天該黑了。”

太子嘴角翕動,站在原地不動,良久小心翼翼地問道:“母妃,您沒事嗎?”

皇貴妃輕笑,拍拍他的肩頭。“母妃很好,真的。”

她素來是個不撞南墻不回頭的人。這一次,也是如此。

這天夜里,她遣了人,孤身往肅方帝寢殿中去。四角燃著的燈,明亮中帶著幾分幽香,有凝神靜心之用,但皇貴妃嗅著這股子香氣,胸腔里的那顆心休說安寧平靜,反而跳得更快更亂,更無序了。

沉沉的暗夜里,肅方帝的呼吸聲顯得艱難而遲緩。

他喘不上氣來,喉嚨里嗬嗬作響,似有濃痰卡在其中。

但他閉著眼睛的面上,神色卻意外的平靜。許是因為昏睡著,便不用再去執迷于那些俗事,反倒叫他內心安穩。

皇貴妃緩步走近,在床沿坐下,低頭俯身看他。

視線從額頭到下巴,又從下巴落回到額上。這張臉,她看了很多年,很多很多年。然而過了今夜,她便不會再看到他了。在這之前,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竟會由自己前來了結了他。

他過去也是那般意氣風發之人,怎地便變成了今日這般?

也許,身處權力漩渦,再好的人在里頭打過滾,便也就扭曲了。

正如她自己,豈非也是如此?

為了利益,不管像他們這樣的人,做出什么樣的事來,都算不得奇怪……人常說虎毒不食子,然而要她說,那只是不曾毒到那個份上,真到了時候,休說虎,便是人也能食子。

她看著肅方帝的病容,卻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昔年將擔子擱在她身上,而今又視而不見,舍棄了她的那個人。

她的心一點點沉了下去,纖細白皙的手,已擱在了長條矮幾上。

那上頭擺著一只紅木小托盤,托盤上只有一口碗。瓷的,白的,盛著黑稠的藥汁。

她探出手,一手將其端了起來,另一手握住調羹。

肅方帝的臉在明亮的燈光下顯現出某種病入膏肓的昏沉頹靡,她定定看著,舀起一勺藥汁,送到了他嘴邊。

突然,寂靜空曠的寢殿里多了個人,來得飛快,一把便將她手中的藥碗跟調羹都奪去。

來人行動之間悄無聲息,皇貴妃只覺耳畔一陣風過,手里便空了。

她倉皇轉頭望去,一眼便看到了捧著藥碗,站在兩步開外的汪仁。

他穿著司禮監掌印大太監的衣飾,把玩著碗中的調羹,無聲地笑了下,道:“娘娘好沒意思,明面上說著要同我等結盟,暗地里卻盡是自作主張呀……”

話音落,暗處竟又走出來個人。

皇貴妃定睛一看,唬了一跳,失聲道:“怎地是你?”

燕淮側目看看汪仁,攤個手:“您瞧,嚇著娘娘了不是?”(。。)

p:結局理順了,沒什么意外的話,明后天就能結束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意遲遲其他作品<<不二臣>> | <<掌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