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二十四章 快意
更新時間:2017-01-10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四章快意

第七百二十四章快意

第七百二十四章快意

掌心掐出了月牙印,杜云蘿都不自知。

她只是看著蔣玉暖,面上還算平靜,心里翻滾一片。

和蔣玉暖打了兩世交道,杜云蘿知道,蔣玉暖骨子里是個柔弱之人。

即便是前世靠著穆連誠的支持,一步步蛻變,本性依舊難易。

杜云蘿原本想著,今生起伏,蔣玉暖自己就能把自己逼得喘不過氣來,可事實上,她還是想錯了。

所有人都想錯了。

以為蔣玉暖是扛不住蔣方氏的那些話,情緒起伏,動了胎氣。

可事實上

剛剛在外頭,醫婆悄悄與杜云蘿說,蔣玉暖用了墮胎藥,若不然,不會那般兇險。

杜云蘿霎時就驚呆了。

蔣玉暖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這個當口,府里上上下下,又有哪個會下此毒手?

不可能是吳老太君,老太君再防備二房,也不可能對蔣玉暖的肚子下手。

會是誰?

杜云蘿想弄明白,急匆匆進來,聽王嬤嬤那幾句話,她心里多少有數了,醫婆沒有誆她,那是事實。

“連瀟媳婦?”周氏似有所感,低低喚了她一聲。

杜云蘿回過神來,附耳與周氏說了一句。

周氏的眸子一縮,亦是難以置信,但她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王媽媽,出去說話。”

王嬤嬤舍不下蔣玉暖,也舍不下那團布包。

周氏沒工夫跟她磨蹭,讓蘇嬤嬤帶著人進來,兩個婆子架著王嬤嬤到了外間。

“連誠媳婦今兒個吃了什么?”周氏沉聲道。

王嬤嬤打了個寒顫,東一句西一句的,從早上起來說到了蔣方氏來訪,她不是糊涂人,起先是突遭變故沒緩過神來,這會兒一面說,一面也冷靜下來了。

嘴里的話不停,心卻冷得跟冰窖里凍了一個月一樣。

周氏和杜云蘿不會好端端問這些,王嬤嬤逼著自己細細去回憶,目光卻最終落在了羅漢床上。

上頭擺了幾子,不久前,蔣玉暖和蔣方氏就坐在幾子的兩邊,蔣方氏訓斥了一通,蔣玉暖一言不發,低頭吃茶。

是了!

吃茶!

桌上本是擺了茶水點心的,而現在,只剩下了點心盒子,茶壺不見了。

王嬤嬤踉踉蹌蹌地走過去,一屁股坐在了羅漢床上:“茶壺呢,茶壺呢”

剛剛還在這兒的,蔣玉暖喝了好幾盞呢,然后肚子就突然痛了起來,當時屋里亂成一團,誰還會有心思去收拾茶壺茶盞?

“誰收的?誰收的?”王嬤嬤大喊起來,噗通跪倒了周氏和杜云蘿跟前,“茶水,定然是在茶水里!”

王嬤嬤說得顛三倒四的,周氏和杜云蘿還是聽懂了。

蔣玉暖的屋子,能進來的也就這么幾個人,周氏雷厲風行,一通問話,還沒動刑,就有人狗咬狗一般都咬出來了。

舒玉和舒清,蔣家陪嫁來的兩個丫鬟。

舒玉說,茶壺是舒清收走的舒清說,茶里的東西是舒玉下的。

哪個都不是好東西。

練氏醒來的時候,剛巧聽見問話,一口氣沒上來,險些又要厥過去了。

蔣方氏爬起來,沖上前去拳打腳踢:“瘋子!都是瘋子!”

舒玉被打得嗷嗷叫,大喊道:“奶奶自個兒幾年生不了蛋,又攔著爺不讓爺收用我們,太太你壓在頭頂上,奶奶也沒膽子放我們出府,我們就這么夾在中間,左右都不是人了。

誰拿我們當人看了?我今年二十二了,舒清二十三了,真讓我們做一輩子丫鬟?

都不活了算了!”

蔣方氏手上的勁兒一下子泄了。

蘇嬤嬤上前,一把捏住了舒玉的下顎,冷聲道:“墮胎藥哪里來的?誰給的?”

舒玉嗤嗤笑了起來,明艷得仿若二八年華的女子,烏黑的眸子里全是笑意,還有幾分嘲弄和譏諷,余下的是快意,扭曲的快意。

她抬起了手,指尖四處擺了擺,最后落在了杜云蘿身上。

“夫人。”舒玉笑著道。

霎時鴉雀無聲。

蔣方氏突然尋到了發泄處,想朝杜云蘿撲過來,半途就被兩個婆子給阻了。

杜云蘿半步都沒有挪,她只是皺眉,深深看著舒玉,哼道:“我?我有這個必要嗎?”

練氏咬著后槽牙,盯著杜云蘿。

她知道的,背后的人不可能是杜云蘿,因為根本沒有必要。

爵位已經是穆連瀟的了,杜云蘿又有兩個兒子,這個時候,她朝蔣玉暖動什么手?又不是腦袋被驢踢了。

這個侄媳婦,遠比她從前以為的要厲害,斷不可能自毀長城。

舒玉笑容更盛,分明俏皮又靈動,卻也叫人膽戰心驚。

“夫人,”舒玉又說了一遍,而后補充道,“夫人身邊的柔蘭妹妹。”

杜云蘿的心跳慢了一拍。

蘇嬤嬤把舒玉甩開,罵道:“血口噴人!”

杜云蘿深吸了一口氣,朝錦蕊抬了抬下顎,錦蕊會意,快步出去了。

“柔蘭?”杜云蘿舌尖頂了上顎,擰眉,開口道,“那就帶過來問問。”

不能不問,她掌著中饋,這么大的事情,不能推開了不管,況且柔蘭還是她韶熙園的丫鬟。

此刻問明白了,遠比拖著強。

若不是柔蘭,那還好說,要真是她,即便杜云蘿沒有害蔣玉暖的心思,也要落得個管教無方的罪名。

杜云蘿心底里隱約有些感覺,舒玉講的怕是真的,柔蘭牽扯其中了。

柔蘭愛慕穆連誠,因此妒恨蔣玉暖?

錦蕊回到韶熙園時,柔蘭正伺弄廡廊下的幾盆菊花。

“二奶奶小產了,是個哥兒。”錦蕊走到柔蘭背后,冷不丁開口。

柔蘭被嚇了一跳,半蹲著的人跪到了地上,半晌,慢慢爬起來:“這樣啊”

“舒玉說,是你給了她們墮胎藥。”

柔蘭縮了縮脖子:“胡說的,我為何要”

“因為你愛慕二爺,不是嗎?”錦蕊打斷了柔蘭的話,聲音平得沒有半點兒起伏,她在問,卻也篤定。

心思被人說破,柔蘭不由慌了神,支吾著說不出話來。

錦蕊讓高嬤嬤搭把手,把柔蘭架到了尚欣院。

柔蘭抬頭見了那么大的仗勢,各個都恨不能生吞活剝了她,她越發亂了。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偷香.touxiang.la

閩ICP備16029616號1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