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15章 變異 (第一更4K5,求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5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深夜的驃騎將軍府守衛森嚴,不僅有正常的明衛暗衛,甚至有幾個血兵在蔣四娘住的院子附近埋伏。∷四∷五∷中∷文

    這幾個血兵防的是蔣家派高人來救蔣四娘。

    當然,這里的高人,是相對于一般人中的高手,不是墮民精英八姓這樣的高手。

    周懷禮并沒有料到盛思顏會出手相救。

    畢竟蔣四娘當初得罪盛思顏得罪得夠狠,盛思顏不主動打擊她已經是慈悲為懷了,還要動手救她,那應該是不可能的。

    周懷禮算漏的,其實是阿財。

    范媽媽和樊媽媽避開重重守衛,很快來到蔣四娘住的院子附近,也發現了那幾個藏在暗處的血兵。

    別的侍衛,她們可以輕而易舉的繞過去,不驚動他們。

    但是想不驚動這幾個血兵,大概是不可能。

    血兵的氣息和普通人很不一樣,墮民們對這種氣息感覺得非常清楚。

    “……動手吧。”她們倆互相對視一眼,從那幾個躲藏的血兵背后包抄過去。

    阿寶越來越大,墮民八姓精英得到的感悟和好處也越來越多。

    她們對戰這幾個血兵已經是綽綽有余。

    噌噌!

    她們的身影如鬼魅般移了過去,幾絲劍光閃過,那幾個血兵已經身首異處,倒在血泊中。

    做掉這幾個血兵,別的護衛就更容易了。

    范媽媽索性自己一個人在外面料理守在蔣四娘院子旁邊的護衛,讓樊媽媽進去救人。

    樊媽媽身形快如疾風,那屋子里的婆子根本沒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打暈了倒在地上。

    蔣四娘愣愣地看著一個中年仆婦從外面沖了進來。

    “……是夏陽公主讓我們來救你的。”樊媽媽簡單說道,“快跟我們走!”

    蔣四娘忙站了起來。“我認得你,你是大伯母身邊的仆婦。”

    樊媽媽笑了笑,一把扛起蔣四娘,輕輕在她肩井穴上捏了一下。

    蔣四娘立刻暈了過去。

    樊媽媽扛著暈過去的蔣四娘沖出她的院子,和范媽媽匯合。

    “你們先走。我要再做點兒手腳。”范媽媽笑著說道。

    樊媽媽點點頭,“你手腳利索些。”

    等樊媽媽看著蔣四娘消失在黑夜中,范媽媽將一個她剛剛打死的血兵扔到蔣四娘住的屋子里。然后將那幾個被樊媽媽打暈的婆子拎了出來。扔到院子里,最后將一袋黑油潑到那血兵的尸體上,再扔下一個點燃的火折子。

    唰!

    一叢明亮的火光頓時照亮了整間屋子。

    范媽媽隨后飛身離開了驃騎將軍府。

    她走了沒多久。就聽見驃騎將軍府傳來銅鑼的聲音,還有大聲的呼叫:“著火了!著火了!”

    回到神將府內院的清遠堂,范媽媽看見樊媽媽站在大門外的回廊上,忙問道:“怎么樣了?”

    “大少奶奶把她救醒了。正在屋里呢。”

    清遠堂的東次間,也是阿財住的屋子。

    蔣四娘才醒過來。從榻上坐了起來。

    盛思顏見她醒了,才放開手,道:“你被人毒啞了?”

    她剛剛給蔣四娘診脈,發現她中毒了。

    蔣四娘點點頭。“荷荷”叫了兩聲,就做了個寫字的手勢,要寫給盛思顏看。

    盛思顏一邊命人給她拿紙筆過來。一邊道:“你中的毒,不算很厲害。我這就去給你做解藥。你每天服用,半年之后應該可以說話,但是聲音肯定不能和以前相比。”不會再婉轉動人了。

    蔣四娘又驚又喜,沒想到自己還有開口說話的那一天!

    她掙扎著從榻上下來,給盛思顏跪下,不顧她的阻撓,硬是給她磕了三個響頭。

    盛思顏忙道:“我救你,是感謝你當初救了阿財一命。你不用這樣大禮。”

    蔣四娘斜過頭,看見阿財蹲在盛思顏腳邊,定定地看著她。

    蔣四娘又是慚愧,又是難過,慢慢低下頭,眼淚大顆大顆地流了下來。

    很快紙筆送來了,盛思顏讓蔣四娘自己寫,她去給她做解藥。

    天亮的時候,盛思顏的解藥做好了,蔣四娘的信也寫好了。

    一封給盛思顏,一封給她娘親曹大奶奶。

    盛思顏悄悄給曹大奶奶送了信,接她來神將府見蔣四娘。

    曹大奶奶開始不知道是什么事,忙忙地過來了,一進了清遠堂東次間的大門,看見蔣四娘坐在桌前寫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蔣四娘猛然抬頭,見是曹大奶奶。

    發白的嘴唇不斷翕合顫抖著,她猛地站了起來,從桌子后面沖出來,撲到曹大奶奶懷里,無聲地哭泣。

    曹大奶奶忍不住嚎啕大哭,緊緊抱著蔣四娘不放手。

    母女倆哭了快半個時辰,才漸漸平靜下來。

    胸中的積郁慢慢隨著淚水被沖洗干凈了。

    曹大奶奶問她:“……你怎么在這里?”

    蔣四娘抽身將自己剛才寫的信拿來給曹大奶奶。

    盛思顏聽見里面的哭聲停歇了,才敲了敲門,道:“早飯好了,好歹吃一點吧。”

    曹大奶奶忙道:“夏陽公主,請進來吧。”

    盛思顏撂開簾子進來,對著曹大奶奶頷首道:“蔣家老祖宗臨死的時候托付給我的事,我終是不負所托。”

    蔣四娘這才知道原來老祖宗到死都記著她,剛剛止住的淚又如滾珠一樣滴落下來。

    曹大奶奶哽咽著道:“老祖宗為了我們家,真是操碎了心。”

    盛思顏靜靜地等她們母女倆的心情平靜下來,才道:“我把四娘交回給您了。您打算怎么辦?”

    曹大奶奶拿帕子拭淚,正說道:“……這孩子受了這么大罪,我先帶她回江南養病……”

    蔣四娘一聽,快步走到東次間炕桌上放著的針線小笸籮前。拿了一把大剪刀,咔嚓一聲,將齊腰的長發順著耳根剪了下來。

    “四娘!”曹大奶奶驚叫,“你這是要做什么?!”

    蔣四娘扔下剪刀,走到桌前,提筆寫了幾個字,拿起來給曹大奶奶和盛思顏看:“剃度出家。為兒祈福。”

    盛思顏心里一酸。忙轉身出去了,把屋子再次留給曹大奶奶和蔣四娘。

    她回到自己的里屋,心情很是沉重。

    周懷軒沒有出去。坐在屋里的太師椅上,手里拿著一本書看。

    阿寶在旁邊蹲馬步,蹲得臉都紅了,還不能動。不能出聲。

    盛思顏看見這爺兒倆,心情又好起來。道:“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他打賭賭輸了,愿賭服輸,蹲一個時辰馬步。”

    盛思顏:“……”

    沒過多久,那邊曹大奶奶又請盛思顏過去。

    盛思顏回到東次間。看見曹大奶奶已經給蔣四娘把頭發修剪整齊了。

    曹大奶奶對盛思顏道:“四娘堅持,我也不好再勸。我馬上帶她蔣侯府,然后立即回江南。四娘想出家。我們江南老家附近有一個尼姑庵,是我們蔣家的一個老姑奶奶主持的。讓四娘去那里也有個照應。”

    盛思顏點點頭,“四娘愿意就好。”

    曹大奶奶看了看蔣四娘,又對盛思顏道:“……只是周懷禮那邊,如果他回來,發現四娘跑了,到處找她怎么辦?”

    蔣四娘不等盛思顏說話,已經又拿剪子比在胸口,表示如果再次被周懷禮找到,她就一剪子刺死自己,再不活了……

    盛思顏知道,她既然決定救蔣四娘,肯定要面對周懷禮的反撲。

    “您先安頓好四娘。別的事,以后再做打算。”盛思顏并沒有在曹大奶奶面前拍胸脯保證周懷禮不來找他們的麻煩,因為她不想給蔣家太多的許諾。

    曹大奶奶還想再問,蔣四娘已經拽了拽她的衣襟,然后將一封信遞給盛思顏。

    盛思顏見是寫給自己的,笑著接了過來,同時把一個小瓷瓶遞給曹大奶奶,“這是解藥,可以解四娘的啞毒。”

    曹大奶奶緊緊握住那小瓷瓶,激動得不知如何才能表示她的感謝。

    送走蔣四娘和曹大奶奶后,盛思顏才打開蔣四娘給她寫的那封信。

    她一目十行看下去,對周懷禮做的事有了更多的了解,特別還知道了周老夫人臨死的時候,居然把那小冊子的事,跟蔣四娘說了!

    “……四娘認為那冊子是周家的族譜?”盛思顏失笑,“這可好了,連周懷禮都知道了。”

    雖然這消息是錯的,但是周懷禮到底知道了那本冊子扉頁上的話,就是大夏開國皇帝夏云帝所寫的,如果能破解這本圖冊,就能解開一個天大的秘密……

    也不知道這個天大的秘密,對周懷禮的誘惑大不大?

    盛思顏仔細琢磨著蔣四娘寫的這封信,等晚上周懷軒回來的時候,盛思顏跟他說了蔣四娘信上寫的事情,也說了蔣四娘會去江南出家。

    周懷軒一點都不關心蔣四娘的情形,擺手制止她繼續說下去,只是道:“如今已經確實了那個人,就是周懷禮。”

    盛思顏點點頭,“正是他。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應該就是從卓凡濤那里弄來的血食。現在這些血兵,應該都是從那里來的。”

    “一個人的血,能改造這么多血兵?”周懷軒皺起眉頭,“不說五年前那一次,就說前幾天我跟蹤周懷禮的時候看見的血兵,最少也有五千人。”

    盛思顏卻是知道,這種改造,應該就是跟病毒感染一樣。

    只要有一個樣本,就能培養出更多的病毒,然后感染更多的人。

    那些血兵,應該就是被卓凡濤變異了的血改造的。

    “……他們中,應該有人會培養血樣,這樣才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盛思顏似笑非笑地道,“只可惜,卓凡濤的假新生,也是從我這里來的。他們注定無法過阿寶這一關。”

    “卓凡濤肯定是假的,他只是變異。”周懷軒凝神說道,“那周懷禮呢?”

    “周懷禮,應該是變異中的變異。”盛思顏嘆了口氣,“所以他也突破了一年的界限,成了現在這個怪樣子。據蔣四娘所寫,周懷禮每隔一陣子就要去一個地方吃藥。看來就是那藥壓制他的狂性。”

    “什么藥這么厲害?”周懷軒有些興趣。“不如……”

    “不行的。”盛思顏笑著搖搖頭,“你吃了沒用。你比他們的情形要厲害多了。”

    “我比他們厲害,可是卻沒有藥能夠抑制我。”周懷軒坐了下來。揉了揉自己的眉頭。

    盛思顏忙坐到他身邊,低聲道:“我會幫你找到不可知之地。到時候,你去那里就沒事了。”

    周懷軒抱緊她,在她面頰上親了一記。“我一個人在那里,縱然活上千年萬載。也是行尸走肉。——我不去。”

    盛思顏哄他:“你先去,等阿寶長大了,娶媳婦了,我就去找你。我告訴你啊。你要在那里乖乖地等我,不許跟別的女人勾勾搭搭!”說得跟她真的能去一樣……

    周懷軒低下頭,和她額頭頂著額頭。靜默半晌,低低地道:“……小騙子。”

    他知道那種地方。不是一般人能去的。

    盛思顏這樣說,不過是安慰他而已。

    盛思顏卻比他有信心,抱著他精壯的腰身,道:“你要對我有信心。我可是墮民盼了一千年才盼來的天命人……他娘。”

    周懷軒忍不住笑了,蹭了蹭她精致的小鼻子,“嗯,就算對你沒信心,也要對大祭司有信心,是不是?”

    “孺子可教。”盛思顏仰頭,親親周懷軒的下頜。

    “親完了沒有?”阿寶捂著眼睛走進來,“親完了告訴我,我怕長針眼啊!”

    盛思顏:“……”

    皇宮云閣的最高處,一個人影閃身走了進去,在那幅重瞳圖前站了一會兒,便去那玻璃框旁邊摩挲了半天。

    叮地一聲輕響,那玻璃罩子慢慢自動打開了。

    那人欣喜若狂:“……阮同這家伙果然沒有騙我!”

    這人正是叔王夏亮。

    他終于等到了這個機會,來到云閣,親眼看見了這幅重瞳圖。

    但是看了還不甘心,還拿了拓紙過來,將那幅重瞳圖嚴嚴實實蓋住,仔仔細細拓了一遍。

    夏昭帝的寢宮內,他半坐在床上,聽人回報著云閣那邊的動靜,半晌揮了揮手,表示知道了。

    太子親自帶著叔王夏亮去云閣,別人怎么管得住?

    夏昭帝嗤笑一聲,吩咐道:“明兒召夏陽公主和阿寶進宮覲見。嗯,還有周懷軒,一起進來吧。”

    外面的內侍應了,自去傳話。

    “父皇要見我和阿寶,還有懷軒?”盛思顏心里一緊,“不會是病情又有變吧?召了盛國公沒有?”

    “沒有。圣上只要夏陽公主和阿寶進宮覲見。”

    盛思顏忙帶上藥箱,和阿寶一起坐了車,周懷軒騎馬相隨,三人匆匆忙忙進了宮。

    到了夏昭帝的寢宮,夏昭帝只讓盛思顏和阿寶進去,命周懷軒在門口守著。

    周懷軒沒有異議,示意盛思顏和阿寶趕緊進去。

    盛思顏心急如焚,忙忙地來到夏昭帝的病床前,道:“父皇,您沒事吧?”

    夏昭帝笑了笑,揮手讓他們坐下,道:“我沒事,你們先坐。”

    阿寶乖乖地坐在盛思顏身邊,看著夏昭帝微微地笑。

    夏昭帝和阿寶閑話幾句,就從被子里拿出一個卷軸,交到盛思顏手里,“拿著這個東西,趕緊離開京城。”

    盛思顏接過卷軸,打開一看,居然是那幅掛在云閣里面的重瞳圖!

    “父皇!您這是做什么?!”盛思顏大驚,“這可是大夏的立國之寶啊!”

    “沒事,你拿去吧。”夏昭帝按住她的手,“云閣里現在掛的那幅圖,是假的,是我臨摹的贗品。我已經從夏亮那里知曉,如何找到去不可知之地的路線。你要將這幅圖,對著正午的陽光,從光線明滅中,可以看到一幅清晰的路線圖,就在那幅重瞳圖之中。你去,找到不可知之地,懷軒就不會再發狂,你們就能好好過日子了……”

    這是第一更四千五百字。求保底粉紅票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