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寵-番外一 成全 (王毅興)
更新時間:2015-05-07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盛寵 | 寒武記 | 寒武記 | 盛寵 
正文如下:
“王相!王相!太子……太子逼宮,囚禁了圣上!”

王毅興坐在自己的書房里,垂眸看著面前跪倒的內侍,過了許久,才緩緩地道:“……知道了,你下去吧。》頂點小說,”

那內侍猛地抬頭:“王相!您就無動于衷嗎?!圣上待您不薄,又是您的姐夫,您怎么能袖手旁觀?”

王毅興看了看自己的袖子,笑了笑,道:“圣上是我姐夫,太子還是我外甥呢!你說,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能怎么樣呢?”

他的話音剛落,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掌聲。

他的書房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叔王夏亮和周懷禮一前一后走了進來。

夏亮笑吟吟地在前面鼓掌,一邊回頭對周懷禮道:“懷禮,我不如你看人準啊。——王相剛才說的,確實是肺腑之言。”說完面色一整,出手就是一劍,將剛才那個內侍刺了個透心涼。

王毅興嫌惡地皺了皺眉頭,“不要弄臟了我書房的地。”

“來人,幫王相把這人給拖出去!”夏亮揮了揮手,叫了個人進來。

王毅興看著他們,神色如常,心里卻知道,自己的相府,已經被夏亮和周懷禮帶人給控制了。

“毅興,圣上重病,不能理事。你是宰相,也是太子的親舅舅,是不是應該出來主持大局呢?”周懷禮笑吟吟地踱了過來,拍拍王毅興的肩膀。

王毅興慢慢地將他的手撥開,搖了搖頭。嘆息道:“懷禮,你就饒了我吧。——這件事,我還是置身事外吧。我夫人剛剛清醒,連路都走不動,我要親自照顧她,請你們諒解。”這是擺明了他不插手此事。

夏亮本來打算的是如果王毅興不肯識相,就殺了他。

但是周懷禮說服了他。——有一個乖乖就范的宰相,比殺掉他更管用。

畢竟夏亮要做皇帝,最需要這些朝廷大臣的擁護。

現在看來,周懷禮說的是對的。

王毅興這個人。心狠手辣。利欲熏心,確實可以利用。

而且現在這個關口,王毅興撒手不管是最好的,方便夏亮行事。

等他登上大位之后。王毅興的用途更大。

“好了。我還有事。懷禮。你陪王相說說話。”夏亮沖王毅興笑了笑,轉身離去。

夏亮帶著自己人離開了相府。

周懷禮坐到王毅興面前,偏著頭打量了他一會兒。道:“太子監國,其實你大有可為,用不著這樣避嫌。”

“……我真的是做不出來。”王毅興苦笑,對著周懷禮拱了拱手,“懷禮,太子這樣做,我非常為難,只好裝看不見了。”

“也對。”周懷禮點點頭,“其實太子監國,不正是你希望的嗎?當初,你姐姐上不了臺面,盡扯你和太子的后腿。你實在忍無可忍,才向我抱怨……”

王毅興緩緩抬起頭,目光漸漸凝重,“……是你殺了我姐姐?”

“你好像很奇怪的樣子?”周懷禮仰頭大笑,“我還以為你和我心照不宣呢!不過,不管怎樣,你不用謝我!”

王毅興垂眸,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控制自己,淡然道:“算不上心照不宣,但是你確實幫了我一個大忙。”

“當然!我一向是急兄弟之所急,想兄弟之所想!”周懷禮站起身,彎腰向前探出,拍拍王毅興的肩膀,“若不是我提前幫你鏟除了你姐姐,你外甥根本等不到做太子的這一天,當然,更不會有登上皇位的那一天。——你信不信?”他是為了跟王毅興套交情,才出手殺了王青眉。

周懷禮一直覺得,王毅興遲遲不肯動手殺了王青眉這個蠢女人,是囿于親情,實在太過迂腐。

那時候昭王妃王青眉卯足了勁兒折騰,已經把夏昭帝一點點情份都快耗光了,也連累了王毅興。周懷禮認為自己出手,正好能解決王毅興的難題。

可以說,正是昭王妃的死,才成全了兩個孩子……

王毅興閉了閉眼,臉上浮出一個笑容,他頷首道:“多謝你了。”

“咱們兄弟,說什么謝呢?!”周懷禮笑著推了他一把,“你好好歇著,別亂跑。只要你乖乖地待在相府,等這陣子過去了,我保你沒事!”

“那就拜托懷禮兄了。”王毅興站起來拱了拱手。

周懷禮笑著離去,臨走的時候,還是給王毅興的相府門口留下幾個探子,盯著出入相府的人群。

王毅興回到內院,來到尹幼嵐的臥房。

“毅興,你回來了。”尹幼嵐在丫鬟的攙扶下,慢慢走出來迎接他。

“這么晚了,怎么還沒睡?”王毅興快走幾步,從丫鬟手里把尹幼嵐接了過來,吩咐丫鬟道:“出去吧,這里有我。”

丫鬟躬身退下,把屋子留給王毅興和尹幼嵐。

“毅興,出什么事了?”尹幼嵐察言觀色,覺得王毅興的神情有些不尋常。

王毅興看了尹幼嵐一眼。

自從這個女子蘇醒之后,王毅興一度覺得有些尷尬。

畢竟他沒有想到她還有醒過來的一天……

當她真的醒了之后,就已經成了他的妻子。

雖然他們還沒有圓房,但是夫妻名份已定。

幸虧尹幼嵐暈迷了這么久,身子狀況很差,還有長長的復原期,因此他們不用馬上同房,以免更加尷尬。

但是跟她相處日久,王毅興發現她的優點越來越多。

聰明伶俐,善解人意,是她最大的優點,也是跟盛思顏一樣,讓他很心悅的一種品質。

不過她對他隱藏的情緒都能了如指掌,這一點倒是讓王毅興很驚訝。

如今的他喜怒不形于色。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一腔熱血,七情上面的王毅興,就連外面那些老油條似的官兒都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緒。

尹幼嵐卻能一眼識破。

王毅興很是感慨地扶著她進里屋,慢慢跟她說了今天的事情。

尹幼嵐雖然是內宅女子,但是她是尹家女,出身見識自是不凡,王毅興說的那些朝堂中事她也懂。

尹幼嵐聽完,很是憂慮,“……太子怎么能這樣做呢?這可讓毅興你如何自處?圣上……那邊,你真的不想想法子嗎?”

王毅興輕聲道:“圣上那里。倒是不用你我操心。以圣上的本事。你以為九歲的太子真的能逼宮?”

“……如果他有幫手,還是可以的。”尹幼嵐含蓄地道,“挾天子以令諸侯的事多了去了。”

尹幼嵐居然也看出來太子背后有人了……

王毅興含笑看了她一眼,扶著她躺下。給她掖了掖被子。“你睡吧。這件事。我們旁觀就行了。”說完又苦笑:“我就算想做什么也不行。他們已經把相府看得死死的,我敢動彈,他們頭一個拿我祭旗。”

“你可不能有事!”尹幼嵐立即拉住王毅興的手。著急說道:“千萬不要!”

王毅興心里一暖,溫言道:“沒事,沒事,我不會有事。”頓了頓,又道:“你也不會有事,我們一家子都不會有事。”

從尹幼嵐房里出來,王毅興睡不著,來到院子里背著手慢慢走著。

看著天邊已經要沉下去的月亮,深深嘆了口氣。

圣上現在想必也很失望、為難吧?

從圣上開始讓叔王夏亮參與朝政開始,王毅興就隱隱覺得不妙。

他提醒太子要遠離叔王,親近神將府,但是太子對阿寶始終有著心結,就是不肯,反而跟叔王府的人越走越近……

這樣的太子,遲早是做不長的。

不過他再差,也是他的親外甥,他如何能幫著別人把他的親外甥拉下馬?

可是他也無法幫著自己的外甥,去對付神將府……

因為神將府里,有她。

從她還是襁褓里面的嬰兒開始,王毅興就習慣照顧她,習慣到很早就把她當成自己的一部分,從來沒有想過這輩子會跟她分離。

也行是太習慣她在他身邊,他甚至一度到了忽略她的感受的時候。

她一直是在他身邊的小妹妹,對他言聽計從,他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意……

就是這份理所當然,讓他永遠失去了她。

她離開他,就如同他身體的一部分永遠離開了他一樣。

從此他只是個殘缺不全的人。

這份殘缺深埋心底,沒有人看得到,他也不希望人看得到。

尹幼嵐沒有睡著,她看著帳頂的和合二仙圖,輕輕吁一口氣。

在她暈迷的時候,王毅興以為她聽不見,對她說了很多心里話。

尹幼嵐其實都聽見了,只是不能動,不能說話。

現在醒了,回想到當初聽見的那些事,她只覺得無比同情這個外表溫潤,內心孤傲的男人。

這一生還長,他們的日子還有很多,尹幼嵐閉上眼睛,沉入夢鄉,嘴角漾起一抹笑容。

“毅興,太子今日登基大典,你要不要去?”周懷禮來相府找王毅興,殷切地問道。

王毅興搖搖頭,“我最近身子不好,一直高熱不退,恐怕不能去了。”

他知道,這不過是試探而已,就算他說要去,這些人也是不會讓他去的。

他們始終對他不放心,不然不會最近囤重兵在相府門前看守了。

周懷禮點點頭,“毅興,你要記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要逞英雄,識時務者為俊杰。你才華蓋世,是治世的棟梁之材,王爺……一直很賞識你。”

“我向來如此。”王毅興挑了挑眉,“不然也不會和懷禮你結為知己了。只是我還知道,做人留一線,日后好見面。再說,太子是圣上唯一的兒子,他的性命,也許比你們想象的更重要。”

周懷禮深深看了王毅興一眼,“我知道了。”

就因為王毅興這句話,多疑又謹慎的叔王夏亮,留了太子一命,暫時沒有趕盡殺絕。

周懷禮走后,王毅興去到姐姐王青眉的靈位前,痛哭失聲。

他知道,太子登不了基,做不了皇帝……他只希望,太子能留下一條性命。

他成全了她,誰來成全他?

尹幼嵐扶著墻,一步步走了進來,立在他身邊,將手輕輕放在他的胳膊上,“別難過。你已經盡力了。我們做我們能做的事,其余的事,交給老天爺吧。”

果然不出王毅興所料,太子沒有能登基,反而被夏亮揭穿他“弒君殺父”,大逆不道,不配為君。

很快叔王夏亮登基為帝,王毅興從家里的假山上跳了下去,摔斷了腿,無法出仕。

他一直等,等待她回來的那一天。

圣上生死未明,夏亮登基,他知道她一定會回來!

他沒有等多久,她的夫君和兒子,已經帶著神將府大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勢如破竹般從西北打回京城。

那一晚,腿傷好了的王毅興悄悄離開已經撤了守軍的相府,來到西城門,說服守城門的鎮國大將軍蘇定遠,打開了京城的大門。

周懷軒帶著神將府大軍深夜入城,打了夏亮和周懷禮一個措手不及!

這樣的里應外合,再加上周懷軒、神將府大軍和阿寶的戰力,怎么可能失敗呢?!

夏亮和周懷禮的失勢完全是在意料之中。

王毅興只是沒有想到,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后,她還是選擇了遠走……

義無反顧地,跟著周懷軒去往一個未知的,可能很兇險,也可能很美好的地方。

她走的那天晚上,王毅興在院子里站了一夜,一直眺望著皇城里最高的那座云閣。

“毅興……”尹幼嵐走到他身邊,將一件斗篷披到他背上,“回去歇一歇吧。”

真的是該放下的時候了。

王毅興笑著回頭,拉起尹幼嵐的手:“幼嵐,咱們生個孩子吧。我想要個女兒,一個可愛乖巧的小女兒……”

番外免費。三千八百字。o(n_n)o。

今天是雙倍最后一天,求粉紅票!!!

另外親們可以去收藏一下某寒的新書《傾世寵妻》。某寒認為會比更好看,因為某寒一直在進步。o(n_n)o。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