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更新時間:2017-04-28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正文

正文

作者:夜惠美

蕭陽那是一肚子委屈,誰不想老婆孩子熱炕頭?

然而當今的太后娘娘竟然做了撒手掌柜的,把一切事都交給他處置,太后娘娘自己同‘前夫’親親密密,這就算了,當他做女婿的孝順岳父這些年過得不容易,身邊沒個女人暖被窩。

方才他聽說太后娘娘把小暖訓斥了是怎么回事?

小暖可是他的王妃,捧在手心里寵愛的人兒,旁人就算是小暖的父母也不能多說她一句。

蕭陽急沖沖的進宮就是來看看小暖,順便給太后娘娘一個警告,再說小暖,哼哼,當心他不干活了。

直接拐著小暖和兒子出門游玩,讓娘娘干著急,看不到女兒,見不到外孫。

最近他忙著救下小暖,忙著朝政大事,自家的臭小子一直放在岳母身邊,今日他抽空去看了臭小子一眼,真是不得了,岳母這是帶外孫嗎?

讓一堆頗有才學的鴻儒給剛剛能翻身的蕭顧講史冊,讀春秋……

他都沒舍得這般折磨兒子。

知道得這是娘娘對外孫持有很大的希望,不知道的還當一群走出去都被人推崇的鴻儒犯病了。

就算是為蕭顧啟蒙也太早了。

這些鴻儒一個個都是很有身份的,教導出數以萬計的學生,在讀書人心中就是當代的大儒,蕭陽再是囂張,還真不敢輕易把這群為兒子啟蒙的鴻儒趕出去。

令蕭陽想不通是太后娘娘用了何種手段把這群鴻儒請出山專門為還在吃奶的蕭顧啟蒙。

這已經不是大材小用的問題,算是對鴻儒們的侮辱,對天下想拜在鴻儒門下而不可得的讀書人的蔑視。

偏偏這群本該覺得收了屈辱的鴻儒一個個毫無怨言,他們看兒子的目光令蕭陽心頭都發顫。

士林讀書人中更沒任何針對此事的風生傳出來。

蕭陽納悶之余,著實對岳母的手段有幾分佩服,他自己都做不到呀。

“是女婿?快進來。”

太后娘娘的聲音透著親近,有一股寵愛的味道,可落到蕭陽耳中,怎么那般的虛偽呢。

一定是嫌棄他打擾了她和岳父的好事!

宮尚宮領著宮女太監向兩側散開,蕭陽大步走進去后,守在門口的宮尚宮直接關上大門,小聲命令宮女們再站遠一點。

老實說,燕王能忍到今日,已經是個不大不小的奇跡了。

她很清楚最近娘娘有多‘倚重’燕王殿下。

可是燕王殿下從接回公主后,就沒同公主親熱過,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呦。

趙太后懶洋洋坐在羅漢床上,面若芙蓉,頰邊隱隱泛著一抹嫣紅,雙眸含情,整個人如同被滋潤過的花朵,明艷艷麗。

落在蕭陽眼中,心情更為不好了。

相反被趙太后硬是留在身邊的顧衍目光閃爍,不敢看女婿,有一股怯懦羞愧,舉手無措。

蕭陽扯了扯嘴角,他這對極品顛倒陰陽的岳父岳母大人呦,真真是令做兒女的恨不起來,怨不起來。

見岳父急促不安,蕭陽再多的不滿也發泄不出。

畢竟蕭陽同顧衍之間的感情極深刻,不單單是岳父和女婿,有時候蕭陽把顧衍當做親生父親一般,雖然這位時常不著調,總是被人‘利用’,比如被太后娘娘利用,蕭陽對顧衍一如既往,護著,敬著。

“懇請娘娘御覽。”

蕭陽把折子呈上去,在岳父面前那些酸話不能說,對岳父和娘娘之間的曖昧要當做看不到,不能同娘娘針鋒相對,口舌交鋒,否則岳父會左右為難。

哎,他這女婿當的多不容易啊。

蕭陽自己覺得是國朝好女婿!

沒人比他更好的女婿了。

以后小暖生了女兒,他就要照著自己找女婿,不,要比自己做得更好才有資格做他的女婿。

也不知按照蕭陽的標準,他女兒能不能嫁得出去!

趙太后放開握著顧衍的手,顧衍剛想從羅漢床上跳下去,被一個銳利的目光阻止,顧衍如芒在背一般左右扭動,娘娘的話不能不聽。

看了一遍折子,趙太后眼底劃過滿意之色,和藹般說道:“女婿辦事,我信得過。”

換個人都不可能有蕭陽做得好。

旁人去整合蕭越和越王舊部不知會弄出多少的亂子,處理不好嘩變都有可能,她原本想著狠狠誅殺大半,以此震攝那些活著的人。

在蕭陽的處置下,殺掉多是執迷不悟,同蕭越謀逆的人,中下層兵士幾乎全部保留下來。

而且這些人被蕭陽激發了自身的血性,用戰功證明自己的忠誠!

輕輕松松一支不怕死的虎賁到手。

趙太后能不滿意嗎?

蕭陽把奏折名錄給她,等同于把這支可以縱橫天下的虎賁交到了她手上。

兵權在握,趙太后足以壓制朝廷上反對自己的人。

她施政時更加從容,那群朝臣不敢輕易反對她的意見,借著新帝生事也要更為慎重。

更關鍵是,有權有兵,趙太后下嫁的日子明顯提前了不少。

“好,真是幫我的好女婿啊。”趙太后笑意盈盈,稱贊蕭陽用心,“顧衍,你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就是找了蕭陽做咱們女婿。”

顧衍摸了摸腦袋,明顯感到娘娘和女婿之間有點火花四濺,可是兩人笑容無比燦爛和諧。

他就當他們之間沒有問題。

“其實,其實,頭開始我是反對來著,認為蕭陽他身子骨弱,怕咱閨女守寡……”顧衍在娘娘面前一慣誠實,“在定親前,我同女婿打了一仗,我輸了,一敗涂地,這才明白女婿不是弱,他是真人不露相。”

“岳父大人過獎了,此時再同您交手,小婿還得求您手下留情。”

蕭陽真沒有勝顧衍的把握,在練武上,顧衍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內功外功融會貫通,再復雜的口訣,顧衍都能運用順暢,完全不似他在讀書上的磕磕絆絆。

顧衍大笑,被女婿稱贊了,是吧,是被女婿稱贊了。

“蕭陽,你說哀家明年嫁給顧衍可好?”趙太后笑盈盈看著蕭陽尷尬的臉色,“我見你和小暖的婚禮籌備得很好,聽說多是你安排的,不如哀家的婚禮就交給你了,哀家可以讓小暖幫你一把。”

相關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