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67:戰前
更新時間:2015-01-21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建廣帝執意不肯先立太子,這讓六皇子再也按耐不住了。

六皇子這些年來早就籌備好這一日,所以要做起來似乎也沒有太難。

反而是長安侯府內,又添了不少的侍衛。

時間總是如月如梭,轉眼便又入了冬。

蕭九回府的日子也越來越不穩定,夏阮知道應該就在這幾日了。

她有些焦急,卻知自己在這些事情上,根本插不上手。

杜若見她吃的少,便忍不住勸導,“夫人,你再多用一些?”

“沒胃口。”夏阮擺了擺手,“拿下去吧。”

在這些日子里,她根本睡不好,所以吃了也會吐出來,不如不吃。

她知自己擔心丈夫才會這樣,可心卻不能平靜下來。

反而是坐在她身邊吃飯的蕭晟有模有樣的道,“小舅舅說嘔吐不愿吃飯,便是有了身孕。娘,你肚子里是不是又有小娃娃了?”

“噗……”杜若忍不住笑出了聲。

蕭晟九個月便會說話,不足兩歲的他便吐字清晰,三的時候偶爾說出來的話,更是讓夏阮大吃一驚。

果然,夏阮挑眉,捏著蕭晟稚嫩的面頰,“你又去找你小舅舅了?”

“娘,疼……松手。”蕭晟淚眼汪汪,揮動著白胖的小手,“我就找了,一次……哦不,兩次。”

剛才略顯老成的孩子,此時露出委屈的模樣。

夏阮松了手,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小的時候,眾人皆說這個孩子像蕭九。

可是現在,她卻不知道像誰了。

夏瑞調皮,時常帶著翠柳的女兒滿府躲貓貓。蕭晟見過夏瑞后,便喜歡跟在夏瑞的身后,甜甜的喊著小舅舅。

夏瑞大不了蕭晟幾歲,懂的卻不少。

前幾日蕭九從宮內歸來,本來睡在她床上的蕭晟卻突然蹦了起來,緊緊的抱住她,“娘親,今晚我要跟你睡。”

“為何不跟爹睡?”蕭九坐下,俊朗的眉目里帶著笑,“趕緊回你的屋子。”

“我不。”蕭晟像是一個皮猴子似的,不愿意撒手,“小舅舅說,爹和娘睡在一起久了,便會給晟兒生個小弟弟。”

蕭晟的小臉上全是沮喪的神色,“可是……我只想要小妹妹。”

夏阮:“……”

蕭九:“……”

最后,蕭晟還是被蕭九抱了起來,丟給了屋外的乳娘。

“娘,我不要弟弟,晟兒要妹妹啊。”蕭晟悲涼的嗓音在門外久久不散,但是蕭九卻依舊裝作沒聽見,繼續他的造人計劃。

蕭晟知道,自己再不情愿,也拿父親沒有辦法,他現在能做的,便是每日背好先生教的書。因為只有這樣,母親高興了,才會陪著他。那個時候他的父親,便捧著公文,在一邊露出可憐的摸樣。

蕭晟看著父親疲憊的神色,又有些心疼。

于是在母親出去拿糕點的時候,走上去同父親講,“爹,我不和你搶娘了。但是,你能給我生個妹妹嗎?”

蕭九:“……”

夏阮拿了糕點回來,便見丈夫捏著孩子的面頰,無奈地說,“你這孩子,到底像誰?”

夏阮揉了揉眉心,她拿這個孩子一點辦法都沒有。

蕭晟此時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委屈極了。

京城內的局勢開始徹底緊張起來后,蕭九回府的時間便少了,他經常陪在秦朔的身邊,根本沒有空閑的時間。

蕭晟見父親不回來了,便有些寂寞了,“娘,爹怎么還不回來?”

“爹不回來,你不是最高興了嗎?”夏阮給孩子蓋好了被子,“娘陪你睡。”

蕭晟撅起小嘴,點頭。

看著孩子的樣子,夏阮倒是有些捉摸不透了。

孩子一直黏她,喜歡讓她陪著睡。可現在,似乎……

不過這樣的日子沒有過太久,因為一切都快結束了。

秦朔朝著母妃住的宮殿走去,剛到門口的時候,便聽到屋內傳來的笑聲。

“娘娘?嘗嘗,這是鶴兒親手做的。”秦鶴眼里帶著笑,“娘娘好吃嗎”

這些日子,秦鶴一直在濁妃這里吃糕點,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便求了母親,借了小廚房,親自做了糕點給濁妃。

秦鶴年紀尚小,做出來的糕點,只能說勉強能入口。

濁妃笑著撫摸秦鶴的頭,“好吃。”

秦鶴聽了之后笑瞇了眼。

秦朔從殿外走了進去,秦鶴發現了秦朔的到來,于是笑著迎了上去,“四哥。”

秦鶴不知為什么,第一眼瞧到秦朔的時候,便很喜歡秦朔。

“你來了?”濁妃眉眼里帶笑,“快坐下。”

這些日子濁妃身子一直不適,適合多年來的舊病全聚在了這一刻,她的面色有些蒼白,卻依舊笑著。秦朔心疼母親這樣,所以長安侯府送來的珍貴藥材,他便不客氣的接下,百年的老山參湯一碗又一碗的送到母親的嘴里。

只是,母親的神色,卻依舊不見好轉。

濁妃知道秦朔在擔心什么,所以便笑著說,“鶴兒送了一些糕點來,你嘗嘗?”

秦鶴笑著點頭,從盤子里將自己做的糕點遞到了秦朔的手中,“四哥,給。”

秦鶴的眼神清澈如水,看不到任何雜質。

秦朔點頭,接過秦鶴手中的糕點。

這東西,并不美味,是他吃過的的食物里,最差的東西。

但是秦朔卻依舊笑著說,“真好吃。”

“四哥喜歡嗎?”秦鶴高興的拍手,“四哥若是喜歡,我便再去做一些。”

秦鶴說完,拔腿便照著屋外跑去。

濁妃和秦朔都沒有阻止秦鶴,因為他們也想私下說會話。

對于秦鶴,秦朔倒是有些意外。

他小時候看多了大哥和六弟之間的爾虞我詐,還有幾個公主之間,表面看起來姐妹情深,實際上卻是恨不得殺了對方。這樣的宮廷里,居然能養出來這樣的一個秦鶴。

教秦鶴書的太傅是李長風的人,太傅談起秦鶴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夸贊。

“這個孩子聰明,是老夫教過的孩子里,最聰明的一個。”太傅每次說到這些時,都會忍不住笑起來。

有一次,秦朔去御花園被母妃折梅。

無意間聽到了秦鶴和皇貴妃的談話。

“母妃總是要兒臣離四哥和六哥遠一些,兒臣不懂母妃為何要這樣。”秦鶴十分不悅,似乎很不贊同皇貴妃的話,“六哥也就罷了,可是四哥是好人,他待兒臣極好。母妃,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皇貴妃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最后搖頭,“也罷,你以后若是瞧見了你六哥,便遠遠的看著便好,切勿和他走太近。至于你四哥……母妃還是希望你和他走的遠一些。”

秦鶴雖然溫順,但是骨子里卻是個執著的人。

他認定的事情,便不會改變。

果然,秦鶴嘟嚷道,“四哥是濁妃娘娘的孩子,他是好人,母妃,你以后不要再對兒臣說這些。”

皇貴妃:“……”

秦朔站的遠,但是卻一字不落的聽了下來。

皇貴妃是個聰明人,讓秦鶴離他和秦賢遠一點,也是害怕他們會害了秦鶴。秦朔無奈的搖頭,他既然已經答應了安貴妃,自然是不會害秦鶴的,但是他的六弟,便說不準了。

尤其是這些日子,六弟已經便是調動手里的兵權,似乎想要逼宮。

秦朔回過神來,看著濁妃認真地說,“母妃,這些日子你一定要小心一些。”

“母妃知道。”濁妃自然明白秦朔的話,她心疼的看著秦朔,“你好像都瘦了。”

秦朔摸到自己的臉,他對這個沒有什么感覺。

濁妃伸出手,握住秦朔的手,“不要為難自己,這些日子,母妃一直害怕。朔兒,母妃和她們不一樣,母妃不想你坐上那個位子,因為這條路太艱辛了。朔兒。母妃害怕啊,害怕……”

這些年來,濁妃一直活的辛苦。

在別人的眼里,她的生活,簡直可以稱作茍延饞喘。

她會一直堅持活著,也是為了陪著秦朔。

她害怕自己死了,秦朔在這個世上便是一個人。

濁妃在這宮里生活了太多年,她看過了無數的冷暖。她不希望秦朔坐帝王的位子,因為這條路稍微不注意,便會尸骨無存。建廣帝是個性子多疑又毒辣的人,現在的他雖然沉迷在丹藥之中,但是手里卻依舊握有不少兵權。

建廣帝不會那么輕易將皇權交出來的。

“母妃,不要害怕。”秦朔反握住濁妃顫抖的手,“兒臣會好好的,你放心吧。而且,兒臣不會和六弟一樣,做出那樣癡傻的事情。六弟以為他做的很好,卻不想父皇是什么樣子的人,他做的再好,父皇也會知曉的。所以,兒臣有更好的辦法。”

六皇子做的再好,也會露出破綻。

而他都能知道六皇子不對勁的地方,他那個多疑的父皇,又怎么可能不知曉呢?

秦朔知道父皇是個什么樣子的人,所以從一開始,他的選擇便和秦賢是不一樣的。

秦賢站的位子,只能讓秦賢越來越被動。

濁妃緩緩地嘆了一口氣,她不敢告訴秦朔,到底會有多兇險。

“母妃,信你。”濁妃現在能做的,便是相信秦朔會成功。

秦朔笑著點頭,“母妃你放心吧……不出三月,便會徹底的揭曉勝負了。”

他的計劃也會出來了……一定會讓周圍的人,都大吃一驚。r1152

(天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