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惡搞番外:墨殤第二春(1)
更新時間:2015-01-31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手機請訪問

墨殤以為自己快要死了。

他從朱砂的屋子里逃了出來,便朝著京城走去。

夜里的風很涼,周圍時不時還傳出狼嚎聲。

其實,死也也好。

死了,便不會有癡念了。

只是,墨殤沒有想到。

他會被人救走。

救他的那個人,并不是他一心念著的李安。

那個人嗓子溫潤,見他鮮血淋淋,眉頭皺的厲害,跟身后站著的幾位黑衣人,嘟囔了幾句之后,才不情愿的說了一句:“墨公子,得罪了。”

話音剛落,墨殤只覺得身子一輕,便被人打橫抱起。

他這輩子,從未被人如此對待。

后來,墨殤知道了這個人便是溫家二少爺,溫仲懷。

夏阮早知他會出事,便派了人來周圍守著。果然,如夏阮想的那樣,他沒有死,只是會毀容了。

那張絕色妖媚的臉,沒了。

墨殤自己倒是不在意,一張臉而已,沒了便是沒了。倒是顧惜柔和夏阮一直唉聲嘆氣,最后杜明實在無奈,才說出其實是可以恢復他的容貌的,只是……可能有些改變。

杜明是杜若的父親,更是前朝神醫木長坔的后人,他說有辦法,那么便是真的有辦法。

墨殤住在長安侯府里,經常也會聽到李安的消息。所以杜明在他連上制造的傷痛,他根本也沒覺得多疼,一切的疼痛或許還不如內心深處來的更難受一些。杜明佩服他,說道:“我這輩子就佩服過兩個人,一個便是蕭侯爺,一個便是你……”

換臉的過程,在旁人看來,太疼了。

墨殤之所以愿意換臉,是因為顧惜柔的一句話。

顧惜柔那天看了他很久,再他身邊走了很多圈之后,才問:“你同清河公主,真的沒什么嗎?”

墨殤:“……”

顧惜柔搖頭:“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墨殤揉額,他終于明白,為何顧惜柔能和李安走到一起了。這兩個人的性子,太配了。

在外人面前,冷靜。結果私下……

可心里,墨殤又不愿意承認,自己同清河公主,當真沒什么。

房事上的一切,輪不到他。

雖然他長了一張不錯的臉,卻沒有一個不錯的體格。

于是……他到現在,也沒有體會過,那種滋味到底是如何。

最主要的,他還未知道,昔日父親嘴里的愛情,到底是什么樣子。

因為他的愛情,一直都是他的一廂情愿。

日子就這樣不緊不慢的過著,后來秦朔登基后,蕭九被封為永安王,這宅子里的下人,又添了不少。

待他換好臉那一日,溫仲懷憤憤不平的和杜明理論了起來:“不是說換臉了會丑嗎?他這張臉,叫丑?”

“好似,比從前……”顧惜柔想了想,不甘心的說,“更妖了。”

墨殤:“……”

墨殤疑惑的拿起銅鏡,瞧著鏡內的自己,似乎……覺得自己,更女氣了。

為此,墨殤覺得,這輩子要娶個媳婦的道路,似乎更艱難了。

天下太平之后,溫仲懷閑下來,不知去哪里吃了一種名叫臭豆腐的小菜后。對此深深迷戀,回了京城之后,他便開起了店子,名曰:溫大爺臭豆腐店。

這個名字太過于俗氣,可俗氣的店名,周圍的人也看的明白。

墨殤私下倒是去過一次,但是臭豆腐的氣味太難聞,他受不了便跑掉了。

對于溫仲懷,墨殤是有感激之心的,但是他的感激之心,絕對不會用到吃臭豆腐上。而李安這個人,似乎在他的心里慢慢的淡了下來,像是被蒸發了一樣。

到了李安成親那一日,他看著李安帶著顧惜柔進入洞房那一刻,心里唯一的那點不舍,似乎都沒了。

有的時候,或許就是這樣。

執念,若是想放下,也并不是放不下的。

溫仲懷在一邊看了半響,推了推他:“我說,別傷心啊,天涯何處無芳草。我請你吃臭豆腐吧?”

“不必。”墨殤轉身便朝著人群走去。

吃臭豆腐?

開玩笑,他怎么可能碰這些。

唯一讓墨殤沒有想到的便是,他這張妖媚的臉,似乎還挺受女孩子喜歡的。他走到街上的時候,時不時有女子跟上來,而且,還會送些東西給他。

夏瑞有一次也發現了這點,他跟墨殤商議:“要不,我們也開個店吧?”

“你有銀子嗎?”墨殤很老實的攤手,“我沒銀子。”

他這些日子,一直都借住在永安王府,身邊吃穿都不用銀子,所以開店……他當真是無能為力。

夏瑞笑了笑,貼近他說:“我有呀。”

墨殤挑眉,不解的問:“你要開什么店子?”

夏瑞這次沒有回答,而是笑的更開心了。

結果,到了最后,墨殤才知道,夏瑞開了一家香料店子。

這家店子,離溫大爺臭豆腐店沒有太遠,就割著一條街。

墨殤的母親會調香料,夏瑞讓他賣的香料,更是從西域帶回來的。

當初失蹤的杜蘭,回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南亭身邊的人。周圍的人都猜測,南亭或許會娶杜蘭,可是兩個人過了許多年,卻依舊沒有成親。

尼西沒有城主夫人。

私下,杜蘭無意說起過:“就算不能成親,陪在他身邊也是好的。”

杜蘭這句話,像極了當初的他。

墨殤沒有勸解杜蘭,因為感情這件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夏瑞同杜蘭關系不錯,所以南亭手里的商隊,便來的香料,都賣給了夏瑞。

夏瑞是個做生意的料子,這些香料,被他賣了幾倍的價格。墨殤看了看夏阮,又看了看夏瑞,覺得這夏家,專出奸商。

夏瑞的香料店子,越來越多,最后私下還送了墨殤一個店面。

夏瑞豪氣的指著店面問墨殤:“說吧,要叫什么名字?”

墨殤朝著不遠處的街道望了一眼,便道:“叫墨大爺香店。”

夏瑞:“……”

墨殤有了店子有,便很少去夏瑞的店里了。他需要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

每日,店面一開張,他便搬個小凳子,坐在店外,神情哀怨又可憐。

他這種長相,昔日便被稱為京城第一美,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而現在的他,模樣比從前更妖魅,坐在門前不需太久,便有不少姑娘望了過來。

姑娘們瞧了許久,膽子大了便會上前問他:“公子何事這么傷心?”

墨殤要做的,便是嘆一口氣,然后露出悲傷的神色。

他這樣做,姑娘便更好奇了,然后看了看屋內的賣香料的店子。

“生意不好做嗎?”姑娘心生憐憫,看著墨殤纖細的身子,心里更是隱隱作痛,“公子,怎么會如此消瘦?”

墨殤垂眸,楚楚可憐。

他記得曾有人說,他這個樣子,最誘人。

果然,姑娘再也忍不住了,咬了咬就進了店子。

最后,花了不少銀子買下香料后,出門還安慰他:“別傷心了,我會多來幫襯的。”

等姑娘一走,墨殤便高興的跟身后的掌柜比劃了一個手勢。掌柜點頭,表示賣了不少銀子,墨殤的動力就滿了。

墨殤的店子沒有賣西域的香料,賣的不過只是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香料。可是因為他這張臉,每一日卻有不少姑娘來光顧,甚至京城內不少貴族太太,也會來買東西。

于是,墨大爺香店,比隔壁街的溫大爺臭豆腐店,收入高了不知多少倍。

溫仲懷氣的跺腳。

從前喜歡吃臭豆腐的小姑娘們,自從知道隔壁街有個美男坐在店外后,那里還有心情吃什么臭豆腐。因為這個美人老板,不喜歡臭味。若是誰吃了臭豆腐去看他,美人便含淚欲泣,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為了讓美人高興,小姑娘們便也不吃臭豆腐了。

久而久之,溫大爺臭豆腐店,也就冷了下來。

溫仲懷想了很久,才跟蕭九說:“我當初真不該救這個妖孽。”

“唔。”蕭九看了看手里的東西,跟溫仲懷說,“你離我遠一些,你這個味,阿阮不喜歡……”

溫仲懷:“……”

臭豆腐這樣的美味,居然會被人嫌棄味道丑。

溫仲懷十分不解。

尤其是遇見墨殤的時候,那個妖孽男,看到他便逃的遠遠的,似乎他這個身上的味道,真的便是毒、藥一樣。

溫仲懷抑郁了……

私下,更是跟蕭九和夏阮抱怨,墨殤是個沒良心的,自己救了他,結果墨殤不報答也就算了,現在還和他搶生意。

溫仲懷昔日的店子,有多少小姑娘來光顧,如今……每日來的人,也就那么一些。而且,還是一些男子和婦女,根本看不到一個美人。

他尚未成親,便是指望自己能找個適合自己的女子。

可是京城里的女子,幾乎都去了墨殤的香料店外了。

溫仲懷抱怨多了,這話便傳到墨殤的耳里了。

于是一個月黑風高夜晚,溫仲懷的店子出了一點小事……

溫仲懷起床后,發現不少人指著自己家的店面,笑的厲害。

他當時還疑惑不解,這群人在笑什么。

可是一轉身,他便徹底的明白了為什么。

溫大爺臭豆腐店,只剩下了幾個字,便是:溫大爺,臭。R1152

書書屋最快更新,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