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古代悠閑生活-番外-楚明暉游歷天下篇(五十)完
更新時間:2017-04-21  作者: 樹靜風芷   本書關鍵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穿越重生 | 云云古代悠閑生活 | 樹靜風芷 | 樹靜風芷 | 云云古代悠閑生活 
正文如下:
全本小說吧:.

千萬別記錯哦!m.qbxs8

“大哥,快給我看看!”楊大石以為那金錠子是他大哥找到的呢,伸手就去抓卻是抓了個空,金燦燦的東西瞬間的不見了。頂點小說,

正錯愕間,只覺一股大力襲來,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就被這鼓股力氣打飛了出去,“嘭”、“嘭”兩聲巨響在從破廟里傳來。

楊西山和楊大石的身體重重的掉落在地上,地面顫抖兩下,甚至將地上的浮土都揚了起來。

兩人一瞬間被摔懵了,回神之后才感覺到身上一陣陣的疼痛傳來,兩人痛的不禁在地上打滾。

浮土散去,一道墨色的身影站在火堆旁,正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兩人,一張俊臉在火光的映襯下,更顯奪目,卻格外冰冷。

看到站在他們面前的楚明暉,地上的兩人同時嚇了一跳。

“不、不可能,你不是喝下那杯酒了嗎?”楊大石指著楚明暉不敢置信的喊道。

“不過是最劣質的蒙汗藥,你們也想迷暈小爺,真是異想天開!”楚明暉冷哼一聲。

“你,你會功夫?那你今天怎么沒說?”

楊西山這時候反應過來了,這少年明顯是功夫不低的樣子,人家根本就不懼蒙汗藥,怪不得人家敢一個人上路,出遠門呢。

他們今天套了這少年一天的話,卻是沒有套出人家會功夫的事情來,枉他們還得意洋洋的說人家傻呢,原來真傻的是他們才對,是他們有眼無珠了!

他現在十分后悔。要知道這樣這少年會功夫,他是說什么都不會干這事情的,他們兄弟兩個雖然會些粗淺的拳腳,但是在真正的會功夫的人面前是不值一提的。

就看剛才少年隨意一擊就能叫他們兩個倒在地上起不來,就知道了人家是個厲害的角色,他們兩個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楚明暉聽到楊西山的問話,不由笑了,“你們也沒跟我說,你們想謀財害命啊?”

楚明暉現在對于楊西山的心情是很憤怒的,這人表面上裝作那么憨厚的樣子。骨子里卻十分的陰狠。那楊大石只想要他的馬,還想給他留下銀子留條生路,而楊西山卻一點后路都不給他留。

“我、我們只想謀財,不想害命。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楊大石趕緊告饒。

“不想害命?若我現在是普通人。被你們迷暈在這破廟里。還搶了身上的銀子和馬匹,大冷天的晚上扔在郊外,你們以為我能活下來嗎?”楚明暉質問道。

楊大石噎住。張著嘴說不出話來了,他心里清楚,若是如此的話,天寒地凍的,這少年有一多半機率是活不了的。

見他們不說話了,楚明暉也懶得跟他們計較,拿了他們車上的繩子,把兩人綁了起來,告訴他們明天一早就送他們去衙門。

這兩人一聽要把他們送去衙門都怕了,楊大石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的說不出話來。

而那楊西山卻突然趴到地上痛哭道:“軍哥兒,軍少爺,是我們兄弟鬼迷了心竅了,我們只是想牽走你的馬,換些銀子,真的沒有想要害你的性命啊,我們也不是為了自己,我們是為了全村的鄉親們,求你饒了我們這一次吧!”

“軍少爺,您就饒了我們這一次吧,別送我們去見官,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若是我們進了大牢,一家老小可怎么辦啊!”

此時楊大石也反應過來了,雖然被綁了起來,但是還好硬努著身子給楚明暉磕頭,“軍少爺,您繞我們兄弟這一次吧,我們娘都八十了,她還在家等我回去呢,若是我下了大牢,我娘可怎么辦啊!”

那楊西山說的話,楚明暉有些不信,但是楊大石此時這樣的表現不似作偽,楚明暉便皺著眉頭問道:“說吧,為何要搶我的東西,你們這是頭一次,還是干了許多次了,你們最好說實話,這是我給你們最后的機會,不然后果自負!”

兩人聽楚明暉的口氣,事情似乎還有所轉機,便也不敢在隱瞞,一五一十的都招了出來。

原來這兩人確實是春城的人,不過不是他們所說的永安縣的,是比鄰的永定縣人,兩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往上數好幾輩都是種地的。

這楊西山是他們村里村長的兒子,他好鉆營,不敢于平淡,總想掙大錢。

而且他爹身子骨越來越不行了,眼看就要從村長的擔子上卸下來了,村長之位他們家不想讓出來,就想讓楊西山接著干。

但是這事不是他們一家說了算的,村里還有幾個漢子品行人緣都不錯,擁護他們人也不少,到時候這村長沒準是誰干呢。

后來這楊西山就想了個主意,既能掙大錢,又能讓村民都擁護他。

啥主意呢?就是帶著全村人掙錢,等到掙了錢,村里人都得了好處,還有人會不支持他嗎!

他不知道從哪里聽說京城的物件很貴,比他們那里貴了好幾倍,他便想著,若是把他們這里的東西拿到京城去賣肯定能掙錢。

越想越覺得可行,這楊西山就篤定了要到京城去販賣東西了。

思來想去的決定販點布匹綢緞來京城賣,因為他聽說這京城人過年的時候都要做新衣服的,人們裁衣服肯定要買布料的,他想趁著年底把綢緞布料運到京城,年根底下東西又貴,到時候準能賣個好價錢。

拿定了主意,他就開始在村里挨家挨戶的忽悠人給他入股了。

這幾年朝廷的政策好,農民的賦稅低到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了,所以一般有點地的人家,日子過的都比以前松快。

村民聽說這楊西山拍著胸脯、打著包票說一定能幫他們掙銀子回來,便有不少心動的。把自己多年的積蓄拿出來入了股。

這楊西山湊夠了本錢,臘月初,便帶著跟他關系不錯的楊大石從他們鎮上販了一車的布匹來京城賣。

他們的想法是好的,一路上抱著賺錢的念頭,快馬幾鞭很是興奮。

可惜到底是見識不夠,他們也不想想素來像布匹、綢緞這種東西都是在京城先時興起來,然后才流傳到大楚各個地方去。

他們販來的布料到了京城給人家綢緞鋪子一看,人家掌柜的就皺了眉頭,這都是好幾年前京中的時興的樣子了,現在哪里還有人會買了。

即便是有賣的都是當年剩下的物料底子。相當于甩賣。價格特別低,比他們從他們鎮上進貨的價格都低。

楊西山開始還不信,認為是人家綢緞鋪子的掌柜的看他們是外鄉人故意壓低了價格的。

結果,年前他們跑了好多好多的鋪子。得到說法都是一樣的。

這時候他們兩個才著了急了。本來打算年前把布料賣出去。風風光光的回家過年的,現在東西卻砸到手里了,人家大部分鋪子都不收這種布料的。即便是有收的給的價格也特別低,要賠進去一多半銀子。

但是要是不賣的話,一進了正月,鋪子都關門過年了,他們就更沒地方去賣了。

最后沒辦法只能在年底的時候,咬著牙找了一家給的價格相對高一點的鋪子把東西給賣了,不過還是賠了一半的銀子,三百兩銀子的貨物,最后只收回來不到一百五十兩。

拿著這一百五十兩銀子,兩人甚至都不敢回家過年,他們出門的時候可是跟村民打了包票會賺銀子回去的,這些銀子可都是村民們攢了多少年的家底了,有的甚至是給兒子娶媳婦的銀子,這都叫他們賠進去,村民們怎么會放過他們。

楊西山還是不死心想著用這一百五十兩銀子在京城再做點買賣來翻本,但是進了正月,大家都回家過年了,哪里還有買賣可以做。

沒辦法兩人只得在京城住下,想等著出了正月再看看有什么好機會。

就在這個時候,楚明暉出現了他們的視線中。

這兄弟兩人開始并不是住在楚明暉昨晚住的那家客棧的,那客棧最便宜的屋子都要一兩銀子一天,他們哪里住的起啊。

兩人是住在這客棧不遠處的另一處客棧,那個說是客棧,其實就是京中有人把閑置的房子收拾了一番,利用他們這個不錯的地理位置賺點銀子。

那里環境差了很多,有大通鋪也有單間,大通鋪每日只需十文銀子,單間可以住兩根每天只需三十文,他們兩個帶著一百五十銀子不敢住大通鋪,就住了個單間。

今日是這兩人出來買吃食,路過楚明暉去的這家客棧,看到楚明暉騎著馬走了過來。

楊大石看到楚明暉的黑耀的時候,眼睛不由一亮,他原在北邊的馬場待過,有點識馬的本事,一眼就看出黑耀是匹寶馬了。

當時他倒是沒有起什么歹心思,只是純粹贊嘆了一句:“真是匹好馬啊,比我原來待過的那馬場的馬都好,看看多神駿啊!”

楊西山聞言不由一愣,他是知道那個馬場的,據說是很有權勢的貴人開的,那里面最好的馬聽說一匹都能上萬兩銀子的,他有些不信這個看起來穿著很是樸素少年,能騎一匹這么貴馬,便道,“別是看差了吧!”

“差不了,我在那馬場干了好幾年,這點眼力界還是有的。”楊大石自信的道。

楊西山知道楊大石在這上面還是有點眼力界的,十里八村的人買馬都請他去幫著相看。

正因為他有在外面應酬的經驗,所以他這次才帶他來京城的,那么楊大石說是應該是真的。

但是,楊西山心中卻有不大舒服了,想他堂堂七尺的漢子,滿腔的報復,卻是被壓制著施展不出來,而眼前這個不過一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出門竟騎這么貴的馬,這不禁叫他心里郁郁的,便開始不自覺地觀察起楚明暉來,心中不免有一種相比較比較的心里。

這么一來觀察,他們兩個在客棧外面便聽到了楚明暉嫌房價貴的那句話,兩人不由的疑惑起來,騎這么貴的馬,為什么還會嫌棄房價貴啊!

再仔細看就發現楚明暉應該是第一次出門,雖然他言行居住上沒有什么特殊的,但是眼神看什么都是新鮮和興奮的樣子。

兩人一合計,覺得楚明暉肯定是那種偷偷從家里跑出來的富家公子,不然為什么會騎著馬貴嗎,年紀又不大,身邊卻沒有仆人,只身一人住客棧啊。

發覺了這些,楊西山心中便突然有了個計劃,他認為這樣的富家公子最好忽悠了,只要把他騙出城,然后再把他的馬弄到手,回頭賣出去弄個大幾千兩銀子,那就什么都有了,他們的虧空也就補上了,以后回到村里多買些地,他也是就過上了地主的日子了。

楊西山跟楊大石說的時候,開始楊大石是不同意的,他人還是比較老實的,不敢做這樣的事。

不過他卻有個毛病就是耳根子軟,最后被楊西山威逼利誘的只得點了頭,畢竟他家也有銀子在里面入股的,那可是他娘的棺材本啊。

兩人便投宿到這間客棧,故意去接近楚明暉,事情比他們預想的還順利不少,楚明暉對他們一點防備都沒有,但是眼看就要得手了,卻發現原來是踢到了鐵板上了。

楚明暉聽了兩人的話,想了想,便沒有堅持把他們送去官府。

第一是因為他的身份不適合接近官府,第二是看這兩人出身還算清白,因為虧了銀子才起了歹念,若是送了官府一輩子就毀了,還是給他們一次機會吧!

不過雖然不送官府了,但是教訓一頓是免不了的,那個楊大石人還算老實,又是從犯,楚明暉只讓他受了些皮肉之苦。

而那楊西山好大喜功,性子又有些陰狠,則是不能輕易放過的,楚明暉斷了他左手的小指,雖然不影響他以后的干活,但是卻要讓他一輩子記住這次的教訓,以后再不要做壞事了。

至于他們賠了銀子的事情,楚明暉是不管的,人人都要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何況他們都已經過了而立之年的大人了,這中間也沒有害他們,是他們自己糊涂罷了!

再說,他們拿不回去銀子更好,省的那楊西山拿了銀子回去,被人擁護當了村長,這樣的人當了村長,那對村子里的村民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樹靜風芷其他作品<<靈泉石上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