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66:離開和失去
更新時間:2015-01-20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蕭意雪和雷六的親事,很快便定了下來。

蕭九為此,愁眉不展。

夏阮知道蕭九在擔心什么,便安慰道,“韶成,四姐會過的很好的。”

雷六對蕭意雪,是真心的。

蜀州離京城遠,讓蕭意雪離京城遠一些,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情。

從前不好的記憶,便都不要記得了,全部忘掉。

“我知道。”蕭九笑著握住夏阮的手,“可四姐這些年一直在我身邊,我怕她……”

蕭九說了一半,便停住了。

蕭意雪會嫁到張家,多少也是為了護他。

他覺得自己愧對蕭意雪。

但是這些年來,蕭意雪從未怪過他,還會笑著說,連累他了。蕭意雪每次說起這些話的時候,蕭九的心里都會難過。

夏阮此刻能做的,便是緊緊的握住蕭九的手,“韶成,我會一直在的。”

來日,蕭原喜也會嫁人,而林姨太太也會先去。連蕭晟長大了,也會成家立業,而她會始終如一,永遠都陪在這個男子的身側。

她愛這個人。

蕭九抬頭,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他們的愛,無需用太多的言語來表達。因為,彼此之間微小的動作,都會被知對方的想法。

對于蕭意雪的親事,林姨太太卻沒有從莊子上回來。

她只是給夏阮帶了兩個字:“謝謝。”

蕭意雪和雷六離京那一日,她哭的像個淚人。

蕭原喜站在蕭意雪身側,一張小臉憋的通紅,“四姐,你以后要多回來看我。”

“嗯。”蕭意雪將蕭原喜抱在懷里,“我會的。”

蕭九今日沒有來,蕭意雪知道蕭九心里在想什么,在上馬車的時候,握住夏阮的手,“我這個弟弟自小便喜歡隱忍,很多時候總是憋在心里不喜歡說出來。以后,他的一切,都要辛苦你了。”

“四姐,你和我說這些,便是見外了。”夏阮眼眶微紅,“四姐,若是你受了委屈,記得要寫信告訴我們。”

這個時候,雷六翻了一件披風,給蕭意雪披上,無奈的說,“長安侯夫人,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小雪受委屈的。”

雷六這些日子一直沒有睡好,他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美夢一樣。害怕自己閉上眼睛,睜開后才發現這是夢境。

后來蕭意雪知道了這件事情,忍不住勸他多歇息。

雷六想了許久,才對身邊的小江道,“你捏捏我,我看看我會不會疼。”

小江:“……”

雷六能娶到嬌妻,整日臉上都掛著笑容。京城的貴族太太不知在哪里打聽到他住的客棧,說想買幾尾古琴。若是從前,雷六肯定會逃之夭夭,或者裝作沒有聽見。可現在,雷六全部應了下來,這讓小江大吃一驚。

“公子,你這是?”小江不理解雷六的做法。

雷六露出高深莫測的神色,“要多賺一些銀子,以后我要好好養家。”

小江:“……”

雷家的家產雖然不是富可敵國,但是也夠雷家人吃喝幾輩子。

雷六說這樣的話,倒像是瘋言瘋語了。

不過,小江倒也是真看出來了,雷六是真的高興。

所以,這幾日,他也不再說蕭意雪的不是。

夏阮又囑咐了一些話,蕭意雪才依依不舍的跟雷六上了馬車,消失在了夏阮的視線里。

蕭原喜眼里似有淚光,她攢住夏阮的衣袂,“四姐還會回來嗎?”

“會的。”夏阮肯定的告訴蕭原喜,“你四姐只是出嫁了,又不是去了什么兇險的地方。以后,等小喜長大了,也是要嫁人的。”

蕭原喜委屈的搖頭,攢住夏阮衣袂的力氣又大了一些,“我不嫁人,我要在三嫂和三哥身邊一輩子。”

此時,站在亭子里一直默默無言的秦朔挑眉,眼里有些不滿。但是,他卻沒有說什么。

夏阮耐心的站在蕭原喜身側,解釋道,“傻丫頭說什么話呢,嫁人了,也可以時常回來看三嫂呀。”

蕭原喜撅著小嘴,不再說話。

蕭意雪的剛走沒有幾日,京郊便傳來了一個壞消息。

林姨太太和林老爺葬身火海,兩人都沒有救出來。

夏阮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便趕緊趕到了京郊……

只見莊子已經被燒毀了一大半,但是奇怪的卻是,這次根本沒有下人受傷,唯獨林姨太太和林老爺,被燒成了兩具黑漆漆的尸首。

蕭九到莊子上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

他站在燒毀的地方,看了許久。

夜里風大,夏阮怕蕭九會受風寒,便拿了披風給蕭九披上。

夜里瞧著這些燒毀的屋子,看著十分的陰森。

“我原本以為……我會高興的。”蕭九看著被燒的漆黑的院子說,“可是阿阮,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林老爺私下做的事情,讓蕭九憎恨不已。林姨太太不分是非,做的事情全是為了林家,對幾個孩子的疼愛少之又少。

蕭九從前,是有些怨母親的。

所以,在林姨太太提出要到京郊的莊子上來的時候,蕭九也沒有阻止。

他想,讓彼此冷靜一下,也是好的。

可是,他怎么也沒想到,這是和母親最后一次相見。

夏阮站在蕭九的身后,緩緩地伸出雙手摟住蕭九,將身子依在蕭九的背上,什么都沒有說。

不到一個月,蕭九便失去了兩個親人。

蕭意雪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以后能和蕭九相見的時間,便屈指可數。

如今,林老爺和林姨太太一起葬身火海……蕭九怕是會難受的說不出話。

就算林姨太太從前做了再多錯事,可是她死了,夏阮的心里卻也不高興。她更擔心的是丈夫……

“阿阮。”蕭九握住夏阮抱著他的雙手,嗓音幾不可聞,“我沒母親了。”

這一句話,卻刺痛了夏阮的心。

她不知該說什么來安慰蕭九,她能做的只是拼命的抱緊蕭九,讓他感受到,她一直都在……

還好,蕭九不是那種情緒化嚴重的人,第二日他便開始派人清理莊子上的一切。

這件事情對于蕭九而言,有些蹊蹺。

母親為何會選擇和外祖父死在一起?

下人們說,林姨太太當時笑著和林老爺說話,還讓他們站的遠一些,別打擾他們。

那會,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可怕的事情。

很快,便查出來,這是林姨太太自己放的火,因為在林老爺的尸首上發現,他的手彷佛被什么東西捆住了一樣。

林姨太太什么話都沒有留下,殺了她自己和林老爺。

夏阮和蕭九沒有在莊子上停留太久,因為京城內建廣帝再一次昏迷了過去,這一次六皇子便提早站了起來,讓身邊的人上奏,懇求建廣帝立下皇子。

聽聞,建廣帝醒來后,看到滿桌懇求他立太子的奏折,氣的吐了血。

宮中的御醫忙碌不堪,連將太醫來長安侯的日子也少了。

蕭原喜因為母親去世傷心不已,但是在夏阮和蕭九面前,她卻時常強顏歡笑。直到后來秦朔遇見她的時候,她才忍不住落淚。

秦朔從未見過這樣的蕭原喜,他安慰道,“人死不能復生,你別傷心了。”

“我知道。”蕭原喜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嘴里卻依舊道,“可是,就是好難受。”

林姨太太待她不好,蕭原喜對林姨太太,也略有怨言。可是她心里,依舊是個不記仇的人,過去的時候,她也不想再去多想。

現在林姨太太沒了,她的心里像是缺了一塊一樣,難受的喘不過氣來。

秦朔心疼這樣的蕭原喜,但是又不知該怎么勸人。

他能做的,便是坐在蕭原喜身邊,給她遞手帕。

死亡……

從前,他也不是沒有想過死亡這件事。他曾經想過最壞的,便是母親去世了,他會如何。

傷心越絕后毀掉那些曾經傷過他母親的人吧?

秦朔會選擇帝位,也是因為心里一直不甘心,當然更多的是,他想讓母親過的更好一些。

蕭原喜哭了很久,直到最后她才稍微好些。

“謝謝你。”蕭原喜對秦朔,有很多感謝。

每次她傷心的時候,都會被秦朔發現。無論她裝笑裝的多么認真,秦朔總會在第一時間看破,然后捏著她的臉頰說,不要笑了。

她那會不懂,秦朔為何會說這樣的話。

現在她才明白,因為自己的笑容太虛假了,秦朔瞧出來,她根本不愿意笑。

或許,三哥和三哥也看出來了,她笑的十分勉強。但是,他們沒有揭破她,因為他們不想傷了她的幼小的心。

蕭原喜垂著頭,又對秦朔道,“很謝謝你。”

“謝我?”秦朔無奈的搖頭,“那就不要哭了。看看你現在,哭的跟個小花貓似的,不知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了你。”

蕭原喜忙搖頭,“你沒有欺負我。”

秦朔露出一個笑,唇角微挑,“可是,我沒準那天會欺負你哦。”

“你不會。”蕭原喜在這點上,很肯定的回答,“你是好人,你不會欺負我的。”

這下秦朔,啞口無言。

成親的時候,洞房花燭夜,算不算是欺負呢?

他想不明白這個問題,因為他這些年來一心想著權政,又要偽裝成病人,所以身邊一直沒有個通房丫鬟。

對于這件事情,他的了解,也只限于書上。R1152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