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章 拜祭
更新時間:2014-08-12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雪白的無影手術燈在天花板上散發出清冷的光芒,灑在她的額頭。那些燈看上去像太陽一樣熠熠生光,其實一點溫度都沒有。

眼前能看見的地方,全是白的,鋪天蓋地,雪白一片。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子,臉上蒙著罩住半邊臉的口罩,只露出一雙溫柔至極的眸子。

她那樣看著她,柔得讓人心尖子都要化掉了。

她好像聽見她在說話,可是她說什么呢?她怎么也聽不清楚……

盛思顏拼命想往前掙,想靠得近一些,想聽清楚那個帶著口罩的女子說得話。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個女子就像隔著一道玻璃,她看得見她,卻聽不見她,也摸不著她。

再一努力,她全身一震,整個人就像是從高高的懸崖跳下來一樣……摔醒了。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思顏,該起身了,太陽升得老高咯。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貪睡。”門外傳來一個中年女子高亢有力的聲音。

床上的盛思顏動了動,睜開眼睛。

眼前還是一片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像是被關在密封的黑匣子里,一絲光都透不進來。

盛思顏猛地眨了兩下眼睛,又用力揉了揉,眼前那片黑暗才透進一絲暗灰色,像是沒有正確感光的古老照片的底片一樣。

“……又做這個夢了。看來,我的病還是沒有治好啊。——雖然活了下來,可是眼睛卻瞎了。”盛思顏嘴角淺笑,摸索著從床上坐起來,撐了個懶腰,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出身。

王氏進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睜著一雙灰白色、如同罩了一層陰霾的眸子,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呆呆地看著前方出神。

五歲的盛思顏,是個盲童。

如果她不是盲女,長大之后,不知道會是怎樣美貌呢……

王氏在心里感嘆著,走過來輕聲道:“思顏,睡好了?”

盛思顏轉頭看向聲音的方向,朝王氏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嘴角露出兩個淺淺的笑渦。

“娘,我餓了,要吃肉包子。”盛思顏扯著王氏的衣襟,柔柔地道,糯糯的小聲音,讓王氏的心都醉了,“好好好,今兒吃肉包子……山雞肉包子,隔壁王二哥昨兒給你送來的野山雞。”王氏忙道,將衣裳拿過來,給她穿上。

吃完早飯,王氏將幾碗蒸菜放到食盒里裝好了,又給盛思顏梳好頭,綁上兩根青色緞帶,換上一身青色土布衣裳,道:“思顏,咱們今天要進城拜祭,早些走,可以早些回來。”

盛思顏乖乖應了,拉著王氏的手,跟她一起走上進城的大路。

她們住在城郊,走到城里,要花半天的功夫。

盛思顏眼睛看不見,耳朵卻很靈敏。她一路跟著王氏走過來,聽著漸漸鼎盛起來的人聲,知道應該是到了城里了。

這個城,不是一般的城,而是大夏朝的京城。

盛思顏知道,每年臘月初八,王氏都要帶著她來京城里的神農府前拜祭。

一般來說,拜祭,應該去鄉間城外的陵墓前。王氏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跑到繁華的京城來拜祭,這個謎,一直藏在盛思顏心里面。她默默疑惑,但是感覺到王氏心情不好,不敢做聲,低下頭跟著王氏往前走。

沒過多久,王氏停了下來。

她帶著傷感看向遠方,那里座落著一座巍峨的府邸,高聳的云臺,參天的巨木,崢嶸軒峻的殿臺樓閣,蓊蔚洇潤的藤蘿花石,仿佛還能看見穿著得體的丫鬟婆子在里面穿梭來去,小姐夫人淺笑著在抄手游廊下行走,所過之處,環佩叮咚,香風陣陣……

一陣風吹來,她眼前的景象立刻煙消云散,只留下一地沉寂。

都過去了,當初的鐘鳴鼎食、繁華熱鬧,就像一陣過眼云煙一樣,都過去了。

她的眼角漸漸濕潤了。

盛思顏感覺到王氏的傷感,更是大氣都不敢出,只能一動不動站在她身邊,緊緊拉著她的手,生怕走散了。

這可是在繁華的京城,不是在安靜的鄉間。一旦走散,她擔心再也見不到娘親了。

王氏握著盛思顏的手,往那座府邸前走去。

轉過街角,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舊場地。

王氏一愣。

這神農府前往日里只有普通百姓拿著自家的飯菜和簡易的香燭過來祭拜,今天卻多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人。

在這座巍峨的府邸前面,已經擺上了一個長長的香案,一個身穿銀灰色短襦和同色長裙的女子,正肅穆立在案前拜祭。她身后兩排穿著齊整的丫鬟婆子,如雁翅般立在左右,簇擁著她。

王氏也怔住了。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除了他們這些老百姓以外,也有別人來拜祭神農府了嗎?

“那是誰啊?那衣裳真好看,太陽一照,就能看見好多不同的花色。”

“還有頭上的五鳳掛珠釵,那珠子顆顆有小手指頭那么大,一顆能抵咱們那塊兒十家人的家產吧?”

“切,你真是沒見識。那是神算吳家的少奶奶,穿得戴得能不是最好嗎?而且她也是神農府盛國公最得意的關門弟子,神筆鄭家的嫡長女鄭大奶奶!——你不知道她一手醫術出神入化嗎?!連宮里的太后娘娘幾次暈厥,都是她一手救活的。咱們大夏朝這十年來,真是多虧了太后娘娘在位,才能風調雨順啊!”

“唉,這神農府的盛老爺子當初壞了事,全家被殺,這位鄭大奶奶那會子還是姑娘,沒有出嫁,就去太后面前跪了三天三夜,也沒能救回盛家老小。這么多年,除了咱們這些當初受過盛家神農堂恩惠的老百姓,哪里有官兒敢來祭拜神農盛家?——這位鄭大奶奶能來,還真是擔了不少干系呢。”

前來拜祭的普通民眾嘰嘰喳喳,交頭接耳說著小話。

盛思顏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她知道這大夏皇朝除了夏姓皇族之外,還有四大神府,其實是四大國公府,是這個皇朝的頂梁柱。

因這四大國公府的主子早年一身技藝出神入化,就被老百姓在前面冠了個“神”字,尊稱他們為神將周、神算吳、神筆鄭和神農盛。——其實也就是比一般普通人要出色一點點的技術人才而已,也敢稱“神”?

盛思顏在心里默默吐槽。

王氏看著前面那個背影高挑端莊的女子,很是感激地擦了擦眼角,拉著盛思顏跪了下來,將食盒里面的飯菜擺出來,又拿出自己買的香燭,插在神農府前面的地面上,埋頭祭拜。

“攔住他!攔住他!那人擄走了神將周府的大公子!——給我攔住他!”

突然之間,從他們身后傳來一陣怒吼,還有撲通撲通的腳步聲、奔跑聲,如潮水般往他們這邊涌過來。

盛思顏還沒來得及回過神,就發現自己被人從背后拎了起來,然后如同騰云駕霧般飛上高處。

“娘!娘!娘你在哪里?!”盛思顏驚慌地叫起來,雙手雙腳在空中連踢帶打,卻依然懸在半空中。她本就眼盲,目不視物,更看不見背后是誰抓著她。

“顏兒!顏兒!——求求大爺發發散心!小婦人只有這一個女兒,生下來就是瞎子,您不要抓她,要抓就抓我吧!”王氏大驚,哭喊著追了過去。

只見一個身穿黑衣頭戴黑斗篷的人立在神農府的高墻之上,一手持劍,一手抓著盛思顏,冷冷地站在那里,斜睨著下方。

“賤人!你跑不了了!——現身!”有人騎著駿馬,從街道拐角緩緩走來。

那人身穿金色盔甲,頭上的頭盔更是將半邊臉都遮住了。坐在馬上,他身材高大魁梧,手里的長戩更是黑黢黢的,乃是玄鐵所造,據說重逾千斤!

“神將大人!是神將大人!”周圍的老百姓頓時歡呼起來,紛紛又跪了下來,向他磕頭。

神將周大人,名承宗,字續之,智勇無雙,當年掃蕩四方叛逆,為大夏皇朝開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勛。

沒想到,今日卻在神農府前見到他的真容。

這些人恨不得趴在地上把他當神一樣敬。

周承宗面色稍緩,微微點頭,“這里危險,大家退下吧。”

他的話一出,那些老百姓如聽佛語綸音,立刻如潮水般退下,連神農府前面剛才用來祭拜的飯碗和香燭食籃都顧不得收拾。

只有王氏和那個鄭大奶奶還留在那里。

周承宗舉起胳膊,“弓箭手,預備!”

無數穿著護心鐵甲的兵士從四面八方涌過來,手里舉著黑沉沉的弓弩,對準立在高墻上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已經是前后左右四面受敵,插翅也難逃了。

“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你把我兒子交出來,我饒你一命不死。”周承宗冷冷說道。他是大夏皇朝世襲罔替的護國公,被黎民百姓尊稱為“神將大人”。他的話,跟圣旨比都差不離,也是一言九鼎。

那人聽了,卻桀桀怪笑道:“你做夢!”說著,一手將手里的劍舞得如同風車一般,另一手揮舞著手里的小女孩,將自己全身護得嚴嚴實實。

盛思顏就覺得自己又坐上了前世最討厭的云霄飛車,在不斷翻滾中顛簸來去,翻得她都要吐出來了。而且她也聽得清楚,她背后這個殺千刀的賤人居然要用自己做擋箭牌!

賤人賤人死賤人!臨死還要拖墊背!

盛思顏一邊在心里咒罵,一邊哭得更加凄慘,聽得王氏的心都揪了起來,忙過來給周承宗磕頭:“大人!大人!莫要放箭啊!我女兒在他手里呢!”

周承宗沒有說話,漠然看向高墻上站著的黑衣人。

一個兵士走過來,二話不說,一軍棍下去,將王氏打得暈了過去。

“瞄準!”周承宗又要下令。

“住手。”這一次,是站在那條案前面的鄭大奶奶發話了。她轉過身,靜靜地看著周承宗。她的目光溫柔至極,無論是誰看見這雙眸子,都會覺得心尖子都要柔得化掉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