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縈仙記-635 臨行(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6-03-31  作者: 微染三月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木縈仙記 | 微染三月 | 微染三月 | 木縈仙記 
正文如下: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635臨行(大結局)

上次來時,木縈還是和小柔他們一起,這次同行者卻大不一樣。

到了極北冰原后,木縈幾人并沒有急著去找莎莎,而是在冰原上閑逛了起來。

木縈想要看看莎莎管理的地界,這里的人們生活狀況是什么樣的。雖然與她無關,可是一想到莎莎是這里人們口中高貴的圣女,木縈自己都覺得有一種自豪感。

這種感覺好似比木縈自己受人敬仰的滿足感更加強烈,至于原因,木縈也說不清是因為什么。

“真是冰原,這地兒的確有些冷。”瑤光抱著楚逸的胳膊,感嘆似的說了一聲。

話雖是這么說,可是看她的行為舉止,與在別的地方無異,可見這點寒冷對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這句話只是隨口一說而已。

“修為低的人在這里就有苦頭吃了,當地人已經習慣,外地人來了會很受不了。”木縈點頭說道。

“小棟,你慢點跑……”

“哦,我有新劍嘍,我要去找阿北哥練劍!”

“唉,你跑慢點,小心路!”

就在他們四人邊走邊看時,前方突然傳來一個婦人和一個孩子的聲音,在他們還沒看清時,就見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手里拿著把嶄新的小劍興奮的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不過人還未到,就因為跑的過快沒有注意腳下的情況,被地面上的一個石頭給絆到了,眼見著小孩子就要摔倒,瑤光快步過去伸手將之扶了起來。

“哎喲,這孩子!”

小棟沒有摔倒,朝著瑤光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后便舉著小劍又往前方跑了,他剛跑到路的拐角處,便過來一個約十來歲的孩子,手里也拿著劍,見到他便高興的玩到了一起。

一個婦人追著小棟走到了木縈他們四人這里,看到小棟已經和阿北見到了,便也不再擔心。“真是謝謝姑娘。我那孩子就是淘氣,買到新劍就高興,攔都攔不住。”

婦人滿臉無奈的對著瑤光說道。

“大姐。沒事的,小孩子嘛,正是天真爛漫的時候。”瑤光笑著安慰。

“玩沒事,就怕不小心拿劍傷到了自己。”婦人搖頭。無奈的笑,又看向他們。打量一番后就問道:“幾位可是外地人?”

“大姐如何看出來的?”瑤光好奇的問。

“呵呵,我們極北冰原的人常年不見日光,膚色偏蒼白,而且身形與外地人相比也偏高大。所以一般情況下都是可以看出一二的。”

“我們的確是外地人。”木縈突然接話,“上次來時還是幾十年前,這次來卻是發現有些不一樣了。”

“哦?有何不一樣?”婦人追問。

“感覺……氣氛好似放松了些。看來往行人的樣子,沒有那般嚴肅謹慎了。”木縈琢磨后便這般說道。

“事隔多年再次來這里。你們可是要尋人?”體形圓潤,看起來十分敦厚的婦人突然問。

“是啊。”木縈眸光一閃,“我有個好友是娑琳圣女身邊的侍女,這次就是來看她的。”

“你朋友竟然是圣女的人,失敬失敬,你們原是貴客啊!”那婦人聽到這里一愣,接著就連忙朝著幾人行禮,很是尊敬。

瑤光眨眨眼,“大姐,我們只是圣女侍女的朋友,你怎么行這么大禮啊?”

“圣女妙手回春,救治多人。圣女殿對我們冰原人民有大恩,不管是圣女殿的人,還是他們的朋友,都是我們的貴客!”婦人理所當然的說道,面對他們時比方才多了一分恭敬。

木縈沉吟一下,說道:“大姐,有一個問題可能有些冒昧,但是我還是聽聽你怎么說。”

“貴客請講。”

“我上次來時聽我朋友說,娑琳圣女和迦音圣女一向不和,我有些擔心兩殿之間會有矛盾牽連到我的朋友,不知這些年他們之中可有發生過什么?”

“貴客,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聽到木縈說到娑琳和迦音兩圣女的名字,這位婦人再也不懷疑木縈他們的身份,于是就耐心解釋道:“那是以前,如今啊,這兩個圣殿各自管理一方領地,和平共處,有時候還會互相幫忙呢,如此早已不是往日了!”

木縈聞言臉上就是一喜,“竟然如此?難怪看著這里的感覺與我上次來時不太一樣。”

“是啊。”婦人也笑了,滿足地道:“迦音圣女以前性情喜怒無常,憤怒之下總是會做些讓人恐慌的事,但是自從有了圣使,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民眾很是親和,與娑琳圣女之間也再無矛盾了,所以啊,你大可放心你的朋友了。”

木縈不由得露出個笑容。

迦音以往下手狠辣,是因為她的戀人玉朗重傷不治,但是自己已經把玉朗治好,兩人琴瑟和鳴,也難怪她會轉個性子了。

迦音身為管理一方的圣女,她的性格變化與極北冰原有著密切的關系,如今的極北冰原已經是一方凈土,說起來還有木縈之功。

自己幫助迦音救人,看來還是有好處的,這件事能給木莎省下不少的麻煩。

木縈對此十分滿意。

“讓一讓,讓一讓。”

幾人正聊著天,突然有一群穿著氣派的紫衣人敲著鑼便過來了,木縈他們不由停下了談話,朝著他們看了過去。

“現請神醫一人,若能治病,林家必有重謝!”

“現請神醫一人,若能治病,林家必有重謝!”

“現請神醫一人,若能治病,林家必有重謝!”

那些人一邊敲鑼,一邊高喊,很快就從木縈他們眼前走過,人雖然不見了,可是聲音卻還一直響起。

鑼應是特殊材料制成。紫衣人敲擊的時候靈氣四溢,不管遠近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

“這是什么情況?”楚逸一頭霧水。

“還能是什么,又是林家想為女兒治病了!”婦人一臉習以為常的模樣,淡淡的出聲解釋。

“這些是林家的人?林家女兒是得了什么重病?”瑤光好奇問道。

“哪里是什么重病?”婦人哂笑,“這林姑娘本不是林家的親生女兒,是林老爺去外面游歷時救下的重傷孩子,帶回來后就一直當親生女兒般養著。說起來這林姑娘也很爭氣。拿到林家功法不過十年。就已經成為了林家第一人,從此更是得林家夫婦的厚愛。不過林姑娘重傷之后就忘記了以前發生過的事,總是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誰。沒辦法,林家夫婦為了讓女兒滿意心愿,只得不停的請神醫為林姑娘看病,試圖讓她恢復記憶。”

“林家夫婦真是善心人。救了人不說,還一直當親生女兒一般養到現在。而且現在還為她尋醫!”瑤光聞言很吃驚,接連贊嘆林家的為人。

“這可不是第一回了。”婦人搖頭,“這種事啊,每三五年就得來上一次。只要是我們極北冰原的老人,基本都是習以為常了。”

聽到婦人這話,木縈四人都是更顯驚訝。

這竟然還不是第一次?

“那這么多年了。都沒有人能讓林姑娘找回記憶嗎?”瑤光問道。

“唉,為此林老爺已經不知道請了多少人了。可是大家都拿她的情況毫無辦法。”婦人搖頭,也有些遺憾。“這林家在我們冰原算是大家族了,做事也謙和仁慈,口碑一直很好。這林姑娘也是個好心人,曾幫助了不少有困難的人,大家也都希望她能得償所愿。”

這么說,不管是林家,還是林姑娘,都是人品頗佳的了。

“那可有找過娑琳圣女?”木縈問道。

“找了。”婦人點頭,“可是娑琳圣女的規矩一向都是只救人危急,救命卻不救病,所以林家去求也沒用啊。”

“娑琳不行,可是她行啊。”瑤光突然朝著婦人擠眼一笑,手指赫然指向木縈。

木縈朝她看了過去。

“既然遇到,便是有緣。”瑤光爽朗笑了,“這林家為人仗義,你伸出援手也是應該嘛,這樣的要求你該不會拒絕,哦?”說著就沖著木縈眨眨眼。

“你說的對。”木縈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去林家走一遭吧。”

在離開齊星大陸之前做件好事,好似還挺有意義的,不是嗎?

木縈不由得笑了。

在那婦人懷疑又震驚的目光中,木縈他們四人問清了林家的所在地,然后便朝著林家趕了過去。

“幾位貴客是為我家小姐治病而來?里面請。”

林家的確氣派,令木縈幾人感到舒服的是,門口站著的仆人相當守禮,聽得他們是要來為小姐看病,便一邊請人先去向老爺通傳,一邊便帶領著他們往里面走。

“幾位不是冰原的人吧,以往從未見過。”

他們正走著,那帶著他們的仆人便忍不住側身問道。

“是啊。”瑤光點頭,“話說你們每過幾年就尋一次神醫,這么久了可有人重復前來為林姑娘看病?”

“有,怎么會沒呢。”仆人苦笑,“有的人沒這個本事卻非要試一試,失敗一次不行,下次還是要來。只是我們老爺對此事十分看重,就算人家重復來,他還是誠心歡迎,不想放過一點希望。”

“我們是今日第幾個前來的?”楚逸問道。

“第三個。”仆人答,“第一個來的人已經走了,第二位正在里面為林小姐診治。”

“哦。”楚逸點頭。

“我們老爺很歡迎外地人前來,因為本地的人什么水平,他心里有數。小的也希望幾位貴客能治好小姐的病,圓了她的心愿。”仆人十分誠懇的說道。

“放心吧。”瑤光拍拍他的肩,“這次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木縈見狀忍不住露齒一笑。

“這事能讓你遇到,是林家的福氣,好人看來是有好報。”楚臨在木縈耳邊輕道。

木縈煞有其事的點點頭,正色道:“嗯,我也是這么認為。”

楚臨失笑,伸手揉揉她的腦袋。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們充滿信心的樣子給感染了,仆人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老爺,這幾位是外地前來的,這位姑娘便是神醫。”仆人把他們帶到房中,幾人正好見到前一批來的兩個修士面有悻悻的離開了,顯然是治病失敗。

“原來是遠方而來的貴客,看來與我林家有緣啊。”林老爺長的白白凈凈,身形圓潤,一看就是有福之相。他此時正帶著期待的笑容看向木縈,“小女相思自從八歲那年受了重傷后就忘記了以前的事,如今雖然一切安好,可是心中卻總有心結,導致現在修煉都有了影響,無奈之下這才四處請人為她診治,希望能讓她想起前塵往事。”

林老爺說著,便對著木縈指向身邊坐著的女子,木縈聞言就朝她看了過去。

女子面容秀麗,年紀似乎與木縈相近,眼神中便透著一股靈氣,看到木縈正看向自己,名叫相思的女子便禮貌的對她點頭,“有勞姑娘為我診治,若是能讓我想起前事,小女與家父必有重謝!”

木縈卻是看著她微凝起了眉。

“可是有何不妥?”注意到了這一細節,林老爺不禁緊張起來。

“不是。”木縈眼中有光一閃而過,臉上露出些異樣,“只是覺得相思姑娘……好像有些眼熟。”

說完這話,木縈直接拿出一個瓶子,從中倒出了一顆丹藥遞給了相思,“姑娘若是信我,便服下此丹,定讓姑娘得償所愿。”

林老爺與相思皆是震驚,兩人不由對視一眼。

他們求醫多年,前來者都是看完病癥后才會開出藥方治病,雖然最后無一成功,但是卻從未見過直接帶著藥前來的。

這未免太過詭異了。

但是不知為何,相思看著眼前木縈淡然的面容時,卻是覺得心底一片寧靜。

毫無理由的信任感。

“我吃下它,就可以恢復記憶了嗎?”相思伸手接過,拿在手里凝視著這顆朱紅色的小藥丸。

“你的識海有一處凝結,只要服下它調息一刻鐘,便可以想起所有的往事。”木縈話音淡然,可是卻無形中讓林家父女更為信服。

“好,我信你。”

相思鄭重的點頭,拿著丹藥便吞進腹中,接著便閉眼打坐。

林老爺緊張而擔憂的看著相思,木縈四人卻是面色如常,毫無緊張感。

隨著時間的推移,相思的臉色也有了變化,開始時好似有些痛苦,再后來時似乎是想要哭,最后便趨于平靜。

一刻鐘后她就睜開了眼睛,第一件事不是興奮的跟林老爺說話,而是看向了木縈。

“木縈,是你嗎?”

“是我。”木縈唇角露出一抹清新的笑意,“很高興還能再見到你,陸麗麗。”

——全文完——(未完待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微染三月其他作品<<符瑤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