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68:背叛的死
更新時間:2015-01-21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建廣帝睡的時間多,醒來的時間越來越少。擺渡搜小說

六皇子打聽到這個消息后,便連夜出京見了朱砂。

上次蕭九的哪一劍刺的太深,就算過了幾年,朱砂也說話也是有氣無力。

六皇子很多次,都怕朱砂就這么去了。

“朱公子。”六皇子坐在朱砂面前,看著朱砂閉著眼,“身子可好了一些?”

朱砂睜開眼,睡眼朦朧,“吵。”

說完,朱砂又閉上了雙眼。

六皇子知道朱砂的脾氣怪異,尤其是敗在蕭九手上后,朱砂更是喜怒無常。若是平時他也不會惹朱砂不開心,可現在他早已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哪里還有時間等朱砂睡醒。

于是,六皇子又輕聲道,“我父皇不行了。”

朱砂沒有睜開眼,嗓音不悅道,“他什么時候行過?六皇子,你這次想要如何?”

“下月初五,是父皇的生辰。”六皇子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我想這樣。”

他做完這個動作,才發現朱砂根本沒有睜開眼,于是又補充,“我想,可以動手了。”

朱砂聽了,卻不說話。

這些日子,朱砂總覺得自己的生命流失的越來越快了。外人皆以為他身子早已恢復,實際上他卻是靠著幾味名貴的藥吊著性命而已。朱砂撐到現在,是不甘心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輸給蕭九。

當初他冒險和林老爺合作,綁了夏阮。

他想的很簡單,夏阮是蕭九的軟肋,只要他抓了夏阮,蕭九便會束手就擒。那會,夏阮懷了身孕,行動又不便。根本不會動逃跑的念頭。只是……朱砂沒想到,自己的哥哥會跑出來搗亂。

他看著南亭的容顏的時候,氣的失了理智。想要動南亭幾拳,但是后來朱砂沒有動手,只是嘲諷了幾句,便讓人將南亭和夏阮關在一起。

在他心里,南亭始終是他的哥哥。

他奪了南亭的雙眼,卻不想再奪南亭的性命。

朱砂以為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卻不想夏阮居然生出了逃跑的念頭。而且南亭和蕭九配合的十分好。尤其是那個該死的墨殤……朱砂想起那個夜晚,心里的怒氣便再也止不住。

他抓起擱在小杌子上的茶盞,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朱公子……”秦賢嚇的退后一步。“我……”

朱砂睜開眼,打量著眼前的秦賢,輕聲道,“六皇子對不住,我想到了不該想的事情。”

秦賢……

若一定要說秦賢在他心中是個什么樣子的人的話,朱砂覺得秦賢還不如那個面首。

他知道墨殤拖延他的事情后,便拿了刀子劃花了墨殤那張絕色的臉。劃之前。朱砂問墨殤,“值得嗎?”

“屬下不知主上在說什么。”墨殤似乎絲毫不在乎他哪張臉,依舊故作不知。

朱砂坐在墨殤身前,回憶道,“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同那個人在一起。笑的很開心。但是。你動了不該動的心思,你們是沒有以后的。我本以為我再也不可能見到你。卻不想你居然不怕死,跑來了大秦。怎么樣,就算見到了那個人又如何?他不記得你了。絕望嗎?恨嗎?你是不是快忘記了,那段時間你心里的恨又多深。在你要餓死的時候,是我救了你,在你想要復仇的時候,是我幫了你……”

在朱砂的眼中,墨殤的容顏,的卻十分的奪目。

一個男子,長的比女子還要妖嬈。這樣絕色的人,是一個好棋子。

朱砂看了這么多年的美人,再看墨殤的時候,依舊覺得墨殤這張臉,是上天的杰作。

墨殤凄涼的笑了笑,“我這條命是主上撿來的,隨主上怎么懲罰。只求主上,不要去傷害他。”

“真夠癡情的。”朱砂拿起匕首,在那張完美的容顏上,劃了一道長長的傷疤,“我本不想這樣對你,可是你對我來說,已經沒有用了,既然對我沒用,那么便也不能便宜別人。至于清河公主那邊,我會送更多的人過去,雖然那些人不及你容顏傾城,但是卻比你聽話百倍,千倍。”

朱砂下手很重,彌漫在鼻翼里的腥味,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喜歡血液的味道。

墨殤依舊不吭聲,哪怕一張臉上早已是血淋淋,他卻沒有求饒。

“不愿說話?”朱砂站了起來,笑著說,“你既然不愿意求饒,那么這舌頭留著也沒用了。我不會要你性命,我要看你看著,你心上的那個人,娶別的女子,然后將你遺忘。當然,他再也不會認出你,因為你這張臉……早已不是往日了。”

那夜,朱砂命人擱了墨殤的舌頭,便將他放走了。

放走了墨殤的時候,便人有主動問他,“主上,放走了墨殤,會不會出事?”

“一個小卒而已。”朱砂看著匕首上的血跡道,“讓一個人死,便什么都沒了。墨殤活著,對他和那個人而言,都是折磨。而且,墨殤不會寫字,就算那個人找到了他,他也不能說出我們的事情。反倒是清河公主那邊,你去找幾個好看的孩子送過去,若是清河公主問起墨殤,便說不知。”

那個人聽了之后,點了點頭。

朱砂知道,李長風不會允許墨殤出現在那個人的眼前。

這樣也好。

背叛他的人,都該生不如死,最后被折磨到下地獄。

朱砂將匕首上的血跡抹掉,然后喃喃自語,“背叛我的人,都該死,哥哥,你也是。”

再后來,朱砂聽到南亭的馬車摔下懸崖的消息,一點也不震驚。

這是他想要的目的。

只是,朱砂覺得讓蕭九帶著夏阮逃走了很可惜,明明是一個好機會,卻因為幾個局外人的合作,破壞了他的一切。

朱砂回憶完從前的事,才吩咐人送了茶進來。

朱砂捧著茶盞,抬頭問秦賢,“宮里,現在怎么樣了?”

六皇子琢磨不透朱砂的性子,卻依舊耐心的回答,“父皇現在清醒的時間很少,我瞧著怕是不行了。而且,錦衣衛那邊我也試過了,薛家那幾個老骨頭,始終不愿意點頭。”

“薛家不愿意點頭?”朱砂聽了眉頭皺成了一團,雖然他早知道薛家是個難啃的骨頭,卻不想這么久了,薛家的人卻一點松動的跡象都沒有。其實,只要薛家愿意站在他們這邊,那么這件事情便好辦不少,“繼續試試,若是想要順利,薛家這邊一定要拿下。”

秦賢聽了,忍不住苦笑。

他若是有辦法,他就做了。

別說他沒法子了,連秦朔這段日子似乎也在和薛家的人來往,可薛家的人卻依舊沒有給秦朔好臉色。

不過,秦賢倒是不害怕秦朔會弄出什么幺蛾子。

秦朔的身子,不行。

一個常年生病,時不時還會暈闕過去的人,又能成什么氣候。

若不是李長風和蕭九站在秦朔身后,他根本不會把秦朔當成是對手。

朱砂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再過幾日,皇上怕是會有所動作了。”

“嗯。”秦賢點頭確定朱砂的想法,“父皇似乎不想過早立太子,哪怕大臣們說,立太子乃國之根本。他也不愿意聽從,這幾日是我太急了,不該一再的逼迫他,不然他也不會疑心我。”

朱砂挑眉,“大皇子的教訓,六皇子到現在,都沒記住嗎?”

聽到朱砂提起大哥,秦賢的臉色便有些難看了。

秦樓就是因為動不該有的心思,做事又沒有思考,所以建廣帝才會毫不猶豫的殺了秦樓。建廣帝這樣做,無非是想警告眾位皇子……那段時間秦賢的確也害怕過,但是害怕過后,卻對皇位的渴望,越來越大。

只有擁有無上的權利,他才可以主宰別人的生死。

秦賢想坐上那個位子。

但是,這個位子卻不是那么好得到的。

他這些年來準備的再好,卻依舊不是天衣無縫。若沒有朱砂暗中幫助,他怕是成不了氣候的。

現在,秦賢雖然對朱砂頗有怨言,可是卻不敢和朱砂翻臉。

“我……”秦賢猶豫了一下,“朱公子,若是我們這次不把握好時機,那么一切……怕是會晚了。”

若是他失敗了,那么朱砂想要的東西,也必定得不到。

朱砂想要那些東西,那么前提是他必須成功。

秦賢知道自己和朱砂其實是栓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所以,也不想再顧及什么,將心里的話說了出來。他不能錯過這次機會,若是錯過了,怕是便沒有機會了。

他必須要在秦朔逼宮之前先動手,不然一切都白廢了。

“我知道了。”朱砂閉了眼,“我會將東西和人送到六皇子手里的,只是……六皇子,你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我還想,再見到你呢。”

秦賢聽了,眉頭皺成一團。

朱砂這是詛他死么。

不過秦賢沒有說什么,而是離開了。

等秦賢走了,朱砂才睜開眼,他看著窗外的月色,笑了起來。

這大秦怕是再過段日子,就要翻天了。

是輸是贏,也會揭曉了。

他,等了這么一天太久了。

久到,他都快忘記了,仇恨的滋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