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仙嬌-第一零五八章 大結局(下)
更新時間:2017-01-23  作者: 文飄過峰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一品仙嬌 | 文飄過峰 | 文飄過峰 | 一品仙嬌 
正文如下:
“好臭!”沐晚擰眉,舉起青云劍,直接斬下去。

輪回劍第二式,枯木逢春。

似水的青霜撲天蓋地的灑下來,將血霧與羯魔珠層層包裹住,一轉眼的工夫,后者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冰霜團。

時間在那里,仿佛凝固了。

寧揚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再操控自己的神器,不免有些心慌,罵道:“魔女!放開我的神器!”

“魔女?”沐晚挑眉輕笑:“這個稱謂,透著一股子野性美,本君喜歡。”

這一笑,四周的星空頓時變作蒼白。

寧揚心頭大震——只是輕輕一笑,卻如此之懾人心魂,果然是真魔!且道行不在我之下!

于是,他再也不敢小覷,連神器也顧不上了,屏息凝神,專心應對。

魔族的標配是圓月彎刀。月和圣尊是個例外,成名絕技是開山掌。寧揚本來使的是一雙判官筆,只不過,他先是墮魔,后是奪舍,所以,棄了判官筆,改為開山掌。

兩人就在虛空里,踩著各個界面,你來我往的拼斗起來。

這是真正的生死相搏。兩人都恨不得能立時要了對方的命。招招都是拼盡全力。

“砰砰砰……”周邊的那些界面一旦被誤中,便炸得粉碎。一向清清爽爽的虛空里,頓時左搖右晃,塵土飛揚。

數十個回合之后,寧揚漸漸落了下風,露出一個破綻。

沐晚毫不手軟,一劍削過去。

狠!平!快!

“呀!”寧揚呼痛,左邊的肩膀被削去一大塊,現出森森白骨,血流如注。

不過,他的反應也不俗,當即反手從虛空里抓了一把界面碎片當成暗器,兜頭打向沐晚。同時,就勢身體打橫,向后飛掠而去。

沐晚并不著急,揮劍“叮叮當當”的盡數掃落之。

大大小小的界面碎片在虛空里擦出長長的火花,化作流星雨,紛紛墜入八重天。

乘著這個空檔,寧揚捂住左肩,掉頭就跑。

“呔,休走!”沐晚揚劍追了上去。

兩人你追我趕,須叟之間,飛過了數十重界面。

眼見著,沐晚就要追上來了,突然之間,寧揚回過頭來,詭異的笑了。

不好!有詐!沐晚心中警鈴大作。

然而,晚矣!

只見后面陡然紅艷艷的,亮了堂。耳后呼呼生風,有一個碩大的火團象閃電一樣的,對著她的后背心砸了過來。

一時之間,本來全速前行的她收不住,根本就躲無可躲。

“哈哈哈……”寧揚自以為得手,放慢了身形,“小賤人,去死吧!”

托神火之福,當時在鳳鳴山的火湖邊,他還得了一樣好寶貝,就是這枚火靈寶珠。

他知道,沐晚擅長控火術。要是換在平時,沐晚抬手就能輕巧巧的捏碎這枚寶珠。但是,沐晚到底是太年輕了些。今兒占了大便宜,也不知道見好就收,居然要對他斬盡殺絕。連“窮寇莫追”的道理都不懂。

這不,呵呵,上當了吧?要吃大虧了吧?活該啊!

沐晚一點兒也不著急,腳下速度不減,繼續追擊寧揚。同時,調轉真元護住背心。紅云戰甲豪光大作,象氣囊一樣的鼓了起來。

笑聲戛然而止,寧揚不由瞪大了眼睛——該死的,還可以這樣擋住火靈寶珠!

計敗!

他氣急敗壞的繼續跑路。

不想,就在這時,自緊隨在后的青云界里,傳出一聲清亮的鳳鳴。

“唧——”

響徹整個九重天的妖界。

一道紅色的遁光比閃電還要快,“滋滋”的劃破虛空,直擊火靈寶珠。

電光石火之間,兩團火在離沐晚的后背不到十丈的位置,“砰”的撞到了一起。

剎那間,紅艷艷的火光消失了。

一團燒得烏漆抹黑,濃煙滾滾的大炭團飛也似的沉甸甸的直往下墜。

是莫離!

“祥云!”

沐晚大呼。

五彩的祥云嗖的飛了出來,飛也似的追向那團大黑炭。

沐晚看了一眼,放了心:以祥云的速度肯定能追得上;而莫離被燒成那樣,十之八九會涅槃。有火靈寶珠的加持,重生之后,他應該會異變出火鳳精血。如此一來,于他,是一場機緣!是大造化!

“你們兄妹倆怎么都是一個德性!”寧揚右手握著羯摩珠,嘖嘖的搖頭,“滿口仁義道德,關鍵時刻,總是要旁人犧牲了性命來搭救。

真的是世事難料。他的計策本來是不靈光了的。不想,鳳公子舍身救主,讓沐晚開了個小差。于是,反倒是幫了他一個大忙。他果斷的抓住這個破綻,收回了羯摩珠。

火靈寶珠確實是奇寶,但是,羯摩珠才是神器,好不好!

“小東西,你且納命來!”臉色乍變,他單手舉起羯魔珠,右手化掌,豎于胸前,嘴里哼哼唧唧的念起咒語來。

那咒詞怪異得很。沐晚完全聽不懂他在飛快的念叨什么。只是,這腔調,她倒有些耳熟——和尚念經,不就是這個調調嗎?

難道羯魔珠除了能噴腥臭的血霧,還有其它的用處?

她狐疑的看了過去。

只見那東西“叱咤”作響,時不時的迸出血色的亮光。

因為對更高層次的時空法則領悟更深,所以,她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呵呵,原來噴血霧不過是這玩意兒的附屬功能。它最強大的功能是抽魂吸魄。

寶無好壞,全在于如何運用。以這件羯摩珠為例,若是落到她的手里,肯定是用來除妖降魔,抽的、吸的全是邪魔的魂魄;而它為寧揚的本命神器,那絕對是禍害三界的大兇之器。

所以,留不得!

沐晚心念一動,收了青云劍,雙臂緩慢的畫了一個圓,調動周身的真元,匯于右掌之中。

這時,寧揚已經念咒完畢,掌心的羯摩珠變得赤紅似火。

他大喝一聲:“收!”

話音剛落,虛空轟鳴作響。羯摩珠前面的虛空突然象麻花一樣的扭曲起來。并且,這種扭曲的狀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沐晚所在的星位延伸。

轉眼之間,已抵達一重界之外。

“哈哈哈哈哈!”寧揚端著羯摩珠,得瑟的叫囂道,“小賤人,這才是神器!大神通!你有幸見識,此番也死得不冤了!”

而十幾重界之外,沐晚也針尖對麥芒般的動了。她高高的揚起手掌,使出了一記翻天掌,朗聲施令:“以星海之力!”

星海里,星球們平時都是各自按照一定的軌跡,不徐不急的轉動。此令一出,星球們齊齊的陡然提速。于是,形成了許許多多、大大小小、顏色不同的漩渦。

“嗖嗖嗖……”每一個漩渦的中心都迸射出一道五色強光。

許許多多這樣的強光聚合,匯成一道熾白的大光柱,嘩的沖進了玉府仙宮之中。

于是,整座仙宮瞬間發出絢麗的五色豪光。

沐晚打了一個哆嗦,在呼吸之間,周身的關節“噼哩叭啦”的響了個遍。

此刻,她再看向羯摩珠迸射出來的吸引力,只覺得又弱又慢,破綻多多。

“寧揚,你且看看,什么才是大神通!”她奮力揮起巴掌,對著寧揚拍了過去,“我打!”

陡然間,她的掌心現出一團星海的縮影,綻放出奪目的五色強光。整個巴掌不知道放大了多少倍,遮天蓋地的拍了過去。

所到之處,電閃鳴雷,騰起沖天的火焰,虛空瞬間被擠壓。

周邊的界面再也受不住,象下冰雹一樣,接二連三的自九重天墜落。

整個虛空都在搖晃。就連安全區里的人們也清楚的感受到腳下的地面在顫抖。

寧揚只隔了十幾重界面,首當其沖。顧不得對付沐晚,他艱難的一只腳踩踏著一個界面,身體劇烈的搖搖擺擺著。生怕弄丟了羯摩珠,他趕緊中斷法術,將之收了回來,護在胸前。

“沐晚,你瘋了!”

這是要毀滅整個九重天妖界嗎?翻天掌什么時候有這樣的威力了?星海是什么鬼?是小東西扣在掌心的神器嗎……

啊啊啊,這些都不是重點!逃命要緊!

滅頂之災啊!

寧揚沒有猶豫,再次掉頭就逃。

這回是真逃!

快,快,快!他使出了吃奶的力,全力狂奔。

然而,沐晚的巴掌明顯比他的速度更快!

電閃雷鳴之中,他身后的虛空飛一般的變形、擠壓,最終變成薄薄的紙片狀。

寧揚不敢回頭去看。因為他不用回頭去看,也能感覺到,翻天掌激起的大火象火龍一樣,咬著他的屁股追上來了。

突然間,他只覺得背心一熱。緊接著,叱咤的驚雷、刺眼的閃電、灼人的大火……統統不見了。

世界猛的清凈了。

鼻子尖前有一塊拳頭大的碎石,眼見著就要撞到他了。可是,無論他怎么躲閃,那塊碎石總是停在那里。

咦,這是怎么一回事?

很快,他發現,不止是這塊碎石跟定在了他鼻子尖前一樣,目力所及的一切事物,皆是如此。

眼前的世界,象是凝固了!

不好!絕對是攤上大事了!

他急得滿頭大汗,張口大叫:“沐晚,你用了什么妖法……”

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他明明用盡了全力呼喊。可是,他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安全區里,南帝等人皆是呆若木雞。

天尊哪,大神通!絕對是大神通!

寧揚連同他的寶貝珠子,還有周邊的虛空竟然被沐晚一記翻天掌直接拍成了一幅畫!

沒錯,真的是一幅畫!

此時此刻,寧揚連紙片人都稱不上。十幾重界面的虛空變得了一張巨大的紙,而寧揚就象是那紙上畫著的人,懷里揣著他的寶貝珠子,作奪路狂奔狀。

很有意思哦。他的嘴一張一合的,臉上是見了鬼的驚悚狀,腦門上全是冷汗。

跟凡界的皮影戲是一樣一樣的!

沐晚抿嘴一笑,收掌,又取出了青云劍,將這幅巨畫自虛空里裁了下來。

于是,寧揚只覺得眼前的世界猛然旋轉了起來。然后,他看到了沐晚提著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放我出來!魔女!放我出來!”他發了狂一般的咆哮著。

沐晚看著他那滑稽的樣子,“撲哧”樂了,成就感滿滿的。

參悟了更多的更高層次的時空法則后,反過來,她對三界的時空法則也有了新的認識。于是,便有了翻天掌的變形式。

此招式是更高層次的時空法則的逆運用。一掌之下,能廢掉三界里的一個維度。其結果就是象寧揚一樣,變成畫中人,畫中物。

好吧,她也認為這一招變式簡直不能再喪心病狂。

當然,耗費也是相當的驚人。以她現在的道行,必須借助星海之力。

也就是說,三界之內,除了她,誰也復制不了此招。

所以,她一點兒也不擔心被他人偷師。

隨手挽了個劍花,沐晚接連做了三個深呼吸,平復了星海。然后,慵懶的用劍指著畫中幾近癲狂的寧揚,宣布道:“寧揚,你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現在,我判你死罪,以祭被你害死的萬千冤魂。”

她的聲音對于此刻的寧揚來說,無異于從天而降的天音。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真神的魔仆!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仙帝。你無權處決我!”寧揚大聲的反駁著。

他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但是,他堅信,沐晚肯定聽得見。

好吧,沐晚其實也聽不見。因為寧揚所處的界面是殘缺的,時空法則少了一個重要的維度。所以,從里頭傳不出聲音來。

不過,她會唇語,所以,通過他的嘴形也判斷得出,她知道他說的是什么。

“真神?”她挑眉,“真神是誰?”

寧揚狂喜:“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先放我出來。”

沐晚冷笑,劍尖稍動。

“滋啦——”巨畫應聲被劃掉一角。

寧揚驚恐的看到,被劃掉的那個角轟的一下粉碎,散于無形。

“你覺得你還有資格跟本君談條件嗎?”沐晚提起劍指著他的鼻尖。

“我說,我說。”寧揚神色大變,飛快的說道,“他是佛陀,也是一尊神,和父神一樣的神。是父神的死對頭。”

“還有呢?”沐晚皺了皺眉頭。

“他想滅掉父神。很早以前,他應該是和父神打了一架。然而,他沒能殺掉父神,卻留了幾道神念在三界里。其中,最強大的那一道神念,被父神封印在鳳鳴山底,并創造了鳳族世代看守。時間一久,神念化實,成為了神火。其余的神念分散于三界之中。有的消散了,有的機緣巧合的進入了輪回。呃,很多界面的佛祖,就是這么來的。”寧揚說道,“還有一道神念,附在了饕餮的二世祖身上。二世祖死后,這道神念以饕餮一族的守護神自居,號令饕餮一族。誰若是膽敢反抗,殺無赦。前不久,饕餮一族的少主,叫尤淼的那個孩子,就是因為違反了他的命令,被處死了。還有,你也知道的,上生星君就是一只饕餮。我因為修為遲遲不得寸進,被上生星君所引誘,道心動搖,投入他的門下。從此,一步步的走向了萬劫不復。除了我,月和也是他的魔仆。他向我們許諾,無論我們誰成了三界共主,他都幫我們奪父神之舍,成就神位。所以,我們三個雖為盟友,卻經常相互拆臺。我奪月和的舍,是因為他想奪我的天仙之心……”

“說重點!”沐晚對他們狗咬狗的事一點興趣也沒有。

寧揚苦苦哀求道:“我知道的,都說了。就是這些,再沒別的了。求求你,高抬貴手,放過我。”

“放過你?”沐晚冷笑,“當年,你有想放過我父君,還有北帝府的將士們,以及他們的家眷親人嗎?一直以來,你有放過被你當成牲畜一樣宰殺放血的無辜凡人們嗎?你作惡習多端,簡直罄竹難書,叫本君怎么放過你!本君怎么能放過你!”

“不,我告訴了你那么多的真神的秘密!”寧揚尖叫著,“你也說過的,浪子回頭金不換!我悔過!我改!”

沐晚搖頭:“你不是浪子。你是大魔頭。惡貫滿盈的大魔頭。比魔月天君還要兇殘千百倍的存在。你的悔過,本君不信。只有你死了,本君才能真正的放心。”

頓了頓,她又道,“念在你曾為三界立下過汗馬功勞的份上,本君給你一個痛快。你且受死罷!”

“不,不要——”寧揚絕望的狂叫。

青輝如虹。沐晚揮劍,卷起巨畫,用力一絞。

“轟”的一聲巨響。

整個虛空抖了三抖,巨畫應聲粉碎。

原本嚴重變形、現出一個巨洞的虛空瞬間又被粉末填滿了。

而寧揚徹底的消失了。

在虛空快速恢復的過程中,沐晚只覺得眼前一晃,現出了一條金光大道,指向虛空的盡頭。

這是……她心中狂喜。然而,大道就是這么一晃而過。眨眼的工夫,不見了。她的眼前只有黑漆漆的一片虛空。仿佛剛才的金光大道只是個幻覺。

沐晚眨了眨眼睛,握拳對自己說道:“沐晚,相信自己。遲早,你能找到這條破開虛空的金光大道,成就神位。”

寧揚被誅,三界免于浩劫。

消息傳開,魔界向天庭遞了求和表。為了表示求和的誠意,各重天的魔尊們都主動從邊境撤軍。同時,他們得知風順是真龍之后,都恭請他做九重天的魔圣尊。

不過,他們的請求晚了點。

因為誅殺寧揚,風順功不可沒,功德圓滿,繼沐晚之后,成就仙帝。定天尺賜尊號:順帝。

這次,沐晚很不仗義,學著東帝他們三個的樣子,也當起了甩手掌柜。當然,她不上朝的理由很充足:為了誅殺寧揚,她連洪荒之力都使出來了,現在虛得很,得好好養養。

幾位仙帝沒法拒絕她,同意她回青天界,靜養個三五年。

哪知,當天晚上,青天界就不見了。

連同青天界一同消失的還有青帝大人、黑夜、香香、常龍……。

好吧,從此以后,大家都習慣了:青天界是長了腿的,能夠滿三界里閑逛。包括風順、張逸塵,還有青帝最尊敬的清沅大仙和星羅大仙夫婦在內,誰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

久而久之,青帝大人成了三界的傳說。

四百多年后的一天。青天界突然出現在原來的星位之上。

風順等人收到消息后,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卻只見青天界門戶大開,儼然成了無主之界面。

“阿妹!”風順著了大急,搶先沖向青帝府。

也是人去樓空。

府中的擺設和四百多年前沒有什么兩樣。但是,卻空無一人。不但沐晚不見了,而且黑夜、香香、常龍他們都不見影蹤。

“阿妹!阿妹!”風順急得手足無措。

南帝最先回過神來,猛的一拍大腿:“哎呀,小晚莫不是已經成神了?”

風順不由愣住。

東帝表示贊同:“小晚一直是仙帝,如果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話,定天尺肯定會有所顯示的。”

司算星君很肯定的說道:“定天尺如常,什么征兆也沒有。”

于是,南帝等人紛紛附和:“對,小晚肯定是成就神位了。”

風順環視四周,喃喃說道:“她為什么不事先說一聲呢?”從此,他若不成神,只怕是兄妹兩個再無相見之時。

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相勸。好吧,其實,大家都覺得青帝大人有點兒不近人情了——下界的仙人飛升之前,也會跟親友們道個別呢。

他們哪里知道,沐晚心里的苦。

沒錯,四百多年來,她都是一邊修行,一邊駕著青天界在三界里尋找那條一閃而過的金光大道。

可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找了四百多年都不見影蹤的這條大道,突然之間,出現在自己的腳下。

她難以置信的試著往上面踏了一小步。

結果,下一息,她便出現在一個浩瀚而又瑰麗的地方。

因為對最高層次的時空法則領悟得更深更透,所以,她一眼就辨析出來了,自己目前所處的地方是更高層次的時空。也就是被她稱為“神域”的地方。

“我這是成神了嗎?”沐晚難以置信的低頭查看自己。

首先,她看到的是星海已然變成了一個全新的宇宙;

其次,香香他們的契約閃爍不停。

她連忙準許他們聯系。立時,香香、黑夜、常龍他們都傳訊過來。真的不能再默契,三人都齊刷刷的問了一個問題:您成神了,是吧?

“歡迎你啊,瑾宸。”一個洪亮的聲音陡然響起。

沐晚聞聲,抬頭望去。

只見一名身著黑色戰將、披著一頭黑發的青年男子,提著一把斧子,大步流星的自前頭向她走來。

莫名的,她覺得來人好生熟悉。

“您是?”

說話間,青年男子已經走到跟前,爽朗的笑道:“吾名亙古。呃,你們都喚吾父神。”

啊?“自亙古以來”竟然是這么個意思。沐晚有點接受無能:“我……也成神了?”

“是啊。”父神望著她,直言道,“盡管我不是很樂意。不過,我必須承認,你已成為神族中的一員。瑾宸女神。”

“您不樂意?”沐晚一頭霧水,“我沒有得罪過您吧?”

“沒有啊。相反,你助我多多。”亙古神情愉快,真看不出什么不樂意的意思。

“那您為什么不樂意?”沐晚被他弄糊涂了。

“傻孩子。沒有哪位神,愿意自己的神域里再分裂出另一個神來。”亙古耐心的解釋道,“就象你有一個餅,本來就只夠你一個人吃,你還會分給別人嗎?”

有道理哦。沐晚不由點頭:“那您……”眼下,她不還是走到了這里?顯然,父神把自己的“餅”分給了她。

“因為你是例外啊。”亙古笑道,“我們道教與佛陀教那邊爆發了戰爭。在一次戰斗中,我受了很重的傷。而你很意外的成為了我的唯一生機。我要想活命,就只能處處維護你。本想等你修至金仙境,最多讓你合道,成就三千大道中的一道。不想,你識破了三界的本質與真相,執意走神道。等我重傷初愈之后,你的宇宙已經成了氣候。我的神域已然容不下了。所以,只能讓你成神,開辟出一個全新的神域。”

沐晚一時無語。

亙古說完,大大方方的伸出右手:“一切都過去了。好孩子,我是特意來接引你的。真誠的歡迎你的到來。”

沐晚怔怔的望著他的手,心里莫名的激動萬分——父君!這個伸手的動作,與父君好象!

亙古清了清嗓子:“沒錯,你的父君是我的一道神念轉世。那一戰,我的本命守護軍,也就是你們說的真龍一族,為了護住我,全軍覆滅。而我也昏迷不醒,命在旦夕。洪天大神為了救我,抽取了我的一道神念,化入三界,轉世成了一枚龍蛋。也就是你的父君。他本是天命之子,旨在重振真龍一族,驅除殘留在我體內的佛陀神念。然而,當時我的情況實在太糟糕了,所以,天道式微,附帶著你父君的能力也大打折扣。他沒有完成任務。無奈之下,洪天大神只好強行逆轉時空,回到最近的一個機緣點。不想,此舉卻成就了你。呃,你喚我一聲父神,也是實至名歸。”

那您還一心想著讓我合道……好吧,神的世界,我目前還存在著一些理解障礙。沐晚結結巴巴的說道:“那個,父君的殘魄,您還要不要?”怪不得她有辦法讓五色石重新聚魂,轉世重修,而同樣的辦法卻于父君的殘魄無效。至今,父君的殘魄都只能孕養在養魂木里。

“你留著也無用。給我罷。”亙古笑道。

“是。”沐晚乖乖的從星海里取出了那道殘魄。

亙古將之放在掌心。那道殘魄便象一滴水融進了大海。

沐晚信了,暗中松了一口氣。左手捏成的劍指悄然松掉。

這丫頭!亙古輕笑。

接下來,亙古說,要帶她去神殿報道。

在半道上,有一名白袍戰將急匆匆的自前方走過。

哇,那人,好帥!沐晚不由多看了一眼。

不想,本來已經走了過去的白袍戰將下一息又掉了個頭,歡喜的向他們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亙古。你是去神殿嗎?”

“哦,是的。”亙古點頭。

“這位是?”白袍戰將看向沐晚,好看的丹鳳眼流光溢彩。

沐晚不禁臉上飛紅。呃,心跳得有點快。好久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了……

“她是剛剛正位的瑾宸女神。我來接引她,去神殿報道。”亙古介紹道,“丫頭,這位是……”

白袍戰將笑得象朵花兒一樣:“你好,瑾宸妹妹。我是洪天,負責神殿穿越事宜的。大家都叫我穿越大神。你要去神殿嗎?正好,我也要去。而且,神殿我最熟悉不過。我帶你去好了。”

亙古瞪著他。

洪天沖他擠了擠眼睛:“那個,亙古大叔啊,你不是還有事嗎?你先忙去好了。”

“我?大叔?”亙古石化了。這位明明比他還先正位一千年,好不好!身為神殿的資深大神之一,您的節操呢?

“撲哧!”沐晚沒忍住,樂了。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說道:“您好,我是沐晚,很高興認識您。”

“沐晚?”洪天伸手將亙古推到一邊,笑得合不攏嘴,“真是好名字。啊,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去神殿吧?”

“好啊。”沐晚爽朗的應道。

亙古大神……蹲在一邊畫圈圈。

分界線

男主出現了!某峰鄭重宣布,本坑是有男主的!

另,歷時一年半,將近三百五十萬字,本坑今天完結了!此坑已走完大綱,雖有不足,某峰也沒打算留著它過年了。就到這里吧。

某峰真誠的感謝親們一路相伴,不離不棄。謝謝!

最后,某峰給親們拜個早年,祝:新年快樂!合家團圓!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再一次,感謝親們!

文飄過峰說

某峰多謝書友商別離離別殤的平安符,多謝書友小葉子1991、かぇお、凱西·嵐煙、沉迷kt、徐小工兵、真貞、那蘭紅葉、娜娜狗、小小狗&骨頭的月/票,謝謝!

相關、、、、、、、、、

_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