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令-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更新時間:2017-04-29  作者: 夜惠美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嬌寵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嬌寵令 
正文如下:
蕭陽變了臉色。頂點小說23

能不變色嗎?

趙太后用得是哀家!

證明她要以太后之尊嫁給岳父。

蕭陽雖然早有準備,但從沒想過在明年就為他們舉辦婚禮。

“娘娘,您到底有多想嫁給岳父?”蕭陽抿了抿嘴角,“您就不為朝臣們考慮一二?他們雖然已經接受了您和岳父的關系,但是他們絕不會支持您下嫁岳父,小暖也同您說過,這事要慢慢來。“

趙太后道:“不能慢,哀家……”含情看了一眼顧衍,摸了摸小腹,“哀家怕過一段日……”

蕭陽目光呆滯,莫非太后又有了?

岳父這是怎樣的命中率啊。

顧衍被女婿和娘娘盯得渾身不自在,他做什么了?

都這么看他作甚?!

“蕭陽……”顧衍求助般去看女婿。

哎,蕭陽覺得今日比他一輩子嘆氣都多。

能者多勞,女婿當半子。

可是就算這樣,也沒這么狠心的岳母,這么用自己女婿的。

蕭陽覺得自己將來肯定比岳母對女婿好。

只要女婿疼女兒,他就讓女婿無憂無慮。

“蕭陽啊,原本哀家也想等一等,方才還同你岳父說最多五年,可是哀家今日看到你呈上來的折子,發覺你著實是個能干的人。”趙太后語重心長,目光慈愛得不行,一頂頂的高帽戴在蕭陽頭上,“你看這般復雜的事都被你輕易化解,蠻夷那邊好似也定下了,處理這樣的小事對你來說,不是很簡單嗎?蕭陽啊,你可是國朝最最優秀的人才,一百個天才綁在一起都比不過你一個,我和你岳父一直以你為傲的,你從來不讓我們失望。”

“合著在您老眼中,太后下嫁臣子是小事?”蕭陽忍不住翻了白眼,顯然不吃岳母捧高那一套,“臣敢問太后娘娘,何事才叫大事?”

還要大肆操辦太后下嫁,真當這天下的百姓把皇族當做死人?

趙太后緩緩的說道:“看你,看你,別急啊,你得反過來想一想,這么大事你都能當小事辦了,還有何事能難住你?”

“……太后娘娘。”蕭陽聲音略顯陰沉,卻又透著一股委屈,沒有這般欺負為難自己女婿的,“小暖是你親生的。”

他是趙太后親女婿。

“旁人生得出小暖?”趙太后給了蕭陽一個你在說笑的目光,“好了,好了,哀家不耽擱你見小暖,她應該在御花園,你去找她吧,省得你抱怨哀家不讓你們夫妻團聚。”

蕭本就是事實!”

趙太后宛若沒聽到,揮手道:“去吧,去吧。”

同他們說不出什么,蕭陽轉身離去,趙太后的聲音從后傳來,“哀家方才交代你的事情,你要放在心上,早日讓哀家嫁給你岳父,不僅了卻哀家的心愿,更是你和小暖的一片孝心,總不能再讓小暖沒有娘親啊,哀家想著堂堂正正受你們的禮呢。”

強壓不成,奉承不成,趙太后直接搬出顧明暖來,蕭陽腳下微微一頓,沉聲問道:“嫁給岳父,您還攝政?”

“那是自然!”趙太后眸光深諳,“倘若成親后便無法攝政天下,哀家還用勞動你燕王殿下?”

趙太后把玩隨身攜帶的玉璽,“這玩應哀家只會親手交到小外孫蕭顧手上,旁人想都不要想。”

蕭陽回頭深深看了趙太后一眼,這是趙太后首次正式向蕭陽保證帝位要交給蕭顧。

其實蕭陽并不在意皇位到底落在誰頭上。

他會給兒子想過的生活,當皇帝未必就是幸福的事。

“哀家知曉你不在乎,安樂王過一陣子會成親,哀家同顧衍保證過,安樂王會有自己的嫡親骨血。”趙太后頓了頓,繼續說道:“宗室子弟在蕭越謀逆時,多是站在哀家這邊,哀家總不能為了蕭顧就把他們都殺了,況且哀家不屑于做那樣的事兒,蕭顧身兼兩家血脈,血統純粹而高貴,他的出生注定就是未來這片天下的主宰。”

蕭陽默然。

“不是哀家逼你,蕭陽啊,小暖被意外劫走,在哀家眼皮子底下消失,哀家除了擔心外,更多是自責,直到她平安回來,哀家想了許多。”趙太后再一次握住顧衍的手,“人有旦夕禍福,哪怕準備得再充分,都無法保證平安,哀家時常在想,同顧衍還能過上幾日?”

不再用太后的自稱,趙秀兒望著顧衍的手掌,“萬一顧衍有個好歹,或是我突然明日再無法睜開眼睛,我還沒得及嫁給他,豈不是讓我們彼此都帶著遺憾?就算到了那邊,似我和顧衍這樣的鬼魂,下輩子未必就能再碰到,再結為夫妻。讓我和楚帝合葬,我寧可把自己的骨灰撒了。”

顧衍眼睛濕漉漉的,哽咽說不出話來。

蕭陽卻想到顧明暖的前世,想到顧衍是早逝的,站在人生頂峰的趙太后失去最愛的女兒,最值得愛的顧衍,又是何等的寂寞?

哪怕她坐擁半壁江山,美男環繞,都無法驅散她心頭的寂寞。

一如顧明暖記憶中那世的蕭陽一樣。

“我始終是個自私的女人,既想擁有顧衍,又不愿意舍棄謀劃了半輩子的權利。”

趙秀兒自嘲的笑笑,“所以只能勞煩你了,蕭陽,下輩子我還選你做我女婿,不,下輩子我做你女婿……”

“那不是說我下輩子要做女婿的女兒?不行,不行!”顧衍連連搖頭,“我不干。”

不是不能做女人,而是不能做蕭陽的女兒。

蕭陽被岳父的話逗樂了,什么亂七八糟的?下輩子他明明已經同小暖約好了,還是夫妻的,他們可不想有岳父這樣愁人的女兒,“我定當盡力,娘娘,嗯,小婿盼著你早日稱您為岳母。”

不留遺憾。

今生今世不再留有遺憾。

否則對不住老天讓顧明暖重生回來。

蕭陽離開了。

趙太后拿著帕子為顧衍擦拭眼角的淚水,扯了扯嘴角,“傻瓜,你聽不出來嗎?我明顯是在……”一把摟住顧衍的頭,小暖失蹤后,她就時常這么做,做著做著就習慣了,顧衍在她懷里好似也沒感覺違和,輕輕撫摸他的發頂,“想讓女婿干活得有計謀,手段,明白嗎?”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