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番外二:現代篇2
更新時間:2017-02-12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男子更加難受,一個勁道:“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

旁邊一儒雅的老人道:“你是怎么回事?現在說對不起有什么用?你不知道剛才有多兇險,若不是這小伙子,這女孩子就去了!”

同來的女子拉了拉男子衣袖。

男子愧疚道:“菲兒,你走吧。”

菲兒吃驚道:“你說什么?”

男子道:“你走。我不能再對不起清雅。”

菲兒氣極道:“你,你怎么能反復無常?還有一點男人樣嗎?你之前怎么對我說的?你真的愛她嗎?”

男子愧疚道:“菲兒你別說了!”

清雅終于想起來了:這是她前世的男友劉真。

想起來又如何,她與他一點關系沒有。

她便推他,示意他走。

劉真卻以為她在跟他賭氣,還一個勁道歉,叫她原諒他,說他將來一定對她好。

清雅不耐煩了,想大聲叫他走,卻說不出,不由憋屈。

原先她不會說話并不覺得表達有困難;等嘗過開口的滋味,現在又回到啞巴的世界,想表達卻表達不出,那感覺可難受了。

她本能地看向方初。

穿好褲子的方初身材修長筆直,約一米八,肩寬臀窄腿長,帥氣、穩重、干練,一如大靖的方家少東。可惜這帥氣青年光著膀子,他的T恤正被清啞墊著呢。

方初接過陳雷遞給他的手機,看也沒看,就掛了來電,先不管衣服,目光一掃劉真和菲兒,和韓祈交換了個了然的眼神。

他不屑地輕哼一聲,不客氣地將男子推到一旁,然后彎腰,溫和地問清啞:“小姐,你住哪?我們送你回去。”

那男子忙接道:“我送她。我知道她住哪。”

方初譏諷地瞟了他身邊豐滿的女伴一眼。

那女子咬著唇,憤憤地看著清雅,眼淚在眼眶直打轉。

清雅終于火了,對劉真一陣比劃,再指向遠處,意思叫他走。

劉真還不肯走。

清雅把手伸向方初,示意他拉自己起來。

方初下意識地就伸手拉起她,韓祈在后扶著,清雅終于站了起來,感到裙子貼在身上很難受。可是她顧不得了,對著方初就是一頓繁復的手勢比劃,又用手指指向太陽穴,意思是你想不起來我了嗎?還是怕人發現秘密,故意和我裝陌生?

方初吃驚不已,沒想到她是啞巴!

他不由心中隱隱一痛。

剛才他是有些怪她太脆弱,就因為男朋友劈腿,就放棄大好年華輕生,實在太不該。現在,他有些代清雅屈辱了。

他狠狠瞪了劉真一眼。

可是,他完全看不懂清雅的手語。

但是,他能讀懂她的眼神。

這女孩子生了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眸子黑得像濃墨染成,雖然安靜,卻很傳神。她好像很著急,還傷心,要跟他確認什么事。

他試探地問:“你認得我?”

清雅猛點頭,然后又是一陣比劃,見他懵懂,她索性拉起他的手,在他手掌心飛快寫了兩個字“方初”。

方初點頭道:“我是叫方初。”

可是,剛才韓祈叫過他!

他沒好意思點破,又問:“你在哪兒見過我?”

清雅張大小嘴,沒詞了。

她想說,在大靖;她還想說,她是他妻子;他們做了十幾年的夫妻,養了四個聰明可愛的孩子,可是她目光躊躇地掃向韓祈陳雷等圍觀者,明智地閉上嘴——不能說。這只是她下意識的動作,其實就算她張嘴也說不出來。

她忍不住癟著嘴,傷心地看著方初——

你不是我的方初,或者,你把我忘了?

方初被她看得一顆心老大不忍,深刻反省后,腦中有個小身影一晃而過,難道是當年那個小女孩?

當年,他在這大學讀書時,有個禮拜天,他躺在這池塘邊的長凳上看書,看困了就睡著了,一睜眼就發現一個小女孩正坐在旁邊椅子上盯著他看,漆黑的眼眸直透進他心里。女孩子才十一二歲的樣子,氣質很安靜,一點不像這個年紀的小姑娘。

他起了玩心,叫她“小妹妹”,百般用言語逗她,可是她一直不開口,別說笑,連嘴唇都沒動一下,令他沒趣的很。

不過,她又好像很認真在聽他說話。

他感覺自己就像在說單口相聲,而女孩子在看曲藝,而且看得很認真,雖然沒有彎腰捧腹等大笑動作,眼神卻流露出波動。

女孩子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知為何,他一直記得她。

剛才和同學約見面地點,他就約了這里。陳雷和韓祈來找他時,他正躺在池塘邊的椅子上望著天空發呆。他們笑他真有雅興。他戲謔說,他在等他的女神,當年他就在這荷花池旁碰見她的,可惜后來一直沒再碰見過,今晚他預見她會來。

陳雷和韓祈聽得一愣一愣的。

他們對方初可是了解的很,哪有什么女神!

韓祈嘲笑道:“別是荷花仙子吧。”

說著,三人都朝荷花池內看去。

結果,就看見了一個女孩子。

方初揮揮手,笑道:“女神來了!”

女神是來了,不過是走進水里了。

他們吃驚極了,眼睜睜看著那女孩子把池塘當做地面,趟著水向他們走過來。池塘中間很深,水淹沒了女孩子的頭。

方初確定她不是鬧著玩,三兩下扒了衣服便跳下水救人。

想起剛才的情形,方初又是懊惱又是奇怪,百思不得其解。

正要說話,就聽一陣急促雜亂的腳步聲傳來,伴隨著“小雅”的叫喊,有男有女,聲音急切、驚慌。

清雅猛然轉身看向身后。

“爸爸媽媽?!”

清雅的呼喚從眼睛放出來。

“郭教授!呂教授!”

方初和韓祈的聲音從嘴里發出。

清雅的爸爸郭教授已經五十來歲了,穿著藏青藍的襯衣、深灰色的褲子,身材頎長挺拔,面貌儒雅,風度翩翩,看上去不到四十,是個中年美男子;媽媽呂教授頭發盤在頭頂,白真絲V領襯衫、到膝蓋的灰西裝裙,相貌美麗,氣質優雅。

這是一對郎才女貌的夫妻!

而且是很恩愛幸福的夫妻!

因為他們在這緊要關頭手拉手跑來,郭教授邊跑邊讓妻子小心腳下,因為妻子穿著高跟鞋;又安慰妻子:“不怕,不怕!小雅沒事的,老劉不是說已經救上來了嗎。別擔心了,噢!”

終于來到荷花池塘邊,看見清雅。

稍后還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