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第兩千九百三十五章 螺旋上升
更新時間:2018-10-12  作者: 墳土荒草   本書關鍵詞: 歷史小說 | 秦漢三國 | 神話版三國 | 墳土荒草 | 墳土荒草 | 神話版三國 
正文如下:
第兩千九百三十五章螺旋上升

看到這個東西,陳曦難免需要對照一下自己腦海之中的印象,講道理的話,文明在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前,對于野蠻確實沒有絕對的壓制效果,可看看這個報告的話……

羅馬既然已經點出來了車床,而且風車傳動也點出來了,不說進入工業革命,至少吊打四周應該是沒有絲毫問題的。

這兩樣東西就算不能讓一個文明大跨步的邁進,光是其本身帶來的裝備制式化和標準化,已經足夠讓一個文明碾壓周邊的國家了。

想當年秦朝不也是靠著這些東西將六國砍得七七八八,當然秦朝能走到這一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制度本身帶來的擴張性上面。

商鞅變法豎立起來的軍功爵制度,不管從哪方面說都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自身的戰斗力,這些武器裝備上的優勢大概也就是錦上添花。

當然反過來思考羅馬的話,其實只要有一個武器裝備方面的優勢就足夠了,羅馬公民本身的素質也不差,又有這等兵備上的優勢,真要講道理的話,完全不應該啊,這怎么說翻船就翻船了?

然后陳曦想了想,明白了,羅馬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有這些東西都沒有意義,完全就是羅馬自身的問題。

仔細想想的話,羅馬翻船的原因和蠻子有幾分錢關系?本質上講,就跟五胡南下的鍋甩給曹劉一樣,看著說是頭頭是道,實際上真要說的話,只是后人自己丟人,而且沒有背負的氣量,只能甩給死人。

北方五胡在漢末那一代人看來就跟小孩子的玩具一樣,隨隨便便就能搞死,而西晉的后人根本根本承受不起這等前人的玩具,然后因為一系列意外直接將后來者沖垮了。

這等事情先人該背鍋嗎?也許該背鍋,但是在背鍋的時候,先人要是能站起來,肯定要問一句,你們那一代人都是死人啊!

就跟大漢朝官方,以及史書直接記載一漢當五胡,胡人還沒辦法反駁一樣,在那個年代這屬于蓋棺定論的玩意兒。

不服?不服直接打死,在三國年間,任何一路諸侯都是將胡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敢廢話,直接弄死,胡人

從桓帝段G時期算起,董卓這些人就差將北疆刷變色,而初期還有公孫瓚這種浪的飛起的家伙,到袁紹時期一句話就敢強編胡騎當自己手下用,再到曹操北上屠烏丸,胡人在這個時候根本上不了臺面。

吹得最強的那波胡人,撐死也就是頂幾句這些漢末大佬的話,然后就被弄死了,哪個上得了臺面。

甚至連整個三國最最最上不了臺面的諸侯公孫淵,在被司馬懿按在土里面摩擦之前,居然都能給鮮卑人賜爵,征召胡人為自己作戰。

公孫淵放在三國里面都是什么程度的渣滓了,連國家隊里面的魚腩都算不上,結果在遼東胡人扎堆的地方依舊是稱王稱霸。

雖說有他爺爺公孫度的底子在那里,問題在于遼東公孫度放在漢室就屬于下九流的諸侯,連一州之地都沒有,就一郡之地!

就這放在漢末真正戰場連雜魚都不算的公孫度,當年東伐高句麗,西擊烏桓,南取遼東半島,將周圍一圈胡人全打的跪下叫爸爸了。

就這種情況,漢室要是能覺得胡人會成為自己大敵才是奇怪,天天被自己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意兒,曹操這些人要是能預見到這些人未來能壓倒自家后人才怪。

漢室的諸侯,又不都是公孫瓚那種恨胡人恨的不共戴天的奇葩,大多數的諸侯對于胡人的看法都是纖芥之疾,結果誰能想到后人那么不爭氣,對,就是后人不爭氣,不是胡人變強了,而是后人變弱了!

三國之前,漢朝對胡人就沒打過幾次爛的不能提的戰爭,而三國之后,算了吧,這話還是換成,有幾個沒打過沒打過爛的不行戰爭。

“……”陳曦想起這些不由得嘆了口氣,將公文丟在一邊,然后將大腦思考的東西捋順,歷史這玩意兒真的不講道理!

二世紀末的那古典四大帝國,如果以現在陳曦搜集到的情報來說,最后掀翻他們的敵人,除了安息死于羅馬算是合理的情況。

其他三個,不管是漢室落幕,到三世紀末被五胡趁八王之**背刺,而后沉淪數百年,到隋文帝楊堅出世重新歸于一統。

還是羅馬帝國亞歷山大塞維魯落幕,三世紀危機開始,五十年不到連跪二十六個皇帝,直到查士丁尼一世奮戰數十年,只差一步收復整個地中海,結果功敗垂成。

亦或者貴霜帝國,韋蘇提婆一世力挽狂瀾整合南北貴霜,再造帝國,直到二世登基,北方貴族轉投阿爾達希爾,轉眼間帝國崩塌。

真要從邏輯性上講的話,這三件事全都不合理!

甚至仔細想想的話,這些所謂的終結了這些帝國的對手放在這個帝國終結的時代,真的是對手?完全不是!

西晉北方的五胡并不是曾經不存在,而是一直存在,只不過曾經被漢室按在土里面摩擦而已。

羅馬北方的蠻子也不是曾經不存在,同樣一直存在,只不過曾經被羅馬按在土里面摩擦而已。

甚至就連貴霜帝國的北方的隱患也不是不存在,同樣也是一直存在,只不過曾經南北宗教勢力再強也擋不住帝國車輪的碾壓。

“這可真的是……”陳曦伸手再一次將公文拿起來,不由得嘆了口氣,站得越高,看得越遠,尤其是在能對照歷史的情況下,很多歷史對于陳曦來說都是一種必然。

“帝國從未倒在對手手下,永遠是倒在了自己的手下,而且這種近乎歷史螺旋上升的必然啊……”陳曦輕聲感嘆,那種如同輪回一樣的感覺清楚地出現在了陳曦的心中。

歐洲的羅馬危機,中原的八王之**,雙方那傳承久遠,從未經歷過真正意義上浩劫的文明都隨之而崩潰,國家也隨之分崩離析,在那種相互征伐,相互廝殺中,羅馬墜落,中原陸沉。

兩個號稱世界文明之光的帝國瞬間陷入了最黑暗的時代,在那種廝殺不斷,戮戰不休的時代,中原和歐洲都看不到絲毫的光復的可能。

然而不過兩百年,先是歐洲查士丁尼一世在死前將羅馬故土收復的就剩下西班牙那一個豁口,而如果查士丁尼的養子給力,將最后這一個豁口收復,羅馬帝國就徹底恢復了。

更重要的是徹底光復地中海澡盆之后,羅馬帝國統治難度會直線下降,再次恢復羅馬帝國的榮耀近乎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然而查士丁尼一世被稱為最后一位偉大的羅馬皇帝,也即是說他的養子失敗了。

如果他的養子成功了,那么時間就剛剛好對上楊堅統一中原,然而失敗了,羅馬徹底失去了光復的可能性,甚至也正因為此事,到后面他們失去了曾經引以為傲的一切。

中原則是成功復起,隨波逐流,起起落落,千年之后依舊坐在麻將桌上和其他文明打麻將。

有些時候,真的是一步之差,天壤之別,查士丁尼一世最后那幾年,以及其死后的十年間,幾乎是羅馬最后一個徹底恢復輝煌的機會了,然而羅馬沒有把握住,自此再無輝煌。

“真的有一種輪回的感覺啊,甚至是一種連王朝周期律都沒有辦法形容的恐怖。”陳曦想起之后三百年間的世界史不由得嘆了口氣,巧合這種東西太多了,不過還好沒有巧合。

“算了,想太多也沒有意義,至少這一次確實是有可能超脫王朝周期律,羅馬公民制度啊,我漢室這次可是要養一億貴族!”陳曦嘆了口氣輕聲自語道,帝國都是死于作,死于外敵的寥寥無幾。

和狄奧克勒曾經思考,但是卻無奈放棄的未來一樣,陳曦是真打算走這條沒人走過的道路。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句話陳曦是信的,將這現在的幾千萬人,以后的幾億人,全部養成羅馬公民那種近乎小地主的存在,到時候只要一個引導這群人就能爆發出來推進整個時代的智慧,陳曦是信天才的,但陳曦更信人民的智慧。

看著庸庸碌碌的百姓,當他們的下一代,下下代有機會接受到完整的教育,并且能不在為飯食所困,不再為生tsxsw存所束縛,那么這數以億計算的人口資源會爆發出來什么的智慧,陳曦根本不敢想象。

誠然,平均起點相比于世家確實比較低,但是那龐大的基數足夠創造出奇跡了,世家子的比率畢竟太低了,哪怕是一代能培養出來幾十個,面對數以億計的規模,這個階層所能占據的比重也會日益減少。

未來,終歸是人民的未來,不想回歸到那螺旋上升的歷史覆轍之中,那么所能選擇的也就只有這條路了。

“這樣的話,誰也都看不清了,不過也好,給了他們未來,也給了百姓未來,”陳曦笑著在公文上簽字,大概還算公平。

2009吞噬m.tsxs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