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番外:誰的等待,終于花開(李長風)
更新時間:2015-01-27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到現在,宋英若都還記得和李長風第一次相見。

父親二十九歲的生辰,成國公大病,便派了三子送上賀禮。

李長風站在人群里,穿著一身藍色的長衣,身材玉樹臨風,如玉一般俊秀的姿容,讓眾多喧嘩之聲瞬間安靜了下來。

沒有人敢多看一眼,這個容顏出眾的少年,彷佛他籠罩在霧中。

宋英若從母親的手里逃脫,好不容易走到了東院,卻見周圍萬籟俱寂。

她悄悄的探出頭,窺了一眼人群。

那個少年,長的極好,和那些只有一副皮囊的貴族子弟似乎截然不同。

她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他是誰?”她悄聲喃喃自語。

這個時候,有人低咳道:“英若,娘在找你。”

宋英若驚的退了一步,然后摔倒在地。

周圍的目光便全部轉了過來,她垂下眼羞的抬不起頭。

她在心里暗暗腹議,都是大哥的錯,都是大哥的錯。

“伯父,這是家父送的賀禮,希望你能喜歡。”少年低沉溫雅的聲音,十分的好聽。

而因為少年開了口,周圍的目光便又回到了少年的身上。

宋英若松了一口氣,站起身拔腿便朝著外院跑去。

這件小事,她本也沒有記在心上,甚至被母親抓到訓了一頓后,就給忘的干干凈凈了。

直到當日夜里,她再次跑出宴會,走到花園池子邊上,看見少年一個人孤單的站著,似乎在發怔。

“喂。”她頓時好奇心起。走到少年的面前,“天都黑了,你在這里瞧什么?”

說完,她還主動的看了一眼池子,然后露出一個疑惑的眼神。

少年身子一震,像是要轉身離開。

池子里卻出現水聲,她哥哥宋遠程熟悉的嗓音在說:“長風。你那個妹妹可真夠折騰人的。她將我的玉佩丟哪里了?”

宋遠程從水池里冒了出來,然后看著她傻了眼。

“英若……”

宋英若微微一笑,蹲下身子俯視自己的哥哥:“呀。我若是告訴娘,大哥不去招待客人,在這里玩水。你說娘會怎么做?”

“我哪有有玩水。”宋遠程不服,氣鼓鼓地說。“我這是在陪……陪世子爺。”

宋英若聽的樂了,噗嗤的笑出了聲。“娘才不會信你。”

反倒是木訥的站著的李長風,這個時候開口了:“宋兄,我先告辭了。今日是長月做的不對,改日再上門致歉。”

宋英若抬起頭來。看著李長風,卻是癡了。

他,在笑。

那一刻。她的感情就如潑出去的水,再也不能收回來。

宋英若想。或許就是那個夜晚,她便愛上了那個笑著的說告辭的少年。

從那以后,她便開始想辦法去接近李長風。

那個看似年少的少年,又古板又固執還很木訥,簡直無趣極了。不該說的話,絕對不多說一句,不該走的路,絕對不多走一步。他將他們的距離保持的很好,不會讓人覺得疏離,也不會讓人覺得有什么。

只有在對李長月的時候,李長風才會將那些古板的東西放下。

宋英若很討厭古板的男子,但是面對李長風,她卻怎么也放不下。

周圍的人都能看的出來,她是喜歡他的。

可是,他卻越來越會保持距離。

宋英若快要抓狂了,她抓住宋遠程問:“大哥,大哥……我是不是長的很丑?”

“唔。”宋遠程憂愁的看了她一眼,“比長月,難看那么一點點。”

宋英若頓時難受了,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

宋遠程嚇的驚慌失措:“沒有,沒有,我家英若最好看了。”

宋英若哭的更厲害了。

那會她尚且年幼,還未十一歲。

若是她及笄了,她一定想辦法,勾引、引誘——將李長風抓到身邊。

可是那會不懂這些,只能笨拙的接近那個人。

在這個時候,李家也發生了大事。

李長風的母親去世了,而李長風最疼愛的妹妹李長月,卻跑到了莊子上,不肯見成國公。李長風忙的焦頭爛額,宋英若幾次看見李長風,都不敢和他主動說話。

尤其是在李長月被逐出李家的族譜后,李長風像是一夜蒼老了下來。

那張俊秀的容顏,沒有任何笑意。

冷的可怕。

誰也不知道李長風是怎么度過那段日子的,然而,她卻知道……

李長風閑下來的時候,會去城北母親的墳墓上站一會。

她就這么遠遠看著,李長風雖然沒有落淚,卻比落淚更讓人覺得心疼。

她想跟他說很多話,想要安慰他……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卻又不知道怎么說。

宋英若能做的,便是一直遠遠的陪著。

不到三個月,她又聽到了成國公娶了何家小姐的事情……

那時宋家和何家交好,她打聽了事情后,嚇的坐在了地上。

何家小姐喜歡成國公,所以想盡了辦法接近李長月。

李長月沒吃過任何苦,是個天真的小姑娘。就算早已和大哥宋遠程訂親,大哥對她也是百依百順,從未刁難過李長月什么。

李長風和大哥將李長風當做寶貝再疼,李長月自然也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險惡。

所以,何家小姐在成國公喝醉之后,兩人便有了關系。

李長月的母親認為自己的閨女是引狐入室,大罵李長月,最后病倒了,便再也沒有好起來過。

李長月認為自己交友不善,是個廢物,害事了母親,又恨成國公心花。一怒之下跑去莊子上,也主動悔婚。

李長月不愿嫁給宋家的人,因為宋家的人和何家交好。

宋遠程因為這件事情,傷心的喝了一個月的酒。

但是,宋遠程舍不得為難李長月,這件事情便也就算了。

宋英若知道,自己的大哥。是喜歡李長月的。

那個夜里。李長風無意丟掉的玉佩,是哥哥最喜歡的一枚。小時候,她想碰那塊玉佩。卻被哥哥說了一頓。

然而那樣的寶貝,哥哥卻讓李長月拿在手里玩耍。

何家,一切都是因為何家。

那時,她便討厭何家人。

成國公覺得對不起宋家。便主動提出:“等英若及笄,我便讓長風來娶她。”

當時。誰也沒有將這句話放在心上,而她卻放在了心上。

宋英若在那一刻,拋棄了少女的矜持,每日都在宮門外等著遙遙地等著李長風下朝。直到有一日,李長風發現了她。

那日,下了很大的雨。

她單薄的身子。被雨水打濕了。

她以為自己躲的很好,卻不想李長風慢慢地走到她的身前。將手里的傘遞給她。

李長風那雙漂亮的眼睛溫潤極了,彷佛帶著淡淡的笑意。

這是他母親和妹妹離開后,他的臉上,第一次看到淡笑。

“下雨了,小姐還要跑出來玩嗎?”李長風的嗓音很溫柔,然后轉身看了看宮門,“宋將軍怕是還要再等會才能出來,莫要被他發現了。”

宋英若咬了咬嘴唇,一時語塞了。

眾人皆說李長風聰明極了,可是她卻覺得她愚蠢又遲鈍。

他看不到么?還是自己表達的不夠清楚。

她那么喜歡他,他怎么會一點反應也沒有。

哪怕他拒絕她,也不現在這樣裝作不知要好很多。

宋英若沒有接過傘,而是垂著眼眸,拼命的告訴自己不要哭出來。

他已經很傷心了,若是自己在此時哭出來,那么他會心煩的。

“我……不要你管。”她故意說的很冷淡,“我就要在這里等大哥。”

李長風撐著傘的手,顫抖了一下。

她的話,讓他啞口無言。

他們就這么一直站著,周圍的小廝和丫環,都不敢開口說話。

過了許久,李長風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會生病的。”

短短的四個字,卻讓宋英若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他這算什么?

明明,成國公都已經主動上門說了,他們已經定親了。

她是他未婚的妻子,他居然還如此的冷淡。

宋英若多日的情緒,在這一刻爆發了起來。

他怎么可以壞成這樣,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她的眼前,還笑著說話。他的出現,像是罌粟花一樣,讓她漸漸的上癮,她喜歡上了他,也愛上了他……

可他卻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可以如此可惡。

“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宋英若哭的厲害,揮掉李長風手里的傘。

她想跟他說:李長風,多看看我,我愛你愛的那么卑微,你只要一轉身,我就在你的身后。

可是明明到了嘴邊的話,她卻說不出來。

李長風畢竟是個少年,他手足無措的站在宋英若的面前,任由雨水打在自己的身上。

宋英若鼓足了勇氣,對著李長風輕聲問:“你喜歡……”

“英若?”

這個時候,宋遠程從宮內走了出來,看見自己的妹妹哭的委屈,便走了上來,急的團團轉:“我說世子,你就算和長月一樣不喜歡何家,也沒有必要將這一切都怪在我妹妹的身上吧?英若做錯什么了,讓你這樣欺負她?”

李長風一時語塞。

宋遠程不悅的皺著眉頭,“李長風,你別太過分。長月是你的掌上明珠,那么,英若也是我的掌上明珠。我不會允許,她和李家有什么關系的。所以,你死心吧。”

說完,宋遠程便拉扯著宋英若離開。

那句到了嘴邊的話,宋英若再也沒有機會說出來。

她想問他:李長風,你有沒有,那么一點點,喜歡過我?

從那一日后。她就被關了起來。

她的心也被傷透了,沒有再像往日一樣跑出去。

這樣,便過兩年。

她再次聽到李長風的消息的時候,是李長風和江家的小姐成親的消息。

宋英若怎么也沒想到,只是短短的兩年時間,李長風便選擇了別的女子。

定親……他們不是定親了嗎?

宋英若驚慌失措的握住宋遠程的手道:“哥,不是這樣的。怎么會?長風為什么會娶江家小姐?”

不說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宋遠程便氣不打一處來。

“長月和我退親也就罷了,我們畢竟的確曾和何家交好。可是自從那件事情后,我們便和何家斷了關系。”宋遠程撫摸自己宋英若的發絲道。“他那一日,怎么可以那樣欺負你。”

在宋遠程的記憶里,從未見過自己的妹妹哭的那般凄慘。

宋英若沒想過去解釋,她以為哥哥明白自己的心意。卻不想變成這樣。

她癱軟了身子,喃喃自語:“可是大哥。我喜歡他啊。”

她這句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讓宋遠程說不出話來。

宋英若傻傻的笑了,在大哥的追問之下。才將心里的話全部說了出來。

宋遠程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曾經誤會了什么。

李長風那樣的人,又怎么會欺負自己的妹妹。

他被李長月的事情。蒙蔽了眼睛。

最后,宋遠程才道:“英若。這件事情是哥哥對不起你。不過,李家和江家聯姻也是必要的,江家出了個皇后,李家想要保護地位,就必須和江家聯姻。你忘了他吧,還有更多適合你的男子。而且,你和長風定親的事情,長風根本不知。你不說,這件事情便過去了……哎……”

宋英若茫然的點了點頭,不知再說些什么。

除了接受,她還能怎么辦。

李長風成親那一日,她跟著父親去了。

昔日的少年,已經長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

臉上的稚嫩早已消失的干干凈凈,俊朗的眉目中,卻掛著一絲憂愁。

宋英若坐在人群里,遠遠地看著他。

就好似當年,他的母親去世了,她遠遠地看著一樣。

宋英若忘記了自己是怎么離開成國公府的,她喝的大醉,哭的厲害。周圍的人看著她的目光,詫異極了。

私下議論紛紛。

她不介意那些言論,她只知道,自己逃避了兩年,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如此愛一個人了。

回府之后,她便病了。

她的父母知道原委后,只能勸她放棄。

可是宋英若知道,她的感情一旦給出去了,便再也收不回來了。

她甚至已經卑微到,讓父母去求成國公,她愿意給李長風做妾。

父母氣她卑賤,但是又心疼她難受。一個堂堂大將軍的嫡女,居然要給世子做妾。

她將自己擺放在很卑微的地方,她以為從前她接近李長風,李長風會明白。結果,她和李長風定親的事情,李長風根本不知。

成國公,未曾告訴過李長風。

因為成國公后悔了,他對何家人心生厭惡,而李長風似乎也不喜何家的人。

所以,他們就這樣錯過了。

當初定親的言語,也煙消云散。

沒有讓宋英若想到的是,李長風卻婉拒了她做妾是事情。

宋遠程走到她的面前,安慰道:“長風就是這樣的人,他不會委屈你,而且,他也不會納妾。真是個怪人……”

宋英若知道,李長風不會納妾了。

李長風母親的事情,讓李長風明白,一個男人既然娶了那個女子,就改負擔起男子的職責。李長風不止沒有納妾,連通房的都未有一個。

他對江氏,是那么的好。

他把江氏,當做了唯一。

宋英若羨慕江氏,心里卻更不愿意去接觸別的男子。

沒有一個,會像李長風那么好。

沒他聰明,沒他出色,沒他癡情……

父母去世的時候,最擔心的便是她的親事。

她做了一個不孝順的女兒。沒有了卻父母的心愿。

一年又一年——

她習慣了在暗處聽著李長風的一切,早就習慣了等待。

宋英若想,或許到死的時候,她都不會再和李長風有交集了。

沒有交集也好,這樣起碼證明,李長風是幸福的。

她收下了一個義女,是顧家的小姐。她將所有的母愛。都給了這個小丫頭。

顧惜柔很聰明。很小的時候,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宋姨。”顧惜柔握住她的手說,“他不值得你這樣。”

宋英若捏了捏顧惜柔的面頰。笑著說:“等你有朝一日愛上一個人,你便會知道,因為愛他,所以他所有的缺點和過失。在你的眼里,都不值一提。”

顧惜柔鼓起小臉。沒有再說什么。

讓宋英若沒有想到的是,李長月回來了。

李長月的歸來,像是給李長風的生活多了一抹色彩一樣。

而且,宋英若還打聽到。李長月這次帶了個女兒回來。

這個孩子,聰明極了,有點像李長風。

再后來。江家做錯了事,甚至想拉著李家一起。江氏開始無理取鬧。甚至還動了手……最后,李長風休了江氏。

宋英若本來死掉的心,在這一刻死灰復燃。

她掰著指頭數了又數……一、二、三……

十七年,她等了李長風十七年……

十七年的等待,終于等到了花開。

這一次,她不會再錯過。

李長風揉了揉額頭,看著眼前的糕點,啞口無言。

自從他娶了宋英若之后,宋英若每天便變著花樣的送糕點到他書房里來。

表面上說是為了他不熬夜,實際上卻是為了讓他不再嚴厲的對待李安。

可若不嚴厲,李安來日又怎么能繼承李家的事業?雖說李安已經很乖巧了,可是在他心里,這些遠遠不夠。

此時,李安的目光早已挪到糕點上了。

“嘗嘗?”宋英若笑著對李安揮手,“雖然沒蕭王妃做的好,但是勉強也能入口。”

李安聽了,眼睛更是發亮。

他轉頭,委屈的看著李長風。

李長風嘆了一口氣,從桌子上站了起來,便走出了書房。

宋英若對李安囑咐道:“慢點吃,惜柔說明日再給你送其他過來。”

李安跳了起來,走到宋英若傍邊,笑著說:“還是母親疼我……母親記得告訴惜柔,我想吃棗泥山藥糕。”

宋英若笑著點頭,便隨著李長風的身影而去。

李安從前對宋英若多少有些芥蒂,但是宋英若進門之后,將姿態放的很低,對他和父親都很好。尤其是祖父去世后,父親那段日子,基本都是靠著宋英若撐著,才走出了陰影。

他從未見過那樣憔悴的父親……

從此,李安打心里也開始接受了宋英若。

最重要的是,宋英若為了討好他,經常去永安王府找夏阮,學了一手做糕點的好手藝。

李安想到這里,便笑了起來。

彼時,宋英若追著李長風的腳步,走回了屋子里。

“安哥兒還小,你別和他置氣。”宋英若走到他面前,給他沏了一壺茶,“等他成親了,便會好了。”

李長風聽了直搖頭:“你別寵著他,這個小子,都不知天高地厚了。”

宋英若微微一笑,坐在李長風身側:“他很懂事了。”

李長風聽了只是挑眉。

眼前的宋英若,溫婉可人。

李長其實也很不明白,宋英若這樣的女子,為何會喜歡他這個看起來木板又木訥的人。

“以后,別給他做糕點了。”李長風牽起宋英若的手,瞧了瞧,“手都糙了。”

他實在不適合說這樣的話,臉頰幾乎紅了一半。

宋英若看著這樣的李長風,像是又回到了他們剛認識的那個時候一樣。

這次,宋英若沒有說話。

只是傻傻的看著李長風。

李長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緩緩地將眼前的女子擁入懷中。

他從未告訴過她。

此時的他,對她是多么的心動。

而正如宋英若也未曾告訴他。

還好,我從未放棄。

還好,終于等到了你。

小段子:

李安:爹,這次去鄴城,你要帶什么貴重物品?(星星眼,指著自己。)

李長風挑眉:唔……

李安:表妹做的糕點可好吃了,她現在在鄴城陪王爺呢。(爹,你看見我了嗎?)

李長風放下書,走回屋內。

第二日,李安聽到李長風帶著宋英若去鄴城的消息。

李安落淚,跟顧惜柔哭訴:我爹是有了娘子,忘了兒子。

顧惜柔聽了點頭:嗯,爹做的好。

李安:……

小段子2:

有一日,宋英若很納悶的看著李長風問道:“我喜歡了你十七年,你知道嗎?”

李長風咳嗽了一聲,目光看向其他處。

宋英若撇了撇嘴:“我就知道你心里沒有,從不會像安哥兒對惜柔那樣。”

李長風沉默許久才道:“我……我其實……”

“好啦好啦。”宋英若將撲到李長風懷里,“我知道你其實喜歡我,我就大發慈悲的接受你好了。”

李長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