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更新時間:2017-04-28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當了輔政太后娘娘,手握玉璽,坐擁萬里江山。頂點小說23

上朝時,趙秀兒享受朝臣叩拜,位居萬人之上,下朝后,御筆在手,批閱奏折,召見重臣。

本來這些都是她最期盼的東西,然而她竟生出不如在顧衍懷里有趣。

不過趙秀兒如何都不放棄攝政天下的。

她只會想留顧衍在身邊。

此時還不是她嫁給顧衍的好時機,畢竟朝政如今還不穩定,朝臣對她還不夠臣服,她不能把過多的心思放在顧衍身上。

她更不愿意再受女婿幫忙。

“顧衍,你還要多聽兩年的閑言碎語。”趙秀兒輕撫顧衍的臉龐,額頭同他相抵,鼻尖相碰,“等我,好嗎?”

她甚至不知顧衍說出否定,或是露出一絲的委屈不滿,自己會怎么做。

顧衍清亮的眸子看不到任何的異樣,完全不明白趙秀兒為何變得這般慎重,喃喃說道:“兩年夠嗎?我不是早就說過,等一輩子都行!”

淚水不由自主落下,趙秀兒沒想過自己還有會為男人一句話而落淚的時候。

顧衍才是趙秀兒命中的劫難。

“別哭,別哭啊。”顧衍手忙腳亂抹去娘娘臉上的淚珠,手不管用,直接用嘴唇吻去泛著淡淡苦澀的淚水,“你別把我娘的話當回事,想何時嫁給我都行,只要你能讓我陪在你身邊,我什么都不挑,一會兒,我在我娘面前裝裝病,她無不依我。”

“她會說你,沒出息,會罵你不像個男子漢……”趙秀兒哽咽,換位思考,若是她的兒子將來愛上似自己這樣的女人,她做得未必有姜氏好。

姜氏真得是一個很明白事理,很順著疼愛兒子的好母親。

明知道顧衍裝病,假扮虛弱,偏偏每一次都順了顧衍的心意。

許是因為顧衍沒有在她身邊長大,仿佛不順著顧衍,姜氏會更內疚慚愧。

換做顧衍是姜氏親手養大,趙秀兒相信姜氏在自己面前肯定更有底氣一些,斷然不會似現在只在氣不過時,同自己不痛不癢的拌嘴幾句,輕易被顧明暖拽走。

“你,母親,小暖,女婿,堂哥等等都很有出息,老天爺已經足夠厚愛我了,我完全不需要再做什么,跟在你們后面享福就好了,別人不知有多羨慕我呢。”顧衍完全不是裝出來的輕松,而是沒把有沒有出息當回事,“誰說我不是男人?!疼夫人怎么就不是男人?”

顧衍握住趙秀兒的手向自己身下拽去,放在男人命根子上,咬住趙秀兒的耳朵,“我是不是男人,你還不知?”

混蛋!

饒是見慣風月的趙秀兒都被顧衍弄得面紅耳赤,渾身松軟,被撩撥得不能自已,恨不得立刻把顧衍壓倒床榻上,掌握江山之后,趙秀兒明顯感到自己在房事上的興趣越發大了。

“誰教你的?說!”趙秀兒張口咬住顧衍的脖子,舌尖輕輕舔舐他脖頸上的血管,“我的顧衍沒人教,絕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在房事上,顧衍比她還要保守,守舊,有時候甚至堪稱羞澀。

雖是同她勤加練習,但顧衍的性情沒見多少改變。

不過顧衍的沖擊力和持久力比楚帝強上許多,每一次都把她弄得神魂顛倒,欲仙欲死。

畢竟顧衍是內外兼修的高手啊,肯定能滿足趙秀兒的任何要求。

顧衍氣息不大平穩,趙秀兒何嘗不是在撩撥他?

誰說的?

嗯,決不能出賣女婿!

更不能出賣馮廠督,總不能同娘娘實話實說,馮廠督送了不少春宮圖給自己。

顧衍弄不明白一個沒有的老太監怎么有收集春宮圖的愛好?

“沒有,沒有人同教我。”

“那就是你去逛了花街柳巷,聽那里賣身的窯姐兒提過?”

“更沒有!”

顧衍連忙否定,不是娘娘在他懷里,他好懸直接跳起來,略帶幾分委屈,“我怎么可能去花街柳巷?而且他們都不帶我玩了,身邊除了你之外,就沒有母的。”

“哼。”趙秀兒佯裝不滿,心中卻是妥帖的。

說實話,顧衍有沒有去尋歡作樂,沒人比趙秀兒更清楚了。

顧衍性情好爽,待同袍大方熱情,他的那些同袍一個個都是精力旺盛的男人,家中三妻四妾不說,還時常聚在一起去逛妓院,趙秀兒相信顧衍不會跟著他們學壞,不過總是出現在妓院,她心里不高興。

于是,趙太后當政后下得第一道圣旨就是嚴令當官任何的官員都會被革除官職。

開始官員們沒把這道圣旨當回事,不好明著去,但私底下還是會時常光臨妓院的。

直到東廠和錦衣衛把去過妓院的官員上報趙太后,那些官員無一例外被摘去官帽,革除官職后,朝臣們才明白趙太后不是開玩笑!

太后娘娘真正有心整肅官場。

可這是為什么呢?

有很多人想不通,男人喝花酒不是正常嗎?

連他們的妻子都不敢過問,趙太后這是操得哪門子心?

后來有風聲隱隱傳出來,趙太后不是關心官員是否而是不喜歡顧衍被帶壞了。

這也算是另類的沖冠一怒為‘紅顏’了。

以后果然請顧衍吃酒,杜絕一切歌姬舞姬,只是湊在一起純喝酒聊天。

“娘娘,燕王殿下求見。”

守在門口的宮尚宮歉意般看著面無表情的燕王,輕聲解釋,“娘娘剛剛送走永福公主,正同顧王爺商量如何教導公主殿下。”

蕭陽緊了緊手中的折子,“本王知曉她很忙,今日過來只希望娘娘快些批復,也好讓我早日對蠻夷用兵,順便……本王也可似娘娘早日享受同嬌妻纏綿恩愛的日子。”

救回顧明暖后,蕭陽忙得很,協調六部配合征戰,整肅蕭越和越王舊部,聚攏鼓勵他們的士氣,畢竟蕭越有錯,這些聽命的將士是無辜的,被打壓得太狠,他們已經失去了往日的精神,蕭陽不可能眼看著他們情緒低落,如同喪家之犬,這些人多是在蕭家訓練機制下培養出來的,蕭陽深知他們的戰力。

趙太后把這些后續事全部扔給蕭陽,更過分把顧明暖叫進宮,美其名曰思念女兒,反正蕭陽很忙沒空照顧小暖。

可他為何忙?

還不都是岳母太清閑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