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人家-番外二:現代篇3
更新時間:2017-02-12  作者: 鄉村原野   本書關鍵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水鄉人家 | 鄉村原野 | 鄉村原野 | 水鄉人家 
正文如下:
“小雅!”呂教授一把抱住濕漉漉的女兒,眼淚不斷往外涌。

郭教授則向眾人問情況,等問明事情緣由,這位文質彬彬的教授揮拳就向劉真臉上砸去,正中劉真的鼻梁,霎時間鼻血就下來了。

菲兒驚叫一聲,捂住嘴。

接著,她尖叫道:“你憑什么打他?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我們一直想找機會對你女兒說。要不是他心軟,怕傷害你女兒……”

郭教授氣得發抖,怒不可遏道:“當我女兒嫁不出去嗎?枉我教你幾年,算看錯你了!別說你們還沒結婚,就算結了婚、生了孩子,照樣能離婚!你不愛她大可直說,為什么要欺騙她?你欺負她不會說話是不是?”吼到最后一句,他眼睛都紅了,再次揮拳。

劉真被打得踉蹌后退,抬手擦了一把臉,擦得臉上滿是鮮血,看去很恐怖。他難受地對郭教授道:“老師,對不起,是我錯了!我狠不下心來告訴小雅,怕她承受不住……”

他越解釋,郭教授夫婦越生氣。

呂教授一手摟著女兒,一手指著劉真臉罵道:“豈有此理!你太拿自己當回事了!當小雅離了你不能活嗎?你這樣對她,簡直是人渣!”

清雅急忙上前攔住父親。

唉,這都是哪一年的事了!

幾十年前的事,生氣干嘛?

若是打壞了劉真,不值得。

清雅可沒忘記在大靖,那個李紅棗就因為張家逼她打了胎,遷怒于郭家,對郭家耿耿于懷,若非她從中挑撥,郭家未必能和謝家結下大仇。“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這種人還是離遠點好。

清雅攔住父親,又竭力向劉真比劃,推他走。

她指指自己,再指了下劉真,兩手交握再分開,意思分手了;又指了下劉真和菲兒,再做了個祝福的手勢。

劉真看愣住了。

郭教授激動地喝道:“還不滾!”

女兒能想開,他求之不得。

菲兒拼命扯著劉真離去。

劉真回頭,清雅早轉臉對爸媽了,半點沒留戀他,也沒多傷心的樣子。他迷惑了:清雅不是因為他才投水自殺的嗎?

一場慘劇被挽救了,人們紛紛散去。

郭教授這才有空閑對方初三人感謝。

方初忙笑道:“郭老師別客氣。小雅不是自殺,我剛才看得很清楚,她是想下水掐荷花,誰知中間深的很,就滑下去了。”

說著看向清雅,要她認可。

他想清雅剛才那樣對劉真,應該不會再有心結,所以為她隱瞞,將自殺說成是不小心失足。

可是清雅確實沒自殺,于是欣喜點頭。

這件事她告訴過大靖的方初,難道他想起來了?

清雅激動地上前就握住方初的手,指向他頭,“你想起來了?”

方初觸電般,從手到身子都僵住了,強自微笑保持冷靜,他又困惑了,實在不知清雅想要跟他確認什么。

他聽過郭教授的課,他也知道郭教授有個女兒是啞巴,因性格內向,不大出門的,他沒見過,并沒有交集。他離開學校很多年了。當年他在校時,小雅還小呢,他也不記得自己和一個啞女有來往啊。為何清雅像對他很熟悉的樣子?

清雅終于確定:這個方初不是她的方初。

她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看著爸爸客氣地對方初說請吃飯什么的,方初婉拒了,他們又互相留了電話號碼,還說了許多話;然后,她被爸爸媽媽一左一右夾在中間,各自挽著她一條胳膊帶走。

她腳下順著爸媽走,卻固執地扭頭看著方初。

那濃墨般的眼中,滿是不解、失望和痛心。

方初也回過頭來,正撞見她目光,莫名心一顫。

清雅忽然掙脫爸媽的手,又追過來。

方初停下腳步,站那等她。

韓希夷和陳雷也都停步,看著這一幕。

清雅跑過來對方初做手勢:“你住哪?”

郭教授和呂教授也轉回來,郭教授有些尷尬地為女兒翻譯道:“她問你住哪。——小雅是想感謝你。”又轉向清雅道:“小雅,爸爸有他的電話,改日咱們請他吃飯。好不好?”

方初忙道:“沒關系的,郭教授,小雅有事要問我。對嗎?小雅。”那口氣,十分的遷就溫和,好像對妹妹。

清雅激動地點頭——他懂她的心思!

方初便掏出手機,飛快在屏幕上點了起來,將家的地址和公司地址都發到了郭教授手機上。這是為了向郭教授表示坦蕩。

然后他微笑對清雅道:“我白天不在家,都在公司。你可以給我打電話——”說到這想起清雅不會說話,忙又道——“就發短信。”

清雅點點頭,又做手勢:“我可以去找你嗎?”

郭教授不知女兒為何對一個陌生的年輕男子這樣,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又急又尷尬,還不得不為女兒翻譯給方初聽。

呂教授更尷尬。

方初笑道:“當然可以。”想想又補充道:“你可以先發短信給我,約好了我就來接你。”他不知清雅什么情況,怕她獨自外出會出事。

清雅欣喜地點頭。

再次告辭后,方初三人走向停車場。

陳雷道:“我說哥們,這就是你的女神?”

方初冷冷道:“她不算女神嗎?”

韓祈最愛打趣人的,今天破天荒沒有打趣方初,卻譴責地對陳雷道:“你還有點人性沒!”

陳雷氣結,他怎么就沒人性了!

韓祈對方初道:“我看她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問你。你以前見過她嗎?”一副“你是否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的表情。

方初沒好氣道:“你快滾吧。再晚飛機都要起飛了。”

韓希夷問:“那你們呢?”

本來他們約好去吃飯的,現在他來不及了,九點的飛機飛廣州,他馬上要去機場。

方初道:“回家!”

陳雷則道:“去會所!”

方初回絕道:“不去了。”他還穿著濕透的T恤呢,也沒心情了。

回家的途中,他眼前一直晃悠那雙濃墨般的眼睛。

雖然清雅對他舉止反常,但他并不認為清雅是花癡般地閃戀上了他,她明顯和那些對他有好感、想追他的女孩子不同,她的眼神很純凈,好像要跟他確認什么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

她是那么理所當然地拉著他的手,疑惑他對她的生疏,弄得他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忘記了什么重要的經歷。不管怎樣,他決定配合她,給她一個解釋的機會,不然她放不下,他也不忍心。

稍后還有一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鄉村原野其他作品<<江南第一媳>> | <<丑女如菊>> | <<田緣>> | <<果蔬青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