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番外一:清啞還魂
更新時間:2017-02-10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言情小說»»章節目錄章節目錄文/鄉村原野本章字數:3356:

七月十四日晚,方初終于帶著水云(清啞)回家了。

次日,青石巷小方氏別苑,正院上房,郭織女的靈堂上,因為之前剿滅廢太子余黨,抄了衛家,衛昭畏罪自殺,景泰知府、霞照縣令、織造大人等都來祭奠告慰郭織女在天之靈。

眾人挨個上香。

方初帶著方無適和方無莫在旁相迎。細看,他們并不像之前悲痛,只是神情肅穆,只有方無恨還在哭。

李織造手中舉著三根香,又對著棺木鞠躬拜了三拜,正要把香插進香爐,忽聽身后門外傳來回稟:“老爺,慈恩大師求見。”

方初心中一動,忙道:“快請。”

李織造忙把香插上,讓到一旁。

慈恩大師帶著普慧(韓希夷)走進來,對方初合掌道:“阿彌陀佛!見過侯爺。”方初急忙還禮,又驚訝地看著普慧,普慧微笑點頭。

慈恩大師也不客套,直接道:“老衲此來,是為孽徒善后來了。”

眾人都不解,連方初也不解,試探地問:“大師此言何意?”

慈恩大師道:“孽徒普渡,用魘鎮之術害了郭織女,老衲特來解救郭織女,以贖教徒不力之過。”

靈堂上陡然安靜下來,簾幔后的女眷哭聲也止住了,有一兩個沒聽清還在哭的,也被旁人急忙喝止,都為了要聽慈恩說究竟。

這消息太驚人了!

方初哆嗦道:“大師此言當真?”

方無適本跪在靈前,霍然轉身,就跪著膝行幾步到慈恩身前,磕頭道:“求大師慈悲,救我母親!”他相信慈恩能救回母親。

方無莫也撲過來,淚流滿面道:“求大師慈悲!”

慈恩忙伸手挽起他兄弟,問道:“當年老衲曾送了織女一串佛珠,可曾放在棺內?”

方無適激動道:“放了!是晚輩親自放的。”

他能不激動嗎?

方初離開京城那天,要他在七日后清啞肉體死亡時為清啞操辦喪事,他當時就心如刀絞。等父親走后,他一直想這事,要如何護住母親的肉體。能想出什么辦法呢?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

他知道清啞手上戴的佛珠是慈恩送的,很不凡,但清啞愛護他們兄妹,每生一個孩子,就拆一個佛珠下來用紅線穿了,給他們帶在胸前,用來辟邪。他便將弟妹的佛珠都收來,重新穿到清啞手腕上。這是以防萬一清啞去了,這佛珠要隨她下葬;再一個就是無適身為人子的心理:奢望這佛珠護住母親的肉體!

做了這事,他也沒抱很大希望。

誰知,慈恩一來就問這個!

方無莫也激動萬分,臉色潮紅。

慈恩點頭道:“小侯爺孝心通天,若非如此,神仙來也救不了織女。現在請開棺,待老衲施救。”

方無適愣愣道:“啊?開棺?”

他只顧求救,根本沒想過怎么救。在他想來,母親的肉身早該爛了。天氣這么熱,能保得住么!母親在他們心中,那是多么溫柔慈和!做兒子的絕不愿看見昔日的母親變成一堆臭肉!

他慌張地看向方初,“父親!”

方初心里也嘀咕,也忐忑。

眾人更是各懷心思,腳下悄悄后退。郭織女從前再仙氣,現在也躺在棺中一個多月了,誰知打開后,看見的是什么樣子!

郭大全父子都堅定道:“開棺!”

他們比較有信心。

不是對和尚有信心,是對小妹清啞有信心。

慈恩也不解釋,催方初開棺。

方初忙吩咐叫人拿工具來。

忽然慈恩拉住他。

他回頭問:“大師還有何吩咐?”

慈恩注視著他道:“讓女眷們安靜些,一邊看可以,別驚了織女的魂魄。織女的魂魄就在附近,若遠了,老衲也救不回來。”

方初激靈一下,心領神會,道:“是。”

方無適要在外周旋,他便叫過方無莫,父子匆匆進內,找到水云,令方無莫領著她秘密藏在靈堂角落,等慈恩為清啞還魂。

此事迅速傳開,頓時轟動了。

上下人和吊喪客人都涌來看究竟。

方初也不攔阻,正要叫人看明白慈恩是怎么救的清啞,別再過后又傳:說清啞是妖孽附身什么的。

一木工手持釘錘和鑿子等工具,開始撬棺。叮叮當當的聲音,如同敲在眾人心上。大家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棺蓋,看著它一點點松動,一點點啟開,悄悄吸一口氣,并沒有腐爛臭氣。

這里要贊一聲順昌帝,堪稱賢明君主。他命人用上等楠木為郭織女打造了棺木。楠木具有保鮮防腐等功效,上等的楠木只有皇家才能用。他也想保住郭織女,希望找到普渡能救回織女。

終于,厚重的棺蓋打開了。

方瀚海、郭守業、方初、方無適等人親自上前抬起棺蓋。

“呼啦”一聲,一圈人圍了過來。

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同時響起。

只見棺內,郭織女形容栩栩如生,跟睡著了一樣。

眾人這才相信慈恩的話。

方初等人都喜極而泣。

方無適一頭撲進父親懷里。

只見慈恩上前,閉眼,雙手合十,口中喃喃默念經文;普慧也跟著他一起念。須臾,慈恩耷拉的眼皮一掀,老眼內射出犀利的光芒,干枯的手伸向空中,似乎拉扯著什么東西,慢慢牽引向棺內。

這一刻,里里外外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恐驚動了什么。

當眾人目光都對準棺木那邊時,靈堂一角,水云頭一暈,倒在方無莫的懷里。方無莫不驚反喜,等聽見棺材內傳來一聲嘆息,如長睡剛醒的人打了個哈欠,終于心定。他強壓著歡喜,悄悄抱起水云,悄悄來到一房內,將她放在床上,掩好帳子,再鎖上房門,然后飛奔靈堂而去。

靈堂內,盡管眾人都在期待織女醒來,等真聽見織女嘆息,大家還是嚇了一跳,好些人都驚叫后退,恐懼地看著棺內。

方初大叫“清啞!”

方無適也大叫“母親!”

清啞兩手撐著坐了起來。

方瀚海夫婦、郭守業夫婦、郭大全兄弟等人無不歡呼雀躍,有人上前七手八腳扶清啞出棺,有人轉身謝慈恩;有哭的,有笑的;有驚的,有嘆的;有奔出去叫喊“快把靈堂拆了”,有說快請大夫來給夫人診脈等等,下人們奔走相告,混亂中洋溢著喜氣。

事后,慈恩告訴方初:當年他在佛珠內藏了清啞一絲靈性,佛珠聚齊,也就是清啞還保留有一絲神魂,所以才保住肉身不死,故而他才能在方初找到水云后,為清啞還魂。

方初恍然大悟。

方無適更是慶幸不已,若非他對母親的孝心,母親就真的救不回來了,即便頂著水云的名頭活著,也是兇險非常。

一個月后,中秋之夜,清園。

清啞和方初帶著孩子在廊橋上賞月。

聽著孩子們的歡笑聲,她有些傷感。

她已經確定:那天在水下,是她回去的唯一機會,可是她放棄了。這意味著,她永遠失去了再見爸媽的機會。

方初擁著她,輕聲安慰道:“爸爸媽媽若知道你的選擇,也會贊成你的。那天我們要是去了,無適他們也不會抱怨。他不是叫我們放心嗎!”

清啞靠在他胸前,輕輕點頭。

番外一完。

把懸念一直進行到結局,我也虐夠你們了;你們不依不饒的執著,同樣打敗了原野,咱們真是相愛相殺!

我說不論清啞做出何種選擇,都有驚喜,你們偏不信。因為新版的作者后臺我找不到“作者調查”這一項,鬧得頭疼,只好放棄向你們調查。我便把番外一先發上來。這個番外,是填補你們遺憾的。

關于那佛珠,作者還要額外解釋一下:

慈恩是最清楚清啞來歷的,因為普渡的執念,給清啞造成了威脅,當年慈恩把佛珠交給清啞,就是以防萬一

這次水云面臨生死選擇,若是回去了自然沒事;而留下來,一旦被人發現其身份,就真成了異端,慈恩是絕不允許這種情形出現的。這才是他留佛珠給清啞的真正用意——就算普渡把清啞魂魄換走了,只要方初能找回那個替身,慈恩就能用魘鎮的名義救醒清啞!

慈恩得知清啞被換魂后,沒有及時出現告訴方初此事,因為:老和尚也是希望清啞回去的,他在等清啞的選擇。可是既然清啞留下了,老和尚也沒法子,只能出頭為他那孽徒善后。

這是本文埋得最深的暗線。

執著的你們對這個結果滿意嗎?

滿意就表示出來,讓原野看到!!

我真被你們執著打敗了!

番外二……還要等。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鄉村原野其他作品<<江南第一媳>> | <<丑女如菊>> | <<田緣>> | <<果蔬青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