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70:值得與否
更新時間:2015-01-23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秦賢的動作很迅速。

秦朔陪著秦鶴還未用完晚膳,便聽到宮外有了動靜。

內侍氣喘吁吁,“四皇子……他們,來了。”

“來了?”皇貴妃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秦朔。

她下意識摟住懷里的秦鶴,身子微微顫抖。

秦鶴似乎也發現了皇貴妃不對勁的地方,他抬起手來撫摸皇貴妃的額頭,“母妃?你怎么了?”

皇貴妃搖頭,只是將秦鶴抱的更緊了。

殿內很安靜,誰也沒有說話。

“皇貴妃,你去母后宮里陪陪她吧。”秦朔站了起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小心一些。”

他想了想,才轉身握住秦鶴的手道,“你是個男子漢,這個時候要保護好你的母妃,知道嗎?”

秦鶴雖不明發生什么,但是他第一次看到神色凝重的秦朔,便點頭道,“四哥,我知道。”

秦朔笑了笑,便推門走了出去。

白日,前朝發生的亂事,一五一十的傳到了建廣帝耳中。建廣帝震怒之下,獨自閉在太極殿內,誰也愿見。直到皇貴妃出現,建廣帝才見了秦朔,誰也不知道秦朔同建廣帝說了什么,倒是有人傳建廣帝拿了玉璽。

很快,傳出這句話的內侍,在半個時辰后淹死了在御花園的千鯉池中。

宮內,一時人心惶惶。

他們知道,這天,快變了。

秦賢似乎再也等不及了,他沒有確認建廣帝到底怎么樣了,便從城外帶了兵直壓宮內,名義上說是要清君側誅皇貴妃這個妖孽。安家人轉移的很快,等秦賢進京的時候,安家人已經全部撤離,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宅子。

安家人撤離的很快,宅子里什么東西都沒帶走。

有人跟秦賢建議:“六皇子,可要去西城?長安侯府和成國公府……”

“蠢材。”秦賢踢開眼前的人,“宋家的兵力,一大半都在西城,你要給我惹出什么是非?”

蕭九和李長風,似乎早就知道他會謀反,早就挪了宋家的兵力,暗中保護自己家的宅子。尤其是李安這個廢物,他居然從顧家借了一些兵力,將成國公府圍了個水泄不通。動作又迅速的讓秦賢,都有些詫異。

秦賢現在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可是他現在卻沒有回頭路了。

這幾萬人,是他這一世的心血。

殿外烏云掩月,深夜寒風吹的人陣陣發涼。

蕭九走在李長風身側,一擼走,這天色卻一直黑著,不見月色。

李長風停下腳步,神色嚴肅,“阿阮這幾日,怕是受了不少驚嚇。”

蕭九點頭,“嗯。”

這幾日夏阮總是吃睡不好,卻依舊在他面前強顏歡笑,露出絲毫不在意的樣子。夏阮似乎已經知道了宮中的變化,卻仍然裝作不知的模樣,不提起半點宮中的事情。夏阮這樣懂事,卻讓蕭九的心里更不好受了。

昨兒夜里,他將蕭晟抱回屋子后,蕭九陪夏阮談了一會話。

有些事情,沒有必要瞞著夏阮。

夏阮聽了之后,只是笑著說:“侯爺,早些歸來。”

她沒有說,你一定會勝利之類的話,似乎在她的心中,自己一定會勝利。

這個時候,宋恩沛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烏黑的眸子帶著幾絲慌張。

“大學士。”宋恩沛揉了揉鼻子,有些尷尬的走近,言語里帶著懇求,“你收下這個吧?”

李長風抬起頭來,一臉不解。

在宋恩沛手里的東西,竟然是個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荷包。

這樣一個荷包,出現再此時,帶著十分詭異的氣氛。

宋恩沛咬了咬牙,“姑姑讓我送過來的,你就收下吧。姑姑說,這里面是護身符。”

李長風聽了之后,挑眉,卻沒有收下。

宋恩沛的姑姑便是宋英若,這個喜歡了李長風多年的女子。

若是常人,怕是早已被宋英若感動了,尤其是宋家還掌握大秦不少的兵權,這樣的女子娶回去,無論對家族還是對自己,都是十分有益的。

可是李長風,偏偏就是個木頭腦袋,無論宋家人怎么明示暗示,他都不愿意接受宋英若。

誰也不知道李長風在想什么,連李長風的父親李知涯,都不知李長風有何打算。

“大學士,你瞧,今兒夜里我同我父親都進宮了,留姑姑一個人在府里。”宋恩沛開始找借口,“本來,我該陪在姑姑身邊的,但是……姑姑擔心你,這不,就讓我進宮了。大學士,你就,收下吧?”

宋恩沛覺得自己今日,算是丟臉丟到家了。

但是,他又不能婉拒姑姑的請求。

宋恩沛小的時候很調皮,父親是武將,常年來教導他的方式,就是一個字:揍。

每次,父親揍他下手極重,基本一揍就要躺上一個月。宋英若實在看不下去自己哥哥這樣做,便將宋恩沛帶在身邊教導。

在宋恩沛的記憶里,母親走的早,只有姑姑給的溫暖,是最多的。

尤其是這些年,他去了洛城,姑姑也時常會送東西過來。

而他的父親……每次來信,就只有一些囑咐他小心的話,東西卻什么都不送。

宋恩沛在心里,將宋英若當做了最親的人。

現在宋英若只是讓他送個東西,他自然是會答應的。

想到這里,宋恩沛垂頭,又說了一句,“大學士,我姑姑很好的,她真的是個好人。”

宋恩沛私下也問過李安,是不是排斥自己的姑姑。

當時李安雖然詫異,但是還是誠懇地說,“從前是挺討厭的,可是現在卻不討厭了。我父親總不能這樣孤單的過一輩子,若是父親愿意娶宋姨,我還是沒有什么太大的意見的。”

李安說這些的時候,臉色鐵青。

其實宋恩沛知道,李安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李安會轉變觀念,是因為夏阮跟李安說過這些事情。

李長風這一生幾乎都貢獻在李家了,他對李安而言,是一個好父親。因為顧及李安的心思,李長風休妻之后,沒有再娶。

一個男子,能如此的清心寡欲,又有誰能做到?

李長風正值壯年,身邊卻一個消火的通房都沒有,對李長風而言,的確有些刻薄了。

夏阮的話,李安都聽了進去。

所以宋恩沛問他這些話的時候,他才會松口。

李安自小是個驕縱的,能松口不反對,是個極其難得的現象。

其實,從前夏阮也不愿插手這件事情。但是,后來宋英若開始和李氏走近,而李氏對宋英若又一直贊賞不絕,夏阮看到宋英若如此低聲下氣的討好母親,又如此卑微的愛三舅,才出言相勸。

一個男子,站的再高,若是沒有一個人分享勝利,怕是也會寂寞。

李長風皺眉,卻依舊沒有接過宋恩沛的手里的東西。

蕭九輕微的咳嗽了幾聲,極其不自然地說,“宋小將軍,今晚西城和成國公府,就麻煩你了。”

蕭九一開口,宋恩沛便點頭道,“好。”

李長風這才不情不愿的將宋恩沛的手里的東西接了過來,依舊沒說什么話。

宋恩沛緩緩地舒了一口氣,轉身拔腿便跑。

留下李長風和蕭九兩人。

李長風看著宋恩沛的背景,良久后才對蕭九說:“又是阿阮讓你這樣做的。”

“也不全是。”蕭九眼里噙著笑,“阿阮,也是為了你好。”

李長風沒有繼續揭穿蕭九,而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蕭九對夏阮,幾乎是百依百順。

而夏阮,對自己的妹妹,更是事事聽從。

最近,宋英若似乎發現了這一點,便開始每日和李氏來往。李氏似乎很喜歡宋英若,偶爾見到了他,也會幫宋英若說幾句好話。

李長風認為,自己已經拒絕了宋英若,便不該和宋英若有來往。但是無奈,妹妹來見他的時候,都會帶著宋英若。

李長風揉眉心,他總不能連妹妹都不見吧?

他從不認為宋英若不好,也不認為宋英若不配他。只是李長風明白,自己對感情已經失望過一次,便不想再費心力在這件事情上。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很多。

所以,身邊要不要這樣的人,都是無所謂的。

何況,李安也開始聽話了,他不想因為再娶,而讓李安心緒不寧。

他這輩子,就李安這么一個孩子,實在不想讓李安傷心。

但是奇怪也就奇怪在這點,李安居然松口了。

那一日居然讓管事的送了幾個年輕的丫環到他房中。

兒子幫父親安排女人,也就李安敢做的出來了。

對此,他的父親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李長風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看著手里的香囊,搖頭。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好,值得宋英若如此不舍。

她,到底是癡還是傻?

這樣等他,值得嗎?

過了一會,李長風才將香囊放在收入袖口。

“走吧。”李長風轉過身對蕭九道,“去太極殿。”

再過不到半個時辰,太極殿怕是會布滿血腥。

他們要保護建廣帝,更要保護好四皇子。

這個時候,不能出半分差錯。

蕭九笑著點頭,撫摸腰間的長劍,跟在了李長風的身后。

這個夜,剛開始,還很漫長。R1152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