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一十七章 秋日
更新時間:2017-01-08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入了秋了,夜風吹在身上,帶著幾分涼意。;w

杜云蘿扶吳老太君回去,老太君走得慢,偶爾咳嗽兩聲,聽得人焦心。

“當真是不中用了,”吳老太君的聲音沙沙的,仿若是秋風吹過的落葉一般,“老婆子年輕的時候,就是個倔脾氣,做事都由著性子來,中秋算什么,重陽的時候,老婆子都讓廚房里準備冰碗。

現在就不成了,中秋就要擺炭盆了,這日子啊,當真就是一眨眼之間。”

吳老太君說了幾句,涼風吹過,似是一口氣呼進去了,老太君的咳嗽聲一下子重了起來。

杜云蘿趕忙替她撫著脊背。

入了屋里,墻角的炭盆添了暖意,吳老太君緩了緩,這才舒坦了些。

“回去吧,今兒個已經晚了,別仗著年輕不愛惜身子骨,”吳老太君說著說著,忽又笑了,帶著幾分輕松幾分隨性,“等年老了啊,別說三五年了,能多活三五個月,都跟菩薩跟前求來的一樣。”

杜云蘿抿唇,垂著眸子,壓住了起伏的心緒。

她是明白的,老太君是知道身體狀況,這些日子,才格外愛說這些,大概是怕現在不說,往后就沒機會再說了吧。

杜云蘿回了韶熙園,允哥兒和延哥兒早就睡下了,月色皎潔,她一人站在窗邊,靜靜看了會兒月亮,這才歇了。

夜深人靜,總有睡不踏實的。

蔣玉暖一夜未眠,腦海里混沌一片,她是想睡的,只是肚子里的孩子太折騰了,鬧得她無法安眠。

內室里的燈點了一夜。

要不是王嬤嬤坐鎮,只怕守夜的陪嫁丫鬟都要作妖了。

蔣玉暖吐得夠嗆,這個當口,哪里有心情去琢磨在乎丫鬟在動什么心思,反倒是王嬤嬤一肚子火氣,在心里把蔣方氏送來的人罵了個狗血淋頭。

不管是不是存了想往上爬的心思,伺候好主子總是第一位的,這般本末倒置,當真是叫人看不過眼。

這些話,王嬤嬤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不敢掛在嘴上,免得給蔣玉暖添堵。

要她說,穆連誠不在也好,免得那兩個陪嫁心思不純,趁著蔣玉暖懷著身孕就興風作浪,也免得蔣方氏又來逼蔣玉暖,那些所謂的勸解的話,她都聽了幾年了,越聽越替蔣玉暖不值。

若說這幾個月里,有什么事兒是能讓王嬤嬤開懷的,大概就是蔣玉暖日漸顯懷的肚子了。

府里上上下下,但凡是見過蔣玉暖的肚子的,都說這一胎準是個兒子。

王嬤嬤變著法子做些蔣玉暖能咽得下去的吃食,嘴里一遍遍道:“奶奶,看在哥兒的份上,多吃一口是一口。您瘦了好多了,等二爺回來看見了,心都要痛死了。奴婢知道您牽掛什么,只要能生下哥兒,只要生下來的是個哥兒,什么都不用擔心了。”

許是人人看好,蔣玉暖勉強打起精神來,逼著自己吃東西,即便吃了就吐,也要吃下去。

如此一來,等過了重陽時,雖然沒有長胖些,但好歹沒有再瘦下去。

西南的戰事膠著,但背后依托的是蜀地,即便遠離京城,蜀地的繁華遠勝嶺東,時隔半月一月的,就有家書送回來。

杜云蘿記掛著日子。

九月中旬了,按說又該有家書送回,只是等待了幾日,都沒有書信送回來,她不禁有些心焦。

錦蕊不當值,拿著對牌要回一趟前街,杜云蘿便讓她去云棲那兒問一聲。

前腳剛進柳樹胡同,身后就傳來馬嘶聲,錦蕊本能回過頭去,待看清翻身下馬的人時,她的眸子倏然一緊。

那是疏影。

幾月未見,疏影曬黑了一些,風塵仆仆的,鞋子上沾了不少泥濘。

四目相對,兩人都有些詫異。

“來尋云棲他媳婦?”疏影先回過神,問了一句。

“怎么回京了?不是隨侯爺去西南了嗎?”錦蕊問完,想起此番來意,趕忙道,“剛從蜀地回來?侯爺有沒有家書送回來?夫人念著呢,讓我來問問云棲是不是有爺的消息。”

高頭大馬跑了一路,哼哧哼哧出著氣,馬蹄子一點兒也不安分,在地上刨著。

疏影安撫似的拍了拍馬脖子,道:“我跟爺一道回來的,剛剛進城,爺進宮去了,晚些就回府,你跟夫人說一聲。”

一聽穆連瀟回來了,錦蕊懸著的心也落了大半。

原是想再說幾句的,問這一路是否安好,戰事是否平順,也說薛寶這段日子練功刻苦,可話到了嘴邊,到底還是都咽了下去。

一個是侯爺的親隨,一個是夫人的大丫鬟,加之在嶺東的規矩不似京中森嚴,兩人的關系問一問說一說也不突兀,更不礙事。

可錦蕊猛得就想起了錦靈那時候說過的話,饒是她并沒有那等意思,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說了怪,不說也怪。

眼神下意識往遠處一瞟,再收回來時,垂在身前的手不由自主就捏緊了,錦蕊訕訕道:“侯爺有消息了,那我就不進去了,夫人那兒還等著信呢。”

話音落下,錦蕊就轉身走了。

疏影瞥著那快步走遠的身影,不禁抿緊了唇。

他不傻,錦蕊在回避他,他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這是什么緣由?前回在茶樓外說話時,并沒有這樣的感覺。

疏影想起了那日鳴柳說過的話,莫不是有些風聲傳到了錦蕊耳朵里了?

他們爺們說話,總是欠妥當的,錦蕊是姑娘家,要臉面,更損不得名聲……

按說,那天雅間里就只有他和鳴柳兩人,怎么就傳了些出去呢……

錦蕊把銀子交給了薛瓶兒,記掛著杜云蘿的事兒,片刻也不敢耽擱,匆忙回府。

杜云蘿歇了午覺起來,正梳著頭,錦蕊便打了簾子進來。

“夫人,”錦蕊笑盈盈道,“在柳樹胡同遇見疏影了,他說侯爺剛進京就進宮去了,晚些就回來。”

杜云蘿自個兒動手描眉,手上一滑,黛色劃到了太陽穴。

她顧不上怪異的妝容,扭過頭來,忍不住就笑了。

聽見他回來了,就足夠讓她開懷的了,比什么事情都高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