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更新時間:2017-04-26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蕭陽提前布局,的確有心逼蠻夷決戰,逼出蠻夷盟主真身,甚至想過逼他在中原現身。

提前決戰可以少死一些人,少消耗一些物資。

嘴上不屑,蕭陽從來就沒有輕視過蠻夷共推的盟主,能把被蕭陽挑撥得四分五裂的蠻夷諸部重新捏合在一起,又豈是無能之人?

一系列針對計劃,只想出掉蠻夷盟主。

沒了這位盟主,蠻夷諸部會重新陷入爭權奪利的分裂狀態,甚至比以前還要彼此仇恨,畢竟他們都看到了整合在一起的好處,甚至可以說看到了成為盟主的崇高地位。

無需蕭陽挑撥,他們就會打起來。

蕭陽完全可以憑著蠻夷諸部內亂一舉蕩平國朝在關外的隱患,令中原再不受外族的武力威脅,開疆拓土,一戰定天下。

一直以來,蕭陽都是按照自己的計劃一步步施行,特意立了幾個玄門高人,這些高人就是讓蠻夷盟主現身的誘餌,畢竟以蠻夷盟主的聰明肯定會找高人改善草原降雨少,水草干涸的難題,蠻夷比中原百姓更容易相信這些高人。

蠻夷盟主把高人找去,也有利于為他平添一抹神奇的光環,可借高人的口說出,他就是上蒼降下的帶領蠻夷走向輝煌的那個人!

誘餌撒了好幾個,偏偏蠻夷盟主找上蕭陽最在意的顧明暖。

聽到……聽到背叛蠻夷盟主的人帶回來的消息后,蕭陽恨不得掐死當初制定完整計劃的自己,小暖再因他而陷入危險之中。

不過好在他知曉蠻夷盟主的身份,明白那人絕對不會在沒見到他之前,就對小暖不利。

“出賣我的人是顧征,是他吧。”蠻夷男人冷笑,目光四處游走,好似要找出忘恩負義的叛徒,“我救了他的性命,給他尊嚴體面,他竟然背叛我?”

“中原偽君子,顧征,你給我滾出來!”

“果然,你們中原人都是虛偽的。”

男人高聲音叫囂,好似受了不少的委屈。

顧明暖聽到顧征的名字稍稍一愣,其中還有顧征的功勞嗎?

也是,上輩子顧征也是寧可戰死也不投降的,哪怕其中有姜氏的逼迫和強壓,但顧征受顧家教養培養多年,總不會在大是大非上一錯再錯。

他開始應該是被蕭越利用了,或是被蕭越拿話糊弄住,才同蠻夷相交,后來發現蕭越的真實意圖,差一點背著漢奸的罪名被滅口,顧征既然把證據交到顧明菀手中,定然有所覺悟。

果然,他失去蹤跡,最后卻跟在了蠻夷盟主身邊。

其中的艱辛不足為外人道。

“真是好笑,你也知道他姓顧,縱然離開南陽顧家,他的心和靈魂都是向往顧家的,把自己當做中原人。”

顧明暖自覺為顧征說兩句,誰沒有被權利沖昏頭腦的時候?

誰沒有做過錯事?!

當初之所以把顧征趕出家族,縱有顧征做錯事的原因,更多是顧明暖的私心,不愿被顧征連累,不愿意讓蕭越的陰謀得逞。

如今局面已經大不一樣了,蕭越已經失敗,顧家能容得下詐死改名換姓的顧明菀,也不是不能讓迷途知返的顧征重新回歸顧家。

顧明暖不是一個胸襟很大的人,但也絕不是個小心眼的,巴不得所有親戚都不如自己。

有顧征在,對長房也是個交代。

在南陽顧家沒人能威脅到父親的地位,哪怕是即將就任首輔的顧誠都做不到。

以顧征的眼力和心機也不至于看不清局面,顧衍不可怕,可怕得是保護顧衍的人啊。

“說他忘恩負義,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忘恩負義之輩。”顧明暖語氣凝重,眼角眉梢流出一抹濃濃的嘲諷,“你忘了是誰養大的你?是誰教養你?是誰讓你成才?嚴師出高徒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就算你誤會了師長同蕭陽,中原百姓可得罪了你,你幫著外族入侵中原,似你這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人根本就沒資格抱怨,你父親在天之靈都會為你羞愧。”

父親是哪一族,孩子就是哪一族的。

既然他被成為遺孤,他父親肯定也是征戰喪命的將士,否則蕭陽也不會把一個蠻夷女人生的孩子放到自己身邊培養,甚至想過委以重任。

中原百姓也不是人人都好,混血的孩子定然會受到一些歧視非議,可這些構不成他背叛的理由。

他成為蠻夷盟主,積極備戰,表明是對中原有所企圖,歸根到底不是為當年受的委屈報仇,而是想要中原的天下,想要權勢富貴罷了。

“你不必左顧右盼,顧征留在京城,留在了南陽顧家,他沒有來。不是他不干見你,對顧征而言向顧家懺悔比任何事都重要。”蕭陽神色淡然,再不會為背叛而心情不好,不值得,面前的人根本不值得他再費心思,“你也不用想著在我面前逃離,接應你的人馬已經被我派去的人分割包圍了。”

男人面部肌肉微微抽搐,再多的算計終究比不過蕭陽,如同他在求學之時,蕭陽輕輕松松就能碾壓他,師長們所有贊譽都加在蕭陽身上。

這些年,他覺得自己有資格同蕭陽一戰,誰知還沒交手,他又敗了!

蕭陽出現在他面前,他就該明白,一切已經結束了,他逃不掉,蕭陽不會再給他任何的機會。

“我……我只想問一句話,你是如何找到這條路的?旁人不可能知道,顧征也是不知道的,他能帶給你的消息只是我的身份,這條直通關外的路到底是誰告訴你的?”男人怔怔望著蕭陽,這條道路也是他最大的底牌和秘密,為得到這條路,他幾乎耗費了十年的光景,一步步推演出來。

也是他認為能比蕭陽強的最大底氣。

可蕭陽卻出現在了最不可能出現的地方,蕭陽好似也知道這條秘密通道。

蕭陽云淡風輕的回道:“這條秘密通道不是今日才有,在國朝開國時就有了,是太祖皇帝命人秘密修建的,只是道路沒修好,太祖便去世了,這條路成了秘密,再無人提起。我曾經見過寧侯,他在臨死前把地圖交給了我,期望我善用,完成太祖不曾完成的剿滅蠻夷的大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