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番外:小包子的日常
更新時間:2015-01-28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他的母親肚子里添了個小娃娃,便開始足不出戶,在家安心養胎。

這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天大的懲罰。

不能出去玩了,不能買好吃的東西……

夜里,父親不再允許他同母親玩耍,而是教導他要做一個好兄長,讓他好好念書。

就連一向寵他的小舅舅夏瑞,最近也是忙前忙后的給母親送吃食過來,說是這樣才能生一個健康的小寶寶。

蕭晟覺得,他這個世子,太可憐了。

尤其是這幾日,父親居然想送他去國子監。

那種地方,雖然有不少皇親國戚,但是進去之后,要許久才能歸家。

蕭晟氣的當夜跑去姑姑的屋里,小模樣委屈極了。

蕭原喜看著蕭晟悶悶不樂的模樣,放下手里的針線活道,“這是怎么了?誰惹到晟哥兒了?”

“姑姑。”蕭晟撲到蕭原喜的懷里,悲哀地哭訴,“爹爹不允我和娘親陪著我,還要送我去國子監。嗚嗚嗚……”

蕭原喜有些不解:“去國子監念書,不好嗎?”

蕭晟心酸極了,搖頭:“不好……去了國子監要許久才能回家。不能吃娘親做的糕點,也不能同小舅舅一起玩了。”蕭原喜:“……”

無奈之下,蕭原喜只好帶著蕭晟去了小廚房,給蕭晟做糕點,逗蕭晟高興。

不得不說,蕭原喜在廚藝上,也有不少的天賦。

棗泥山藥糕、藕粉桂花糖糕、綠豆酥……蕭晟只覺得,口水要掉下來了。

可就是在這個時候,小廚房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很快。秦朔便出現在蕭晟的面前。

自從秦朔登基后,蕭晟便越來越習慣,秦朔時不時的出現在府中。而且,蕭晟還發現,只要十三姑姑在的地方,不用太久,皇上也會出現。

只是。這次。秦朔似乎沒有帶著一包袱的公文。

“皇上。”蕭原喜驚的趕緊行禮,“見過皇上。”

秦朔趕緊走上前,扶著蕭原喜。目光卻落在那些糕點上,“唔,不是說了,無須行禮嗎?”

蕭晟扶額。這個對話又要開始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蕭原喜趕緊搖頭:“怎么可以,你是皇上呀,不能壞了規矩。”

秦朔:“……”

蕭晟:“……”

其實,私下。蕭晟還是很喜歡秦朔的。因為,秦朔不會逼迫他功課,還會同他講不少又趣的事情。

每次他的姑姑。就在一邊靜靜地聽著,時不時笑著附和幾句。他們的相處方式。倒是其樂融融。

但是此時,秦朔不知為何,卻私下派人通知了蕭九。于是蕭晟還未吃上蕭原喜吃的糕點,就被自己的父親抓回書房了。

蕭晟淚流滿面,不知自己為何這樣倒霉。

李安來府上的時候,蕭晟正在抄寫經文,打著哈欠。

李安嘴里叼了一根不知從哪里摘的狗尾巴草,笑著走道蕭晟身前:“喲,這是怎么了,這個樣子,嘖嘖,真是可憐……”

蕭晟這次連頭都沒有抬,郁悶地說,“我方才同爹爹說,我已經會寫不少字了,可是爹爹卻不夸我。”

李安很鎮定的坐在蕭晟身邊,無奈的攤手道,“你爹在你這個年紀,都會做詩了。你才會寫幾個字,算什么本事?”

蕭晟:“……”

李安見蕭晟更加的不高興了,一張只能的小臉上,全寫我很不高興。

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你不要和你爹比啊,你和他比你不是自虐嗎?你要比,就找個能比的,唔,比如你小舅舅?”

李安不提還好,一提蕭晟的小嘴更是嘟的更厲害了。

夏瑞雖只大他幾歲,但是夏瑞卻十分的厲害,尤其是在做生意上,時常被母親夸贊,說他有天賦。而他,看到數字便覺得頭疼,又怎么和小舅舅相提并論?

蕭晟這樣一想,便覺得人生無望了。

比不過父親,更比不上小舅舅。

“可是,我不想去國子監。”蕭晟半響后才悶悶不樂的說,“我想在娘親身邊。”

李安作為一個被宋英若照顧的十分好的人,他十分的明白這種感覺。

他每次被父親嚴厲對待的時候,宋英若便會出來幫他解決一切。

父親雖然會批評他,但是每次宋英若一出現,父親便會帶著宋英若離去。

國子監……

李安只要想到蕭晟去那種地方,便覺得蕭晟可憐。

于是,李安在蕭晟的耳邊道:“我給你想個辦法,來……”

蕭晟聽了之后,眼睛大亮,一雙漂亮的眼睛全是笑意,“表舅你太聰明了。”

李安得意的點了點頭,顧惜柔總說他笨,這回他總算是找回自信了。

李安高興地走了,蕭晟也高興的沖進夏阮的房中。

此時,夏阮正在挑選玉佩,對蕭九道:“每個都很適合你,唔……這每個都給你戴,又會太累?”

蕭九笑著握住夏阮的手,“我倒覺得無論是簪子戴在阿阮的頭上,都是最好看的。”

夏阮笑了起來,將頭依在蕭九的肩上:“王爺……”

這個時候,蕭晟推開門,大聲喊道,“娘……娘……晟兒有話要對你說。”

蕭九眼里的笑,僵住了,然后眉頭皺了皺。

夏阮坐直了身子,揮了揮手,“晟兒要同娘親說什么?”

蕭晟將眼睛瞪的圓圓的,然后攀住夏阮的手,“娘親,我聽杜姨說,你總是吃不好。往后,晟兒給你做糕點好不好?”

蕭晟的眼里,帶著十足的誠意。

夏阮不好婉拒,便笑著說:“好。”

蕭晟聽了。高興的蹦跶了起來。

只要母親吃他做的糕點,那么他便不會給父親送去國子監了,更重要的是,他還和從前一樣黏在母親身邊。

表舅真的是太聰明了,能想出這樣的辦法。

蕭九挑眉,什么話都沒說,也沒有反駁蕭晟的提議。

于是。蕭晟想著越來越開心。便朝著小廚房跑去,找到了杜若開始學廚藝。

只是……蕭晟找錯了人……

杜若的醫術的確很厲害,但是杜若的廚藝……卻和她的醫術是相反的。

蕭晟做的滿頭大汗。將點心送到母親的房中時,卻看到母親的面前鋪滿了各種點心,精致又香味誘人。

就算是蕭晟,也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他的父親坐在母親身邊:“阿阮。好吃嗎?”

“王爺往后不要做這些了。”夏阮心疼地說,“這些事情。交給下人便好。”

蕭九輕笑,“阿阮喜歡便好,不過都是些小事情。”

蕭晟非常不甘心輸給父親,于是將心里的點心送到母親身邊。笑著說:“娘,你嘗嘗?”

夏阮抬起頭,看著蕭晟手里的糕點。

黑漆漆的。不知是什么東西。

但是,夏阮也不好打擊自己的兒子。硬著頭皮便要拿起來吃。在一邊的蕭九阻攔住夏阮的動作,皺著眉頭說,放桌上吧。

蕭晟聽見父親說讓他放桌上了,以為父親答應了,不再考慮送他去國子監的事情。

于是,蕭晟乖乖的將手里的點心放在桌上,安心的走了出去了。

后來蕭晟才知道,自己錯的多么可怕。

父親的廚藝練的很好,他自然是比不上的。母親每日吃的東西,幾乎都是父親做的。

所謂“君子遠庖廚”這句話,在父親身上卻一點也看不到。

蕭晟一連做了小半個月的糕點,越來越得意自己的廚藝。卻不想,清晨的時候,卻被父親身邊的侍衛抓住,說要送他去國子監。

蕭晟大驚,哭鬧著不愿離去。

這個時候夏瑞從院子里出來,伸出手撫摸蕭晟的頭,安慰道:“你無論是讀書還是做點心,都是不如姐夫的。連帶坑人,也玩不過姐夫……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好好的去國子監學點東西吧,到時候再回來和姐夫一戰。”

蕭晟:“……”

于是,最后,夏瑞同蕭晟一起被送到了國子監。

夏瑞欲哭無淚,才明白,自己被送到國子監的原因,是因為每日幾乎要纏姐姐幾個時辰。

小段子1

前世夏阮和蕭九下棋的時候,總是會八卦問道:“大人就沒有喜歡的姑娘?”

蕭九想了想道:“你猜猜?”

于是,夏阮將京城內所有有才華的姑娘的名字,幾乎都念了一個遍。連帶著幾個公主的名字,她也沒有放過。

最后夏阮口干舌燥,看著蕭九一直未曾點頭,不甘心地問道:“一個都沒嗎?”

蕭九將棋子落在棋盤上:“你還漏了一個人。”

夏阮瞪圓了雙眼,疑惑不解。

這次,蕭九沒有再回答她,因為這盤棋,她又輸了。

很久之后,夏阮才想起前世的事情,才明白蕭九當時的意思。

她漏掉的人,便是自己。

小段子

夏阮的第二胎,是個女兒。

蕭九笑著建議:“阿阮,給孩子取個名字吧?”

夏阮想了想整日鬧騰的兒子,心有余悸道:“就叫蕭靜吧。”

靜,文靜。

很多年,夏阮后悔了當初的決定。

女兒的性子像極了蕭九,文靜又內斂,還有有些沉默。

在外,眾人皆以為蕭靜是蕭晟的姐姐。

因為蕭靜,文靜的過頭了。

夏阮委屈的圈住蕭九的脖子,委屈地說:“靜兒不愛說話,性子又內斂,總是被人說成是晟兒的姐姐。”

蕭九道:“她很懂事。”

夏阮無奈極了,她覺得,很沒有母親的成就感,孩子太乖了太懂事太讓她省心了。

夏阮點頭,然后輕聲說:“當初給她取名,應該叫蕭鬧。”

蕭九:“……”

熱騰騰的包子番外寫好了!

接下來,還有兩個人的番外。

大家猜猜是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