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更新時間:2017-04-20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作者:夜惠美

蕭越那副出丑的模樣,就算是有一點同情蕭越的人都覺得他在名義上死亡更好一點。

謝玨讓自己的人進入大殿,拽走丑態百出的蕭越。

原本顧明暖以為謝玨會多留蕭越一段時間,畢竟藥效還沒完全發揮作用,謝玨當年可是……她唯一能為謝玨做得就是穩住蕭陽。

可是謝玨卻直接讓人領走了蕭越,并向蕭陽和顧明暖笑了笑,慢慢摘掉頭盔,鎧甲,露出盔甲下的月白色內袍,從一位英武的將軍蛻變成翩然公子。

還是文雅出塵的謝玨最動人。

他上交楚帝留下的最后遺照,雖然趙皇后令人把詔書燒了,但稍微有點政治覺悟的人都能猜到遺詔的內容,無非就是牽制趙皇后,牽制顧誠,死保太子殿下。

有人暗自稱贊趙皇后會做‘生意’,用一個廢人蕭越換回謝玨的背叛楚帝,還摘掉了最后的束縛,從此之后再無誰能制約趙皇后了。

也有人按贊謝玨果決,提前投靠最后的贏家趙皇后,上交遺詔為謝玨在功勞簿上又濃濃添上一筆,此后謝家重新興盛已經無法阻擋。

即便趙皇后再疼愛女兒女婿,以輔政太后的手腕也不可能眼看著蕭陽或是蕭家做大,不是為了皇族,而是單純為她的太后地位也無法容忍蕭陽在朝野上下一枝獨秀。

再沒有比謝家謝玨更恰當的幫手。

謝玨不擅長兵事,公認的才華不比蕭陽差。

多少至親骨肉因權力而反目成仇?

趙秀兒本就是個野心權力欲望很重的人,她能在勝利后還容忍蕭陽?

將來朝廷上定然少不了一番爭斗。

顧明暖一直看著謝玨遠去,低聲道:“他不會再入朝了。”

“他倒是會躲清閑!”蕭陽不屑般扯了一下嘴角,眼底卻不容錯變的盛滿對謝玨的欣賞。

有些讀書人為名,有些讀書人為利,也有些人為光宗耀祖。

唯有謝玨,他是真正喜歡讀書,做學問。

“不過他想要躲,也要看本王愿意不愿意!”

“謝公子縱情山水不好嗎?”顧明暖搞不懂蕭陽在氣什么。

“不好。”

蕭陽搖搖頭,“一點都不好,總不能讓他成了仙人,我等都是俗人。何況他的才華對國朝有益。”

蕭陽同時想到謝玨是自己和岳母之前的緩沖,他能控制自己對皇位的渴望,但蕭陽無法掌握控制所有人的忍心,他的部下等等一些人必會在以后的朝廷上有所行動。

楚帝有一點看對了,謝玨有輔政之姿,他的野心和權力欲望太淡,才華又很高,這樣的臣子古往今來都不多見,是輔佐太子不二的人選。

按照原本楚帝的計劃,謝玨就是他選定的‘周公’,是太子順利從趙秀兒手上接過權柄的保障,所以楚帝把殺手锏留給謝玨。

楚帝看清楚謝玨的為人,卻沒想過謝玨從頭到尾都是趙秀兒的人。

而他幫趙皇后唯一的原因就是蕭越殷茹!

殷茹見沒人來抓自己離開,稍稍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謝玨沒有對自己動手,顧明暖卻知曉謝玨這么做的原因,同自己的小心眼不一樣,謝玨也是恨殷茹的,但他更惱恨給了殷茹和殷蕘為所欲為權力的蕭越。

何況殷茹最后高密,算是幫了趙皇后一把,謝玨最后放殷茹一把,只為給趙皇后留一分的面子。

“我常常自詡恩怨分明,其實我不如他。”

已經同蕭陽坦白一切,顧明暖可以毫無顧忌同蕭陽說一切想說的話,能如此相信一個人的感覺非常之好,好到她時常都會同蕭陽‘坦白’。

蕭陽低聲笑道:“我更欣賞你。”

倘若他是謝玨,絕不會就這么算了!

一個蕭越怎能夠呢?

不管蕭家是否無辜,先把蕭家上下……蕭陽頓了頓,目光頗為復雜,“他就是圣人,連仙人都比不上他。”

真正的圣人,但凡有點點私心的人都無法做到。

“其實……”顧明暖猶豫片刻,“你若不是整頓蕭家子弟,他未必會就此揭過,而且殷茹已經得到教訓,以后……以后他怎做,誰知道?”

她這是在安慰他嗎?

蕭陽有點好笑,自己就是如此不容人的?非要處處都是第一才行?

“你比謝玨厲害多了。”最后顧明暖還贊同的點點頭,生怕蕭陽不相信一般。

蕭陽微微搖頭,回去應當子她屁股上狠狠來上一巴掌,想到那彈性的觸感,蕭陽松了松自己的衣領,讓呼吸更加平穩。

“我要同蕭越和離,不。”

殷茹突然開口,后想到她已是蕭越的妾了,沒資格說出和離的話,掩藏起尷尬道:“懇請皇后娘娘恩準婢妾離開他,給婢妾一份放妾書,證明婢妾同他再無關系,這些年……婢妾受夠了他的無情無義,反復無常,婢妾為兒女忍辱負重,如今婢妾再也無法忍下去。”

說到動容出,殷茹落下晶瑩的淚珠。

“你是不是覺得謝公子離開,就沒人敢對你怎樣?”

殷茹總有一種本事,在顧明暖決定放她一馬的時候,跳出來繼續惡心人,本來顧明暖念在殷茹告密的份上,又被蕭越狠狠折磨過,她暗暗決定不再找茬,殷茹這番惺惺作態,讓她有了不好的回憶。

“你以為一份放妾書,就是你的護身符?就能避免謝公子再找你尋仇?”

“……燕王妃。”

殷茹不敢同顧明暖對視,期期艾艾的回道:“婢妾只是不想再同蕭越有任何牽絆而已。”

早早同臭名昭著的蕭越撇開關系,她殷茹才能有個平穩的下半輩子,以她如今的容貌再婚也不是難事。

殷茹已經在想將來的丈夫了,既然顧誠已經恨她入骨,她可以再尋個不了解自己底細的夫君,以她的手腕未必不能洗白往事,換得夫君的憐惜。

最要緊的一件事就是同蕭越再沒有任何關系,同時殷茹也不怕謝玨突然找上自己,畢竟蕭越是她的夫主,蕭越都歸謝玨處置了,蕭越妾還能逃脫?

不如趁著此刻她有功勞,趙皇后念著不讓功臣寒心,給她一條生路。

“你想離開蕭越?”

“是,還請燕王妃高抬貴手。”

“你是不是能離開蕭越,不是本王妃說得算。”顧明暖大有深意的一笑,“你方才口口聲聲說你為兒女們忍辱負重,記得當時你對昕姐姐也是這么說的,你是疼她的,才留在蕭越身邊,怕蕭越報復昕姐姐和誠二伯。”

殷茹即便臉皮再厚也不由得微紅臉龐。

“只要你所出的所有兒女都承認你是一位慈母,本王妃就答應你的要求。”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