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第1270章 水云:你們都死定了!
更新時間:2017-02-08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第1270章水云:你們都死定了!

第1270章水云:你們都死定了!

第1270章水云:你們都死定了!

方無悔(小鵲)不吃糯米食,是那年換牙時,剛進方家,也是吃糯米湯圓,很清甜的菠菜蜜糖餡兒的湯圓,她當時一顆牙正松動呢,結果就被湯圓給粘住帶下來、吃進肚子去了。方無適淘氣,嚇唬她說,牙齒要在她肚子里安家落戶,沒準兒她的胃里能長一排牙,嘴里嚼不爛的東西,進了胃繼續嚼。嚇得她又是惡心又是害怕,摳又摳不出來。從此后,她看見糯米食就扭頭,不是不敢吃,是想起那顆牙惡心反胃!

衛昭被水云的表情弄得心情很惡劣,又不能把那碗湯圓賞給她吃,估計她求之不得呢,只好忍氣揮手命李婆子退下。

李婆子剛離開,管家從外進來,滿臉驚慌道:“老爺老爺……”

衛昭正心里膈應,見他慌里慌張跟大禍臨頭似的,不禁火氣上來了,喝道:“又有什么事?”

管家急急回道:“官兵將興隆銀號查封了,李原和王家姑奶奶都被抓了;還有福安商行也封了,賀老爺也被抓了。”

衛昭心一沉,喝道:“仔細說!”

管家便擦著汗,一條一條跟他回稟:官府查抄興隆銀號和福安商行,捉拿李原、王杏兒和賀老爺等人,說他們與衛昭有勾結。

衛昭霍然轉頭,看向水云。定定地看了半響,才頷首道:“很好!我原想收手,從此大家相安無事,可是方初不肯收手,你也不聽話,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命令管事:“你馬上收拾東西,咱們立刻走!”

管事吃驚道:“走?”

不怪他反應遲鈍,衛昭只說一個走字,可是往哪兒走?是把全部值錢東西都帶上走,還是隨便收拾一些細軟趕緊逃命?

衛昭果斷道:“既然官府查封了那兩家,以方初的精明,咱們在外地那幾家商行肯定也保不住了——上次他在興隆銀號查賬就發現了的。我以為他只是懷疑銀錢賬目,看來是我想錯了。他早就懷疑李原和王杏兒了。你馬上帶人收拾所有細軟,都搬上船。”

官府突然出手,同時將這幾家查封,讓他有種不祥預感。今天可是郭織女靈柩到家的頭一天,方家應該全力治喪才對。原來,喪事看著辦得熱鬧,都是惑人耳目的,方初在“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呢。

管事忙問:“爺是說蜀錦商行也暴露了?”

衛昭道:“小心無大錯。不管怎樣,先離開這里。快去!”

水云忽然對衛昭笑道:“你永遠也比不上他!”

她微微撅起嘴唇,臉上現出驕傲的神色,這一舉動,讓她平凡的臉頰生動起來。跟著,她眼中又現出輕蔑的神情,目光從李紅棗等人臉上一晃而過,道:“你們都別想跑!等著吧!”

衛昭白皙的面容如寒冰,“是嗎?”

水云道:“是。你死定了!”

再轉向李紅棗,“你也死定了!”

又轉向衛昭道:“你們害死了郭織女,你們都死定了!她夫君、她兒子、她公婆爹娘、她哥嫂、她侄兒織女,追殺到陰曹地府也要把你們給抓住,活剝了皮!”她用幸災樂禍的口氣,配合“你們闖大禍了,看你們怎么辦”的眼神,來回掃視面前幾人。

那副模樣十分逗笑,可是衛昭等三人都沒笑。

衛昭沒有同她爭論,因為無需爭論,等他和方初決出勝負來,她就無話可說了。他回頭對李紅棗和管家道:“還不去準備!”

李紅棗和管事道:“是。”

他們神情沉重地看了水云一眼,匆匆出去了。

水云卻輕松起來,用商量的語氣對衛昭道:“我想去看看方姑娘。”

她難得的好聲好氣打動了衛昭,令他忽略她的低姿態為了誰,忘了她剛才差點兒毒死自己,點頭道:“好。”一面示意秋雨推他出去。

三人出來,外面忙碌一片,男男女女的下人進進出出搬運東西,丫鬟和媳婦們從各屋將箱籠搬到院中堆放,小廝們則往院外車上搬。

水云走在輪椅旁,腦袋左右轉動,四下打量。

“這里的東西都搬走嗎?”她閑話般問衛昭。

“不,只搬細軟。等風聲過了我們還要回來的。”衛昭也很有耐心和閑心,詳細地告訴她自己對未來的打算。

“嗯。東西帶多了不方便逃跑。”水云實話實說。

“你說得很對。”衛昭和她英雄所見略同。

兩人對話讓秋雨忍無可忍,拼命咬牙抿唇。

他們穿過兩道門,來到一所小院。一進院門,就聽見一陣痛哭聲撲面而來“啊呵呵……”正屋廊下的丫鬟見了他們,急忙迎上來。

“怎么回事?”衛昭冷聲問。

“方姑娘知道郭織女去世的消息了。”丫鬟垂頭回道。

“誰說的?”衛昭嚴厲問。

“是她們私下議論,不小心被方姑娘聽見了。”丫鬟道。

衛昭沉默,轉臉看向水云。

水云臉上沒了輕松。

她靜靜向屋里走去。

衛昭對秋雨使了個眼色,秋雨忙推著他也進去了。

小鵲哭得昏天黑地。

替身不是那么好當的,若她在方家只是卑躬屈膝的小丫鬟,在外人面前將如何演方大姑娘?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方無悔見人會唯唯諾諾嗎?為此,方家把她和方無悔一樣當真正的大小姐教養,不但小方氏的下人們拿小鵲當二小姐,連方初和郭織女對小鵲也真心疼愛。

郭織女對于小鵲來說,亦師亦母。

她常親自為小鵲和無悔梳妝打扮,讓她們穿著她設計的衣服、戴著她設計的首飾給她欣賞并作畫;教她們做各種好吃的佳肴,教她們彈琴作畫、織布裁剪。

現在她去了,小鵲怎不傷心!

她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

水云走進屋,只見屋里一片狼藉,東西扔了一地,小鵲坐在屋子當中的圓桌旁仰面痛哭,幾個丫鬟站在一旁束手無策。

水云無聲無息地走過去。

那幾個丫鬟有些詫異。

其中一個正要開口,被隨后跟進來的秋雨抬手制止,又示意她們出去,那幾個丫頭忙沖衛昭福了福,悄悄退了出去。

水云來到小鵲身邊,從袖內扯出帕子,輕輕為她擦拭眼淚。

郭織女:我死你們都沒投票,他們死的時候你們可不能不投。

本書來自/book/html/27/27102/index.html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