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第1272章 再生緣(三更)
更新時間:2017-02-08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第1272章再生緣(三更)

第1272章再生緣(三更)

他讓管事押著細軟行李從正門出去,往碼頭登船,做個遠行的樣子;他和秋雨李紅棗等人帶著水云走后角門悄悄出去,走另一條路;至于方無悔(小鵲),他另有安排。

蜀錦商行也是衛昭的產業,趙老爺是衛氏族人。從剛傳來的消息分析,方初和官府尚未懷疑蜀錦商行。但衛昭還是做了后手安排:等管事一行人離開后,他讓人帶方無悔(小鵲)再從大門離開。路上,故意讓方無悔逃跑,再被趙老爺的人救下,送方家一個人情。至于為什么要送這個人情,容后再說。

一切安排妥當,下午,管事帶著人從大門大搖大擺先出發了。

接著,是衛昭和水云等人離開。

水云臨走時鉆進床后如廁。

秋雨催道:“快!你別想弄鬼。”

簾后無應答,只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秋雨不耐,正要進去抓人,李紅棗進來問:“秋雨,磨蹭什么!”目光一掃,不見水云,不禁一驚,急問:“水云呢?”

秋雨道:“在……”

一語未了,水云掀簾子出來了。

她看也不看李紅棗,一面系裙子,一面就直沖沖地往外走,看得李紅棗又是詫異又是撇嘴,鼻子里輕哼一聲,嘀咕道:“還以為多高貴呢!”——裙子沒系好就往外跑,衛昭還在門口等著呢。

好在水云走出門時,裙子系好了。

衛昭經過改裝了,變成了一個短須男人,膚色也涂黑了。

衛昭看著秋雨和另一個叫秋楓的丫鬟,眼神格外銳利,吩咐道:“你們和她坐一輛車。跟在我們后面走。記住,小心!”小心什么,他目光一溜水云,那兩人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一齊點頭。

然后,他在幾個家仆護持下上了車;水云等人也上了車,兩輛馬車無聲無息從后角門悄悄出去了,上了和前門平行的街道。

他們剛出門一會,身后的宅子里就竄出一股濃煙。

押送方無悔(小鵲)的人正要出門,因為衛昭吩咐了,要故意制造機會讓小鵲逃跑,所以看管并不嚴格:兩個丫頭和小鵲坐一輛車,兩個媳婦和兩個小子跟車,加上一個趕車的。

小鵲從車窗看見后面屋子冒煙了,驚叫“失火了!”

兩丫鬟一齊探頭向外張望,小鵲右手手肘狠命一搗,搗在身邊丫鬟肋下,疼得她當場把腰佝僂下去,痙攣起來;同時,小鵲抬腳踢向坐在對面的丫鬟,正中那丫鬟的肚子,也是慘叫一聲。

那車廂的高度,若是成人在里面必須彎著腰走路,小鵲才十一二歲,站在車廂內剛剛好。她站起來,接連兩個手刀砍在兩丫鬟后頸上,將她們打暈了,往外扔了出去。

外面的媳婦和小子以為小鵲要逃跑,都上前拿人。雖然衛昭吩咐他們故意制造機會讓小鵲逃走,可不是在家門口就放人,要到街上才行,這還沒到時候呢。

小鵲趁機從馬車里竄了出來,向大門外跑去。

兩個看管小鵲的媳婦都愣了。她們看管了小鵲這么些日子,沒想到她居然會武功。她們急叫:“攔住她!”

兩小子就追了出去。

可是已經晚了。

門外,方無莫來了。

方無莫帶人就在附近街道上轉悠,一看見那濃煙,急忙就奔過來,一面吩咐小廝放煙花通知父親,一面準備進門。

進門的理由很簡單:救火!

誰知還沒進呢,小鵲從里面竄出來了。

兩人碰面,都大喜。

小鵲叫“二爺!”方無莫卻等不及和她招呼,立即回頭喝命小廝:“再放!接連放!”他斷定這是衛昭老巢,要急喚父親過來。

小廝們一聽,連忙掏出煙花,一連放了三四個。

大白天的,太陽明晃晃的,霞照城的人就看見城北上空接二連三響起煙花爆炸聲,燦爛的煙花和燦爛的陽光相映成輝,刺人眼目。

這么大的動靜,方初怎么可能看不見!

他大喝道:“去那邊!”

縱馬在大街上疾馳起來。

那時,方無適和郭大全剛押著王杏兒等人從王家出來,也看見了煙火,方無適立即翻身上馬,丟給郭大全一句話:“舅舅我先去!”

郭大全心提了起來,急催同行的捕頭道:“快走!”

他也要趕去。

張恒、細妹等人紛紛從各處往城北趕去。

衛昭才離開不久,也發現身后宅子內冒煙了,他剛要查看是不是自己家,就見前面街道上響起急促的馬蹄身,幾匹馬狂奔而來,打頭的那人,不是方初是誰?衛昭眼神一縮。

坐在車前李紅棗也緊張地低下頭。

衛昭對外低聲喝道:“叫她們小心!”

不用他派人去吩咐,后面車內,秋雨和秋楓便死死抓住水運的胳膊,捂住了她的嘴,水云兩眼定定地看著她們,不辨喜怒。

方初一陣風般從兩輛車旁疾馳而過,往失火的衛家去了。

等跟在后面的小豆子小黑子等人都過了,衛昭才長長松了口氣,催促車夫道:“快走!往前面河埠頭去。”他有種不祥預感。

那火,到底是方無悔放的,還是水云放的?

衛家前門,方無莫指揮人沖進衛家,和小鵲一起拿住那幾個媳婦和小廝,審問衛昭去向,那幾個人都不知道。

方無莫命人進去搜查,至于失火,他暫時沒管。

他則和小鵲堵住大門,問小鵲:“那火是你放的?”

小鵲搖頭道:“不是我。”

方無莫詫異了,追問:“那是誰?”

忽然他想到一個可能,睜大了眼睛。

小鵲也想起來了,道:“不知是不是那個丫鬟。”

方無莫激動地抓住她追問:“什么丫鬟?”

那聲音都打顫了。

小鵲忙道:“就是一個丫鬟,很平常。哦,她還給了我這個——”她看向方無莫抓自己胳膊的手,示意他松開,方無莫急忙松開,小鵲從懷里掏出一個折疊的紙片,遞給方無莫——“就是這個。”

她看過那紙片,上面有三個字,她不懂什么意思。

方無莫展開一看,只見紙上寫著三個字:再生緣。

他頓時呼吸都停止了,眼睛也紅了。

那字跡,是他母親的字跡!

最后緊要關頭,朋友們,有月票的請支持清啞,支持水鄉!O(∩_∩)O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