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更新時間:2017-04-26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親,歡迎光臨,本站永久無彈窗廣告。

作者:夜惠美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顧明暖被蕭陽攬在懷里,罕見張揚向目瞪口呆的蠻族盟主做了個鬼臉,這一路她沒受奚落嘲諷,對男人自是一百個不滿。

“怎么不可能?世上就沒我丈夫做不到的事。在旁人眼中千難萬難,對他來說很簡單呢。”

一臉驕傲的顧明暖毫無平時貴婦榮辱不驚的風范,宛若顯擺的小孩子。

莫怪總有人說顧明暖越活越小了。

“不過我嫌棄他。”顧明暖話鋒一轉,很不開心的責怪蕭陽:“你來晚了,這么多天才找到我……”

話語雖是抱怨,眼底依然滿含柔情笑容,宜喜宜嗔皆是風情。

蕭陽輕輕吻了吻顧明暖的鬢角,好似疼寵任性的孩童,“下一次不會了。”

一句來晚了,困了岳父一輩子,蕭陽可不想步入岳父的后塵。

哪怕現在岳父和娘娘重修舊好,岳父也會因為一點點小事而陷入低潮中去,這次小暖被掠走,岳父就直接被娘娘扣在身邊了,生怕岳父想偏了去。

蕭陽望著站在不遠處的男人,一如諜子傳回來的畫像,的確是蠻族諸多部族共推的盟主,有幾分漢人的血統。

就是這個男人給了蕭陽當頭棒喝,令他這幾日坐臥不寧,不停反思自己是不是太驕傲了,太自信了。

自以為能把握全局,誰知竟然被一直關注的人鉆了空子。

雖然有一些客觀因素,但是蕭陽絕對無法容忍因為自己的疏忽大意,令小暖陷入危險中去。

一切都是他沒有安排妥當。

甚至是他有意放縱,只是沒料到蠻族人會找到顧明暖頭上去。

蠻族男人怔怔望著蕭陽,目光從不可置信的驚訝轉為平靜,嘴角嘲諷的勾起,“顧明暖,你被他騙了。”

“我樂意!”顧明暖干脆利索,示威般向蕭陽懷里靠去,靠得更緊,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能感到彼此身體里傳來溫度。

以顧明暖的聰慧也能猜到蕭陽對蠻族盟主的某些策略。

許是她就是靶子誘餌。

就算是誘餌有如何?

她樂意幫蕭陽!

當然也不會責怪他,除了她之外,沒人適合,也只有她才能全心為蕭陽了,因為蕭陽也是這么對她的。

別人不知道他們連性命都能共享,蕭陽算計她就等于算計他自己。

“我樂意為他做任何事。”

顧明暖冷嘲回去,“我們之間的事不需要你個蠻夷過問,別想挑撥我和他的關系,在大是大非面前,任何中原人都不會相信你的話!”

蕭陽從不曾懷疑過顧明暖對自己的信任,見到蠻族男人被顧明暖的話語氣得七竅生煙,暗暗高興了幾分,同樣摟緊顧明暖的腰,“你是個不記得祖宗的人,然而在你身邊還是存在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人,他為某些原因迫不得已跟在你身邊,卻從不曾忘記過他是漢人,姓什么,更無法忘記是中原的水土把他養大的,忘記不了祖宗的教誨。”

“……”蠻族男人臉上頗為難堪,狡辯道:“漢人給過我什么?他們只會侮辱我是雜種,只會瞧不起我。”

“蕭陽,你也一樣,從來沒正眼看過我。”

男人一把撕扯掉覆在臉上的偽裝,顧明暖睜大眼睛,原來他墊高了鼻子,不知用了什么東西讓顴骨和眼眶顯得高挺,讓他看起來更似蠻夷。

此時除了他眼睛顏色是琥珀色外,幾乎同中原漢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蕭陽扯了扯嘴角,“果然是你!”

顧明暖看看蕭陽,又看了看面前義憤填膺的男人,實在搞不明白男人是誰,看起來同蕭陽不僅僅認識這么簡單。

她是不是太不關心蕭陽在外面的事了?

蕭陽信得過的屬下和朋友,顧明暖都見過,根本沒有這一號人。

“當年我去涼州的主因是散心,并非是為追回鐵丸中的情報。”蕭陽察覺出顧明暖的困惑,低聲解釋了幾句,“在遼東,我收留了一些蠻夷,希望用一些懷柔的手段馴化他們,令他們徹底臣服。”

“他是混血遺孤,母親是蠻夷,父親戰死疆場。”蕭陽緩緩的說道,“似他這樣出身在遼東一代很多,曾經我不信任他們這樣的人,后來我漸漸明白一些道理,對他們多加培養,他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一段日子,他一直跟在我身邊。”

“說得好聽,你不是在培養我,是在養一只哈巴狗。”男人抬高聲音,臉脹得通紅,“你從來沒有信任過我,對我百般防備,總是把最兇險的事情交給我去做,讓我這輩子都得聽你的號令。”

“憑什么?憑什么我就只能聽你的命令?”

“我比你差在哪?”

“師傅他們都喜歡你,總是夸贊你,我做得再好,都無法得到他們一句表揚的話,每次有意外事情發生,他們總是第一個懷疑我。”

男人握緊拳頭,“就是因為我娘是蠻夷,我是雜種。”

蕭陽淡淡的說道:“他們對你是很嚴格,其實并非是他們一直對你期望很深,甚至是我也把你看做得用的人,畢竟我不可能殺光所有的蠻夷,總需要留給肯接受漢化的蠻夷,你是統領他們的最好人選。”

“對你嚴格,是為你好,督促你改掉身上的偏激固執,也是想讓你明白一點,不是我們把你當做異類,是你自己沒把自己當做漢人。”

顧明暖明白蕭陽當時為何需要散心了,他著力培養的人叛逃了,使得蕭陽馴化拉攏蠻夷的計劃擱淺,蕭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是錯的?

許是因為他的離開,蕭陽對蠻夷的態度越發強硬,完全不見任何軟化,最后蕭陽為達到一戰定鼎蠻夷,打服蠻夷的目的,請了不少人在草原上施法,令草原連年干燥,水草不旺。

他又嚴格控制糧食等生活必用品流入蠻夷,逼得蠻夷百姓活不下去,要么一戰,要么生生被餓死。

蠻夷諸多部逼不得已這才共推了一個盟主,可以解決草原荒涼的盟主。

顧明暖想通了一些關節,對蕭陽的布局落子更加佩服,這些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蕭陽低聲道:“我沒想到你是玄門高手的事被他知曉,也因他知曉你求雨成功,才冒死入宮劫走了你。”

相關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