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更新時間:2017-04-21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顧明暖再一次重復,“記住,是你所出的所有兒女,少一份認同書,你都無法擺脫蕭越妾室的身份。頂點小說23”

殷茹呆呆的望著顧明暖,這也太狠了!

無論是蕭寶兒,蕭燁,還是蕭煒,顧明昕,所有兒女都得認同殷茹的‘犧牲’,殷茹才能離開蕭越?!

最難過得是顧明昕這一關。

顧明昕恨她,怨她,怎么可能會寫書信證明殷茹為顧明昕犧牲過?

怎么可能承認殷茹是顧明昕的慈母?

任何人都沒料到顧明暖竟然如此‘惡毒’,幾乎給了殷茹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難怪她會開口幫忙殷茹,原來……原來她根本是在刁難殷茹!

給了她希望,再讓希望變成絕望。

殷茹眼巴巴望著趙皇后,“娘娘……您看?”

“本宮倒是覺得小暖的話有幾分道理,你以前所做的犧牲,總要讓你所生的兒女們明白嘛。”

“求皇后娘娘開恩,婢妾實在是做不到燕王妃的要求。”

殷茹此時暗暗痛恨自己怎么就生了四個兒女?倘若在他們出生時,不,倘若她沒有生下他們,如今顧明暖也不會借此刁難她。

“燕王妃殿下這么做是不是……畢竟娘娘您才是說得算啊……”

“蠢貨!”

殷茹的話沒說完,就被一聲蠢貨打斷了。

說話的人竟然是公認不愛動腦子的顧衍,被殷茹認為腦子蠢笨的顧衍反罵蠢貨,可想而知殷茹此時的郁悶。

的確趙秀兒是顧明暖的生母,可在權力面前,一切親情都不值得一提。

哪怕趙秀兒再寵女兒,也不會讓女兒碰觸到她的禁忌至高無上的權力。

殷茹覺得掌握權柄的趙秀兒未必會似以前一般疼愛女兒,滿足女兒的任何要求,有道理的聽一聽,沒有道理的,趙秀兒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武則天是唯一的女皇,也是出了名疼愛太平公主,然而她不是一樣不顧太平公主的哀求殺了駙馬,并強迫太平公主嫁進武家?

最后太平公主同她為敵,母女兩人再無往日的親近。

殷茹不信趙秀兒能容忍顧明暖窺視權柄。

“你同小暖的親娘說小暖的壞話,你是不是蠢得無可救藥?!”顧衍大咧咧的繼續道:“別說小暖只是這點要求,就算小暖要……要天下,不對,小暖不喜歡這個東西。”

撓了撓腦袋,顧衍繼續道:“反正小暖要什么,我和她娘就給她什么,沒有任何例外!”

趙皇后微微翹起嘴角,頷首道:“畢竟本宮就這么一個女兒啊,當娘的恨不得把心都掏給她了。”

朝臣們是不是該憂心燕王妃至高無上的地位?

看看,趙皇后和顧衍這才叫親娘,親爹呢。

殷茹一臉絕望,“娘娘……”

“小暖的建議本宮應允了,只要你能做到所有兒女都認同你為他們犧牲,本宮就恩準你離開蕭越的要求,本宮甚至可以封你為女官,許你后半輩子榮華富貴。”

趙皇后很是大度的說道,“你對本宮有功,本宮不好不賞,這樣吧,本宮特許你見定國公夫人顧氏明昕,并告知你蕭燁的去向,至于蕭煒和……”

佯裝思索片刻,趙皇后問身邊的宮尚宮,“曾讓小暖不快的人是誰?蕭什么來著?”

“回娘娘是蕭寶兒,夏侯靜的嫂子。”

宮尚宮配合趙皇后,聲音不高不低,讓大部分人都能聽到,“說是殷茹把她嫁給被平郡王一腳踢斷命根子的夏侯睿。”

趙皇后露出驚訝之色,詢問殷茹:“你在嫁女之前可知曉夏侯睿已經不能人道?”

她身邊的李公公頗為忠誠,又因為蘇公公和馮廠督,不好拿太監比夏侯睿,在趙皇后眼中,他們比許多男人更似男兒。

殷茹打算否認,可顧明暖就在一旁,蕭寶兒嫁給誰,怎么嫁的,顧明暖一清二楚,她的否認,只會讓她更加丟臉。

趙皇后肯定是故意的。

正好戳到殷茹的痛處。

“娘娘問你話呢,殷氏,你為何不回話?”宮尚宮居高臨下逼問殷茹,“不怕皇后娘娘治你不敬之罪?”

原本這些事情不該在朝廷上說起,都是些內宅夫人們的小事。

此時為楚帝治喪,太子登基才是國家大事。

然而燕王殿下沒發表意見,顧誠等人沒反對,其余大臣勛貴,再加上宗室子弟樂得看熱鬧。

他們發覺女人內斗起來很是陰狠……不,該說燕王妃目光毒辣,專門找殷茹的軟肋,折磨殷茹是一把好手。

認真想一想,燕王妃值得大臣們學習啊。

殷茹低垂腦袋,輕聲道:“婢妾當時是沒有辦法了,蕭越那狗賊答應……”

“娘娘只問你知道,還是不知道?”宮尚宮繼續逼問,娘娘和燕王妃的身份再同殷茹較勁有點跌份,“少扯些有的沒有的。”

殷茹閉上眸子,“……婢妾是……是知道的,可是……”

不等殷茹解釋,宮尚宮道:“回娘娘,殷茹明知夏侯睿不能人道,依然把親生女兒蕭寶兒嫁過去。”

“哦?”趙皇后搖頭道:“莫怪小暖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殷茹啊,你仔細想一想,她也是為你好,倘若你不把話說明白了,把同蕭寶兒的誤會解開,蕭寶兒不是得埋怨怨恨你一輩子?”

“噗。”有人忍不住笑出聲。

隨后遮掩般掩住嘴,眼見殷茹臉色一會青,一會黑,一會紅,五顏六色的,精彩極了。

別提顧明昕能否體諒殷茹,就是蕭寶兒這關都不好過。

還有想要重新巴結上顧明菀的蕭煒。

他在蕭家立足唯一的方法就是討好小叔祖蕭陽,建議是顧明暖提的,誰都明白顧明暖是故意搓磨殷茹,蕭煒本就因出身恨著殷茹,為此不惜修改族譜成為庶子,他豈能輕易‘原諒’殷茹?

承認殷茹為他犧牲?

是他的慈母?!

蕭煒暗暗下定決心,絕不會原諒殷茹,如何也要把姿態擺出來,讓顧家滿意,讓叔祖母滿意。

趙皇后撫平衣袖,“此事就這么定了,殷茹,本宮等著你和你所出兒女們和解的一日,更盼著他們能真正體會到你的不易和艱辛,畢竟本宮也是過來人,惦記女兒的滋味不好過。”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