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63:雷六的心事
更新時間:2015-01-17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黃金屋

463:雷六的心事

這段日子,京城眾人皆是人心惶惶。

唯獨雷六,整日無所事事。

他時常會來長安侯府拜訪,只是不是每一次都能順利的見到蕭意雪。

若是蕭九接見,他便沒有希望。

若是夏阮接見,他便能順利一些。

雷六很抑郁。

小江對于雷六的行為表示很不解,“公子,你是有事要拜托長安侯嗎?”

雷六無奈的瞧了一眼小江,然后訥訥地點頭。

“公子,咱們是商家,和官家來往始終會吃虧的。”小江聽了之后一臉擔憂,“這……多送些銀子?”

蜀州雷家的古琴每一尾都價值不菲,這些年來雷家也存了不少銀子。從前在蜀州的時候,連知府都會親自上門求一尾琴送給自己的夫人。而現在雖然蕭九貴為長安侯,但也不該如此對待雷六。

小江瞧著雷六整日笑著臉站在蕭九面前,便心疼自己家少爺。

這些年來,雷六何時吃過這樣的苦。

雷六搖頭,依舊是呆呆的模樣,“若是銀子能解決,這件也好辦啊。可是……”

說到這里,雷六有些欲哭無淚。

他曾想用銀子去打動蕭九的心,讓蕭九同意他多和蕭意雪接觸。結果誰知那一日蕭九手上突然多出一個扳指,雷六瞧了之后便泄氣了。

他是識貨的,蕭九手上的扳指,能買幾尾雷氏的古琴。

于是,后來雷六才知道,蕭九的妻子夏阮,乃是大秦大部分茶園后面的主人。而且,夏阮不止手里有茶園,還有在西城被稱為‘吸金樓’的酒樓,也是夏阮手里的產業。連南家的人都不敢說自己家比夏家更有銀子,所以雷家……

雷六覺得,他簡直班門弄斧。

尤其是看到夏阮身邊的小丫鬟艾葉出嫁的時候,那晃花他眼的嫁妝,雷六的心都涼了。

怎么在外人嘴里平易近人又和藹的蕭九,見到他的時候,卻是沒有半分笑容。

雷六想不明白。

小江見雷六垂頭喪氣的樣子,忍不住又勸道,“要不,咱們先回客棧?這會,長安侯怕是不見接見了。”

“你這個烏鴉嘴……”雷六從凳子上跳了起來,直接捂住小江的嘴,“誰想要見那個冰山臉了,你趕緊去求神,今兒來接見我們是長安侯夫人。”

雷六的動作,讓小江徹底懵了。

長安侯府外站著一群想要拜見長安侯的人,但是無論這些人怎么燒香拜佛都沒有機會見到長安侯,他們每一日見到雷六見到長安侯的時候,都一臉羨慕。小江從這些人身邊走過,都是抬頭挺胸,他覺得自己走路都帶風了。

結果,現在他們少爺說,他一點也不想見長安侯。

這是笑話嗎?

好比一個人拼勁全力去找寶藏,結果那個人告訴世人,他找寶藏根本不是為了銀子,而是因為藏寶藏這里風景好。

雷六咬牙切齒,等了半響才放開手,“以后不許再這么烏鴉嘴了,誰稀罕見他誰就去見。我可一點也不想見到他,我……”

“雷六少爺,你不見誰?”

蕭九緩緩地從屋外走了進來,臉上帶著一絲意味不明的笑。

雷六瞬間便僵硬了身子,然后瞪著小江。

這個烏鴉嘴,真的把蕭九說來了。

雷六已經琢磨,下次來長安侯府拜訪,不要帶著小江,帶著小河好了。

“長安侯誤會了。”雷六轉身對蕭九尷尬的笑了笑,“我怎么會不想見你呢,能見你是我的福氣。”

蕭九挑眉,“我只是問你不想見誰,結果……原來雷六少爺不想見我呀。”

這下雷六差點暈了過去。

他都說了什么了。

雷六垂頭喪氣,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一個堂堂的雷家家主,如今在蕭九的面前,卻得每日小心翼翼。若是為了權力,或許還有人能理解,可是他只是為了心愛的女子……雷六想到蕭意雪甜美的笑容,又重新抬起頭來笑了笑,“我怎么會不想見長安侯呢,你誤會了。”

雷六一副無賴的樣子,一副‘我就是沒說過不想見你’的樣子。但是雷六的眼神卻出賣了雷六,因為他笑的太假,眼里全是失望。

蕭九太熟悉雷六眼里的這種神色了。

每次雷六見到他,都是這樣的神情。

蕭九別過頭去,假裝沒有看到雷六失望的神色,“不知雷六公子今日造反寒舍,是為何事。”

雷六每次拜訪都有許多理由,而且理由一次比一次奇異。蕭九記得又一次雷六來拜訪,指著屋外的那對石獅子說認真地說,“在下十分喜愛這對獅子,這人手藝太好了,簡直栩栩如生。所以,若是長安侯不介意,請告訴在下,這對獅子在哪里買來的”

蕭九:“……”

蜀州不止雷氏古琴聞名天下,蜀州的石藝更是一絕。

尤其是雷家的院子里,據說放了不少天下奇石。

可是現在雷家的家主,居然指著這一對極其普通的石獅子告訴他,說雕這石獅子的人手藝極好。蕭九無奈極了,只是道,“這個人如今怕是不在京城了,當時我花了一萬兩買入這對石獅子。若是雷公子喜歡,我便賣給雷公子好了。”

雷六:“……”

結果雷六咬了咬牙,真的將這對普通的石獅子買了回去。

等雷六走了之后,夏阮有些驚訝院子里的獅子消失了,便問蕭九獅子去哪里了。

“雷六公子喜歡,便賣他了。”蕭九平淡無奇的說著,“夫人也喜歡?”

夏阮被一噎,然后目瞪口呆的搖頭。

她只是好奇,為何雷家人,會有如此奇特的眼光。

蜀州那么多奇石不喜歡,偏偏喜歡這對石獅子。

過了半響,夏阮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樣問蕭九,“你賣給雷公子了?可賣虧了?這對獅子是我三兩銀子買回來的,若是要賣,起碼要賣十兩銀子以上,而且……”

“阿阮。”蕭九慢條斯理地說,“一萬兩。”

夏阮:“……”

當夜,夏阮問了不下五次。

“韶成,你說的是一萬兩嗎?”

蕭九:“……”

夏阮雖然是他的妻子,但是骨子里卻有商人的本質。在夏阮的眼里,就算她支持雷六和蕭意雪,如今蕭意雪和雷六還沒成,那么雷六就是外人。一個外人買自家的東西,她絕對不會便宜多少。

夏阮認為這對獅子,給個折扣,十兩銀子便好。

結果誰知丈夫賣了一萬兩銀子。

夏阮多少有些被刺激到。

所以這幾日一直忙于打理商會里的事情,根本沒有空來招待雷六。

蕭九從前是心疼夏阮這樣忙碌的,他不希望妻子太累。但是這段日子,妻子忙生意上的事情,對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情。

朝堂上的事情,他一個人來操心便好。妻子分心忙生意上的事情,便不用整日擔心他了。

等下人段了茶上來,蕭九才認真的看著雷六。

雷六欲言又止的模樣,讓他覺得舒服了一些。

若是雷六知道,他花了一萬兩銀子買走石獅子才讓他見不到夏阮。這會,會不會后悔不已。

“這次其實……”雷六琢磨了一會,才輕聲道,“景輝院有一顆瓊花樹,我瞧著和蜀州的瓊花似乎不太一樣。每次來拜訪,在下都會情不自禁的被這顆瓊花樹吸引,不知……”

蕭九這次想都沒想,便道,“一萬兩。”

雷六:“……”

其實雷六倒是不知這些銀子,而是他一直都不明白,為何蕭九不愿給他一點笑容。

聽聞,蕭九在那些朝堂上的敵對大臣們面前,永遠都是笑容。

可是到了他這里,卻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別說笑容了,就連一句好言語都沒有。

雷六認命的讓小江掏出一萬兩銀子,起身朝著景輝院走出去。

小江瞧著雷六的樣子,忍不住勸道,“公子,你可別生氣。”

“我沒有生氣。”雷六嘆了一口氣,有些不解,“你說為何長安侯這樣對我?不愿對我笑也就算了,結果還不愿讓我見四小姐。”

雷六的話,噎的小江說不出來話。

原來,這些日子雷六來長安侯府,是為了南蕭四小姐蕭意雪。

小江擔憂地道,“可是公子,她可是瘋子。”

雷六停下腳步,“她不瘋,她很好。杜大夫說了,她只要不受刺激,便會一直好好的。我不會讓她受到刺激的,就算以后真的瘋了,我也要她一輩子。”

小江疑惑的問,“公子為何不將這些話告訴長安侯?”

這下,雷六苦下臉了,“他那里給我說的機會,你看看他那張臉,跟我欠了他一萬兩銀子似的,我……”

雷六嘆了一口氣,然后心生無奈。

“其實,小的認為,長安侯這是接受公子和四小姐的事情了。”小江開始分析道,“當年我娶秀兒,秀兒的爹也是這樣,不喜歡我去他們家,更是不喜歡我和秀兒說話。有一次還差點拿斧子砍我。”

雷六聽的錯愕,“你說藍伯他……”

“嗯。”小江無奈的點了點頭,“后來我才知道,岳父就秀兒這么一個女兒,當做掌上明珠再寵。我想若一定要形容這種心情的話,就好比蕭九養了一盆絕世的名花,從小怕它被風吹雨打,一直小心翼翼的照料,要施肥抓蟲等等。結果后來,卻出來一個叫‘妹婿’的人,連花帶盆一起抱走了。”

雷六:“……”R1152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