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二十一章 喝斥
更新時間:2017-01-10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一章喝斥

第七百二十一章喝斥

第七百二十一章喝斥

朱嬤嬤顧不上別的了,緊緊抱住了練氏的腰,哭喊道:“太太,奴婢背您過去,奴婢跑得快。”

“是啊是啊。”珠姍醒過神,幫著朱嬤嬤勸,喊了人手進來,扶著練氏趴在朱嬤嬤背上。

練氏這一年多瘦了些,卻也不是小童,朱嬤嬤使出吃奶的勁兒才站起來,胸口悶得像燒起來了一樣。

她是練氏身邊最體面的嬤嬤,跟那些做慣了粗活,手上有力氣的粗使婆子們不同,要她背練氏,委實是太過吃力了。

可朱嬤嬤不敢放練氏下來,也不敢加以人手,憋著一股子氣,迎著寒風,踉踉蹌蹌把練氏背到了柏節堂。

秋葉站在吳老太君屋外,見練氏趴在朱嬤嬤背上過來,很是為難。

她清楚狀況,也曉得老太君不想被人打攪。

正琢磨著要怎么勸練氏回去,到了她跟前的朱嬤嬤挺不住了,一口氣松懈了,就往邊上倒。

跟著過來的婆子們驚呼著,又是拖又是扶的,總算沒讓練氏傷著,而朱嬤嬤跪坐在地上,整個人都混沌了。

動靜太大,單嬤嬤打了簾子出來。

練氏喘著大氣:“我要見老太君,連誠、連誠他”

單嬤嬤點了點頭,撩開了簾子,扶著練氏的兩個婆子把她架著進了暖閣。

還不等安頓到榻子上,練氏直直望著吳老太君,想從老人臉上看出些端倪來,只一眼,她的心就沉了下去。

吳老太君沒有絲毫掩飾,她痛苦又沉重。

這樣的表情擊潰了練氏,她揮開了那兩個婆子,不肯躺在榻子上,跪著爬到了羅漢床前,雙手扒著床沿,淚水涌出:“老太君,連誠、連誠當真受了重傷了?當真”

吳老太君深吸了一口氣:“是。”

這一個字,就像一柄長槍,刺破了練氏最后的希望,狠狠沒入了胸腔。

她不想說出“癱”字,但并不是她不說,穆連誠就沒事了的。

眼前電閃雷鳴似的,練氏哭得撕心裂肺,嘴里絮絮,說穆連喻,也說穆連誠。

穆連喻的死是練氏心中的一根刺,兩年多了,她不敢去想,一想起來,就痛得喘不過氣,只是這會兒由不得她不想了,一股腦兒全涌了過來。

她就兩個兒子,一個死在了北疆,馬革裹尸而還,一個癱在了蜀地,不知何時回來。

練氏痛哭著,她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吳老太君閉著眼睛,沒有勸解練氏,但練氏哭得久了,老太君還是煩了。

“元謀媳婦,”吳老太君的眼底閃過一絲厲色,抬聲喝道,“是,連喻戰死了,但連誠起碼能活著回來,你覺得自己苦,那老婆子呢?

老婆子送上戰場的兒子,一個都沒有回來!

連誠不僅是你兒子,也是老婆子的孫兒!

要哭,滾回風毓院去哭!”

哭聲乍然而止,練氏訥訥看著吳老太君,整個人都怔住了。

她嫁進定遠侯府二十幾年,從未見過吳老太君發這么大的脾氣。

吳老太君的話,練氏一句都反駁不了,且不說媳婦在婆婆跟前低頭,而是她尋不到反駁的理由。

有那么一瞬,練氏以為吳老太君什么都知道了,老太君送上戰場的兒子,除了穆元安,穆元策和穆元銘的死因是有問題的。

練氏還來不及細想,就聽見外頭哐當一聲,而后是秋葉的驚呼聲。

“二奶奶!”

是蔣玉暖?

練氏瞪大了眼睛,看著蔣玉暖顫顫巍巍進來,她顧不上思索老太君說的話了。

“祖母、母親”蔣玉暖唇色發白,喚了人之后,就不知道說什么了。

她這一路來,思緒一片空白。

剛才,她在屋里歇息,娢姐兒卻突然回來了。

蔣玉暖問她:“姐兒不是去了老太君屋里,怎么沒有和兄弟姐妹們多玩一會兒?”

娢姐兒抬起頭來,晶亮的眸子倏然濕潤了,張嘴就哭。

蔣玉暖嚇著了,一面哄,一面以目光詢問劉孟海家的。

劉孟海家的硬著頭皮道:“大太太與夫人尋老太君說話,把哥兒姐兒都送出來了,奴婢正好如廁去了,回來牽姐兒的時候,姐兒站在廡廊下的窗邊,奴婢也不知道姐兒聽到了什么”

娢姐兒捏著蔣玉暖的袖口,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三嬸娘說,爹爹受傷了,很厲害。”

她的年紀也不大,又是不小心聽到的,杜云蘿說的話,斷斷續續飄到她耳朵里,不連貫,有些詞,娢姐兒也聽不懂,只曉得是穆連誠重傷。

“姐兒在屋里等消息,娘去問問。”蔣玉暖逼著自己冷靜,安慰了女兒,咬著牙就往外頭走。

剛邁出屋子,一眼就瞧見了董嬤嬤和古福來家的。

一個是練氏身邊的,一個是韶熙園里的,平素輕易不到尚欣院里來,這會兒卻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董嬤嬤拉著古福來家的就要往外頭走。

“兩位媽媽,”蔣玉暖顫著聲問,“我們爺到底怎么了?”

董嬤嬤的身子僵住了。

她匆忙趕過來,剛巧就碰到了來報信的古福來家的,便趕緊攔了人,說怕蔣玉暖扛不住。

古福來家的奉命行事,轉念想到蔣玉暖的雙身子,也不想冒風險,依了董嬤嬤,等主子們商議好了再看。

結果兩人還沒來得及走,蔣玉暖先問了。聽著口氣,似是已經得了風聲。

董嬤嬤硬擠出笑容來:“奶奶,您怎么這么問呀”

“別瞞我。”蔣玉暖打斷了董嬤嬤的話。

事已至此,董嬤嬤也曉得瞞不了了,斟酌著用詞,說了一遍。

王嬤嬤纏著蔣玉暖,才沒讓她倒下去。

蔣玉暖只緩了一口氣,就急忙往柏節堂去,進屋的時候,猛得聽見吳老太君喝斥練氏,她一個晃神撞到了椅子。

暖閣里,一時無言。

吳老太君的目光落在了蔣玉暖隆起的肚子上,終是道:“身子要緊。”

那年陸氏突聞噩耗、痛失遺腹子的慘狀,吳老太君是不想再看到一次了,當真是剮心剮肺的痛。

蔣玉暖抬手覆在了肚子上,感受著孩子的存在,分明是心亂如麻,卻生出了一丁點的清明。

“我”蔣玉暖逼著自己勾了勾唇角,笑得比哭還難看,“我會當心身子的,祖母您說得是,二爺還活著,活著就比什么都強,我挨得住。”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