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第117章 永恒 (大結局,萬字求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05-05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哎!你聽說沒有?咱們圣上終于出兵,要打墮民了!”

    “聽說了聽說了!新任神將大人帶著神將府大軍已經啟程往西北去了!”

    “這一位神將大人勇猛無匹,聽說連墮民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樣說,我們這一次說不定真的能滅墮民?!”

    “十有……只要滅了墮民,那一塊兒的寶地,就歸我們大夏所有了!”

    “聽說那里有很多礦藏和奇珍異寶,還有各種稀奇的藥材和花木!”

    一時間,大夏皇朝從上到下,從京城到邊緣的山寨,都在談論著這一次神將府出兵西北墮民之地的事兒。∷四∷五∷中∷文

    周懷禮帶著幾個血兵正要從西北啟程回京,聽見這個消息,心里一喜,知道叔王夏亮的計策奏效了。——神將府果然出兵滅墮民了!

    只要他們打得兩敗俱傷之時,就是他周懷禮帶血兵血洗墮民之地之時!

    周懷禮這一次帶著幾個精挑細選的血兵來到西北窺探墮民之地,發現那里的防范越發嚴實,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他偷著進去了一次,險些被人發現,才忙退了出來。

    和里面的墮民掂量一番,周懷禮覺得自己跟墮民單打獨斗肯定能勝,但是如果成千上萬個墮民一擁而上,他肯定是奈何不了的。

    他的血兵倒是不錯,擁有能和墮民一戰的實力!

    因此周懷禮日夜兼程,歸心似箭一樣往京城趕。

    他回到京城的那一天,盛思顏他們剛剛來到西北墮民之地住下。

    周懷軒的神將府大軍,還在半路上,浩浩蕩蕩往西北遠行。

    這一次神將府大軍的糧草。是由吳國公府籌集。

    新任吳國公非常盡心盡力,沿途調運糧草,源源不斷地給周懷軒送去。

    周懷禮回到京城,自己的將軍府都沒有回,先溜進了叔王府。

    “小王爺,你父王呢?”周懷禮來到叔王府,卻只見到了小王爺夏止。

    夏止笑道:“我父王在宮里面。周大將軍居然現在就回來了。怎樣?西北的事情打聽得如何?”

    “還好。跟我們預想的一樣。”周懷禮簡單說道,“王爺呢?”

    “周大將軍有話跟我說,是一樣的。”夏止端著茶吹了吹。“父王……在宮里,一時半會兒恐怕不會回來。”

    “哦?”周懷禮聽得夏止話里有話,“怎么說?”

    “周大將軍回來的正是時候。我父王正愁無人領兵。”夏止含蓄說道,“不過周大將軍是剛回來嗎?回你的將軍府沒有?”

    周懷禮一愣。“還沒有呢。我一回到京城,就先來見王爺了。”

    “嗯。你還是先回家一趟吧。我們正在等神將府大軍跟墮民開戰的消息。”夏止放下茶杯,“他們一開戰,我們就可以動手了。”

    周懷禮有些疑惑:“現在動手?時機成熟了嗎?”

    “差不多了吧。”夏止打著哈哈,將周懷禮送了出去。

    周懷禮回到自己的將軍府門前。才知道夏止的話是什么意思。

    原來他的將軍府,再一次有火焚過的痕跡。

    “出了什么事?”周懷禮心里一沉,大步走了進去。

    “懷禮。你可回來了!”夏瑞哭著奔了出來,抱著他的胳膊泣道:“你走沒幾天。后院有個院子半夜起火,差一點將整個將軍府都燒了!嚇死我了!”

    “哪所院子?”周懷禮厲聲問道,“四娘呢?四娘有沒有傷到?”

    “四……四娘……”夏瑞目光閃爍游移,往旁邊看去,不敢看周懷禮的眼睛。

    “你說!四娘怎樣了?!”周懷禮一把將夏瑞推開,往蔣四娘住的院子跑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蔣四娘住的院子,被燒成了一塊白地。

    周懷禮一下子跪坐在蔣四娘的院子前面,用手抱住頭,嗚嗚地哭了起來。

    夏瑞見了,氣得肝都疼了,轉身就走,回自己房里去了。

    周懷禮哭了一場,才叫了人過來,問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越聽越是心驚肉跳。——這番手法好熟悉!

    他曾經多次暗中殺人,都是用的這一招!

    “不對……”周懷禮喃喃地道,“她沒死……她一定沒死……”

    他氣沖沖奔到夏瑞房里,一腳將房門踹開,問道:“你把四娘藏哪兒去了?!”

    “關我什么事?莫名其妙!”夏瑞氣得翻了個身,側躺在床上,不看周懷禮氣急敗壞的樣子。

    “你最好別讓我查出來這件事跟你有關!”周懷禮一把將夏瑞抓過來,對著她吼道,然后松開手,跑了出去。

    周懷禮跑到蔣侯府窺探,發現蔣侯府曹大奶奶的小佛堂里供著蔣四娘的牌位,曹大奶奶整個人憔悴蒼老了許多,又不像是作偽,心下疑惑起來。

    他想來想去,也不信蔣四娘死了,但是如果蔣四娘沒死,他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周懷禮心中一緊,忙又到叔王府,對小王爺夏止道:“我有重要事情要找王爺說話,如果王爺再不見我,一定會悔之晚矣!”

    夏止見他振振有詞,只好傳訊將叔王夏亮從宮里叫了出來。

    “什么事這樣匆忙?”夏亮很是不虞,“我很忙。”

    周懷禮忙道:“王爺,事情有變,恐怕咱們應該早些動手了。”

    “出了什么事?”

    周懷禮就把蔣四娘的情形說了出來,末了道:“我總覺得她沒死,而是落在別人手里。——她知道我們很多事情,我擔心,會對我們不利。”

    “什么?她沒死?那她不是瘋了嗎?!”小王爺夏止也驚呼起來,“這可怎么辦?”

    “如果有人救了她,那她一定是裝瘋的!”周懷禮咬牙切齒地道。“這個賤人!我好心留她一條性命,她就是這樣報答我的!”

    夏亮的眼神不善地瞇了起來,沉聲道:“既然如此,那確實不能等了,今晚就動手吧!”

    “父王,來得及嗎?!”夏止慌忙阻止,“太子那邊……”

    “太子那邊有我。你們記得各安其位。一旦宮變。你們一定要馬上拿下整個京城。——特別是神將府,給我看好了,把里面的人都給我抓起來!”夏亮悍然說道。“這些人,都是牽制周懷軒的人質!”

    “遵命!”夏止和周懷禮一起拱手說道。

    關于如何起事,他們其實已經演練很多次了,只是一直覺得時機不成熟。所以遲遲不能動手。

    如今蔣四娘生死未卜,很可能已經落在夏昭帝手里。那就意味著,他們的事,很可能已經暴露了……

    天色雖然已經很晚了,但是夏亮下了狠心。命人給自己安插在太子身邊的心腹內侍傳了話,讓他馬上動手。

    那內侍帶了幾個高手進東宮,對太子道:“太子殿下。事不宜遲。您看看這是什么……”說著,把他早就準備好的一個廢太子詔書和一個選妃的詔書放到太子面前。“這是奴婢冒了殺頭的危險,從圣上那里偷來的。您看看,如果這兩個詔書明天發出去,您就什么都沒有了。”

    廢太子?

    納妃?

    豈不是說,父皇真的對他很失望?所以要納妃,再生兒子出來!

    這一刻,太子心里更加混亂了,他茫然看著那內侍問道:“……你不是說,父皇要立阿寶為太子嗎?”

    “……當然也不排除這個可能。”那內侍沉聲說道,“所以奴婢已經派兵圍困神將府,將阿寶抓來給太子親手處決!”

    太子的眼眸猛地一縮,往后退了幾步,“殺……殺人?我不行……我不能殺人……你讓別人殺吧……”他轉過頭,看著地上碧綠嵌花的方磚,臉色一下子變得雪白。

    真是個膽小鬼……

    那內侍恨鐵不成鋼,只好循循善誘,“太子殿下,現在不是退縮害怕的時候。您只要鼓起勇氣,做一件事,您這個皇位,就永遠是您的了!”

    “什么事?”太子迅速回頭,看向自己的內侍,“只要不殺人,我都可以做!”

    “好,您跟奴婢來。”那內侍拉著太子起身,“我們去圣上養病的寢宮。”

    太子昏昏沉沉帶著自己的心腹內侍一行人來到夏昭帝的寢宮門前。

    夏昭帝寢宮門前的內侍忙道:“圣上睡下了,兩位明日再來。”

    太子對那內侍吼道:“孤有急事要見父皇!”一邊說,一邊將那內侍推開,自己沖了進去。

    門內守衛的御前侍衛沖了上來,要攔著太子。

    太子沖他們一瞪眼:“孤今日非要見到父皇不可!你們再要攔著,格殺勿論!”

    他的話音剛落,那內侍帶來的死士高手便沖了出來,如砍瓜切菜一般,將那幾個御前侍衛全都殺了!

    太子看見那些血淋淋的尸體,知道自己再也沒有退路了,心一橫,往夏昭帝的寢宮沖去!

    “父皇!父皇!”太子大叫著進了寢宮,“有刺客!快保護父皇!”說著沖到夏昭帝床邊。

    他一把扯下帳簾,看見夏昭帝冷冰冰的眼神,打了個哆嗦,結結巴巴地道:“父……父皇,有刺客!”說著,往旁邊讓開,自己的心腹內侍帶著人走了進來,揮了揮手:“捆起來!”

    他帶來的死士立刻拿出繩子,將夏昭帝牢牢捆了起來,又塞了他的嘴,將他從床上拖起來,扔到寢宮里面的一間放雜物的小隔斷里。

    那里三面都是墻,沒有窗子,只有一個窄窄的小門通向寢宮。

    夏昭帝根本看也不看那內侍,只是一直死死盯著太子,目光中有痛心,有難過,更有決然和堅韌。

    “你就在這里待著吧!”那內侍上前把用一塊黑布套住了夏昭帝的腦袋,那黑布上有種怪怪的味道,夏昭帝立刻暈了過去,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看告示了!看告示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圣上病重垂危!太子監國!太子要親政了!”

    “切,這有什么稀奇的?圣上已經病了很長時間了……”

    叔王夏亮并沒有親自出面。而是借著自己在皇宮里安插的人手,很快將皇宮內外把持在手里,他現在只擔心一件事,就是神將府。

    若是神將府的人不聽太子號令,又或者周懷軒帶著神將府大軍回轉攻擊京城,他就算能打贏,也要經過一番惡戰!

    在這之前。他寧愿先找到把柄。要挾周懷軒聽他效令。

    將皇宮控制之后,夏亮馬上派人去抓神將府眾人。

    他知道神將府大軍都已遠走,留在神將府的。最多兩千人,就是慣常的守軍。

    沒想到他派了五千人去圍困神將府,輕輕松松進了大門,卻只抓到周老爺子一個主子!

    “王爺。神將府的主子只有周老爺子一個人,別的主子。都不見了。”

    “什么?!那些人跑哪兒去了?!——盛思顏、阿寶,還有周懷軒他娘?!”夏亮一拍桌子,將桌子拍得粉碎!

    “回稟王爺,聽說早在神將府大軍出征之前。他們就去了城外的莊子上小住,至今還沒有回來。”

    雖然知道這些人留在城外莊子的可能性很小,夏亮還是派人去搜了一通。果然不在莊子上。

    “盛國公府呢?給我把盛國公府的人都抓起來!”夏亮有吩咐道。

    盛思顏雖然跑了,但是如果把她的養父養母一家人都抓起來。不愁她不現身!

    可是他們去了一趟盛國公府,發現盛國公府也空無一人!

    “王爺,看來,消息確實有走漏!”周懷禮森然說道,“幸虧我們提前動手了!”

    “那就把蔣侯府的人都抓起來!”夏亮吩咐道,“如果蔣四娘沒死,她知道自己家人被抓了,說不定會跑來自首。”

    周懷禮點點頭,“王爺高見!”

    京城里宮變的消息傳到西北墮民之地的時候,已經是寒冬臘月。

    盛思顏心急如焚,特別想回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懷軒攔住她,道:“你要相信你父皇。他之前做了那么多事,你還不明白嗎?”

    “明白什么?”盛思顏怔怔問道。

    “……他應該早有準備。”周懷軒沉聲道,雖然他想不明白夏昭帝為何要這樣做,但是他知道,夏昭帝敢做出這樣的決定,應該有保命的后招。

    昭歷九年的春天,大夏京城里傳來消息,說是夏昭帝崩逝,太子夏池要登基為帝。

    可是就在太子夏池的登基大典上,夏昭帝身邊的內侍突然出現,指責太子弒君殺父,不配為君,然后一頭碰死在金鑾殿上。

    太子夏池一下子被嚇得從寶座上滾了下來,想要反駁那內侍的話,卻有更多的內侍和宮女涌了出來,指責太子囚禁夏昭帝,然后又為了早日登基,置夏昭帝于死地!

    太子急了,大叫道:“沒有!孤沒有殺父皇!只是把父皇關起來了!父皇是自己病死的!”

    話音一落,朝臣嘩然,紛紛將手里的圭阜扔到地上,表示對太子不忠不孝行為的憤慨!

    周懷禮趁機出列,命令御林軍:“把太子捆起來,交給宗人府發落!”

    御林軍猶豫地互相看了看,最后還是聽了周懷禮的命令,將已經嚇暈了的太子捆起來送到天牢去了。

    太子是夏昭帝唯一的兒子,如今夏昭帝死了,太子弒君殺父,肯定也不能再做皇帝了。

    看來看去,只有叔王夏亮是正宗的皇室血脈,跟夏昭帝的父皇夏明帝都是老皇所生。

    國不可一日無主。

    因此有些朝臣便推夏亮登基為帝。

    夏亮假意推辭三次之后,便在昭歷九年的春天登基為帝,是為新帝夏亮。

    夏亮登基之后,在內宮清洗,凡是夏昭帝的人,一概不用,全數格殺!

    安陽公主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和弟弟都被人利用了。父皇死了,弟弟關入大牢,他們都是給他人做嫁衣裳!

    她跑來找姚女官討主意想救自己的弟弟,卻正好看見夏亮派人來抓姚女官!

    “你們要干什么?”安陽公主厲聲呵止他們。

    “安陽公主,我們奉命辦差,還望公主殿下不要阻礙我們。”那人陰陽怪氣說道,并不把夏珊放在眼里。

    姚女官卻哈哈大笑。雙手合什。喃喃地道:“承宗,我對得起你了。你為這個皇朝賣了一輩子命,他理應屬于你。屬于你的后人……我來見你了!”說著,她手里已經握著一把匕首,當胸一刺,含笑死在眾人面前。

    夏昭帝崩逝、太子夏池弒君殺父和夏亮登基的消息是同一時間傳到西北墮民之地的。

    那時候已經是昭歷九年的初夏時分。

    雖然大夏別的地方已經改元為新歷元年。西北這邊還是用的昭歷。

    神將府大軍駐守在和西北墮民之地隔山相望的大夏國土最西端,并沒有對墮民發起進攻。

    盛思顏和馮氏、阿寶都住到了墮民神殿里面。

    他們中間。變化最大的,就是阿寶。

    他從來到這個神殿的頭一天晚上開始,就昏睡了三天三夜。

    醒來之后,他的目光深邃得根本不像七歲的孩子。

    在他昏睡的三天三夜里。他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他夢見自己漂浮在星空之中,如同大海中失去目標的航船,一直找不到方向。

    直到有一天。他看見了一處光,聽見了一聲召喚。才從星空中來到這片土地上。

    后來他的意識就模糊了,忘了以前的很多事情,直到這一次,在神殿里面喚醒了他的記憶,他才真正明白身為天命人的使命。

    “娘,我想問,你有沒有見過一個圖冊,上面都是這樣的文字……”阿寶給盛思顏畫了一些圖形樣的文字,皺著眉頭問她。

    盛思顏一驚。這些文字,就是那滴血石異象上的文字,也是周家祖傳的墮民譜系圖冊上的文字!

    這種文字,既不是大夏,也不是前朝的文字,阿寶怎么會知道的?!

    盛思顏試探著問道:“你認得它們?”

    阿寶點點頭,“我睡了一覺,醒來之后,腦子里自然而然地浮現出這些文字。它們就跟長在我腦中一樣。”

    “那這是什么字?”盛思顏一時好奇,將她當初描摹的那六個字拿出來。

    阿寶見了也很吃驚,“娘,你從哪里弄來的?!”

    “你說你認不認得吧。”

    “我當然認得。它們是:天門開,盛世臨。”

    重瞳現,圣人出。天門開,盛世臨。

    原來就是四句話?!——折磨了大夏皇朝這些人一千年的四句真言,就是它?!

    盛思顏感慨萬千,索性將周懷軒交給她保管的那個墮民譜系圖冊拿出來,遞到阿寶手里:“你看看,這是不是你要找的東西?!”

    阿寶疑惑地接過來,隨便翻看了幾頁,眼睛頓時睜大了,“娘!就是這個東西!這個圖冊,還有那張重瞳圖!”

    “還要重瞳圖?”盛思顏驚訝,看著阿寶把重瞳圖也拿出來了。

    阿寶笑著對盛思顏道:“娘,其實這重瞳圖上面的線條,不是路線圖。”

    “那是什么?”

    “呃,也可以說是路線圖吧。但是不是真正的路線,而是一個構造圖,在正午的陽光下,根據映照出來的線條,還有這本譜系圖冊上面的注解,就可以造出一樣東西。這件東西,可以帶我們去不可知之地!”阿寶興奮說道。

    盛思顏深吸一口氣,“就這么簡單?”

    “簡單?!哪里簡單了!”阿寶嘟起嘴,“這東西要建造起來,可不是一朝一夕!而且需要用的材料非常復雜,更重要的是,要放到皇宮的云閣那個地方才會起作用!”說著又嘟噥道:“夏云帝這老賊真是騙子,還是小偷!”

    “這就是說,我們還要回京城?”盛思顏挑了挑眉,“可是現在京城的皇帝,已經不是你外祖了。”

    盛思顏不相信夏昭帝已死,周懷軒也認為他沒有死,但是叔王夏亮確實登基了。所以他們兩人心里也有一絲的不確定。——萬一他不在了呢……

    盛思顏一想到這個可能就全身發冷,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天命人終于回到墮民之地,成全了墮民祖祖輩輩的期盼!

    阿寶看著這些殷切盼望他歸來的族人,心里又是溫暖,又是慚愧。

    他花了七年時間,才尋回他身為天命人的記憶。

    他的到來,極大的緩解了墮民們不可遏制的身體機能的衰敗。

    他們中很多人甚至可以在太陽底下行走一兩個時辰。

    但是這樣還不夠。阿寶知道。他應該做出更大的犧牲,更大的努力,來解除墮民經受千年的苦難!

    一場盛大的典禮在墮民神殿里舉行。

    阿寶來到最高處的祭壇。盤腿跪坐,闔上雙眸,帶領墮民向父禱告。

    眾人的祝禱聲達到最高潮的部分的時候,阿寶割開自己的手腕。讓自己的血汩汩而出,和祭壇凹槽里面沉寂了上千年的藍液混合。漸漸浸滿了整個祭壇。

    一股芳香從高高的祭壇處飄散下來。

    先是氣味,然后是微紅色如同細雨一般的點末,從高處如同雨絲一樣飄落,飄散在神殿的每個角落。將神殿里面的每個人都包裹起來。

    越來越多的“微雨紅塵”向神殿外飄散而去。

    這是初春的春雨,孕育著希望,孕育著新生!

    墮民之地的所有墮民。不管是在神殿內,還是在神殿外。都感受到來自天命人的善意和援手,不約而同跪拜下來,對著神殿的方向禱告。

    被那“微雨紅塵”包裹著,每個墮民都感覺到一千年沒有感覺過的溫暖又回到了他們身上!

    馮氏和盛思顏、周懷軒站在離神殿不遠的地方,定定地看著這幅神奇的情形。

    馮氏感覺到自己如同脫胎換骨一樣,那些漸漸要消磨掉她生命力的不適和病痛已經消失的一干二凈,她的壽命不再受到限制,她終于和正常人一樣了!

    這些“微雨紅塵”對周懷軒的影響不是很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用。他紛亂的心緒很快平靜下來,不像以前一樣,總是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克制住自己發狂的傾向。

    盛思顏卻已經滿臉淚痕。

    她能感覺到,在墮民之地飄散的“微雨紅塵”,不是別的東西,而是她兒子阿寶的血脈化就!

    他在救這些墮民,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救贖他們!

    眼看那些“微雨紅塵”越來越濃厚,將整個墮民之地都籠罩得密不透風,盛思顏感受到阿寶的氣息越來越微弱,終于大叫一聲:“阿寶!”拔腿往神殿狂奔而去!

    她是天命人的生母,也是墮民們最尊敬的圣人。

    盛思顏走進神殿,沒有墮民阻攔她。

    大家紛紛給她讓出一條路。

    盛思顏走到祭壇下方,仰頭看見阿寶坐在祭壇上,面色蒼白如雪,看著她微笑。

    那微笑出塵寬忍,如同佛陀降世,拯救世人,但是在盛思顏眼里,他只是個小孩子,是她的兒子,她十月懷胎,捧在手心里長大的兒子!

    “阿寶!”盛思顏顫抖著聲音叫了一聲,咬著牙,要往祭壇上爬。

    可是那祭壇不知怎地,居然變得滑不留手,她爬一次,摔一次,摔一次,再爬一次,把自己摔得全身青紫,頭破血流,卻還是不肯放手。

    墮民們想上前,卻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根本就過不去。

    “阿寶!你不能這樣,不能這樣!”盛思顏看著自己的兒子的身體搖搖欲墜,心痛如絞,恨不得以身相代!

    阿寶還是那樣微笑著看著她,神情有些恍惚,一股矛盾歉疚的神情從他臉上一閃而過。

    就在這時,周懷軒大步走了進來,分開眾人,闖入屏障,將盛思顏抱起來,騰空躍起,來到了祭壇上。

    看見阿寶座位周圍的凹槽已經注滿了他的鮮血,想到整個墮民之地飄散的微雨紅塵,都是由它成就,盛思顏從阿寶手里奪過那把匕首,往自己的手腕上也劃了一刀,然后將自己的手腕遞到阿寶嘴邊。

    阿寶本來緊緊抿著唇。不想吸食盛思顏的鮮血。

    可是那股甜香一到他嘴邊,他根本就無法抵抗,不由自主張開嘴,大口大口吮吸起來。

    一般的血食,對天命人是不起作用的,除了盛思顏,因為她是他娘。

    孕育了天命人的血。自然對天命人有修補作用。

    在盛思顏因為失血過多暈厥之前。她滿意地看見阿寶的臉色紅潤起來了……

    “娘……”

    盛思顏睜開眼睛,看見阿寶正伏在她身邊睡著,抓著她纏著紗布的手腕。剛才那句“娘”,是他的夢囈。

    盛思顏深吁一口氣,摸了摸阿寶的頭。

    阿寶驚醒過來,抬頭看見盛思顏醒了。立刻綻開滿臉的笑顏:“娘醒了!”

    周懷軒沖了進來,“阿顏!”

    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和兒子。盛思顏很滿足地又睡了過去。

    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聽見的消息便是周懷禮重兵壓進,來到西北,命令周懷軒帶著神將府大軍向墮民進攻!

    “周懷禮來了?”盛思顏坐起身。“能不能把他抓來問話?”

    “很難。他身邊的軍士太多。”阿寶惋惜地道,“居然沒有帶血兵,實在是太可惜了。”

    “你爹呢?他準備怎么做?”盛思顏很是擔心。

    “爹不認新帝。起兵反叛了。——娘,你已經是叛賊的老婆和娘親了。”阿寶一本正經地道。“我也要起兵!跟爹一起打入京城!”

    周懷禮沒有料到,墮民已經可以在陽光下行走了。

    可以在陽光下行走的墮民,戰力絲毫未減,再加上神將府大軍,他帶來的十萬大夏軍士,幾乎剛一開戰,就跑了個精光!

    周懷軒也沒有命令神將府軍士趕盡殺絕,只是讓人喊話,投降的軍士都可以活命,逃跑的軍士也既往不咎!

    這樣一來,周懷禮身邊的人跑得更快,他自己是在數十個心腹死士的護持下,才先周懷軒一步逃回京城!

    “陛下!陛下!周懷軒反了!”

    “陛下!神將府反了!”

    一道道加急軍報飛速送往京城新帝夏亮的案前。

    他看得火冒三尺,一腿將面前的書案踹翻,“不中用的東西!一仗不打就把城池拱手相讓!都是白癡嘛!”

    他身邊的人嘀咕:“跟周懷軒打,才是白癡……”

    “你說什么?!”新帝夏亮氣得回手抽了他一個耳光。

    沒過多久,周懷軒就帶著神將府大軍,阿寶帶著墮民大軍,一起打到了京城腳下。

    夏亮來到自己關押夏昭帝的地方,臉色陰沉地道:“你的好女婿,反了大夏了。——重瞳圖的秘密,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夏亮本來以為周三爺已經窺破了重瞳圖的秘密,但是幾次尋找未果之后,他發現還是有些東西,非帝王不能知曉。周三爺,還是差了一層。因此他關著夏昭帝,沒有殺他。

    夏昭帝笑了笑,“你做皇帝,他當然會反。”

    夏亮眼眸倏地瞇了起來,半晌才回過味來,大叫道:“是你安排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你好狠毒!”

    故意裝病,然后一步步把權力讓給夏亮,加速了夏亮野心的催化,終于一發不可收拾!

    夏昭帝淡然搖頭:“是,也不是。我只是給你機會,給你選擇。你可以選擇做,或者不做,我從來沒有逼過你,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在誘惑面前,你選擇了被誘惑。”

    “你別得意,我還有殺手锏在手里!”夏亮怒吼,“我才是最有謀略的!我綢繆這么多年,就是為了這一天!——你把那幅真的重瞳圖藏哪兒去了?!”

    “圖在大夏在,圖亡大夏亡,這是太祖皇帝的遺言。”夏昭帝莞爾說道,“那幅圖,早就不在這里了。”

    “你敢耍我?!”

    “算了。這個天下,其實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是時候將它還給它的主人了。”夏昭帝閉上眼,“你殺了我吧。你不是早就宣布我死了嗎?”

    “想死?可以,不過,你要死得有價值!”夏亮獰笑著說道。拂袖而去。

    神將府大軍圍攻京城,京城的老百姓人心惶惶,只能躲在家里,生怕被流矢所傷。

    鎮國大將軍蘇定遠被新帝夏亮派守西城門,他卻在半夜的時候,偷偷打開城門,放了周懷軒的神將府大軍入城。

    新帝夏亮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

    周懷禮的五萬血兵都沒有來得及去西城跟周懷軒決戰……

    他將周懷禮叫過來。吩咐道:“沒有法子了,起高臺,把那些人都推上去!朕倒要看看。這周懷軒看著他們慘死,他就能無動于衷!”

    “他會無動于衷,但是他妻子不會,所以他一定會就范。”周懷禮胸有成竹說道。

    霧蒙蒙的天氣。不見天日。

    皇宮前面的高臺之上,夏昭帝、太子和周老爺子三個人被綁在上面。臺上臺下有重重血兵守衛。

    一封信送到周懷軒那里,讓他和阿寶投降,否則就殺了夏昭帝、太子和周老爺子三個人。

    周懷禮親自拿著大砍刀,站在臺上。傲氣十足,裨睨眾人。——他手下五萬血兵,今天終于可以派上用場了!

    神將府大軍和墮民再厲害。也沒有他五萬血兵厲害!

    就在這時,阿寶縱馬奔出。從馬上飛身躍起,同時發出聲聲長嘯,往那高臺飛去。

    周懷禮大喜,正要迎刀而上,突然發現自己筋骨酥軟,別說抱著一把一百八十斤重的大刀,就連站都站不穩了。

    他心知有異,想叫人“放箭”,但是他的聲音軟弱低微,根本就傳不出去。而臺上臺下的五萬血兵,突然也跟被人抽了脊梁骨一樣,一個個撲通撲通倒在眾人面前,再無還手之力。

    如同人墻般堅不可摧的血兵就這樣成了豆腐泥,一點戰力都沒有了。

    怎么會這樣?!

    周懷禮平生第一次,恐懼得全身如墜冰窖,又如掉入火山,被烈焰炙烤!

    那是一種從信心十足,到一敗涂地的高強度落差,直讓他頭暈目眩,全身跟死魚一樣癱在高臺之上。

    阿寶縱身飛到高臺之上,手拿強弩,四箭連發,分別射中周懷禮的兩支胳膊和兩條腿,將他呈大字型釘在高臺之上,然后抽出小匕首,往夏昭帝、太子和周老爺子他們身邊撲去,將他們身上的繩索一一砍斷。

    “放箭!”

    夏亮在遠處看得心膽俱裂,不敢相信自己最厲害的五萬血兵就這樣跪在一個七歲孩子的腳下!

    真是不戰而撅人之兵啊!

    兵不血刃,全數跪倒!

    夏亮心知大勢已去,還是要做最后掙扎。——至少高臺上那三個人,他是非殺不可!

    如蝗般的箭雨遮天蔽日,紛飛而至,往高臺上射去。

    一隊墮民突然飛身而起,手執一人高的盾牌,來到高臺之上,迅速圍成一道從頭到腳的圍墻,將夏昭帝、周老爺子、阿寶和太子都圍了起來。

    鐵箭錚錚錚地扎在盾牌之上,將那些盾牌扎得如同刺猬一般,卻還是穿透不了那些精鋼所鑄的盾牌!

    高臺上的周懷禮,卻被那些鐵箭射成了刺猬,但還是茍延殘喘……

    周懷軒騎著馬從叔王夏亮的后面包抄過來,揚手揮出,將自己手上的長劍狠狠擲去,一下子穿透了夏亮身上穿的厚厚的盔甲,扎到他的后心,又從前胸穿了出來!

    夏亮難以置信地低下頭,看著從自己胸口穿出來的一支明晃晃的長劍,“啊——!”他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落下馬來。

    周懷軒指揮著神將府大軍如潮水般往前踐踏而去,將叔王夏亮和他兒子夏止都在萬軍之中踩成肉泥!

    “弟兄們!上啊!”

    一道道喊殺聲在皇宮門前響起。

    沒有多久,叔王夏亮的所有隊伍都被清除干凈。

    墮民們護著夏昭帝、太子、阿寶和周老爺子退入宮門里面。

    這一場京城的內亂,從太子夏池發動宮變開始,到神將府大軍高舉反旗,打入京城為止,一共持續了八個月。

    夏昭帝對盛思顏和周懷軒道:“就當我已經死了。大夏已經沒有人了。——這個江山,本來就是阿寶的。”

    阿寶是墮民之主,是天命人。

    而墮民,是前朝皇室。

    夏云帝的江山,就是從墮民那里偷來的……

    在很多大夏民眾心中,夏昭帝確實已經死了,因為上一個被誅殺的偽帝夏亮。還為夏昭帝風光大葬過。

    剛剛過去的國喪。大家還記得。

    至于神將府大軍攻入京城那一天發生的事,知道的人畢竟只有少數。

    而在如蝗的箭雨中,那些人又以為夏昭帝已經死在了高臺之上。

    阿寶八歲那年。他正式登基,做了皇帝。

    不是大夏的皇帝,而是開創了新朝——大周朝。

    大周朝皇帝登基的第一天,沒有去和百官同喜。而是來到高高的云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拉著盛思顏的手:“娘。您就陪我幾天吧。等我長大了,娶了媳婦生了娃再走,好不好?”

    盛思顏莞爾,她撫了撫阿寶的頭。“阿寶,你早就長大了。你會做一個好皇帝,你祖母會一直陪著你的。——而娘和爹爹。在不可知之地等你。”

    阿寶依依不舍地放了手,按了按重瞳圖邊的按鈕。那幅圖往旁邊移開,露出一扇門。——那是阿寶根據重瞳圖和墮民譜系圖冊制造出來的星門。

    從這扇門,可以去向不可知之地,也就是他們墮民先祖當年橫渡星河離開的遙遠家園!

    只有在那里,周懷軒這個“新生”才能長久地生活下去。

    他的新生,其實是一種返祖。

    盛思顏在經歷了墮民神殿“微雨紅塵”的洗禮之后,身體也發生了類似“新生”的變化,因此順理成章的,她跟周懷軒一起走了。

    兩人踏入門內,對阿寶招了招手,慢慢消失在星空之中。

    阿寶嘆口氣,關上了那扇門,又闔上重瞳圖,以及外面的玻璃罩子。

    京城附近的大山上,一座漂亮的別院里,隱居在這里的周老爺子跟夏昭帝成了棋友,兩人每天下棋看書,或者釣魚捉鳥,過著心滿意足的日子。

    “夏池的病好些了嗎?”周老爺子擺下一子。

    “就這樣了。能傻一輩子,是他的福氣。”夏昭帝感慨說道。

    “周懷禮呢?”

    “還掛在大夏皇宮門前的高臺之上,應該已經成了人干了吧……壞事做絕,連王青眉他居然都要殺……”夏昭帝悻悻地道。

    五十年后,已經做了五十年皇帝的阿寶一天夜里突然醒來,他離開自己的寢宮,往云閣走去。

    來到云閣最高的那一層,他推開了那扇門。

    “王子殿下,您終于來了。”一隊侍衛模樣的人迎了上來,“王和王后讓我們在這里等了很久,還擔心您顧不上小公主的滿月禮!”

    阿寶欣喜地發現自己回到了十幾歲的少年時期,他笑著跟那些侍衛走過去,走到一座巍峨的城池前。

    天上綻放著無數炫目的煙花,美得令人窒息。

    幸福的日子,就是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是為永恒。

    全文終。

    第三更萬字大章大結局。o(n_n)o。

    最后一次打滾求粉紅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