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07章 反擊 (第二更4K5,大章求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2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以下是

的《》《第107章反擊(第二更4K5,大章求粉紅票)》敬請欣賞!

太子低著頭,聽著有些不順耳,但是他沒有當面跟夏昭帝頂撞,只是不斷點頭,表示自己聽進去了。

“嗯,你記得就好。不管怎樣,你不能親小人而遠君子。”夏昭帝揮了揮手,“下去吧。”

太子今年九歲,能力這回事是沒辦法了,但是心胸和眼光,靠他來慢慢教,應該還來得及吧?

夏昭帝沉吟著閉上眼,伸手撫了撫面前書案上的奏章,心里仔細琢磨。

太子從夏昭帝的寢宮出來,臉上的表情才垮了下來。

父皇讓他親近神將府,他覺得真的是好難啊……

神將府的人個個驕橫跋扈,不知道父皇是怎么忍下來的。

還有那位皇姐,雖然待他很和氣,但是她兒子卻不是善茬,每次看到阿寶被人眾星捧月般夸贊,太子心里就如同刀割一般難受……

他多想被夸耀的人是他,多想那些贊許的目光,是落到他身上,這樣父皇和姚女官就不會對他失望了,是吧?

想來想去,太子覺得自己跟神將府親近不起來,而是跟叔王府更親。叔王是他叔祖,這門親戚總比皇姐嫁的外姓人要親近吧?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

太子一邊腹誹,一邊往宮門口走去,抬頭和剛到門口的王毅興碰個正著。

“舅舅。”太子忙躬身行禮。

王毅興興沖沖地來見夏昭帝,迎面看見悶悶不樂的太子,點了點頭,拍拍他的肩膀,問道:“怎么了?垂頭喪氣的?你父皇又教育你了?你也別鬧脾氣,批評你是為你好,你看別人想被批圣上還不理呢!”

太子忍住不快,搖頭道:“不是,父皇沒有批評我。”

“那就好。”王毅興想起前幾天聽說的太子和阿寶之間的過節,忙勸道:“阿寶年紀小,太子殿下該讓著他些。況且太子殿下應該親近神將府,就更應該對阿寶……”

太子終于受不了了,大聲打斷王毅興的話:“你們是不是都只喜歡阿寶,覺得我不如他?!”說著,將王毅興的手一把推開,咚咚咚咚跑開了。

“這孩子,還吃醋了。”王毅興笑著搖搖頭,進去見夏昭帝去了。

“圣上。”王毅興躬身行禮。

夏昭帝半坐在床上,笑著讓他坐下,“這個時候怎么進宮了?是有事嗎?”

王毅興激動地道:“早上盛七爺和夏陽公主去我家給內子施針,結果沒施到一半,內子……內子就醒過來了!”

“哦?!”夏昭帝也是又驚又喜地坐直了身子,“你夫人醒了?!這可是難得的大喜事啊!”緊接著又問他:“她可還認得你?”

尹幼嵐暈迷之前,跟王毅興毫無交集。

她是落水暈迷之后,王毅興才跟她定親,娶了她的。

王毅興赧然地道:“……只睜了睜眼,就又睡過去了。”

那就是還沒有完全清醒了。

夏昭帝莞爾,“……你對你夫人很上心嘛!”

王毅興怔了怔,道:“她是我妻子,我應該關心她。”

“行了,朕知道了。你進宮是不是來要假的?”夏昭帝笑著看了看桌邊的奏章,“才剛朕才還想把這些奏章給你送過去,你要是休假了,那些奏章怎么辦?”

王毅興抿嘴一笑,“……確實要告假一段日子。幼嵐真的醒了的話,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臣不放心假手他人。那些奏章,叔王可以代臣批示。您不是一直讓叔王跟臣合作嗎?”

“哦!”夏昭帝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對對對!看朕這記性,真是忘了。就讓叔王批吧。等下朕命人把那些奏章給叔王送去就行。”

王毅興又提醒夏昭帝:“在宮里給叔王準備一間屋子就行,不用送到他的王府。”

夏昭帝都應了,命自己的內侍大總管自去籌備。

沒過幾天,夏昭帝就頒布諭旨,王相要休沐一段日子,一切朝政奏章,都由叔王代行。

叔王夏亮接旨十分惶恐,忙來夏昭帝的寢宮請辭,“圣上,我一向不學無術,除了吃喝玩樂,什么都不懂。以前跟著王相還行,現在王相都告假了,我實在是無法處理那些奏章。”

死活不肯接旨。

夏昭帝似笑非笑地道:“那怎么辦?圣旨都下了,難道叔王想要朕反口不行?”

圣旨都下了,那就是無法挽回了,就算是錯的,也要跟著做。

叔王夏亮躊躇半晌,低聲道:“既然圣上已經下了圣旨,我不接旨就是抗旨,這樣的大罪實在是擔當不起。不過,我能不能讓小犬和鄭國公一起幫著參詳這些奏章?”

世人都知道,叔王夏亮雖然不學無術,他的兒子夏止卻是聰慧異常,而且早就拜在鄭國公門下,學富五車,很是厲害。

夏昭帝點點頭,“反正是交給你處置,你愿意跟誰商量,就跟誰商量。”頓了頓,又道:“不過,終究是朝堂奏章,不是等閑之物,你記得不要給太多的人看。”

“臣遵旨!”夏亮激動地應了,已經以臣下自居。

夏昭帝又咳嗽幾聲,有氣無力地道:“奏章不能出宮。以后你就到宮里來批示,朕已經命內侍大總管給你在外宮收拾一個偏殿出來,你可以在那里住。你的兒子和鄭國公也可以去那里跟你商討。”

夏亮聽了正中下懷。

他正愁找不到機會進宮來親眼看看重瞳圖!

真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實在是太合心意了!

夏亮笑著應了,躬身出去。

從此,王毅興在相府專心照顧剛剛蘇醒過來的妻子尹幼嵐,叔王夏亮則會同自己的兒子夏止、還有鄭國公,以及太子夏池,四個人一起批閱奏章。

太子因此跟叔王夏亮越發親近。

這一天,太子從東宮聽完書,來到叔王夏亮在外宮的偏殿,聽他和小王爺夏止談論奏章的問題。

那兩人說了半天,太子都聽不明白,只托著腮在旁邊長吁短嘆。

叔王夏亮看見太子的神色,對夏止使了個眼色。

夏止明白過來,不動聲色點點頭。

叔王夏亮便收拾了奏章,道:“今兒太累了,我出去走走,散散筋骨。止兒,你陪太子殿下說說話。”又再三叮囑夏止不要惹太子生氣。

夏止笑著道:“父王,您太小看我了。太子殿下既是君,又是我的晚輩,我既敬他,又疼他,怎么會為難他,惹他生氣呢?”

夏亮滿意地點點頭,“那你們聊,我出去走走。”

夏止坐到太子身邊,笑著問道:“太子殿下怎么啦?有事不妨說出來,讓我給您分憂解愁。”

太子嘆了口氣,搖頭道:“你幫不了我的。”

“你不說,怎么知道我幫不了你?”夏止莞爾,“說出來吧,就算我幫不了你,你說了出來,心里也好受些。”

太子左右看了看,見屋里沒有外人,連服侍的宮女和內侍都沒有,便低聲抱怨道:“還有誰?不就是阿寶嗎?真不知道老天爺為什么要生他出來……簡直就是我的克星!事事跟我作對!”

夏止聽了心里一動,悄聲道:“……神將府那些人個個都不好惹,太子您還是忍著點兒吧!”

“忍?我憑什么忍?不應該是他忍著我嗎?我還是太子呢!”太子更加憤憤不平,“你到底是哪一邊的?幫誰呢?!”

夏止忙道:“我當然是太子這邊的,我怎么會幫阿寶呢?再說阿寶跟我又沒關系。”

“沒關系?他也是你親戚啊!”太子瞪大眼睛,“他是皇姐的兒子!”

夏止一窒,暗道怎么把這茬兒忘了……忙改口道:“是,但是俗話說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他是你皇姐的兒子,比你又差了好幾層,自然不能跟你比的。”

在叔王府這些人心里,自己從來就比阿寶強!也比阿寶親近!

這一點,讓太子分外窩心,越發信賴叔王府的這些人。

“太子殿下,其實,阿寶年紀也不小了,不能算小孩子不懂事。若是他還敢要殿下的強,殿下也不必忍他。”

“不忍?不忍還能怎么樣?”太子埋怨道,“打也打不過他,吵架也吵不過他,做學問背書都比他差。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有這樣一個親戚!”

有些話他沒說,就是他也曾經明里暗里給阿寶使了好些絆子,但是阿寶總是化險為夷,讓太子無比郁悶。

“阿寶居然這樣可惡?”夏止抬高了眉毛,“不如,我來給太子出個主意吧。”

太子眼前一亮,“有什么主意?”又道:“阿寶身邊的人很厲害,一般的人打不過他的。”

“呵呵,那沒關系。我借你幾個奇兵,阿寶一定沒有法子……”夏止笑得意味深長。

因為周懷禮的血兵,又造了一批出來了,正好拿阿寶練練兵……

夏止湊在太子耳邊輕聲嘀咕幾句,太子聽得眉開眼笑,不斷點頭,“好好!就這么辦!”說完,又囑咐夏止:“嚇唬嚇唬他就行了,千萬別讓他受傷。萬一他傷著了,我皇姐肯定要發飆的!”

“夏陽公主?”夏止不以為然地搖搖頭,“你怕她做甚?那女人膽小如鼠,又沒什么本事,要沒神將府護著,還要看你的臉色吃飯呢。聽叔的,別怕!”

“好!”太子的膽氣又壯了起來,一心想給阿寶一點顏色看看。

“大少奶奶,我們的人得到消息,叔王府的人跟太子合謀,要對阿寶不利。”周顯白輕聲對盛思顏回報。

周懷軒不在府里,把周顯白留下來照應。

盛思顏坐在周懷軒的外書房,從他經常看的兵書里抬起頭,目光森然:“你說什么?”

“……叔王府的人跟太子合謀,要對阿寶不利。”周顯白忙又說了一遍,“太子稍微好一點點,只是想給阿寶一點顏色看看,但是叔王府那邊,想趁機興風作浪,已經調集了大批人馬,據說還有奇兵,要打咱們一個措手不及。”

盛思顏閉了閉眼,“這些消息是誰告訴你的?可信嗎?”

周顯白忙道:“是從宮里面送出來的。我知道后,去查看了一番,叔王府和青仞山那邊確實有變動。”

“青仞山?”

“對。他們要在青仞山動手。因為過兩天,曾大學士要帶東宮的這些學生去青仞山遠足。”

這一天天氣晴好,秋高氣爽。

阿寶在自己屋里鼓搗東西,將一個又一個暗器和錦囊綁在腰帶上,或者插到靴筒里。

盛思顏在門口看見了,無語了半天,問他道:“你這是要做什么?是把別人射成馬蜂窩,還是讓別人把你射成馬蜂窩?”

阿寶抬頭看見是盛思顏來了,很是不好意思地道:“娘,您進來怎么不敲門啊!”

“你才多大!我就要敲門?我敲你腦袋還差不多!”盛思顏笑著用手指點了點阿寶的額頭。

“人家在換衣裳!”阿寶理直氣壯地道,悄悄將外袍放下來,蓋住了他的靴筒和內里的腰帶。

盛思顏抿了抿唇,將他的外袍反而掀開了,指著他腰帶和靴筒里的東西,道:“這些都是什么破玩意兒?你帶這么多東西做什么?”

阿寶忙道:“娘您也知道!今天曾大學士帶我們去青仞山遠足!太子在那里埋伏了不少人手要給我個下馬威呢!我怎么能被他們放倒!”

盛思顏搖了搖頭,“你自己的身手我就不說了,你身邊的那些護衛,個個都不是尋常人。別說太子埋伏的那些人手,哪怕是千軍萬馬,他們也能護你周全。”

阿寶嘿嘿地笑,對盛思顏做了個鬼臉,“沒事沒事!逗他們玩玩!”

“還玩?!”盛思顏斜了他一眼,伸手將他身上那些零零碎碎的東西都掏了出來,扔到地上,“這些不要帶了。”

“啊?!”阿寶苦著臉,很是不高興,“我準備了好幾天了!”

“帶上這個。”盛思顏手掌一翻,露出一柄銀光閃閃的小匕首,“還有這個。”另一只手上托著一支臂弩。

小匕首的刀鋒閃著幽藍的光芒,弩箭的硬鐵箭頭也閃著幽藍的光。明顯都是淬了劇毒的。

阿寶大喜,“娘!還是你最厲害了!”他伸手就把那匕首奪了過來,插到靴筒,同時從盛思顏手里接過臂弩,綁在手臂上。

這兩樣東西,確實比他自己帶的那些好多了!

他的那些東西,只是自己涂了些麻醉藥而已,哪有娘親自配的劇毒管用?!

看著阿寶還把這些事當玩一樣對待,盛思顏也沒有多說,只是道:“咱們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讓對方永生難忘。記住了。爭閑氣沒有意思,出手一次,就要讓對方傷筋動骨,最好打得他們再也不敢挑釁。”

阿寶連連點頭,“我省得!”不過,娘一向讓他忍讓,今兒是怎么了?太陽打西面出來了?

看見阿寶征詢的目光,盛思顏淡然道:“忍讓是我們守禮但是。如果對方不識相,還想得寸進尺,甚至想趕盡殺絕,我們難道就伸著脖子給別人砍嗎?”說著,盛思顏把真相說了出來:“阿寶,你仔細想清楚,今天在青仞山埋伏的那些人,不是一般人。他們也不是要給你一點顏色看看,而是有可能要你的命。你還愿意去嗎?”

阿寶卻一點都不害怕,躍躍欲試地道:“娘,我學了這么久的功夫,還沒有試過真的跟人交過手呢!您就讓我去試一試吧!”

盛思顏咬了咬牙,“好,我讓你去試。但我也會派很多人在旁邊保護你。萬一不成,你不要逞強,記得一定要跟你的師父們在一起。”

她自己也會先一步親自帶人趕到青仞山布置人手。

這一次,她會連著叔王府的人一起敲打!

老虎不發威,這是把他們當病貓了!

第二更四千五百字。大章啊哈哈!!!求保底粉紅票啊啊啊啊!!!!

晚上還有第三更。o(∩_∩)o。

(我愛我家書院)

積極配合"打擊互聯網淫穢色情信息專項行動"請書友們踴躍舉報!

,謝謝大家!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