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第3207章藏得最深的人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厭筆蕭生   本書關鍵詞: 玄幻小說 | 東方玄幻 | 帝霸 | 厭筆蕭生 | 厭筆蕭生 | 帝霸 
正文如下:

十大始祖之一,最終都墮入黑暗,這可是曾經生死與共的同袍,這對于藥仙他們來說,的確是很大的打擊。

所以時至今日,他們也不愿意多去談,他們也不愿意去詆毀這位始祖,所以有外人提起這件事的時候,藥仙他們都是三緘其口。

只有此時李七夜問起的時候,他們這才愿意一一相告。

“每一個人選擇不一樣而已,每一個人看法不同而已,也是每一個人的道心堅不堅定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對于當年這位十大始祖之一始祖墮落,他并沒有什么興趣。

“當年,并不止一個人是吧。”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那個恐怖存在,不是唯一的。”

這才是李七夜想要問的東西,這也使得藥仙他們相視了一眼。

最后王陽明點頭,說道:“是的,不過,現在應該是唯一僅存的,當年具體是有幾位恐怖存在,我們并不是很清楚。”

說到這里,王陽明頓了一下,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們算是比較晚的始祖,很多事都未曾經歷,知道整件事情來龍去脈的,或許除了琴女帝、火祖他們幾個之外,如九秘、抱樸他們知道得更加的詳細。”

“是呀,事實上,我們來不渡海之前,這一場戰爭已經持續了很久了,換句話來說,這一場正邪大戰,早就很久之前就有了,說不定在抱樸之前就有了。”藥仙也點頭說道。

王陽明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們所知道的消息而言,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黑暗存在,至少在我們之前就有。傳聞,一開始由三仙所主導這一場戰爭,后來抱樸、九秘、火祖、龍祖、琴女帝……都先后加入了這一場戰爭。”

“……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說到這里,王陽明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三仙沒有消息了,至少我們知道的是這樣,后來,整個大局在很多時候都是由琴女帝他們幾個在主持,我們后來加入,也是琴女帝征召大家的。”

“其實,這一場正邪之戰不是一直都在戰爭的狀態,是停停戰戰,每一個時間節點都不一樣。”凈陽始祖補了一句,說道:“或許前期有可能是持續了比較長的時間,不過,我們后來參加的,從嚴格意義上來講,那是最后一場戰斗,只不過,我們退出得有點早。”

“有點意思。”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了笑,對于不渡海的一些情況,他了解得更多,只不過,對于一些事情,他感興趣而已。

“以我們當時的情況來看,我們所知道的,應該有兩個恐怖存在,當時琴女帝、抱樸主持大局,算是大戰場吧,不過,也是戰戰停停。當時的那個恐怖存在也是在戰戰走走,也不知道他圖謀什么。在這一場持久的戰爭中,他召集了不渡海的不少兇物,甚至也有一些人也加入他的隊伍,來自于三仙界的人。”說到這里,凈陽始祖和藥仙他們相視了一眼。

當然,有些關系別人名譽的事情,凈陽始祖也不敢輕言,越是始祖,他們越是不會輕易去詆毀某一個人,畢竟,他們也都是過來人。

“那只能說是很小一部分。”王陽明說道:“這樣的墮落,前期并不嚴重。后來聽說在三仙的干涉之下,最后這尊恐怖存在戰敗,逃之夭夭,而琴女帝、抱樸、龍祖他們是緊追不放,尋遍整個不渡海。”

“但,還有一位恐怖存在。”李七夜笑了一下,對于這位戰敗的恐怖存在,李七夜心里面是十分清楚。

“這尊恐怖存在,是潛得最深的人。”王陽明神態鄭重,說道:“那怕我們曾經參加過最后一場戰爭,事實上,我們也沒有見過他,當年我們在戰場上,拼殺的只不過是他的爪牙而已。”

“不要說我們,只怕真正見過他的人,寥寥無幾。”藥仙搖頭,說道:“當年我見了琴女帝,但,以我看,琴女帝都不見得真正見到過這個人,這個人潛得太深了。”

“至少火祖應該見過。”伏牛始祖接了一句,說道:“火祖絕對是見過他,不然,為什么當年神威要壓塌整個不渡海?三仙中有老祖宗怒了!這只怕不僅僅是因為火祖墮入黑暗那么簡單。”

“火祖的確見過。”李七夜可以肯定,點頭,說道。

凈陽始祖輕輕嘆息一聲,說道:“總之,這個恐怖存在潛得太深了,我們聽說,不僅僅是始祖們在尋找他,只怕連三仙都在尋找他,但,都沒有他的下落。甚至有道友說,這尊恐怖存在,自從出現在不渡海,他就沒有真正露過臉。或許,當年萬古淵中的那個石頭精見過他,但,其他的東西,沒有人能說得清楚。”

凈陽始祖所說的石頭精,也就是當時被鎮壓在遠征船的那顆黑石子,它就是出身在萬古淵。

此時,藥仙他們都不由望著李七夜,因為萬古淵就是毀在了李七夜的手中,萬古淵的黑暗也是被李七夜蕩平的。

“在未被黑暗籠罩的時候,我去過萬古淵,后來再也沒有去過,不知道那尊恐怖存在在那里面干了什么。”藥仙說道。

“一個道臺。”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他是謀大略,不過,沒成功,被毀了,應該是三仙出手了,不過,他也應該先走了一步。”

“是的,只怕三仙一直都在搜尋著他,他也不敢真正露臉,一直躲在不渡海深處,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藏身之處,只怕火祖他們都不知道。”伏牛始祖說道。

“比起戰敗的那尊恐怖存在來,這一尊恐怖存在才是最可怕的。”王陽明徐徐地說道:“在當年,雖然這尊恐怖存在一直未露臉,深潛不出,但,他一直在暗中蠱惑著很多人,不僅僅是使得不渡海的許多兇物墮入黑暗之中,連很多始祖、無敵都在他的蠱惑之下,墮入了黑暗……”

說到這里,王陽明不由頓了一下,神態黯然,輕輕地說道:“……最后一戰,說白了,就是我們自己人打自己人,反而他一直沒有露臉,他沒有多大的損失,甚至連行蹤都沒有暴露。”

藥仙他們三位始祖也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他們都是參加過最后一戰的人,知道最后一戰的情況。

對于他們來說,最后一戰往往是兄弟刀劍相向,這對于他們來說,那種滋味并不好受。

“這個恐怖存在,謀大略,一定會有更可怕的謀圖。”王陽明認真地說道:“只不過,我們不知道而已。”

“這的確。”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他怕暴露自己,一旦暴露,三仙必定會不會錯過!”

“所以,那怕先生當著天下人的面挑戰他,他也不會出現的。”凈陽始祖說道:“沒辦法用我們三仙界這一套去對付他,他根本不在乎這種東西,為了達到目的,只怕他會不擇任何手段。”

李七夜挑戰這尊恐怖存在的事情,整個不渡海的生靈都知道,但是,最后這尊恐怖存在卻沒有露臉,也沒有應戰,絲毫的聲訊都沒有。

大家都相信,這尊恐怖存在絕對知道這件事情,只不過,他是躲著不出來而已。

“這也不能怪人家。”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他冒出來,三仙也不會講義氣說一打一,你們也不會說我們單挑你一個。”

李七夜這開玩笑的話,讓藥仙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如果這一尊恐怖存在真的露臉,不渡海的始祖,肯定不會一對一單挑,不渡海的始祖肯定會一涌而上。

至于三仙,只怕也不會一打一,不論是什么手段,都會先斬了這位恐怖存在再說。

“他必謀大事。”王陽明輕輕地說道:“不除去他,不渡海永不得安寧,三仙界也永不得安寧,只要他還在,遲早有一天,必定是大災難來臨,或許,這就是三仙最擔心的事情。”

“的確是能沉得住氣,也的確是謀大事的人。”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如果真的是讓他成功了,三仙界也好,不渡海也罷,也的確是要玩完了,就算是三仙也一樣守不住這個世界。”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王陽明他們四位始祖臉色大變。

雖然說,他們已經不會再回三仙界了,但,他們也不希望看著這個世界灰飛煙滅,更何況,真的到了這一步,不渡海也一樣難逃一劫。

“先生挑戰,他也是不會來應戰,只要他繼續深潛不出,這都必將會是心頭大患,大家也拿他無可奈何。”伏牛始祖說道。

“不急。”李七夜笑了笑,說道:“至少讓他知道這件事,更何況,他必定會出來的,一定會的,遲早而已。”

說到這里,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見李七夜如此的胸如成竹,藥仙他們也不由十分的意外,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千百萬年以來,不知道使用過多少方法,這個恐怖存在就是深潛不出,現在李七夜竟然有著如此的信心,這讓藥仙他們都想不出是什么手段。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