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更新時間:2017-04-23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死士拼死抵抗,還是沒辦法抵擋住突然襲擊的黑衣人。頂點小說23

不止顧明暖吃驚,連護衛王妃多日的死士也弄不明白這群訓練有素,身手極高的黑衣人突然就出現在宮中,根本分辨不出是誰派來的。

信號在空中綻放,聽到聲音,蕭陽臉色一變,刷得一聲仿佛憑空消失,隨后身影出現在干清宮外,“小暖有危險了。”

這是在他身影消失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話。

已經商量好大行皇帝謚號的趙皇后剛剛晉升為太后,正商量選定吉日輔太子登基,蕭陽突然蹦出這么一句話來,驚得趙皇后,不,已經是太后娘娘的人慌忙起身,顧衍暗了她一眼后,尾隨女婿沖了出去。

“調兵,包圍皇宮,本宮,不,我不準任何人走出宮門一步。”

“娘娘,您別慌。有燕王在,公主不可能……”

宮尚宮扶住主子,不是她扶了一把,主子差一點踩到裙擺跌下臺階,“宮里宮外都有我們的人,刺客逃不出去。”

趙太后緊緊握住宮尚宮的手臂,臉色依然煞白沒有一絲的血色,嘴唇泛著淡淡的白,“你不懂,不懂我怕……太在意蕭越,疏忽了隱在暗處的人。”

任何人都覺得趙太后給顧明暖的保護已經足夠了,可偏偏還有人混進宮來。

“吩咐人去密道盯著。”

“是,主子。”

趙太后的人立刻行動起來,看守好密道。

姜氏也努力回憶當初紀太后曾說過的密道,宮中是有幾條密道的,紀太后做妃子時候不大得寵,等兒子英宗做了皇帝,她做了太后,英宗沒同她說過宮中有密道的事。

后來英宗暴斃而亡,楚帝登基,紀太后還沒來得及尋找宮中的密道,楚帝兵敗被俘,進而南逃遷都,宮中有什么條密道,紀太后知之甚少。

從宮中搬出來的典籍中,姜氏和顧明暖分別總結出一些,顧明暖本以為已經很全面了解皇宮的秘密,誰知蕭越調兵入宮,還需要靠殷茹告密。

此時突然出現在顧明暖歇息地方的黑衣人明顯也是通過秘密通道入宮的。

由此可見,宮中的密道絕不僅僅只有一條。

太可笑了,皇宮真正的主人反倒不如一些外人!

趙秀兒想著等小暖平安,她一定要把宮里上上下下都搜一遍,把該堵上的密道都堵上,以后誰也別想不經過她的許可進入皇宮。

實在不行,趙秀兒都想過再次遷都,或是重新修建一座皇了。

趙秀兒暫且放下了一切念頭,大步流星向出事的地方跑去,雖是她腳程慢,朝臣也勸說她該留在安全的地方,然而她怎能待得住?

“滾開,出事的人是我女兒,懂嗎?”

直接一腳踹開擋路的大臣,趙秀兒沒空理會這群‘忠臣’,小暖有個好歹,就是讓她當女皇,她都不開心。

等到她敢過去時,只見到顧衍呆滯的站在庭院中。

“顧衍,女兒呢?”

莫名的趙秀兒心一沉,院子里橫七豎八躺了好幾具尸體,其中有身穿黑衣的,也有蕭家死士,更有她指派保護小暖的宮女和侍衛。

顧衍如同失去了魂魄,木頭樁子一般,不會動彈,也不會言語。

趙秀兒拽了顧衍一把,高聲道:“說話!小暖在哪?蕭陽在哪?你不是緊隨蕭陽過來的?”

“消失了。”顧衍眼珠木訥的轉向趙秀兒,往日豪邁的眸子盛滿陰郁,擔憂,“突然女婿不見了,我……我沒用,救不下小暖,還把女婿跟丟了。”

趙秀兒本想責怪顧衍,平時他說自己功夫如何如何好,怎么關鍵時刻……顧衍此時的狀態,多責怪一句,顧衍就有可能崩潰。

“好了,好了。”趙秀兒總不能眼看著顧衍出事。

她能想到當年顧衍來遲后崩潰痛哭的情景,顧衍看似堅強,其實太過重感情的他比一般男子都來得脆弱。

一把攔住顧衍的肩膀,趙秀兒瞇起眸子,“女婿失蹤是好事,你不是常說女婿有經天緯地之才,對咱們女兒那是頂頂好的?他把小暖放在心上,自然能知道如何找到女兒,并把女兒救出來。”

“可是……可是……我答應過要保護小暖。”

顧衍痛苦的按著太陽穴,頭疼欲裂,“我到底都做了什么啊,每一次,每一次我怎么就不能出現在最最關鍵的時刻?”

“我不想等,不想見到滿地的尸體,消失的你……小暖,小暖在哭啊,你聽,她在喊我救她。”

趙秀兒深感麻煩大了,對劫走女兒的人更恨上一層,輕輕摩挲著顧衍的額頭,“咱們女兒那般堅強怎會為一點點難事而哭呢?顧衍,你總是說要相信女婿,對我說女婿千好百好,其實你才不相信女婿的本事。”

越是安慰顧衍,趙秀兒對蕭陽越是有信心。

緊緊對付越王,蕭陽不至于派出調動那么多的人。

越王不值得蕭陽全力以赴。

當然趙秀兒沒有想到越王請了高人助陣,不是蕭陽本身天運加身,顧明暖你未必能熬過死劫。

“啟稟娘娘,屋子中有迷藥,奴才猜測公主是被人迷昏帶出去的。”

提前來調差的人向趙太后回稟。

“屋子里擺設都完好無損,沒見到公主掙扎的痕跡,香爐中殘留著莫名的香片殘渣,具體成分不得而知,可奴才推斷應該能讓人昏迷……”

“小暖吃過解百毒的丹藥,女婿給她的,我也吃過。”在娘娘溫柔的安撫下,顧衍漸漸冷靜下來,“尋常迷藥根本不起作用,是不是可以從迷藥中查出一二,尋常的刺客不可能知道宮中密道,更不可能找到迷昏小暖的迷藥。”

趙秀兒點點頭,“按顧衍說得查下去,盡快給我消息。”

“遵旨。”有經驗的探子領命而去,督促太醫院那邊盡力分析迷藥的成分。

“到底是誰?蕭越已經廢了,越王已經死了,這世上還有誰能拿小暖威脅我?威脅女婿?”

趙秀兒把腦子里的對手快速梳理了一遍,根本找不到符合苛刻條件的人,既然小暖帶走,肯定是有后招,“起碼小暖現在是平安的,顧衍,咱們女兒是平安的,而且一定會平安歸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