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一十九章 快報
更新時間:2017-01-09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一十九章快報

第七百一十九章快報

闔府上下,多多少少都有些清楚,這個冬天只怕是不好過的。

不說二房那兩夫妻,吳老太君的身子骨才是眾人最擔憂的。

吳老太君消瘦多了,皮包骨頭,與前幾年那個精神奕奕的老人相比,仿若是兩個人一般。

做晚輩的心里曉得,在面對吳老太君的時候,都還是掛著笑容,不敢在面上露出情緒,就怕老太君不高興。

而幾個哥兒姐兒,每日都會去柏節堂里,陪老太君說會兒話。

日子一天天過,打破平衡的不是深秋的蕭瑟,而是千里快報。

才隨穆連瀟去了蜀地沒多久的疏影又回京了。

他沒敢耽擱片刻,沖進了定遠侯府里,使人給后院帶話,說要見杜云蘿。

杜云蘿聽了底下人來稟,說疏影心急火燎地要見她,她從大案后頭抬起頭來,怔怔看著說話的洪金寶家的。

屋里只剩下清淺的呼吸聲,等杜云蘿回過神來時,她才發現,手中的書冊早就落在了地上。

她甚至連它落地的聲音都沒有聽見。

手掌撐著大案,杜云蘿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用力晃了晃腦袋,聲音微微顫著:“讓他去侯爺書房等我,我這就過去。”

錦蕊上來扶她,杜云蘿下意識地捏緊了錦蕊的手,力道大極了。

“夫人……”錦蕊喚她。

杜云蘿沒有說話,眼眶卻有些紅了。

這短短的瞬間,她想了很多,也不是,都不是她主動去想的,而是那些場面一股腦兒就涌進了她的腦海里,不管她愿意還是不愿意。

全是前世的畫面。

也是這個時候,永安二十五年的十月初,婆子踉踉蹌蹌地沖進了韶熙園,整個人撲在杜云蘿跟前,稟了噩耗。

那一字一句的話,杜云蘿記得一清二楚,隔了幾十年了,一個字都沒有忘。

那這一回呢,疏影匆忙回京,又會給她帶來什么樣的消息?

說不怕是騙人的,今生已改,可又有誰能夠保證,這條被修整過的路,能依她所愿,平坦無起伏?

耳邊,突然響起穆連慧在祠堂前說過的話。

她說,她恍若回到了前世。

就像是命中注定了一般。

杜云蘿攥了攥手心,刺痛的感覺帶走了不少迷茫和惶恐,她安慰自己,不該胡思亂想的,自個兒嚇自個兒,遲早嚇壞了。

快步趕到了前院書房,剛一進去,就見到了疏影和九溪。

疏影的眉宇之間滿滿都是疲憊和沉重,九溪似乎是剛聽說了什么,整個人也有些奄奄的。

“怎么了?”杜云蘿趕忙問道,“是不是侯爺……”

疏影一愣,問安的話還未出口,見杜云蘿和錦蕊兩人一副提心吊膽模樣,便曉得她們在想什么了。

“不是侯爺,夫人,侯爺一切安好。”疏影趕忙道。

杜云蘿的眸子倏然間亮了起來,只這么一句話就夠了,曉得穆連瀟安好,就什么都夠了。

腳脖子發酸,她一個踉蹌,整個人歪在了錦蕊身上。

錦蕊扶著杜云蘿站穩了,見自家主子心不在焉,便抬頭去看疏影。

心驚肉跳走了一路,這會兒錦蕊也沒有那些烏七八糟的念頭了,直接問道:“那是什么事兒?這么急著尋夫人,應當是出事了吧……”

疏影僵著身子點了點頭,道:“是二爺,二爺墜馬了。”

杜云蘿猛得抬眸。

穆連誠墜馬?

能讓疏影趕回來報信,可見這墜馬墜得不輕。

果不其然,疏影又道:“軍醫看了,二爺傷了脊柱,性命是保住了,卻、卻站不起來了。”

杜云蘿驚訝極了。

即便知道世事無常,但聽到前世那個害了穆連瀟,最終受益承爵的穆連誠墜馬受重傷,杜云蘿還是有點兒回不過神來。

無關仇,無關恨,只是驚了。

疏影說,當時他正隨著穆連瀟在邳城,而穆連誠是在大軍駐扎的岳城。

兩軍交鋒,大軍追擊過程中,穆連誠突然墜馬,若不是救得及時,只怕當時就要死在戰場上了。

消息傳到邳城,穆連瀟連夜趕往岳城。

穆連誠昏睡著,而軍醫一五一十說了真話,穆連誠傷得太重,命是從鬼門關拖回來了,這輩子想站起來是不行了的,以后要做什么,都只能坐在輪椅里了。

穆連瀟紅了眼睛,讓疏影回京來報信,這么大的事情,是不能瞞著京里的。

穆連誠這個樣子,也不能再待在蜀地,等能坐車了,就要回京的。

杜云蘿一言不發地聽完,良久才低低嘆了一聲:“一路辛苦了。”

說完,杜云蘿抬手按了按眉心,轉身往內院里去。

消息傳回來,按說是要第一時間往各處報的,就好似穆連喻戰死的時候一般,可杜云蘿卻猶豫了,她不操心別的,她怕吳老太君扛不住。

走到半途,到底還是沒有往柏節堂去,而是轉身去了敬水堂。

周氏一看杜云蘿的神情,就曉得出了些狀況了,也不催促,只讓她坐下慢慢說。

等杜云蘿說完,周氏亦是一臉的沉重。

婆媳兩人坐了一刻鐘,周氏垂著眸子,終是嘆道:“好歹活著。”

杜云蘿的呼吸一窒,歪著頭想,可不是嘛,好歹是活著,這府里出征的,多得是沒命回來的。

周氏與杜云蘿一道往柏節堂里,又使人去各處報信。

柏節堂里,正是一日里最熱鬧的時候,哥兒、姐兒們都在,連極少露面的娢姐兒也坐在一旁。

杜云蘿一進去,延哥兒就撲了上來,抱著她的腿,不肯撒手了。

抬眸看去,對上了吳老太君含著笑意的雙眼,杜云蘿不禁心痛,清了清嗓子,吩咐了奶娘們把孩子帶出去。

歡聲笑語散了,吳老太君眼底的笑意也漸漸凝了:“說吧,什么事情?”

周氏沖杜云蘿抬了抬下顎。

杜云蘿心一橫,一一說了。

吳老太君半闔著眼,雙手止不住微微顫抖,嘴唇囁著,半晌道:“我知道了,讓我想一想。”

聲音沙啞,只這么兩句話,就像是費勁了全力。

杜云蘿擔憂,見單嬤嬤示意她們出去,她才和周氏交換了一個眼神,猶豫著退了出去,把暖閣留給吳老太君。(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book/html/38/38063/index.html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